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696

  第六百九十六章
    唐寅對雷震也多少有些不滿,他一再來向自己請辭,難道當自己是豺狼虎豹不成?投軍對他而言就那么難以接受嗎?
    見他臉色不佳,唐忠未敢再多言,躬身施禮,應了一聲:“是!大王!”
    唐寅不愿見雷震,后者也無法強求,而且沒有唐寅的允許,他也不敢私自離開鹽城。【】
    翌日一早,雷震又來王府,求見唐寅。這回唐寅同意見他了。
    當雷震見到唐寅的時候,后者正在吃飯,與他同桌的還有左相邱真。
    雷震必恭必敬的向二人施禮問好,唐寅看著他一笑,問道:“聽說你昨天整整一下午都在等本王?”
    “是的,大王。”雷震垂說道。
    “本王昨日入宮,與天子商議國務,傍晚回來的時候實在太累了,你不會怪本王吧?”唐寅笑問道。
    “小人不敢。”雷震臉色微變,急忙又拱手施禮。就算他心里有天大的不滿,也不敢在唐寅面前坦然承認。
    “那就好。”唐寅招招手,說道:“坐過來一塊吃吧!”
    啊?雷震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唐寅是什么身份,那可是一國之君,竟要和自己這個平民一起吃飯,太不可思議了。正在他愣神的時候,唐寅已令下面的仆人再準備一套餐具。
    “大王,小人……”雷震回神,急忙要推辭,唐寅擺斷他的話,說道:“你來的這么早,早飯想必也沒吃,不吃早飯很傷身的,等吃完飯后,本王帶你去見兩個人。”
    雷震一愣,疑問道:“不知大王要帶小人去見誰?”
    唐寅故作神秘地笑瞇瞇道:“等見了面后你自然會知道。”
    王府的早飯很不錯,有清涼爽口的小菜,有味道鮮美的清湯,還有入口即化的飯后點心,不過雷震卻是食不知味。和唐寅一桌共食,他顯得十分緊張,另外他心里也充滿好奇,不知道唐寅要帶自己去見誰,在鹽城,他不記得自己有舊識。
    好不容易把這頓早飯吃完,看到唐寅站起身形,雷震也急忙跟著起身。唐寅沖著他笑道:“本王帶你去見的這兩個人,一定是你最想見到的。”
    聽聞這話,雷震心里就更好奇了,不知道唐寅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邱真在旁一直都是笑呵呵的,沉默無語,現在他很期待雷震在鹽城里突然看到自己父母時的情景。
    唐寅令唐忠備馬,他要出行,另外又令人去右相府,通知上官元吉,讓他代替自己上早朝。
    出了王府,唐寅、邱真、雷震騎馬,直奔雷父、雷母的家中而去。
    上,雷震已好奇到了極點,幾度欲開口詢問,但看到唐寅高深莫測的模樣,到了嘴邊的問話又咽了回去。反正他已打定了主意,不管唐寅讓自己見的是誰,他都會趁今天這個機會向唐寅請辭,返回自己的老家。
    走了大概不到半個鐘頭,唐寅在一座大宅前勒住韁繩,停了下來,回頭對雷震說道:“到了。”
    雷震舉目一瞧,這座宅子雖算不上豪宅,但占地也不小,向上看,府門上方的牌匾上寫有‘雷府’兩個大字,這讓雷震心頭一驚。天下雷姓的人并不多,唐寅把自己帶到這座雷府,難道它的主人是自己的親戚不成?
    但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對勁,自己家親戚也都是平民,沒聽說誰在都城有這么大一座宅子。
    看雷震臉色時陰時晴,變換不定,唐寅心中暗笑,翻身下馬,甩頭說道:“雷震,到了這里你不用拘謹,隨本王進去吧!”
    雷震茫然地跟隨在唐寅的身后,走進府內。
    此時府門早已打開,十數名仆從分立兩側,見唐寅走過來,人們紛紛跪地,齊聲說道:“大王!”
    唐寅腳步不停,直向里面的大堂而去。
    大堂里有三人,一對鬢斑白的老夫婦,還有一位身穿官服的中年人。
    看到唐寅大步流星從外面走進來,那名中年官員急忙對老夫婦低聲說道:“大王到了,快快施禮!”
    “小……小人……見過大王!”那對老夫婦雙雙跪地叩,說話時聲音也顫抖的厲害。
    唐寅搶步上前,含笑將二老攙扶起來,說道:“兩位老人家不必客氣!”
    跟隨唐寅近來的雷震舉目向里面一瞧,別人沒看清楚,只看清那對老夫婦了。
    他的眼睛猛的瞪圓,懷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他忍不住用力揉了揉眼睛,定睛再看,沒錯,這對老夫婦不是旁人,正是他的老父老母。
    雖然沒穿平日里破舊的衣服,而是換成了錦帶華衣,但雷震對自己的父母是不會認錯的。他怔了好半晌,才下意識地驚叫道:“爹?娘?您……您二老怎么會在這?”
    和雷震截然相反的是,雷父、雷母的臉上沒有絲毫的驚訝之色,先是小心翼翼地看眼唐寅,接著故露不悅之色,說道:“你這孩子說的什么話,這里是你的家,我們不在這還在哪?”
    “家?”雷震感覺自己的神經都快錯亂了,自己什么時候在鹽城有家了,父母又是什么時候到的鹽城?自己怎么一點風聲都未聽到?
    看雷震呆若木雞的站在原地久久回不過來神,唐寅輕笑出聲,邱真則走到雷震的身邊,正色說道:“雷震,你現在貴為大風的子爵,這座宅子,是大王獎賞給你的,伯父、伯母也是大王下令接到都城的。我大風堂堂子爵的雙親,豈能再做普通的獵戶,何況伯父、父母已辛苦一輩子了,現在也該享享清福了。”
    “……”
    啊!這下雷震全明白了,難怪大王當初要授予自己子爵的爵位,原來是早有預謀,要趁機塞給自己一座大宅,把自己拴在都城,當初大王所說比武之后任憑自己去留也完全是騙人的,他根本就沒打算放自己離開。
    現在倒好,父母都被接來了,自己還回什么家啊?這里就是自己的家了。
    對唐寅如此欺騙自己,雷震心里當然感覺不舒服,不過唐寅肯花費這么大的心思留住自己,這一點又讓他無比感動,尤其是唐寅把雷父雷母接到鹽城來,讓雷震特別窩心,恐怕除了唐寅,再沒有哪個君主能在他這個平民身上花費如此大的工夫了。
    他深吸口氣,緩步走到父母近前,雙膝一彎,撲通一聲跪倒在地,說道:“爹、娘,兒給您二老請安了。”頓了一下,他又問道:“這段時間,您二老在鹽城……住的還習慣嗎?”
    問完之后他立刻又后悔了,覺得自己問的是廢話。
    只看二老紅光滿面、喜笑顏開的模樣,他已然知道這段時間父母在鹽城住的肯定很舒適,而且還很開心,并非是受大王的強迫或者挾持才留下的。
    “好好好。”老太太搶先笑道:“這里又大又舒服,吃的、穿的、用的都有,光是下人就有十多個呢,左右的街坊也都很好。兒啊,你能有出息,爹和娘都替你高興,這些都是大王給你的,你可要好好為大王做事啊!”
    雷父雷母都是粗人,講不出什么大道理,但卻很樸實,懂得知恩圖報的道理。
    這,正是唐寅和邱真最想看到的。
    雷震心里明鏡似的,但也不點破,不管大王是演戲也好,故意做作也罷,總之能看到父母如此開心,他也就知足了。
    他跪在地上沒有起來,轉回身順勢又向唐寅叩,說道:“大王的大恩大德,小人沒齒難忘,小人愿投軍中,盡忠報國,不過,小人也有一個要求,請大王應允。”
    雷父雷母臉色同是一變,自己這娃是瘋了不成,竟然和大王談起條件了?二老擔憂地看眼唐寅,接著不滿地呵斥道:“震兒……”
    唐寅沖二老擺擺手,然后垂目看著跪在地上的雷震,笑問道:“雷震,你有什么要求,吧!”
    雷震深吸口氣,抬起頭來,對上唐寅的目光,正色說道:“小人投軍之后,不會離開風國半步,若有強敵來犯,小人縱然粉身碎骨,萬死不辭,但若大王揮軍遠征,請留小人于國內。小人……也只有這一個要求。”
    唐寅聞言,立刻皺起眉頭。
    就連邱真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投軍就是投軍,身在軍中,就得服從將令,哪有只能留守國內而不愿出征的道理?這個雷震,簡直是持才傲物,太目中無人了。
    邱真本以為唐寅會反對,會暴怒,哪知他直勾勾地盯著雷震半晌,表情慢慢緩和下來,輕輕嘆道:“雷震,你提出這樣的要求,是為了就近孝敬父母吧?”
    “是的,大王。”雷震面露悲色,說道:“小人的兩位兄弟皆客死異鄉……小人投軍之后,即便戰死沙場,也要死在風國本土……還望大王海涵。”
    唐寅點點頭,幽幽說道:“俗話說忠孝難兩全,但本王倒是認為作為一個人,先應做到孝,其次才是忠,若是連對自己的父母都不孝,又何談能為國盡忠呢?你的請求,本王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