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703

  “唐寅?”寧軍士卒或許不認識他,但寧軍的主將可認識,他原本是坐在椅子上的,看到突然出現的唐寅,下意識的從椅子上蹦起來,兩眼圓睜,身子突突直哆嗦。
    聽聞那寧將的驚叫,唐寅抬起頭來,看向身處在高臺上的寧將,兩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會,他嘴角高高挑起,手中的鐮刀直直指向對方。
    雖然與唐寅相距甚遠,但那寧將還是被他散出來的人殺氣嚇得一哆嗦,他驚慌地左右,連聲叫道:“殺了他!你們一起上,快殺了他!他是唐寅,誰殺了他,誰就能立下蓋世奇功!”
    寧將連串的叫喊聲拉開了寧軍進攻的序幕。成群結隊的寧兵寧將向唐寅涌去,刀槍劍戟、斧鉞鉤叉,各種各樣的武器也齊齊向他身上招呼過去。
    叮叮當當!
    利器刺、砍在他的靈鎧上,別說傷不到他分毫,連點稍微的劃痕都未能留下來。
    正當周圍的寧兵們大驚失色之時,原本站立未動的唐寅將鐮刀掄出。呼!鐮刀在空中畫出一道環形的光束,再看他周圍出手的那些寧兵,無不是血濺三尺,身異處,可飛出的鮮血以及斷裂的尸體還未等落地,便又消失不見,化為靈霧。
    唐寅仰面吸氣,將空中飄蕩的靈霧全部吸入體內,以填補他維持靈鎧、靈兵、施展暗影漂移所消耗的靈氣。
    這就是內宗暗系修靈者的可怕之處,對于其他修靈者而言,只要上到戰場,必然會消耗體內的靈氣,而對于內宗的暗系修靈者來說,戰場就是修煉和提升修為的地方。
    當然,其他修靈者的靈氣每天都會因自身的修煉有所增長,而內宗的暗系修靈者是無法通過自身修煉來提升修為的。
    十余人,被他輕描淡寫的一刀斬殺的尸骨無存,那洶涌而來的恐懼感令人們變的越瘋狂。眾寧兵、寧將好象瘋了似的,出野獸般的吼叫,不管不顧的飛撲向唐寅,手中的武器全力向他身上劈砍。
    但是雙方的實力相差懸殊,這些寧兵寧將哪能打得過修為早已達到靈天境的唐寅?他們的沖殺如同飛蛾撲火,上來一批,戰死一批,只是轉瞬之間,死于唐寅鐮刀下的寧軍將士就過百余人。
    身在高臺上的寧軍主將看得清楚,唐寅的厲害,根本不是己方這些人所能抵擋得住的,即便自己上去也是死條。
    他回頭對身邊的幾名親信急聲說道:“趕快把小船放下去,我們坐小船回營。”
    幾名親信聽聞身子皆為之一震,這時候離開戰場,不是臨陣脫逃嗎?人們站在那里,誰都沒有動。寧軍主將見狀,厲聲喝道:“還愣在這干什么?快去啊!”
    他是主將,即便明知道他的命令是錯誤的,屬下人也不敢不從。人們紛紛跑下高臺,來到船尾,將甲板上的一條小船用繩索順到戰船下。他們剛把小船順下去,寧軍主將已飛快地跑了過來,他一邊拉起一條繩索系于腰間,一邊對身邊的親信們說道:“你們先把我順下去,然后你們再下來,快點!”
    把繩索系結實了,他還特意用力拉了拉,確認系得牢固,這才抬頭說道:“快!快把我順下去……”
    “你哪都去不了!”
    這話不是他的親信說的。
    隨著話音,正在受眾多寧兵寧將圍攻的唐寅突然在他的身側現身,一對黝黑深邃的眼瞳正直勾勾地瞅著他。
    “啊?”
    寧軍主將仿佛見到鬼似的,嚇的驚叫出聲,下意識地倒退一步,險些從甲板上摔下去。他好不容易穩住身形,手掌哆嗦著抽出佩劍,故作鎮定地叫道:“唐寅?”
    “哼!”唐寅冷笑一聲,毫無預兆,手中的鐮刀反手一揮,只聽撲的一聲,鐮刀的鋒芒正刺中一名親信的胸口上。后者沒想到他會突然對自己下手,連點反應都未做出來,張大嘴巴,想要叫喊,可他胸前的傷口處已燃燒起黑色的火焰,只是瞬間就蔓延到全身,將他燒為煙霧。
    “啊——”
    寧軍主將以及另外幾名親信嚇的再次叫出聲來,并從心底深處生出絲絲的寒意。
    唐寅沒有再出刀,盯著面前的寧軍主將,語調不帶起伏地說道:“你有兩條路,一是死,二是降,你如何選?”
    寧軍主將敢臨陣脫逃,但卻不敢向唐寅投降,選擇前者他還能編造謊言蒙混過去,但若選擇后者,那就是叛國,無論如何都是罪大惡極。還沒與唐寅交手,他的冷汗先流了出來,胸口起伏不定,呼哧呼哧喘著粗氣。
    停頓了片刻,他似乎終于打定了主意,看了看左右的四名親信,沉聲喝道:“殺!”
    這時候,左右的親信們也冷靜下來,他們早已做好出手的準備,只等主將的命令。聽聞話聲,四個人,四柄靈劍,齊齊向唐寅的要害刺去。
    他們的劍快,可是唐寅的刀更快,只見場內刀光閃爍,與此同時還乍起四聲脆響,四名親信攻出的四劍全部被鐮刀彈開。
    不等四人收劍再攻,唐寅揮出去的鐮刀又反掃回左側的兩人。
    其中一人反應的快,抽身而退,險險避開鐮刀的鋒芒,而令一人稍慢半步,被鐮刀劃過手臂。
    沙!隨著一聲輕響,靈鎧頓時被劃開,胳膊上立刻多出一條三寸長的大口子。這并不是致命傷,但鐮刀上附著的黑暗之火已順勢竄到他的手臂上。
    那名親信倒是剛硬,連想都未想,收劍反掃,將受傷的手臂硬生生的切斷。
    撲!呼!
    斷掉的手臂還未落地,便已被黑暗之火燒了個干干凈凈。那名親信臉色煞白,捂著臂膀的斷口,踉蹌而退。
    唐寅哼笑,只一個箭步便追到那名親信的近前,提腿一腳,正中對方的胸口。耳輪中就聽喀嚓一聲,這一腳,不僅踢碎對方的靈鎧,連其胸骨也斷裂數塊,其龐大的身軀彈離甲板,直挺挺的向河中摔落。
    寧軍主將看得清楚,他只覺得脊梁骨冒涼風,頭皮一陣陣的麻。他這幾名親信的實力他再清楚不過了,可在唐寅面前,瞬間就死掉兩位,剩下的三人更不可能抵擋得住唐寅了。想到這里,他已顧不下從戰船上往下順了,回手一劍,將剛系于腰間的繩索斬斷,然后片刻未敢耽擱,飛身跳出戰船,想潛水逃脫。
    已到了嘴邊的肥肉唐寅哪肯丟掉,見寧軍主將要跳水逃走,他放棄與三名親信纏斗,身子一晃,也跟著跳離甲板,直追敵將而去。
    撲通!
    寧軍主將先落水中,可他剛從水里探出頭來,還未來得及看清楚周圍的情況,忽覺得頭頂一黑,好象有什么東西從頭頂上砸落下來。他本能的仰頭上望,正好看見手持鐮刀、一身黑色靈鎧的唐寅象流星似的直向自己撞來。
    我的媽呀!
    寧將直嚇的魂不附體,來不及細想,縮頭就要向水里沉,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只聽啪的一聲脆響,飛落下來的唐寅和身在水中的寧軍主將撞了個正著,二人是頭頂撞頭頂,而且撞的是結結實實。
    寧軍主將的修為并不高深,隨著強烈的撞擊,他眼前一黑,兩眼翻白,當場暈死過去。在看他的頭頂,靈鎧和頭盔俱碎。
    昏迷過去的寧軍主將身子下沉,吐著氣泡直向河底深處沉去,唐寅進入水中,出手如電,搶先一步將其抓住,不過他并不會水,唐寅一手拎著寧將,一手掄起鐮刀,隨著嘭的一聲,鐮刀的鋒芒刺在戰船的船身上,他緊握鐮刀,使他的身子不至于沉下去。
    唐寅把企圖逃走的寧軍主將撞暈生擒,船上的三名親信都看到了,三人心頭大驚,不約而同的飛身跳下來。
    撲通、撲通……
    三人相繼落入水中。
    唐寅不識水性,不會游泳,但水軍出身的三名親信可精通此道,三人下來之后,如魚得水,飛快地向唐寅游去,三把靈劍,貼著水面刺向唐寅的脖子。
    他的鐮刀掛在船身上,另只手還抓著寧軍主將,此時已無法格擋,更無從閃躲,正在唐寅暗皺眉頭,想不躲不避的硬接這三劍時,耳輪中只聽嗖的一聲呼嘯,一道金光在他眼前閃過。
    金光過,血光現,三名親信正中間的那位腦袋被突如其來的利器硬生生的貫穿,太陽穴上多出兩只觸目驚心的血窟窿,人連吭都未吭,當場氣絕斃命,橫尸水中。
    那道金光是支靈箭,江凡射出的靈箭。
    “大王安心,末將來助你一臂之力!”
    江凡的話音在不遠處的木筏上傳來。聽聞喊聲,唐寅舉目一瞧,頓露喜色,反觀另外兩名親信,心頭大駭,臉色也難看到了極點,正當二人猶豫著是繼續刺殺唐寅還是趕快跑掉的時候,江凡的第二支紫金箭又到了。
    和前一支一樣,同樣是取敵人的太陽穴,即便那名親信已有防備,可還是未能閃躲開。江凡的箭太快,快到讓人無法閃避,他那邊靈弦一響,紫金箭便已到目標的近前。
    又是一人死于他的箭下,剩下的那個親信再不敢耽擱,深吸口氣,腦袋向下一縮,直接潛入水中,借著河水的掩護,逃之夭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