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694

  在唐寅的連哄帶嚇下,肖敏最終還是答應留在皇宮里了,不過她有特意叮囑隨行的傲晴,讓她無論如何也得寸步不離公主的左右。【】
    這段時間,肖敏和傲晴相處的非常融洽,剛開始接觸她,會覺得此人冷漠,完全一副拒于人千里之外的姿態,可是時間一長便現傲晴其實是個隨和又善良的人,只是話不多,容易給人造成誤解。
    肖敏叮囑的仔細,傲晴也答應的痛快,結果剛一離開皇宮,她就被唐寅打走了。唐寅的理由也很充分,傲晴在皇宮里呆這么久,肯定想念暗箭里的兄弟姐妹們,趁著今天有空,正好可以回暗宅去。
    他是大王,傲晴自然以他的命令馬是瞻,何況他這次的命令還是如此的‘人性’。
    等傲晴一走,完全剩下唐寅和殷柔的獨處。兩人都換上簡單又樸素的便裝,走在大街上,和普通老百姓沒什么差別,任誰也不會相信這對青年男女會是堂堂的一國之王公和帝國之公主。
    若說有什么不同之處,恐怕就是兩人的外表太搶眼,以及跟在二人身后的上官兄弟和阿三、阿四的形象太可怕。上官兄弟自然不用多說,膀大腰圓,體形魁梧,活象狗熊成精,阿三、阿四則截然相反,一臉的病態,死氣沉沉,稍微離他二人近點就會感覺到陰寒的氣息。
    走在大街上,唐寅現過往的行人不時向自己這邊側目,他先是低頭瞧瞧自己和身旁殷柔的衣服,兩人的穿著都沒有問題,應該沒什么值得旁人注意的地方,隨后他看向身后的四人,立刻現問題所在。
    他轉回頭,低聲說道:“五丈之外?”
    “啊?”上官兄弟沒明白他的意思,阿三、阿四也雙雙投來詢問的目光。
    唐寅說道:“你們離我太近了,現在開始,和我保持五丈的距離。”
    “可是大王……”上官元彪還要說話,但見唐寅開始瞪眼,下面的話馬上咽了回去,同時放慢腳步,與唐寅和殷柔拉開一段五丈左右的距離。
    上官兄弟和阿三、阿四不再想背后靈似的緊隨其后,殷柔也顯得自在了許多,走在大街上,東張西望,看什么都覺得新鮮,時而在唐寅的左邊,時而在他的右邊,活象是只脫離籠子的小燕子。
    唐寅喜歡她現在這樣開心雀躍的模樣,雖然沒有什么值得高興的事,但只要看到她高興,他也會受到影響,自內心的笑容不知不覺的爬到臉上。
    他的模樣本就很英俊,笑容也時常掛在臉上,只是他的笑并不好看,因為缺少了真誠,此時他由衷而笑,整個人似乎都亮了起來,讓身旁的殷柔目光落在他的臉上,久久無法移開。
    鹽城的街市十分熱鬧,尤其是天子住到鹽城之后,鹽城的繁華度也隨之提高了一個檔次。
    雖說殷諄只是個落魄天子,但他所帶來的附加效應是難以估量的。
    有他在,鹽城就是天下腳下,九大諸侯國許多胸懷大志的人才都在向鹽城聚集,人一多,商機也隨之增多,商人、商販的數量大增,從而吸引更多的人。這是一個良性的循環。殷諄到達鹽城的時日并不多,但就是在這么短的時間里,鹽城已漸漸有了變為昊天帝國北方經濟、政治中心的趨勢。
    殷諄身上的這種附加效應,是各諸侯王公都沒想到的,就連唐寅也是始料不及的。
    風國與莫非斯聯邦接壤,隨著兩國關系越來越親密友好,商貿也越興盛,鹽城里有許多莫非斯的商販,所販賣的金銀器皿以及種類繁多的小玩意都是殷柔以前從未見到過的,瞧瞧這個,摸摸那個,愛不釋手。
    唐寅倒也爽快,只要有殷柔喜歡的,他都會付錢買下來。剛開始殷柔還覺得沒什么,出身高貴、錦衣玉食的她對金錢也沒什么概念,不過她突然想到皇兄曾經有提過風國貧瘠,就連國庫的存銀都少得可憐,不能給朝廷的大臣們安置新家。
    這時見唐寅又要拿銀票,她急忙將手中的銀制飾品放下,沖著唐寅連連搖頭。
    唐寅一愣,疑問道:“怎么?不喜歡嗎?”
    一旁的莫非斯商人很懂得抓住商機,拿起殷柔剛放下的項鏈,用半生不熟的風語推銷道:“怎么會呢?!這條項鏈很適合這位小姑娘。小姑娘這么漂亮,再帶上這條項鏈,那就更完美了……”一邊說著話,他還一把拿著項鏈向殷柔的頸子比量。
    唐寅臉色微沉,伸手把莫非斯商人的手腕抓住,對方還未回過神,他手掌向下一劃,對方手里的項鏈已落到他的掌中。項鏈是銀質的,墜子上還鑲嵌著一顆又大又圓的紅寶石,他拿在項鏈放到殷柔的脖頸,看了兩眼,笑了,柔聲說道:“是很漂亮,也很適合你。”
    當莫非斯商人拿著項鏈向她靠來時,她心里只有厭惡之意,而唐寅做同樣的動作時,她卻是心跳加,臉蛋緋紅。
    殷柔的美貌、嬌羞的模樣,讓對風人沒什么感覺的莫非斯商人都看呆了,兩眼直勾勾地注視著她,眼珠子都快飛出來。
    唐寅突然有些后悔了,后悔帶殷柔出來,殷柔是他的,她的一切都是他的,包括她的美貌,豈容旁人分享?
    他深吸口氣,舉起項鏈,在莫非斯商人眼前晃了晃,問道:“多少錢?”
    莫非斯商人回神,似乎有感覺到唐寅的敵意,他也意識到自己失態了,不好意思撓頭干笑,伸出一根手指,說道:“一……一百兩!如果你誠心要買,價格嘛……也可以算你便宜……”
    他話還未說話,唐寅已從銀票中抽出一張,扔下后,拉著殷柔快步離開了。
    呼!看著這對俊美的青年男女遠去的背影,那名莫非斯商人也長松口氣,剛才被那青年瞪著的時候,有那么一瞬間他感覺自己周圍的空氣都凝固了似的,喘不上氣來。
    拉著殷柔繼續走,感覺身邊的小丫頭好象一下子安靜了許多,唐寅好奇地轉過頭,見她眉頭皺皺的,菱唇翹翹的,他疑問道:“怎么了?”
    殷柔氣道:“人家都說不要買了,你怎么還是買下了?”
    唐寅一笑,問道:“你在氣這個?只是一條項鏈而已。”
    殷柔流露出落寞之色,她垂下頭,低聲說道:“我有聽皇兄說風國的錢……并不象其他諸國那么多。”
    原來她是在擔心自己。唐寅心里滿滿的暖意。
    他輕拉著殷柔的手,含笑說道:“是啊,和其他那些王公比起來,我這個風王窮得很,不過區區一條項鏈還是能買得起的。”頓了一下,他停住腳步,正視殷柔,說道:“別說區區一條項鏈,為了你,整個國家我都可以拿出來賭一賭!”
    殷柔身軀一震,雙眼突然蒙起一層水霧,目光迷離的看著他。
    她咬了咬下唇,說道:“我……不想你成為一個視國家為玩物的人……”
    唐寅搖搖頭,正色說道:“不會的,現在和以后都不會。我要打下一片廣闊的疆土,成為萬眾的主宰,只有這樣,我才能保護你,成為一個能和你相匹配的男人。”說到這里,他突然意識到自己這話不對勁,有篡奪天子皇位的意味,他忙又補充道:“當然,為了你,我并不在乎做一個無冕之王。”
    他這話等于是挑明了,為了殷柔,他不會搶奪殷諄的皇位,寧愿一輩子屈居人下。
    看著雄心萬丈又對自己一片癡情的唐寅,殷柔又高興又感動,反握住他的手,久久說不出話來。
    唐寅和殷柔手挽手漫步在鹽城的街道,也直到這個時候,殷柔才算切身體會到風國的風土人情。
    二人由城中一直逛到東城,來到一片開闊地帶。
    這里正在大動土木,看面積,至少得有三、四個足球場大小,建筑已現雛形,外圍高高的院墻已經修好,并有成群結隊的風軍站崗,向里面觀望,殿宇、樓閣林立,雖然還在建造當中,但不難想象完工之后規模之宏偉。
    看到這,殷柔又驚又喜地問道:“寅,你在建造王宮嗎?好氣派啊!”
    唐寅苦笑,自己什么時候下達過建造王宮的命令?!這是哪位高官大員在興建宅子?好大的排場,好大的規模啊!甚至連軍隊都被調動過來,簡直是公器私用嘛!唐寅臉色陰沉下來,臉上還帶著笑容,但陰冷之氣已流露出來。
    他身邊的殷柔感覺的最明顯,激靈靈打個冷戰,下意識地抱緊他的胳膊,疑問道:“寅,你怎么了?”
    “沒什么。”唐寅沖著她一笑,揚頭道:“我們過去。”
    柔跟著唐寅向大宅的正門走去。
    沒等二人向里面進,兩旁的風軍立刻橫步上前,將二人攔住,喝道:“干什么的?這里正在動工,閑雜人等,不得接近!”
    唐寅懶著和下面的士卒糾纏,他面無表情地說道:“把你們管事的人叫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