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705

  魏軒的靈武并不弱,但他剛剛投軍,沒有名聲,寧軍也從未聽過有他這么一號人物。【】
    以為他只是普通的風將,一名寧將向左右的同伴打聲招呼,催馬沖出本陣,來到魏軒的近前站定,上下打量他幾眼,腦袋上揚,嘴巴一撇,傲氣十足地說道:“本將槍下不死無名小卒,你回去,換個厲害點的出來戰我!”
    聽聞這話,魏軒險些氣笑了,不與對方多說廢話,悶不做聲的抬手一槍,直刺寧將的胸口。
    “呦!”寧將暗吃一驚,對方的槍好快啊!他來不及細想,也沒有時間再揮槍格擋,本能的向旁閃身。唰!魏軒這一槍是貼著他的胸側掠過,險險刺中他的要害,可還沒等寧將回過神,魏軒已震聲喝道:“下去!”
    說話之間,他雙手一抖,靈槍左右亂顫,槍頭橫掃在寧將的胸側,隨著啪的一聲脆響,寧將身側的靈鎧應聲而碎,身軀橫著跌落戰馬,摔落在地后,他覺得胸口悶,嗓子眼甜,哇的一聲,噴出一口血箭。
    他掙扎著還想從地上爬起,魏軒不給他起身的機會,催馬上前,手起槍落,只聽噗嗤一聲,這一槍由寧將的后心刺出,從其前胸探出,將其硬生生釘在地上。
    只一個照面,魏軒就槍挑一名寧將,這不僅震懾住對面的寧軍,也把風軍這邊嚇了一跳,包括南業、展鵬二人。
    他們之間是比過武,也看過對方比武時的情景,但比武畢竟是比武,并非生死之搏,出手時多少都會有所保留,不是真正實力的體現。
    現在魏軒上到戰場上,面對的是敵將,自然要使出全力,出槍之快,好似閃電,變招之詭異,令人防不勝防。
    旗開得勝,而且贏的輕松,魏軒信心更足,他催馬在兩軍陣前來回走動,大喝道:“還有哪個不怕死的,再來與我一戰!怎么?寧軍沒人了嗎?都做縮頭烏龜了嗎?”
    魏軒的叫囂令眾寧將氣憤難忍,為的寧軍猛然大吼一聲,拖刀沖殺出去,到了陣前,二話沒說,掄刀就劈,靈刀在下落時閃現出異彩,絲絲的靈氣生出,化為一道道的靈刃,漫天飛舞的向魏軒射去。
    好一招靈亂·風!魏軒心中暗贊一聲,隨即也釋放出靈亂·風,與對方來個硬碰硬。
    場上,靈刃與靈刃碰撞的劈啪聲不絕于耳,二人的靈亂·風碰撞到一起,互相抵消,未分強弱,表面上看二人是斗了個半斤對八兩,而實際上,魏軒的實力強于對方。寧將是有備而來的搶先出招,魏軒則是被動應戰,這種情況下應打個旗鼓相當,說明魏軒的修為要比對手高出一籌。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只對了一招,二人已將對方的實力摸透個不離十。魏軒長笑一聲,靈槍前刺,喝道:“你也接我一招試試!”話音未落,追魂刺釋放,數以百計的靈刺如同離弦而出的箭陣,向寧將周身的要害飛刺去。
    連續釋放靈武技能,這名風將好厲害啊!寧將哪敢大意,使出十字交叉斬來應對。靈刺對上靈刃,又是出一連串的脆響聲,雖然大多的靈刺都被十字交叉斬化解,但仍有數支穿過靈刃,繼續向寧將的身上飛射過來。
    哎呀!暗叫一聲不好,寧將急急向后仰身,使出鐵板橋,整個身軀幾乎是平趟在馬背上,嗖嗖嗖,數支靈刺在他眼睛上方呼嘯而過,他剛剛從馬上挺起身,只見魏軒已催馬沖到他近前,靈槍直刺他的頸嗓咽喉。
    啊——瞬間,寧將已驚出一身的冷汗,再次向下低身,堪堪把魏軒的這一殺招又讓過去。見敵將厲害,用尋常技能難以傷他,寧將當下把心一橫,撥轉馬頭向己方的本陣敗退回去。魏軒正打到興頭上,眼看著要把對方斃于槍下,自己又立大功,哪肯放他離開,催馬便追。
    聽身后的馬蹄聲越來越近,敗逃的寧將雙目射出精光,突然半轉回身,反手一刀,橫掃魏軒的腦袋。魏軒早有防備,揮槍上擋,就當啷啷一聲,對方回斬的靈刀被他輕松彈開。
    “回馬刀這種雕蟲小技也敢拿出來現眼……”
    魏軒正在出言嘲諷,可話音還未落,那寧將的另只手又猛的向后一揮,一道綠電直向魏軒刺來。
    太快了,快到連魏軒都來不及做出反應,太突然了,突然到魏軒都未看清楚飛過來的是什么,他只是下意識反應地側了側身。
    撲哧!
    那道綠光正刺在他的肩頭,也直到這個時候他才看真切,那是一條細如藤條的墨綠色軟鞭。被對方的暗器所傷,魏軒勃然大怒,看都不看肩頭的傷口,靈槍揮出,光芒乍現,釋放出頂級靈武技能——追魂刺·極。
    那寧將見自己的殺招傷到對方,心頭大喜,可是他的喜悅之情維持還不到一秒鐘,魏軒的追魂刺·極就到了近前。
    來不及躲閃,也無從躲閃,寧將倉促之間施展出靈亂·風,可是靈亂·風哪里能擋得住追魂刺·極?
    只在頃刻之間,靈亂·風的靈刃就被排山倒海般的靈刺化為無形,靈刺去勢不減,將寧將連人帶馬刺了個正著。
    撲!
    飛沙走石的戰場中騰起一團血霧,等塵土散去,再看戰場,寧將連同跨下的戰馬已不見蹤影,地上卻多出好大一灘血肉模糊的血水。
    魏軒的一招追魂刺·極,直接把對方刺了個尸骨無存。
    不過釋放完技能之后,魏軒突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坐在馬上的身軀向左右搖晃了幾下,兩眼向上一翻,迎面摔下戰馬。
    不好!在后觀戰的南業、展鵬二人臉色齊是一變,不約而同的向前揮手,大喝道:“兄弟們!殺——”
    說完話,兩人一馬當先,沖了出去,直奔昏迷落馬的魏軒而去。
    等到了魏軒的近前,兩人低頭,魏軒躺在地上,一動不動,身上的靈鎧已散,臉色鐵青,尤其是左肩頭的傷口處,正不斷地向外流淌黑血,并散出腐臭的氣味。
    南業驚叫道:“對方的武器有毒?!”說著話,他翻身下馬,伸手要去攙扶魏軒。
    展鵬沉聲喝止道:“別動,是木毒!剛才那寧賊必是木屬性的修靈者。”
    南業倒吸口涼氣。
    在金木水火土這五種屬性當中,木毒是最難解的,也是最霸道的,其毒性要遠強于水系的寒毒和火系的火毒,一旦中了木毒,即便是觸碰傷者的人也有可能受到牽連。
    南業伸出去的手立刻縮了回去,看向展鵬,疑問道:“那……怎么辦?”
    “等軍醫到后自有解毒之法。”展鵬的目光不在昏迷的魏軒身上多做停留,解五屬性之毒,是軍醫的基礎學識,自己這些不懂醫術的人再急也沒有用。他對南業說道:“南兄,你我先去追殺寧軍,攻入寧營……”
    “魏軒呢?難道我們就把他扔在這里?”
    “軍醫自然會救他!現在寧將已死,寧軍大亂,機不可失,快走!”說完話,展鵬已不管南業的反應,雙腳一夾馬腹,直沖出去。
    把魏軒扔在這里,南業不放心,可看到展鵬單槍匹馬的沖殺進寧軍陣營,他更不放心,南業跺了跺腳,飛身上馬,不過還是回過頭,沖著奔跑過來的己方士卒大喊道:“魏將軍中了木毒,你們不要隨意觸碰,快找軍醫過來!”說完,他抖動韁繩,追展鵬去了。
    且說展鵬,他跑的最快,率先沖殺到寧軍陣營前,他剛過來,迎面沖出三名寧將,攔住他的去路,與其戰到一起。這三名寧將的實力并不強,但也不弱,展鵬一個人想短時間內打敗三人并不容易。
    正在他苦惱被寧將拖住之時,南業趕到。
    南業對敵的經驗是不多,但是實力可太強了,修為深厚,技能純熟,技巧也精湛,他剛一到,騰龍飛鳳刀便將一名寧將劈落戰馬,另外兩名寧將料不能勝,撥馬要跑,南業和展鵬一人追一個,將那兩名寧將一并砍落馬下。
    這三名寧將一死,群龍無的五千寧軍徹底亂了套,有些士卒沖殺過來圍攻,有些士卒轉身向營內跑,已毫無陣型可言。
    見狀,展鵬大喜,這時候不趁機殺入寧營,打開缺口,還等待何時?
    他狂笑一聲,提槍殺進寧軍當中,只是一個沖刺,三名寧兵的胸膛齊齊被靈槍貫穿,三具尸體掛到槍上。展鵬單臂掄槍,將尸體甩飛,接著,左挑右刺,一桿長槍上下翻飛,周圍的寧兵碰上就死,粘上就亡,頃刻之間,倒在他槍下的寧軍已有百余人。
    展鵬在瘋狂地挑殺著寧軍,南業也沒閑著,靈刀飛轉,靈波激射,沖殺下來,后面鋪出一條長長的血路,殘肢斷臂,破碎的盔甲、武器,散落滿地。
    面對著這兩位好比兇神似的風將,寧軍士卒無從抵擋,也無心再戰,人們紛紛調頭,叫喊連天的向本方大營潰敗。
    他們兩條腿,怎能跑得過四條腿的戰馬?南業、展鵬隨后掩殺,砍死、刺死的寧軍已不計其數。
    很快,那六千名風軍敢死隊也追殺上前,加入戰斗,這下寧軍更無力抵御,敗的更快了,只見戰場上,大批的寧軍連滾帶爬的逃回寧軍大營,而后面還不時有寧軍被砍翻在地,死于非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