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679

  第六百七十九章
    連戈不滿地皺了皺眉頭,他低聲說道:“向兄,要抓活口!我們得知道這些刺客是誰派來的!”
    向回恍然大悟地拍了拍自己的腦袋,他重重點下頭,應道:“連兄說的有道理!”
    他二人正低聲交談的時候,被困于人群中的嘉熙突然哈哈狂笑起來,抬起手中靈刀,傲然說道:“別商量了!要擒下我,沒有可能,要殺我,你們就一起上吧!”
    “好個囂張的賊子!”
    向回斷喝一聲,甩開兩條大長腿,沖到嘉熙近前,抬手就是一拳。【】
    別看他沒用刀,但以他靈神境的修為,碩大的拳頭不次于靈錘,若真被他一拳擊中,不死也得掉層皮。
    嘉熙把話說的狂妄,但卻不與他戀戰,就算死,也得把敵人拖離江凡逃走的方向。他直接使用暗影漂移,躲開向回拳頭的同時,人也閃進莫軍的人群里,靈刀連揮,瞬間斬倒數人,接著,又施展暗影漂移,閃到包圍圈外,向另一側的密林逃去。
    “媽的!”向回氣的叫罵出聲,他最喜歡的就是堂堂正正的硬碰硬,不過嘉熙沒給他機會,未等交手,又跑了。
    他的咒罵聲還未落,連戈的身子已然竄了出去。嘉熙的度快,可連戈更快,他跑出沒兩步,連戈就追到他的背后,冰魄碎魂槍立劈華山的猛砸下來。
    不好!嘉熙意識到對方的攻擊已到,他想以暗影漂移閃躲開,不過連戈的靈壓已先一步將他困住。
    那突如其來的強大的靈壓讓嘉熙快要喘不過來氣,暗影漂移也無從施展,求生的本能刺激他使盡渾身的力氣,將身子盡量偏了偏。
    嗡!
    他的側身剛好讓開靈槍的重劈,槍身幾乎是貼在他的鼻尖重重砸在地上,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地面被靈槍硬生生地砸出一道鴻溝,泥土飛濺,草屑滿天。
    冷汗順著嘉熙的臉頰滴淌下來。這仗還怎么打?自己和人家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在連戈的靈壓之下,自己用不出來暗影漂移,就連移動都困難,這豈不要俯就縛嗎?
    連戈不給他考慮的時間,一槍沒砸重,緊接著將靈槍又橫掃出去,斬向嘉熙的腰身。后者無奈,只得低身閃躲,不過在靈壓的迫下,他的動作緩慢了許多,閃避的時候稍慢半拍,被橫掃過來的靈槍擦過頭頂。
    啪!
    嘉熙頭部的靈鎧應聲而碎,鮮血順著他的根緩緩流淌下來。
    他踉蹌著倒退兩步,總算把身形穩住,抬頭看著對面的連戈,雙眼幾乎要噴出火來。
    “我說過你今天插翅難飛,別再做無謂的抵抗了,投降吧!”連戈跨前一步,冷冷地對上嘉熙的目光。
    “哈哈——”嘉熙突然仰面大笑起來,過了好一會,他才收住笑聲,說道:“連戈果然名不虛傳,在下領教了,不過閣下想生擒我,那可是不可能的!”
    “你跑不掉的……”
    “在下并沒想跑!”說話之間,嘉熙將壓在舌下的藥丸卷了出來,借著說話的空擋,用力一嚼,將藥丸咬碎,和著唾液咽進腹中。他又后退兩步,直視連戈,嘿嘿陰笑道:“我雖戰不過你,但贏的卻是我,邵庭、邵方都死了,而你,一輩子都不知道到底是誰做的,哈哈——”
    邵庭和邵方有沒有死,其實連戈根本就沒倒出時間去查看,聽聞嘉熙這話,他身子猛的一震,握著靈槍的手掌出嘎嘎的脆響聲。
    他再次跨前一步,凝聲問道:“你們到底是受何人指使?說!”
    “呵呵!別做夢了,我什么都不會告訴你……”說話時,嘉熙忍不住皺了皺眉頭,這時候,他的肚中仿佛著起一團火似的,灼疼難忍,他咬著牙關,強迫自己不倒下,斜身靠到旁邊的樹身上,喘息著說道:“想知道我是受何人指使,你就自己慢慢去查吧!”
    “哼!你以為你不開口我就翹不開你的嘴巴……”話到一半,連戈猛然現嘉熙的反常,此時后者的臉色已由白轉黑,印堂紫青,那明顯是中毒的跡象。
    糟糕!刺客要服毒自盡!連戈腦袋嗡了一聲,疾步上前,一把將嘉熙的面頰扣住,開嘉熙的嘴巴,向其口中,只見嘉熙的舌頭已完全變成黑色。
    哎呀——這下連戈可慌了手腳,現在刺客只剩下這么一個活口,如果連他也死了,那真就成了無頭懸案了。他怒視著靠著樹身緩緩滑坐在地的嘉熙,怒吼道:“你敢給我服毒自盡?”
    嘉熙的意識已漸漸開始模糊,他斷斷續續地笑了,黑色的血水順著他的嘴角不斷向外流淌,看來,這一次是真的無法回到大王身邊了,不過自己總算是未辱使命……這是嘉熙腦海中最后的一絲意識,他的瞳孔已經放大……
    “來人!叫醫官!快叫醫官過來——”連戈了瘋似的回頭連連叫喊,不過嘉熙所服毒藥的毒性實在太強了,前后只是十幾秒的時間,人就不行了。
    等向回帶著莫軍趕到,嘉熙業已手腳冰涼,渾身僵硬,氣息全無。軍中的醫官圍上前去,先是探探他的鼻吸,再摸摸他脖根的靜脈,最后沖著連戈和向回搖了搖頭,低聲說道:“兩位將軍,刺客已經死了!”
    “死了?”向回狠狠的一跺腳,你怎么能讓刺客死了呢?他本想質問連戈,可見后者臉色陰沉的可怕,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他心中的怒火無從泄,舉起手中的靈刀就要劈砍向嘉熙的尸體。
    這時候連戈突然出手把他拉住,疑問道:“問兄這是做甚?”
    “賊子可惡,就算死,我也不能給他留下全尸!”問回氣洶洶的吼道。
    連戈幽幽嘆了口氣,說道:“刺客固然可惡,但……”但也有令人敬佩之處。只是這話連戈不好說出口,擺手說道:“既然已死,就把他埋了吧!”
    “可是……”向回還要再說話,連戈反問道:“大王現在怎么樣?有沒有受傷?”
    提到大王,向回眼圈頓時紅了,他握著拳頭,咧著大嘴說道:“大王被一名藏于地下的刺客射中,已經……已經……”
    見他這副模樣,連戈急忙抓著他的胳膊,急聲問道:“已經怎樣?”
    “大王已經歸天了……”說完話,向回垂下頭,失聲痛苦起來。
    “什么?”連戈仿佛挨了一記悶錘似的,身子搖晃著倒退兩步,站在那里驚呆嚇傻,久久回不過來神。
    莫國君主邵庭和莫國二王子邵方在出外狩獵時遇刺,一死一重傷,在這莫國內外引起軒然大波。
    堂堂的一國之君被刺死,這在當時可是十分罕見的,莫國國內陷入一片悲憤當中,其他各國雖然是抱著看熱鬧的心理,但也在暗暗猜測,究竟是誰要致邵庭和邵方于死地。
    由于行刺的刺客全部死亡,身上沒有任何的物品,無從查找刺客的具體身份,這次的行刺完全變成懸案,不過人們憑空猜測的矛頭全部指向一個人,邵博。
    原本邵博是邵庭最寵愛的兒子,不過后來換成邵方得寵,邵博逐漸受到冷落,他心里自然會生出怨恨,所以邵博有動機。
    刺客的行刺準備的異常充分,不僅在半路上做好周密的埋伏,甚至還在地下挖出一個大坑,潛伏于其中,明顯是早有預謀,提前得知邵庭狩獵的消息以及路線,而邵博就是提前得知消息的人之一。
    還有最關鍵的一點,刺客在行刺邵方的時候,邵博就在旁邊,但那么多的刺客竟無一人去刺殺邵博,全部在拼命攻擊邵方,這是最令人起疑的。
    但僅僅通過這些證據還是不足以治罪于邵博,畢竟他也是堂堂的三王子,繼承王位的儲君之一。
    雖然不能指證他,但不代表大臣們心中不存芥蒂,大多數的人都相信,此事就是邵博所為。
    弒父殺兄,此等大逆不道、有違人倫之事都能做得出來,誰還敢支持這樣的人做莫王。很有可能今天支持他登上王位,明天他就翻臉不認人,轉過頭來殺你。莫國朝中的大臣們可不敢冒這樣的險。
    值得慶幸的是,邵方傷勢雖重,但總算是搶救過來。得知這個消息后,大臣們順理成章的一股腦站到邵方這一邊,支持他繼承王位。
    邵庭對自己的突然遇刺身亡也明顯是‘準備不足’,他即未立太子,也未立下任何的醫囑,新君主只能按照繼承順位來排。
    大臣們當然是第一時間去找大王子,請他繼承王位,大王子眼睛有問題,但腦袋可好使,知道大臣們只是做做樣子罷了,各國君主,列代王公,沒有一個是由瞎子來做的,而且他本身也不貪圖這個王位。
    大王子深明事理的做出推遲。大臣們繼續進勸,他又推遲,再進勸,他還是推遲,反復三次,大臣們總算是把禮儀做足了,然后方去找邵方,勸他繼王位,任莫國君主。
    邵方等著盼著就是這一天,現在終于是輪到他成為一國之君了。當大臣們來勸進的時候,邵方激動的差點從床上蹦起來,好在有右相董盛在場,向他連連暗示,不然興奮到極點的邵方當場就得表態自己愿繼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