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677

  第六百七十七章
    邵庭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急忙回頭張望,只見隊伍的后方一片大亂,叫喊連天。【】
    “有刺客——”
    “二公子遇刺了,快抓刺客啊……”
    聽聞喊聲,邵庭的腦袋嗡了一聲,方兒又遇刺了?他來不及考慮,調轉馬頭就要沖回去。
    他身邊的連戈和向問急忙把他攔住,二人緊張的向四周張望,同時說道:“大王危險,萬萬不能過去啊!”
    邵庭現在最看重的就是邵方這個兒子,他大吼道:“連戈、向問,你二人快去擒殺刺客,務必救下方兒!”
    連戈和向問哪敢耽擱,二人急忙拱手應是,可正要向回跑,連戈突然把向問的手臂抓住,說道:“向兄,你留下保護大王,我去救二公子!”
    “啊?”向問一愣,不解地看向連戈。
    連戈來不及詳細解釋,只是急道:“小心刺客用的是調虎離山之計!”說完話,他連人帶馬已如離弦之箭般射了出去。
    向問是沒有連戈那么精明,但投軍多年,也是一點即透,他立刻勒住戰馬的韁繩,又退回到邵庭的身邊,并對周圍的侍衛們大喝道:“列陣,保護大王!”
    邵庭見向問沒有前去營救自己的兒子,怒聲質問道:“向問,你還留下來做甚?”
    向問拱手說道:“大王,刺客來的蹊蹺,現在不明敵情,末將要以大王的安危為重!”
    啊!經向問這么,邵庭也是倒吸口涼氣,他抬頭向四周的密林觀望,喃喃說道:“難道還有刺客不成……”
    且說連戈,他策馬狂奔,直向出事地點而去。還未到近前,遠遠的就看到邵方渾身上下都是血,被三名身罩黑色靈鎧的刺客得連連后退,邵博站在一旁完全傻眼了,再向四周看,己方的將士們被數名刺客阻擋住,地上橫七豎八已躺有數十具尸體。
    “賊子休傷我家公子,拿命來!”喊話之間,連戈從馬鞍橋上提起一把銀槍,這把銀槍打造的異常精致,槍身雕有盤龍,槍尖是從龍嘴里探出來的,森光閃閃,寒氣人,此槍名為冰魄碎魂槍。
    他手抖銀槍,靈霧散出,眨眼工夫,身上罩起一層淡藍色靈鎧,手中的冰魄碎魂槍也同時完成靈化,變為一把藍汪汪散著寒氣的靈槍。
    隨著連戈的殺到,搶救邵方的莫兵莫將們自動讓開一條通道,容連戈穿過。
    連戈剛沖出人群,迎面便沖來一名黑色靈鎧的刺客,此人手持靈刀,高高躍起,凌空劈砍連戈的腦袋。后者安坐馬上,不躲不避,手中的靈槍橫掃而去。
    嗡!
    靈槍破風,出讓人心口悶的嗡嗡聲,劃過空氣時,槍體的周圍冒起騰騰的白霧,空氣仿佛一瞬間降低十好幾度,那刺骨的陰冷感令人不寒而栗。刺客雖然出刀在前,但他的銀槍卻先一步掃到對方的身前。
    暗道一聲厲害!刺客不敢硬接對方的重槍,身子散出黑霧,只聽呼的一聲,他在空中的身軀突然消失不見。
    周圍觀戰的莫軍將士皆嚇一跳,可連戈卻是穩如泰山,他冷笑一聲:“哼!雕蟲小技!”說著話,他把輪出去的靈槍收回,緊接著,又將靈槍向后一推,使槍尾從他的肋下向后刺出。
    撲哧!
    這一槍尾,結結實實扎在由他背后現身的刺客的胸膛,槍尾雖然沒有鋒芒,但他回刺的力道太大,加上他的修為也太深厚,那刺客的身軀竟被槍尾硬生生的刺穿,身子掛在靈槍上,只抽搐幾下,便沒了動靜。
    連戈甩動靈槍,將刺客的尸體拋出好遠,隨后催馬直向邵方而去。
    追殺邵方的三名刺客見有高手殺來,被迫放棄追殺,全力迎戰飛而至的勁敵。這三名刺客的修為皆不弱,而且又是暗系修靈者,身法詭異,飄忽不定,不過三人聯手合力戰連戈一人,非但未占上風,反而還被連戈的手忙腳亂,捉襟見肘。
    按理說,拼命搏殺應該是越打越熱,可與連戈對戰的三名刺客卻截然相反,三人都是越打越冷,剛開始他們還以為那是自己的錯覺,可是很快他們便現,那并非錯覺,而是連戈散出來的寒氣所致,就連地面都漸漸蒙起一層寒霜。
    這就是頂尖級水屬性修靈者的霸道之處,與敵對戰之時,寒毒人。
    連戈纏住三名刺客,總算是把被的上天無路下地無門的邵方救了下來,周圍的莫軍將士看準機會,一擁而上,先把邵方淹沒在人海當中,然后人們七手八腳的先把他拖離戰場。
    邵方還未被抬出去,人已兩眼翻白,暈死過去,鮮血順著他的衣襟滴淌不停,人們定睛細看,原來他的胸口已被刺客掃中一刀,雖然傷口不深,但卻有半尺多長,如果不及時搶救,也是危在旦夕。
    “軍醫!快找軍醫——快救公子——”
    莫軍將士把邵方抬出戰場后,如同了瘋似的拼命喊叫。
    另一邊,邵庭留在原地還在焦急的等后方的消息,一旁的向問兩眼射出異樣的光彩,不停的掃視周圍,以洞察之術巡視附近還有無刺客。
    正在他仔細巡視之時,突然之間,感覺頭頂上方有靈氣波動,他剛要抬頭上望,只聽一陣嘩啦啦樹葉的振動聲,接著,十多條罩有黑色靈鎧的刺客從山路上方茂密的枝杈中跳落下來,十多把靈刀對準的是同一個目標,邵庭。
    果然還有刺客!向問暗吃一驚,來不及提醒邵庭躲避,他大喝一聲,掄起掌中的靈刀,雙腳用力一踩馬鐙子,他龐大的身軀硬是從戰馬上竄了起來,彈跳到半空中,硬接刺客的十余把靈刀。
    叮叮當當——十多名刺客的靈刀沒有砍中邵庭,皆被向問一人硬接下來。其中大半的刀砍在他的靈刀上,另有幾刀砍中的了他手臂和肩膀,但是以刺客們靈化境、靈元境的修為,對向問根本不構成威脅,靈刀在他的靈鎧上也僅僅是留下淺淺的一條痕跡。
    轟!
    向問從半空中落地,可是就在他落地的一瞬間,突然感覺到不對勁,周圍有強大的靈壓來,更令他震驚的是,靈壓竟然是從腳下傳出來的。
    暗叫一聲不好,地下還藏有刺客!可是他這時候才反應過來已經太晚了。
    只聽嘭的一聲,在邵庭所騎戰馬的馬腹下,原本平坦的地面突然射出一道寒光,這道寒光的度太快了,勁道也太大了,向問完全來不及做出反應,那道寒光已刺入馬腹,將馬身直接貫穿,但勁道絲毫不減,繼續上竄,又從邵庭的臀部刺入,從其頭頂飛射而出。
    撲!
    致命的一擊,不可思議的一箭。
    這道寒光正是由一根鋼箭化成,將邵庭連人帶馬,由下而上的貫穿。直到死,邵庭都不知道自己的怎么死的。人和馬的尸體雙雙倒地,轟隆一聲,砸的地面塵土飛揚。
    一瞬間,時間仿佛停止了似的,手持長刀的向問傻眼了,周圍的莫兵莫將們更是被驚呆嚇傻,人們瞪大眼睛,看著邵庭躺在地上直抽搐的尸體,久久回不過神來,甚至連呼吸都忘記了。
    靜!這一刻,整個場面出奇的安靜,只剩下人們嘭嘭嘭劇烈的心跳聲。
    呼!
    只過了不到一秒鐘,但卻象是有一個世紀那么長,地面泥土上下扇動,突然之間,泥土彈開,從地下竄起一人,這人現身之后,片刻都未耽擱,只是沉聲喝了一個字:“走!”話音未落,他的身軀消失不見,再現身時,人已閃到樹林當中。
    嘩——人們總算是從極度的震驚和駭然中蘇醒過來,現場一片嘩然,人喊馬嘶,叫聲震天,“大王遇刺受傷了——”“快救大王!”“捉拿刺客!”“……”
    莫軍喊什么的都有,一各個六神無主,亂成一團。
    那十余名刺客見行刺成功,哪里還會多加停留,紛紛施展暗影漂移,想逃出莫軍的包圍圈。
    可惜這時候問回也回過神來,他怒極咆哮,喊聲如同晴空炸雷一般,震的樹葉都嘩嘩亂顫。
    他將手中的靈刀掄圓,對準企圖逃跑的刺客們使盡全力的橫掃出去。
    轟——靈刀摩擦空氣出的已不是破風聲,而是沉重的悶雷聲。
    五名修為相對較低的刺客已施展出暗影漂移,可是在他們身形消失之前的剎那,長達數丈的靈波飛至,耳輪中就聽撲的一聲,五人眼看要化為虛影的身形被靈波斬了個正著,無一幸免,齊齊被攔腰斬成兩截。
    鮮血噴射,濺灑一地。那道威力巨大的靈波去勢不減,又繼續飛射近樹林中,在一陣咔嚓、咔嚓樹木被斬斷的脆響聲中還夾雜著兩聲慘叫,又有兩名已逃進樹林里的刺客被靈波掃中,血濺當場,死于非命。
    此時的問回好象瘋了似的,兩眼因充血變的通紅,不管不顧的沖入樹林中,手中靈刀連揮,一道道的靈波伴隨著刺耳的呼嘯飛射而出,林中的樹木受其殃及,被掃道一排又一排。
    他施放出來的靈波度太快,范圍太廣,威力也太大,即便是暗影漂移也無法全身而退,剩下的幾名刺客仍不時有人被靈波刮到,原本的十余人只眨眼工夫就只剩下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