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697

  聽唐寅接受了雷震的請求,邱真暗暗咧嘴,快步上前,低聲說道:“大王,此先例一開,怕……后患無窮啊!”
    他考慮的也不是沒有道理,如果今天雷震提出‘只愿留在風國本土,不愿出國遠征’的請求被大王接受了,那么明天其他的將領也提出相同的請求,倒時大王還同不同意?如果個個將領都不愿出征,那么以后由誰領軍出戰?
    唐寅明白邱真的顧慮,他沉吟片刻,說道:“只此一次,下不為例!”
    唉!邱真嘆口氣,沒有再說話。【】
    雷震哪會放過這樣的機會,生怕唐寅反悔似的,他深吸口氣,叩大聲說道:“末將多謝大王隆恩!”
    唐寅嘴角挑起,笑了,只是笑的多少有些牽強,他擺手說道:“起來吧!”
    隨著雷震投軍,至此,唐寅頒布納武令所篩選出來的十六名靈武高手全部進入風隊,這十六人,后來也被稱為雄風十六將,隨風軍南征北戰、攻城拔寨,出生入死,也為風國的振興立下了汗馬功勞。
    唐寅在風國招兵買馬,養精蓄銳,又連續頒布納言令、納武令,為風國征選出大量的文武人才,這些作為也為風國的第二次對寧戰爭奠定下堅實的基礎。
    收服雷震,唐寅總算是了去一樁心事,接下來,他要做的便是等,等莫王邵方來鹽城,對兩國聯手滅寧一事做最后的磋商。
    留下雷震與家人團聚,唐寅帶著邱真回往王府。
    路上,邱真苦笑著說道:“大王對雷震很不一般啊!”
    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唐寅笑道:“他有這樣的本錢,不是嗎?”
    邱真點點頭,雷震靈武的厲害那是有目共睹的,估計整個風國能與之相匹敵的也只有上官元讓了。想到上官元讓,邱真仰起頭,若有所思地說道:“想來,元讓的傷勢也該痊愈的差不多了。”
    唐寅一笑,說道:“滅寧之戰,離不開元讓。”
    “何不讓元讓回都,靜心養傷,留在河東,恐怕不利于元讓傷勢的恢復啊!”邱真有些擔心。
    唐寅又何嘗不想把上官元讓調回來,他搖頭說道:“有元讓在河東,寧軍不敢渡河來犯,河東暴民不敢作亂,元讓一個人的威懾,遠勝過十萬大軍。”
    邱真贊同的仰面而笑,這就是名將的作用。
    正向王府走著,邱真愣了一下,接著手指前方,說道:“大王,前方冒黑煙的地方好象……是王府啊!”
    “恩?”唐寅聞言,舉目一瞧,可不是嘛,只見王府方向濃煙滾滾,雖然看不到火光,但煙霧可是不小。
    他眉頭大皺,二話沒說,催促戰馬,向王府飛奔而去。邱真急忙向左右叫道:“快,跟上大王,嚴加保護!”
    距離王府越來越近,唐寅也越來越確認濃煙確實是從王府冒出來的。他不知道怎么回事,心急如焚,快馬加鞭,如同一道旋風似的急飛馳。
    沒等到達王府,才到街口,便有風軍士卒急匆匆地迎面跑過來。唐寅放慢馬,大聲問道:“府內怎么了?為何起火?”
    “回稟大王,是柴房失火,現已撲滅!”一名侍衛長率先沖到唐寅馬前,插手施禮。
    柴房失火?唐寅聞言,提起來的心總算是放了下去,隨即又冷著臉問道:“好端端的,柴房怎么會失火?”
    “這……”侍衛長邊擦冷汗邊說道:“王將軍正在調查,具體原因屬下不知。”
    “哼!”唐寅沒有再問,催馬來到府門前,翻身下馬,大步流星向里走去。
    進入王府之后,里面一片混亂,侍女、侍從、侍衛來回穿梭,人喊馬嘶,好不熱鬧。
    唐寅深吸口氣,直向出事的柴房而去。
    柴房這里已被成群結隊的侍衛控制住,舉目向里看,偌大的柴房已被燒個干凈,只剩下一堆破磚爛瓦,好在現的及時,火勢被第一時間控制住,不然還不知道要牽連到多少房屋呢!
    唐寅握了握拳頭,叫道:“現在這里是誰負責?”
    他話音剛落,一名將官快步跑出人群,來到唐寅近前,單膝跪地施禮,說道:“末將王安參見大王!”
    王安擔任衛尉一職,專司王宮的保衛,現在王宮變成了王府,王安這個衛尉也就變成了‘護院總管’。
    唐寅看了他一眼,問道:“柴房起火的原因查明了嗎?”
    王安低聲說道:“還……還未查清。”
    唐寅挑起眉毛,疑問道:“那你這個衛尉是怎么做的?府內起火這么大的事都查不明白,我要你還有什么用?”
    王安身子一哆嗦,險些攤到地上,他顫巍巍地說道:“大王息怒,末將一定盡快查清起火原因……”
    他話還未說完,一名身穿黑色錦衣、腰間垮刀的青年不知從哪冒了出來,快步來到唐寅近前,插手施禮,說道:“屬下張笑參見大王!”
    張笑?唐寅愣了片刻,才想起此人是誰。以前程錦有向他提過,暗箭二隊的新任隊長名叫張笑。
    他打量一番此人,張笑的外表和名字一點也不相符,臉上沒有絲毫笑容,死板嚴肅,給人冷冰冰的感覺。看了片刻,他疑問道:“什么事?”
    張笑看了看左右,靠前一步,貼近唐寅的耳邊,低聲說道:“柴房起火應該和邵萱公主有關系。”
    “恩?”唐寅疑惑地看著他,疑問道:“她不是被我關在房里了嗎?”
    張笑面無表情地說道:“侍衛看不住邵萱公主。”
    一聽這話,唐寅也不知該氣還是該笑,邵萱未學過靈武,又只是個十三四歲的小丫頭,侍衛怎么可能看不住她?不過暗箭向來嚴謹,若是無憑無據也絕不會亂說。
    他沉吟了片刻,問道:“她是怎么跑出來的?”
    張笑回答道:“屬下不知邵萱公主從哪里弄來的一種奇異的藥粉,撒在人身上會奇癢無比,只有洗過澡后方能止癢,看守邵萱公主院落的侍衛就是被她用這種東西趕跑的。”
    在唐寅的王府,侍衛是明面上的一張保護網,而暗箭則是隱藏于暗處的一張保護網,王府的一切動靜幾乎都瞞不過暗箭的耳目。
    聽著張笑的講述,唐寅的眉頭越皺越深,這個小丫頭怎么這么多花樣?!又是從哪搞來的這些千奇百怪的東西?等張笑說完,他沒好氣地問道:“她現在在哪?”
    “已經回公主自己的房間了。”
    唐寅不再多問,氣洶洶的轉身向邵萱的院子而去。
    這時候,他感覺自己的手又開始癢了,心里又生出痛打邵萱屁股的沖動。
    柴房那邊鬧的雞飛狗跳,而邵萱這里卻異常安靜,守在院外的侍衛們一各個盔歪甲斜,衣杉不整,臉色難看。
    見大王過來了,侍衛們急忙整理衣甲,然后齊齊跪地施禮。
    唐寅沉著臉,問道:“邵萱在里面嗎?”
    “是……是的,大王!”為的一名侍衛長顫聲答道。
    “剛才她有出去嗎?”唐寅隨口追問一句。
    “屬下……屬下不知道……”見唐寅犀利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他嚇的激靈靈打個冷戰,腦袋垂的快要埋進雙膝之見,大氣都不敢喘。
    見狀,唐寅心里明白了大概,看來張笑所言不假。他走進院內,進入正房,同時厲聲喝問道:“邵萱在哪?”
    侍侯邵萱的丫鬟們見唐寅怒氣洶洶的沖近來,嚇的紛紛跪地,其中有人顫聲回答道:“在……在臥房……”
    唐寅穿過人群,推開房門,走進邵萱的臥房。
    舉目一瞧,邵萱的確在,此時正坐在床上一本正經的繡著東西。
    唐寅握了握拳頭,走上前去,沒等開口說話,先是一把將邵萱繡的白綢搶過來。
    “啊——”
    邵萱嚇了驚叫出聲,抬起頭來,大眼汪汪,可憐巴巴的看著唐寅。
    見到她這副可憐又無辜的模樣,唐寅一時間還真有些心軟,但轉念一想邵萱的惡性,怒火又燒到腦門。這次她大小姐燒的是柴房,下次沒準就得把整座王府都燒掉,若不教訓她,恐怕等不到邵方到鹽城,把她接走,自己就無家可歸了。
    他冷聲問道:“這次又是你做的吧?”
    “什……什么?”邵萱眨眨眼睛,硬裝出滿臉的茫然。
    “少跟我裝糊涂!”唐寅猛的彎下腰身,雙手按在邵萱兩側的床鋪上,二人的臉相距不足三寸。他一字一頓地問道:“你敢說柴房起火和你無關?”
    暗道一聲完了,邵萱也知道這回自己把禍闖大了,看著到近前的俊臉,她眼珠子骨碌碌亂轉,目光瞄到窗外,急忙說道:“今天天氣真好,我們一起去外面走走吧!”說著話,她挪動小屁股想要下床。
    唐寅不說話,也不動,雙臂沒有任何要讓開的意思,同時兩眼直勾勾地瞪著她。
    邵萱的兩邊被唐寅的手臂夾住,前面又有他擋著,哪都去不了。
    她臉上的無辜先是轉變成氣惱,隨后又變得無助,然后又化為害怕,最后又轉變回無辜、可憐的模樣。
    她小心翼翼地輕輕推了推唐寅的胳膊,低聲說道:“我……我不是故意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