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691

  魏軒一點沒客氣,上來就施展出靈武技能十字交叉斬,密集的靈刃向南業飛射過去。【】魏軒的修為可不弱,釋放出來的靈武技能即凌厲又聲勢驚人。
    十字交叉斬的特點是急,釋放時,一大團的靈刃激射出去,根本不給對手閃躲的機會。
    南業全神貫注,同樣釋放出十字交叉斬,與魏軒來了個硬碰碰。兩大團靈刃在二人中間碰撞到一起,劈劈啪啪的悶響聲連成一片,只見場內飛沙走石,天昏地暗,飛揚起來的沙土將二人全部籠罩在其中。
    一招過后,還沒等魏軒做下一次的進攻,只見南業掌中的騰龍飛鳳刀突然間金光乍現,在刀尖前憑空生出一只金光閃閃、凌空懸浮的光球。
    魏軒心頭一震,這是什么技能?怎么以前從未見過?
    還沒等魏軒反應過來,那金球突然炸開,化為漫天的靈刺,如同一面張開的大網,全部向魏軒這一點飛射而去。
    這是金屬性修靈者的特有技能——靈幻·滅!
    魏軒以前從未見過靈幻·滅,突然看到這種特殊的靈武技能,有些不知所措,慌亂之中,他使出靈亂·風來應對,結果這回他失策了。
    金屬性修靈者的靈武技能以鋒利見長,無堅不摧,而靈亂·風則屬于大范圍殺傷性技能,攻擊雖廣,但強度不足。只見漫天的靈刃對上金光閃爍的靈刺,瞬間便被擊碎,靈刺去勢絲毫不減,繼續射向魏軒。
    魏軒嚇的嗷的怪叫一聲,哪里還敢繼續坐在馬上,仰面翻倒,從馬背上翻落在地。
    他棄馬躲開了靈幻·滅,可戰馬沒躲開,被靈幻·滅結結實實擊個正著。
    碩大的戰馬,只是頃刻之間便被金色的靈刺穿成篩子,沒有嘶叫聲,等靈刺全部飛射過去,再看馬匹,已失去了馬的形狀,只剩下模糊成一團的血肉。
    坐在地上的魏軒傻眼了,看著眼前那一大灘的血肉,他久久回不過來神。好在自己是閃開了,若未閃開,這團血肉豈不就是自己?
    南業這時也愣住了,他顯然也沒想到魏軒竟未能接住自己的靈幻·滅,而且自己還沒使出全力……
    漸漸的,二人周圍的塵土散去,也直到這個時候,校軍場內的將士以及高臺上的唐寅等人才看清楚戰場上的情況。
    南業坐在馬上,魏軒坐在地上,在其身邊還有一大灘血肉,而魏軒的戰馬則不翼而飛。
    魏軒輸了?南業贏了?除了唐寅之外,在場的眾人幾乎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
    前兩天的比武,魏軒都是輕取對手,輕松獲勝,而南業則贏的異常艱難,或者說他是把對手累垮了才贏的,今天一戰,人們本以為魏軒依舊會輕松取勝,哪想到,他竟然會輸,而且還是在眨眼之間的就敗下陣來,這太不可思議了。
    誰都說不清楚這是怎么回事,也沒人知道魏軒是如何輸的。這場仗堪稱是比武以來最為詭異的一場。
    在一片震驚和嘩然中,魏軒從地上爬起,抬頭看眼南業,他滿臉的苦澀與不甘,拱手沉聲說道:“南兄厲害,在下領教了。”說完,也不等南業回話,轉身就走。
    南業本還想追上前去,但轉念一想,又作罷了,看得出來,魏軒對自己的戰敗很不甘心,也不服氣,此時再追過去,無論說什么都會刺痛到他。
    高臺上的唐寅露出微笑,南業果然沒令他失望,是與雷震同級別的天才型靈武高手。他揮手叫來邱真,在他耳邊低聲道:“派人去問問雷震和南業,需不需要休息改日再戰。”
    “是!大王!”邱真答應一聲,叫過來一名風將,讓他前去詢問。
    雷震和南業的態度一致,皆表示不需要休息,可以做最后的決戰。
    在雷、南二人交手之前,唐寅特意吩咐下去,令周圍的己方將士全部后退,將戰場的空間讓到最大的程度,以防在二人交戰時受其波及。另外,他又讓兩人交出戰馬,在步下交戰,以一方主動提出不敵或倒地不起來判定勝負。
    對于雷、南二人的比武,周圍觀戰的將士們并未報有多大的期盼,只是希望別象剛才那樣詭異的結束就好。
    雷震和南業緩緩走到場中,二人在相距對方五米左右的地方站定。
    有了剛才的教訓,南業這次也學乖了,他先開口說道:“雷兄,在下屬性是金,所學靈武含有金系獨門技能,請雷兄小心。”
    被他這莫名其妙的一句話說蒙了,雷震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哪有在交戰之前先報上自己什么屬性的,還讓對手要小心,南業是腦袋有問題還是性格太天真了?
    不過南業已先開口講明,雷震也不好再保留,他拱手說道:“南兄,在下是土屬性。請賜教。”說完話,他將開天戰戟凌空一揮,做出準備出招的起手式。
    其實修靈者是什么屬性,通過他們的靈鎧顏色也能判斷出個大概,只是這個判斷并不能十分準確,總體來說,修靈者的自身屬性分成金木水火土五大系,相對應的靈鎧的顏色為白綠黑紅黃五種,不過大多數的修靈者會刻意隱藏自己的屬性,釋放的靈鎧皆為白色。對暗系修靈者而言則沒有屬性的劃分,釋放的靈鎧一律為黑色。當然也有修靈者的屬性不在金木水火土這五大系內,不過這是十分罕見的,可以忽略不計。
    “請!”南業也拉開了架勢。他的起手式很特殊,騰龍飛鳳刀是倒提著的,刀尾在前,刀尖在后。
    率先動進攻的雷震,只是兩個箭步,他就竄到南業近前,手中的開天戰戟輪圓了,對準南業的腦袋立劈華山猛砍下去。
    南業也想試試雷震的修為到底有多深厚,他橫刀硬接。
    當啷啷——這一聲刺耳的鐵器碰撞聲,直震的周圍觀戰的將士耳膜生痛,不由自主的捂耳后退。
    緊接著,場內又傳出轟隆—聲劇烈的聲響,南業腳下的地面破碎開來,他整個人瞬間矮下去一截,并非是被對方的戰戟壓彎,而是雙腳已深深陷入土地當中。
    好厲害的雷震!好大的力氣!南業感覺自己的雙臂麻酥酥的,雙掌的虎口如同被撕裂開的疼痛。他猛然大喝一聲,使盡全力,將靈刀向上一推,彈開壓在刀桿上的戰戟,接著騰龍飛鳳刀順勢橫掃,猛斬向雷震的脖子。
    此時雷震也十分驚訝,自己全力劈砍下來的一戟,非但未把南業的武器震飛,他甚至連半步都未退,可見他的修為根本不在自己之下。他大喝一聲“來的好”,身形騰空躍起,開天戰戟掄開,由上而下的劈落,大喊道:“再接我一招!”
    開天戰戟在下落的同時,精光閃爍,霞光萬道,絲絲的霧氣生出,向南業的周身凝聚。
    是狼牙·突!南業心中一震,根本來不及細想,人也高高躍了起來。狼牙·突是瞬間攻擊技能,一旦讓靈氣在自己的周圍凝聚成靈刺,沒有任何閃躲和格擋的機會,瞬間就會被刺穿。
    雷震對戰的經驗比南業豐富太多了,早就預料到他會跳起來閃躲自己的殺招,所以當南業縱身躍起的時候,他連想都未想,戰戟橫推,猛斬南業的腰身。
    南業倉促收刀格擋,當啷!又是一聲刺耳的金鳴聲,半空中突然竄起一團火星,再看南業,彈跳到空中的身軀橫著飛了出去,足足飛出十米開外才摔落在地。
    他是被雷震的重戟震飛的,而不是被擊飛的,摔地后并非受傷,不過耳輪中聽頭頂惡風不善,出于本能的向后翻滾。
    轟隆——開天戰戟刺在地面,那強大的勁道將地面都刺出個大深坑。
    再次在心里叫一聲厲害!南業的冷汗業已滴淌下來。他咬緊牙關,從地上翻身跳起,揮舞靈刀,施展出金系靈武技能——靈幻·滅。
    無數的金色靈刺在他面前如扇子一般張開,然后全部向雷震這一點飛射過去。
    雷震不急不亂,以追魂刺相抗。
    二人釋放的靈刺碰撞到一起,咔嚓咔嚓之聲不絕于耳,靈幻·滅未能破得了追魂刺,追魂刺也未能突破靈幻·滅,二人的技能斗了個旗鼓相當,從另一方面講,兩人的修為也基本是不相上下。
    雷震擋住南業的殺招后,他哈哈大笑兩聲,說道:“你也接我一招!”說話之間,他的戰戟閃爍出刺目的強光,一道道半月形的靈波不斷的飛射出來。
    他釋放的靈波不長,只有成人的半條手臂長短,飛出的靈波也不亂,但卻是一道接著一道,連綿不絕。
    這是土屬性修靈者的特有技能——萬刃流星斬。
    南業沒見過這種技能,眼看著第一道靈刃已飛射到自己近前,他急忙揮刀招架。
    啪!騰龍飛鳳刀將射來的靈波擊碎,可緊接著,第二道靈波又到了,不得以,南業只能倒退一步,再次揮刀格擋。
    擋開了第二道靈波,后面還有第三道、第四道……那一道道接踵而至的靈波不絕不斷,無窮無盡。這就是萬刃流星斬的強大威力。
    一旦被其搶了先機,就只剩下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飛射出來的靈波仿佛永無止境似的,格擋之人窮于應付,累都能被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