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688

  “大王要放過此賊?”樂天憂心忡忡地說道:“就算大王這次放過他,只怕王凱也不會感念大王的恩情,日后還是會暗中做梗。【】”
    “是啊!”唐寅緩緩點了點頭,說道:“樂天,等會你去找下元吉,讓他給河東郡安排一名副郡,這個人要精明能干、心思縝密,去往河東之后,不僅要監視王凱的一舉一動,而且還要在最短的時間里掌握河東郡的一切政務,以備隨時接替王凱之位。”
    樂天拱手施禮說道:“是!大王!”
    這時候,王府里的侍女已將飯菜端進書房里。唐寅看眼樂天,笑問道:“晚飯吃了嗎?”
    “還沒。”
    “那就一起吃吧!”唐寅向樂天招了招手,讓他坐到自己的旁邊。
    樂天遲疑道:“大王不是讓我去找上官丞相嗎?”
    唐寅樂了,說道:“此事不急,等吃完飯再去也不晚。”
    樂天點點頭,不再多問,在唐寅的身邊跪坐于塌。
    侍女們送上來的是六菜一湯,菜肴不算多,但也不少,每道都很精致,色香味俱全。唐寅招呼元武、元彪、阿三、阿四也坐下來一起吃飯。上官兄弟和唐寅同桌用餐早就習以為常,阿三、阿四還顯得有些別扭,坐在那里也十分拘謹,甚少夾菜,只是一個勁的扒飯。
    吃飯中,唐寅問樂天道:“圣旨應該已傳到寧、莫兩國了吧?”
    樂天咽下嘴里的飯菜,回道:“是的,大王,但要傳到兩國的都城,還需要幾天的時間。”
    “寧國方面有什么反應?”
    “圣旨未到,寧國朝廷已是反對聲一片了。”樂天笑道:“寧國大臣皆不贊同嚴初親自來鹽城面圣,說那是大王設計好的圈套。”
    “哈哈——”唐寅放下碗筷,仰面大笑,說道:“還算他們聰明。這么說,嚴初即便接了圣旨,也不會前來嘍?”
    “這還不一定。嚴初目前并未明確表態,誰知道他接到圣旨之后會不會心血來潮,按旨行事?!”樂天搖頭說道。
    唐寅哼笑一聲,說道:“他肯定不會來,明知道是火坑,只要傻子才會向里面跳。”
    樂天贊同他的說法,點頭應了一聲,話鋒一轉,又笑道:“莫王邵方倒是準備動身了。”
    唐寅對此并不意外,邵方這次前來鹽城,不單單是向天子表忠心,更關鍵的是要與自己對聯手攻寧之事做最后的商議。他說道:“你要給霸關傳書,通知英步將軍,邵方進入我國領地后,他要派重兵護送,路上絕不能有任何的散失。”
    “是!大王!”樂天面色一正。
    唐寅笑呵呵地環視左右,擺手說道:“別光顧著說話,吃飯、吃飯!”
    他們幾人飯量都不小,而且長年行軍打仗,吃飯的度也快,時間不長,六盤菜肴就見底了。上官元彪探著腦袋瞧了一圈,感覺沒什么好吃的了,便拿起勺子,開始乘湯。滿滿的一碗湯,他兩大口下去就喝個精光,還要再乘,突然,上官元彪身子僵硬住,頓了兩秒鐘,他象是見了鬼似的驚叫一聲,將手中的湯碗扔到桌子上。
    正在邊吃邊聊的唐寅和樂天同是一怔,二人詫異地看向上官元彪,不知道他什么神經。
    “大……大王……”元彪手掌哆嗦著拿起筷子,從碗底的菜渣中挑起一根長長又白白的蟲子,結結巴巴道:“這……這是什么東西?”
    眾人看罷,也嚇了一跳,元武急忙將碗筷放下,緊張地問道:“從哪吃出來的?”
    “湯……湯里……”
    上官元武雙手捧起湯盆,向里面瞧了瞧,沒看出個所以然,接著,他將湯盆里的湯水全部倒到地上,再向里看,好嘛,沉底的肉菜中夾雜著十多跟白白長長又軟軟類似于蛆蟲的東西,這一下,上官元武也傻眼了。
    唐寅食用的飯菜,他們事先已檢驗過,確認無毒,但是并沒有把湯里的食物都乘出來檢查,誰知道里面還混有這么多惡心的蟲子。
    “唔——”
    上官元彪急忙捂住嘴巴,強迫自己不要把剛剛下肚的飯菜噴出來。上官元武冷汗流了出來,看向唐寅,說道:“大王,這湯……”
    唐寅臉色未變,表情依然,他拿起筷子,在湯盆中挑起一根長蟲,仔細看了兩眼,隨即放下,說道:“是蚯蚓。”
    “啊?”
    眾人心頭又是一驚,異口同聲道:“湯里怎么會有這么多的蚯蚓?”
    唐寅挑起眉毛,反問道:“你們問我?”
    上官元武和上官元彪互相看了一眼,二話沒說,站起身形,大步流星向外走去。
    唐寅暗嘆口氣,在上官兄弟出門的一瞬間,他叫住二人,說道:“不用去廚房查問了,廚師沒有這么大的膽子,整個王府里也沒人會有這么大的膽子,除了那個小丫頭之外。”
    元武、元彪同時說道:“邵萱公主?”
    唐寅邊拿筷子撮著湯盆里的蚯蚓,邊幽幽說道:“除了她,誰還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搞這種惡作劇!”
    “太過分了!”上官元彪氣的直咬牙。
    唐寅苦笑,轉頭看向身邊目瞪口呆的樂天,問道:“樂天,吃飽了嗎?”
    就算沒吃飽,這時候樂天哪里還能有食欲?他搖搖頭,又點點頭,說道:“吃……吃飽了……”
    唐寅挺身站起,說道:“那就去做事吧!讓元吉趕快挑出河東副郡的人選,此事不能耽擱。”眼看著就要對寧動第二次戰爭,如果河東不太平,在前方作戰的大軍又如何能安定?
    樂天連忙拱手應道:“是!末將這就去通知上官丞相。”說著話,他又小心翼翼地看了看桌上的湯盆,嘴巴張開,還未說話,唐寅已先開口道:“此事不用你管,去忙你的吧!”
    “是!末將告退!”樂天不敢再耽擱,快地退出書房。
    唐寅對元武、元彪道:“你二人去趟廚房,告訴那里廚師、侍女、侍衛,以后不管是誰,只要和廚房無關的人,一律不準接近,再生今天這樣的事,他們統統人頭不保!”
    “是!”元武和元彪答應一聲,領命而去。
    唐寅又對阿三、阿四說道:“去通知王府侍衛,把邵萱的庭院給我嚴加看管起來,從今以后,嚴禁她外出。”
    阿三、阿四應了一聲,也飛快地走了出去。
    等周圍沒人了,唐寅也晃身走到書房外,來到不遠處的一顆老樹下,見左右無人,他伸手扶著樹干,彎下腰身,哇的一聲,開始大吐、狂吐……
    王府的侍衛還未對邵萱所住的庭院展開封鎖,唐寅倒是先來了。
    院子里的侍女看到唐寅,急忙上前施禮。唐寅連話都未說,穿過眾人,大步流星向正房走去。
    “大王,公主現在已經休息了……”
    侍女們還想攔阻唐寅,不過在他犀利目光的注視下,攔上前來的侍女們又都心驚膽寒的退了下去。她們都是莫國人,跟隨邵萱來到風國,對自己斥候的主子是再了解不過了,只看唐寅氣洶洶的模樣,就知道邵萱肯定又闖禍了。
    咣當!
    唐寅走到正房前,一腳將房門踢開,進入后,環視左右,沒有看到邵萱的身影,接著又向里面的臥室走去。守在臥室門口的兩名侍女皆嚇了一跳,看著大步而來的唐寅,結結巴巴地顫聲說道:“大……大王,公主殿下已經休……”
    根本就沒理會二女,甚至都未多眼,唐寅走到近前,直接推門而入。
    舉目向里面一瞧,邵萱果然在臥房,此時她正躺在床上,身子裹著棉被,包裹的象只大粽子。
    唐寅不管兩名侍女的阻攔,直接走到床前,低頭看著床上的‘小人’,心中的怒火向上是一竄再竄。
    看邵萱的樣子似乎在熟睡,但唐寅知道,她根本未睡,這點從她凌亂的呼吸就能判斷出來。
    “起來!”唐寅冷聲說道。
    裝睡的邵萱當然知道他是為何而來,只聽唐寅那陰冷無比的聲音就知道他現在肯定要氣炸了,邵萱心中竊喜,不過可沒敢表露出來,自作聰明的繼續裝睡。
    唐寅的忍耐已到極限,如果她不是莫國的公主,不是邵方的妹妹,他早就控制不住自己把邵萱掐死了。他再次冷聲道:“起來!”
    “大王,公主確實睡了……”兩名侍女在后面顫巍巍的提醒道:“而且公主未穿衣服,大王就算讓公主起來,也……也應該先回避一下……”
    沒穿衣服?唐寅嗤笑,邵萱明明是聽聞自己來了才剛剛爬上床的,怎么可能沒穿衣服?看你還能裝到什么時候?!
    毫無預兆,唐寅伸手抓住被子,向外用力一扯,同時大喝道:“你們還想蒙騙本王……”
    呼!
    “啊——”
    被子被扯開的同時,邵萱的尖叫聲將他下面的話打斷了。他低頭一瞧,白凈的俊面也為之一紅。唐寅萬萬沒想到,邵萱竟然真的沒穿衣服,的嬌軀,只穿了一件肚兜和一件褻褲,大片潔白無暇的肌膚曝露在他的眼皮子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