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678

  剩下的四名刺客,先跑的那位不是旁人,正是后來鎮江的江凡,為了隱藏身份,他射出的那一箭也并非他慣用的紫金箭,而是一支鋼箭,但即便如此,其威力之大也不是血肉之軀所能抗衡。
    另外三名刺客分別是嘉熙和兩名暗箭高手。他們四人修為高深,進入密林后奔跑的度也快,算是僥幸把向回的施放的靈波避開。不過向回不依不饒,在后面窮追不舍,好在密林中樹木密集,草藤叢生,戰馬進不來。
    四人都使出吃奶的力氣,身形如電,借著樹木和草藤的掩護,將問回越甩越遠。問回以勇猛見長,身法并不靈活,沖刺的度也不是很快,眼看著刺客要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逃脫掉,他氣的哇哇怪叫,可是又哪對方毫無辦法。
    正在問回感到絕望的時候,忽聽身后一陣嘩嘩的聲響,他剛要回頭張望,只見一條人影從他背后快飛奔而來,好象一顆流星似的,擦著他的肩膀竄了過去。
    好快!問回定睛,越過他的這位正是連戈。
    連戈手持冰魄碎魂槍,眨眼工夫就越過向回十多丈遠,望著江凡、嘉熙四人的背影,大吼道:“刺客休走!”
    他的度,讓前面逃竄的江凡等人也嚇了一跳,他們本身修為就不低,而且還連續使用暗影漂移,即便如此也未把連戈甩開,反而雙方之間的距離還越來越近。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江將軍先走,我留下擋住來敵!”
    看出來人修為高的可怕,關鍵時刻,嘉熙打算犧牲自己,來掩護江凡逃脫。江凡哪肯同意,他沉聲道:“要走就一起走,要戰就留下一起戰!”
    嘉熙皺著眉頭說道:“敵人太多,其中還有連戈和向問這兩大猛將,若是留下,我們誰都跑不掉。于國、于王、于大業,江將軍的作用遠勝于我,江將軍得先走!”說著話,嘉熙已收住腳步,停留在原地。
    江凡和另外兩名暗箭人員也停了下來,不約而同的說道:“我也留下!”
    嘉熙急的直握拳頭,回頭瞧瞧,連戈已追的更近了,他低聲道:“江將軍走,暗箭兄弟隨我阻敵!”說著,他直視江凡,幽幽說道:“需要有個人回國向大王報信,江將軍無論如何也得保住性命,見到大王,說明情況,別讓我等白白犧牲!”說完,他向兩名暗箭人員一揮手,喝道:“走,兩位兄弟隨我御敵!”
    嘉熙帶著二名手下,向回反跑。
    江凡還想追,可是想起嘉熙剛才的那番話,他邁出去的腳步又收了回來。他明白,嘉熙三人之所以向回跑,就是要阻止敵人,為自己的順利逃離爭取時間,如果自己再回去,就真的讓嘉熙三人白白犧牲了。
    這個時候,無論他有多難受多不舍,也只能做出割舍。
    江凡看著嘉熙等人的背影,狠狠的一跺腳,轉身向密林深處逃去。
    且說嘉熙三人,向回跑了沒多遠,便與迎面而來的連戈碰了個正著。
    沒想到刺客竟然如此囂張,非但未跑,反而還殺了回來,連戈鼻子都快氣歪了,他用手中的冰魄碎魂槍一指三人,喝問道:“你們是什么人?是誰派你們來行刺大王和公子的?”
    嘉熙連話都懶著回,他向左右的兩名手下甩頭,二人會意,雙雙移動到連戈的左右兩側,三人呈三角型將連戈圍在當中。
    大批的莫軍馬上就會趕到,嘉熙沒時間與連戈干耗,他緩緩抬起手中的靈刀,突然斷喝一聲:“殺!”說話之間,他連人帶刀向連戈飛射過去。與此同時,另外兩名暗箭人員也持刀分斬連戈的左右軟肋。
    哼!連戈根本不把這樣的攻擊放在眼里,他哼笑出聲,身形微微后退,避開左右兩側的進攻,接著靈槍向上一挑,槍尖正磕在嘉熙的靈刀上。
    當啷啷!
    隨著一聲鐵器的碰撞聲,嘉熙前竄的身軀在空中打個翻,倒飛出去,落地后,他又連退三大步才算勉強把身子穩住,持刀的右臂又酸又麻又痛,尤其是虎口,象是要被撕裂開似的。
    好高深的修為!嘉熙心中驚嘆,兩只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對方,胸膛起伏,呼哧呼哧喘著粗氣。
    他心里震驚,連戈也在暗暗點頭,自己全力的一槍竟未能把刺客的武器震飛,這名刺客可比刺殺公子的那些刺客高明多了。
    他抖了抖掌中的靈槍,再次開口說道:“今天你們已插翅難飛,只要肯交代出是受誰指示,我可以給你們個痛快,不然的話,你們將會生不如死!”
    嘉熙三人仍不說話,他們并不怕被俘,早在行刺之前,他們便已將毒藥含在口中,只要咬碎毒藥外面的蠟皮,在極短的時間內就可以中毒身亡。
    三人默不做聲的再次出刀,只是這回的進攻更加犀利,三人同時施展暗影漂移,閃到連戈的近前,三把靈刀分從三個角度刺向他的要害。
    他們的暗影漂移快,但連戈也不慢,三人在他近前現身的一瞬間,連戈也隨之高高越起,彈射到半空中,緊接著,他手中的靈槍向下橫掃,靈亂·風施放出來。
    漫天的靈刃由天而降,向三人頭頂襲來。嘉熙等人不敢怠慢,收刀的同時再次施展暗影漂移,閃出對方的攻擊范圍。
    連戈要的就是把他們退,他落地之后,片刻都未停頓,身形如電,直向一名暗箭人員竄去,人未到,槍先至,散著濃烈寒氣的冰魄碎魂槍遙遙刺向那名暗箭人員的胸口。
    那人清楚的感覺到一股冰寒之氣向自己席卷而來,他心頭顫動,躲避不開,只能又使用暗影漂移。
    不過這一次他的暗影漂移可未施展出來,突然之間,他感覺自己身體周圍的空氣一下子全都凝固,仿佛變成實質似的,將他的身子牢牢的擠壓住,那四面八方而來的壓力好象要把他的身子擠扁壓碎。
    是……靈壓!
    暗箭人員意識到不好,可也來不及了,這時候,他的身體已一動不能動,甚至連喊聲都不出來。站在那里,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對方的靈槍刺到自己的近前。
    由于連戈距離他還有段距離,他的冰魄碎魂槍也夠不到對方的身體,不過就在這一槍已刺到極限的時候,猛然間槍身閃爍出霞光異彩,接著,更加強烈的寒氣釋放出來,那名暗箭人員當其沖,被寒氣團團籠罩。
    等寒氣散去之后,再看那名暗箭人員,渾身上下蒙起一層白霜,就連圓睜的雙目都掛有寒霜。
    連戈收槍,順勢轉回身形,再不多看他一眼,同時將散出去的靈壓收回。
    失去靈壓的擠壓,暗箭人員站立的身軀直挺挺的仰面摔倒,身子砸地時,驚出了清脆的聲響。他的血肉之軀變的象玻璃似的那么脆弱,摔地后碎的四分五裂,腦袋都轱轆出去好遠,不過他殘破不堪的身子卻未流出一滴血,他體內的血液早已被連戈釋放的寒氣凝凍成冰。
    他使用的這一招也正是水屬性修靈者的特有技能,靈冰·封。
    就在不遠處的嘉熙和另名暗箭人員看得真切,見到同袍兄弟死的如此之慘,二人皆是又驚駭又悲憤,另名暗箭人員猛然大吼一聲,如猛虎撲食一般直向連戈竄去。
    后者雙目一瞪,喝道:“找死!”
    他話音未落,冰魄碎魂槍已直直刺出,依舊使用的是靈冰·封。
    有了同伴的前車之鑒,那名暗箭人員不敢抵其鋒芒,身形一閃,在連戈面前消失,由他背后現身,將全身的力氣都集中在雙臂上,掄刀猛劈連戈的后腦。
    令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連戈背后好象長了眼睛似的,對他斬來的這一刀不避不擋,反而回手一抓,手掌如電般抓住暗箭人員的脖子,沒見他如何用力,只是五指猛的向回一縮,只聽咔嚓一聲,那名暗箭人員頸部靈鎧俱碎,連帶著,連頸骨已被其捏斷,腦袋不自然的向一旁耷拉下去,輪出去的靈刀也脫手飛出好遠。
    撲通!
    連戈將手上的尸體重重扔在地上,然后慢慢抬起頭來,看向只剩下孤身一人的嘉熙。
    兩名修為達到靈元境的同伴,在對方的手里連一招都未挺過去,雙雙斃命,敵人的靈武之強,已到了駭人聽聞的程度,如此厲害強勁的靈武高手,別說自己,就算在整個風國國內能與其相匹敵的恐怕也只有上官元讓一人了。
    嘉熙很清楚,自己根本不是此人的對手,不過明知留下來是死條,他也只能硬著頭皮堅持著,因為他要給江凡爭取到盡可能多的時間。
    說來慢,實際上所生的這一切都是眨眼工夫的事,連戈連殺兩名暗箭高手,前后的時間加到一起也未過半分鐘。
    這時候,向回以及大批的莫軍業已趕了上來,人們先是看了看地上的尸體,隨后蜂擁而上,將嘉熙團團包圍。
    手持靈刀的向回大步流星走到連戈的身旁,咬牙切齒地說道:“連兄,把此人交給我吧,我來取他的項上人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