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692

  南業被雷震釋放的萬刃流星斬的手忙腳亂,連連后退,而飛射過來的靈波沒有絲毫停止的意思,再這樣下去,自己必敗無疑。
    想到這里,南業將牙關一咬,運起全力,猛然大喝一聲,靈刀乍現出光芒萬道,一瞬間,戰場的中央仿佛升起一顆朝陽,亮的讓人無法正視。
    眨眼工夫,光源的中心破碎開來,化為無數條光線,然后全部向雷震急射去。
    那是一根根鋒利無比能斷金碎石的靈刺。
    雷震釋放出來的靈波碰上靈刺時,立刻被擊得粉碎,而靈刺去勢不減,依舊向他飛來。
    他心頭一顫,暗暗咋舌,這應該就是靈幻·滅的終極威力靈幻·極了!面對如此強勁的靈武技能,雷震也不敢抵其鋒芒,抽身橫著竄了出去。
    他閃躲的雖快,但還是有靈刺刮到他的身上,雷震身側受其波及的靈鎧頃刻之間化為白霧,這還多虧他閃躲夠快,不然半個身子得被密集的靈刺穿成肉醬。
    周圍觀戰的人們都看傻了眼,直到現在他們才知道,原來南業也是如此厲害的,他的靈武技能原來也是如此恐怖的。
    南業的靈幻·極未能把雷震打敗,但也得對方甚是狼狽,他以為自己抓住了取勝之道,對準閃躲開的雷震再次釋放靈幻·極。
    金屬性修靈者的靈波、靈刺本就剛猛異常,加上又是靈幻·極這種終極技能,雷震無從招架,也想不出來用什么技能能抵擋得住,只好再躲。
    他躲的快,南業技能釋放的更快,只見場內乍現的光芒時起時落,數以百計、千計的靈刺不時生出,四處飛射,而當其沖的雷震被的上竄下跳,東躲西藏,甚是狼狽,形勢岌岌可危。
    高臺上的邱真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他低頭看眼坐在椅子上笑呵呵的唐寅,輕輕嘆口氣,說道:“看來……是大局已定了!真沒想到,一直不被看好的南業竟然能最終摘得桂冠。”
    唐寅怪異地瞄了邱真一眼,笑道:“大局已定是真的,不過取勝的一定不會是南業,而是雷震。”
    “啊?”邱真一怔,疑問道:“大王為何這么說?現在南業明明已把雷震打的毫無還手之力了……”
    他話還未說完,唐寅不耐煩地擺擺手,說道:“把對到毫無還手之力和殺傷到對手是兩個概念。南業如此連續不斷的釋放技能,即便他的修為再高深,也堅持不了多久,等他力盡,就變成任人宰割的羔羊了。南業修為雖高,靈武雖強,但經驗太淺,需要磨練的地方還多著呢!”
    “原來如此。”邱真聽的似懂非懂,他對靈武也沒有太深的研究,此時也就是看個熱鬧。
    果然,正如唐寅所說,在連續釋放完六次靈幻·極后,南業開始氣喘,豆大的汗珠子順著面頰不斷滴淌下來,反觀雷震,模樣雖然狼狽,被得游走不斷,不過人卻是十分輕松,甚至還有閑暇觀察南業的狀況。
    南業把體內最后的靈氣也凝聚起來,沖著雷震釋放出最后一擊,不過這回他多了個心眼,沒再用靈幻·極,而是改用靈亂·極。
    自己的殺招已經被對手連續躲避開六次,如果再用相同的殺招,那就真成了傻子了,南業決定改用靈亂·極這種大范圍攻擊技能,或許還能起到出人意料的奇效,也讓雷震無從躲閃。
    他突然的變招還真把雷震嚇了一跳,如果換成旁人,這時候可能真就不知該如何應對了,躲也不是,抵擋也不是,而雷震的反應太快,倉促之間,他同樣釋放出靈亂·極,與南業來個針尖對麥芒的硬碰硬。
    由于是倉促出招,雷震釋放靈亂·極要相對較弱一些,加上南業是金屬性的修靈者,靈波甚強,二人的靈亂·極碰撞到一起,大多數的靈刃都相互抵消,不過還是有一些靈散的靈刃擊打在雷震的身上。
    沙沙沙沙——靈刃切過靈鎧的聲音不斷,只是一剎那,雷震身上的靈鎧就多出十多條大口子,險險傷到下面的皮肉,好在南業已是強弩之末,靈波的強度大打折扣,不然這十多道靈波也足夠把雷震的身軀切成數塊的。
    等二人的靈亂·極過后,場上飛土消散、塵埃落定,南業力盡,身子搖搖晃晃,勉強站立,舉目望了望對面的雷震,見自己的最后一擊仍未能傷到他,他心里哀嘆一聲,再堅持不住,一屁股坐到地上。
    此時雷震也是長噓口氣,暗道一聲好險,只要南業的靈亂·極威力再強一點,自己必死無疑。停了好一會,他那顆快蹦出嗓子眼的心臟才算是平緩一些,他提戟走到南業近前,低頭看著他,將戟尖向前一探,抵在南業的脖子上,說道:“南兄,你輸了。”
    南業苦笑,散掉靈鎧,放下騰龍飛鳳刀,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著粗氣,點頭應道:“雷兄靈武高強過人,在下輸的心服口服!”
    雷震聞言,將抬起的戰戟也放了下去,正色道:“南兄今日之敗,并非實力不如我,而且敗于經驗不足,日后,我必不會是南兄的對手。”
    南業揚起頭,驚訝地看著雷震。
    這時候,周圍觀戰的將士們都回過神來,頓時間,整個校軍場都沸騰了,歡呼聲、鑼鼓聲連成一片。這是一場令人嘆為觀止的靈武高手之間的對決,也是讓眾人畢生難忘的一場比武。無論是勝利的雷震,還是最后力氣耗盡的南業,人們都是打心眼里佩服。
    雷震最終能摘得桂冠,沒有人會感到意外,南業奪得榜眼,倒是讓所有人都始料不及的,不過看到最后的這場比武,所有人都認為南業是實至名歸,當之無愧。
    看著獲勝的雷震,唐寅嘴角揚了揚,轉頭看向身旁的邱真,問道:“邱真,我交代你的事都辦好了嗎?”
    邱真點點頭,說道:“是的,最遲兩天便到。”
    “很好。”
    唐寅站起身形,走到高臺前沿,向四周歡呼雀躍的將士們擺擺手。
    見狀,偌大的校軍場內立刻變的鴉雀無聲,人們的目光齊刷刷聚集到唐寅一人身上。
    他深吸口氣,朗聲說道:“本王頒布的納武令,最終奪冠者為雷震!”
    嘩——隨著唐寅話音,校軍場又是一片沸騰。
    隔了好一會,唐寅才再次擺擺手,示意眾將士禁聲,然后他繼續說道:“按照本王當初的承諾,獲勝者賞金千兩,并賜封子爵位!”
    說完話,他側頭向邱真使個眼色,后者會意,立刻叫人去擂鼓。
    咚、咚、咚——很快鼓聲響起,也不知道是誰最先帶的頭,校軍場內數萬的風軍將士開始齊齊振臂高呼,叫喊著雷震的名字。
    當雷震走到高臺上前來領賞的時候,四周的喊聲仍未中斷,聲浪一直沖云霄。
    千兩的黃金裝在一只精致的小木箱里,唐寅示意手下的侍從把木箱交給雷震。
    不過雷震并未接木箱,他沖著唐寅拱手施禮,說道:“小人多謝大王厚恩,不過,小人已決定不留軍中任職,這些黃金,小人收之有愧,大王還是賞給那些愿留在軍中效力的兄弟們吧!”
    唐寅瞇縫著眼睛看著雷震片刻,微微一笑,說道:“君無戲言!既然當初許下這樣的承諾,本王就一定會遵守。”頓了一下,他走近雷震,含笑低聲問道:“難道你真的不想留在軍中?你聽聽四周的歡呼聲,將士們都很喜歡你,也很崇拜你啊!”
    雷震緩緩垂下頭去。
    他不是聾子,四周那一聲聲驚天動地的呼喊他自然聽得到;他沒有達到無欲無求的境界,人們的推崇也讓他心血澎湃。不過他已是家中獨子,他若投軍,家中的二老誰來照看?再者說戰場無常,大將還難免陣前亡呢,一旦他也有個三長兩短,年邁的父母以后還怎么活下去?
    這些事情他不能不顧慮。沉默了片刻,他抬起頭來,目光堅定地說道:“大王,小人實在不愿留在軍中,還望大王……放小人回家吧!”
    雷震還真是夠堅持的!唐寅嘆了口氣,說道:“既然如此,本王也不難為你了,不過,本王倒是希望你能在都城多住些日子,這總該不會讓你為難吧?”
    他已經這么說了,雷震不好再拒絕,即便他現在歸心似箭。他再次施禮,說道:“小人多謝大王!”
    “恩!”唐寅又向一旁的侍從招招手,后者端過來一只托盤,上面有紅綢覆蓋。他走到唐寅近前,后者將上面的紅綢扯掉,下面擺放的是一面金光閃閃的銅牌。那是子爵的爵牌。
    唐寅把銅牌拿起,向雷震面前一遞,同時一語雙關地說道:“從今天開始,你便是風國的子爵,本王希望你以后的所做所為能對得起自己身上的爵位!”
    雷震面色一正,急忙跪倒在地,叩施禮,同時高舉雙手,小心翼翼地接過銅牌。
    本來子爵的爵位他也是不想要的,不過這時候再推辭,就太駁大王的面子了,他只能硬著頭皮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