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707

  第七百零七章
    傷亡越來越大,但平原軍的攻勢反而越來越猛,士卒們踩著同袍堆積成山的尸體沖到寨墻上,與寧軍撕殺在一起,武器砍斷了用拳腳,拳腳打斷了用牙齒,比野獸還要兇狠的平原軍令寧軍心驚膽寒,節節敗退,很快,寨墻上的寧軍全部被擠壓下來,退回到營寨之內。【】
    魏征見狀,急忙組織兵力展開反撲,并下了死命令,無論如何也要重新奪回寨墻,將風軍打出去。
    在魏征嚴厲的軍令面前,寧軍重整旗鼓,開始對寨墻展開反沖鋒。
    寧軍退下來容易,再想攻回去可難了。
    平原軍占據寨墻,居高臨下,給寧軍的反沖來個迎頭痛擊。
    反沖鋒的寧軍猛攻了三次,結果都被平原軍打退,撕殺到最后,紅了眼的平原軍反沖下來,在寧營內與對方展開正面交鋒。
    失去了地利的優勢,寧軍根本擋不住平原軍如猛虎下山一般的沖殺,前面的士卒倒下一排又一排,整體陣營不斷的被壓退。
    寧軍越打越亂,風軍卻越戰越勇,沖在前面的士卒渾身是血,分不清是自己的還是敵人的,甚至許多人身上還插的鋼劍、長矛、箭矢,體力早已透支,生命已到極限,可就是憑著一股意志力屹立不到,繼續戰斗,追砍著前方的敵人。
    這樣的軍隊,不僅寧軍為之懼怕,恐怕換成任何一國的軍隊都會為之恐懼顫栗。
    眼睜睜看著己方的將士被平原軍殺的哭爹喊娘,潰不成軍,魏征緊急派出督戰軍,對凡是退后的己方將士一律射殺。
    被動之中,魏征的鐵碗軍法起到了穩定軍心的作用,寧軍將士是畏懼風軍,但更畏懼后面的督戰軍,前進是死,后退也是死,左右都是死,人們自然要選擇死的轟轟烈烈,而不是窩窩囊囊。
    隨著督戰軍的出現并大下殺手,快被恐懼瘋的寧軍徹底陷入瘋狂狀態,對風軍展開了兇猛的反擊。
    寧軍的反撲多少打的平原軍有些措手不及,推進到寧營內的將士又被硬生生的退回寨墻之上。
    而后,蕭慕青不顧危險的親自登上寨墻,指揮全軍將士作戰,平原軍隨即展開第二輪壓制,向寧營內部猛攻。
    仗打到現在完全變成了針尖對麥芒的硬碰硬,沒有任何的偷機取巧,全憑各自的真正實力。
    戰場之上,雙方士卒都是倒下一排又一排,你死一千,我亡八百,地面的尸體鋪了一層又一層,鮮血已將寧軍大營染的血紅。
    現在,風軍每往前推進一步都是極為困難,要踩著無數同伴和敵人的尸體。在雙方的交戰變的膠著之時,蕭慕青再次動用己方的敢死隊。
    這批平原軍將士人數并不多,只有兩千人,清一色的輕裝上陣,上身赤膊,一手提刀一手持盾,穿過己方將士的人群,一頭扎入到寧軍的陣營當中。
    兩千敢死隊,殺入寧軍當中,如虎入狼群,見人就砍,逢人便殺,只眨眼工夫,兩千人就變成了紅人,身上被不斷噴灑的鮮血染的通紅。
    在他們野蠻、瘋狂、不要命的沖擊下,原本還齊整的寧軍陣營一陣大亂,迫不得已,寧軍只能集中兵力先對付沖殺近來的平原軍敢死隊,如此一來,整體陣型就顯得更亂了。
    二千人,在十多萬人的包圍下并未堅持多久,最終全部死于寧軍的亂刃之下,可憑借著他們的牽制,風軍將寧軍的陣營足足頂出三十多米遠,給己方后面將士的進入爭取到足夠大的空間。
    督戰的魏征此時已汗入雨下,他想不明白,平原軍的戰斗力為何會如此之強悍,甚至他都忍不住要懷疑組成平原軍的將士們究竟還是不是人,如果這時有人站出來說平原軍是群魔鬼、怪獸,他一定會舉雙手贊成。
    雖然對方已戰剩數萬人,而己方還有十多萬,但看戰場的局勢,他仍能判定出己方敗局已定,沒有其它的辦法,他只能將營寨中其他各處的寧軍全部調集過來,合力阻擋平原軍的沖殺。
    隨著又有五萬之眾的寧軍趕過來,其總兵力已達到二十萬,但即便如此,寧軍仍未占優,只是在短時間內與平原軍打了個旗鼓相當。
    正在魏征苦思破敵之計時,突然有探子來報,在大營的北方和西方各出現一支風軍,人數不明,現正全向己方大營沖殺過來。
    聽聞這話,魏征腦袋嗡了一聲,險些當場載倒在地。自己剛剛把營中各處的將士集中的南營,北營和西營又受到風軍攻擊,這是打哪冒出來的風軍,這讓自己如何是好?
    現在魏征徹底沒主意了,并非他無能,也并非他指揮不當,而是平原軍的作戰太強猛,不是十萬、二十萬的寧軍能應付得了的。
    沒有時間做過多的思考,二十多萬將士的性命都系于他的一念之間。魏征在最短的時間內做出判斷,此戰已不能再打,若是等風軍從北營、西營突破近來,己方就得全軍覆沒。他當機立斷,下令全軍撤退,退回內營。
    寧軍的大營分內營外營,內營的面積并不大,二十萬的寧軍要退進內營,連里面的帳篷都得拆掉,空出地方。當然,魏征也沒打算再堅守內營,而是要放棄營寨出逃。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只要人沒死光,就有反擊的機會。
    在魏征的調動之下,寧軍一批批的撤退到內營里,二十萬人齊齊擠在狹小的內營,人挨人,人擠人,中間想找到一處空隙都難。魏征片刻都未停頓,當即又傳令,全軍上戰船,順彰河南下,先逃離風軍的攻擊范圍。
    在6地上,寧軍打不過風軍,也跑不過風軍,但在水上魏征可是信心十足,風軍若不追殺也就罷了,若敢追殺,必讓他們有來無回。
    二十萬人的上船可不是在短時間內能完成的,五萬的寧軍死死鎮守住內營的寨墻,給己方同伴盡可能多的創造撤離的時間。
    不過沖入寧軍大營的平原軍很快就在營中找到了大型的進攻武器——破城弩、破軍弩、拋石機等。
    平原軍把這些剛剛用來對付自己的武器全部集中到一處,反過來用于攻擊寧軍內營。
    營寨的寨墻不比城墻堅固,哪里能經受得住破城弩、破軍弩以及拋石機的攻擊。
    弩箭刺穿寨墻,殺傷的后面的寧軍,拋石機則直接把巨石投入內營里,砸擊里面的寧軍。
    寧軍數量太多,又擁擠在一起,眼睜睜看到頭頂落下來巨石,卻無從閃躲,一時間,內營里慘叫聲四起,哭喊聲連天,被砸成肉泥的寧軍將士隨處可見。
    蕭慕青并不知道內營里是什么情況,但聽聞里面的動靜,他也能猜測出個不離十。這時候他不再下令讓將士們強攻內營,徒增己方的傷亡,而是改令全軍將士向內營里放箭,破城弩、破軍弩、拋石機都不要停,有多少弩箭就射多少,有多少石頭就扔多少。
    他的這個命令可苦了退進內營的寧軍,能先擠上船的寧軍是幸運的,未來得及上船的則象是身處在地獄當中,魏征留給平原軍的弩箭和巨石太多了,用都用不完,在弩箭連續不斷的撞擊下,寨墻已變的千瘡百孔,后面被釘死釘傷的寧軍不計其數,平原軍的箭雨一輪接著一輪的落進內營,箭鋒刺穿鋼盔鋼甲的脆響聲不絕于耳,最要命的是拋石機扔進來的巨石,防,防不住,擋,也擋不住,成片成片的寧軍士卒在巨石的砸壓下連人帶盾的碎成一團。
    縱觀整場戰斗,魏征唯一指揮適當的地方可能就屬向內營撤退的太草率,也這恰恰印證了蕭慕青作戰方針的正確,用頑強的戰斗力和剛硬的意志力來壓迫對手,對手主動犯錯。
    寧軍在撤退時的死傷,比與風軍做正面交鋒時要多得多,等寧軍乘戰船逃離大營的時候,再看內營,尸體遍地,堆積成山,鮮血匯集,流到河岸,將彰河的岸邊染紅數里……
    此戰以魏征率領十余萬殘兵敗將的撤離而告一段落,如果單單統計雙方的死傷情況,看不出來誰是贏家,此戰平原軍的傷亡過五萬,而寧軍的死傷也是在五萬以上,看起來雙方的損失是不相上下,但是平原軍成功攻占了河西大營,一舉打開寧國的東門戶,由河西郡再向西到寧都良州,寧國已無險可守,這個戰略價值是無法估量的。
    魏征乘船南逃,結果才走出十里,正好碰上了已渡過漳河的直屬軍,這時唐寅已從天眼和地網那里得到前方的戰報,知識魏征是不敵而逃,對這個跑到自己眼皮子底下的敵人,唐寅又豈能放過痛打落水狗的好機會。
    他令己方將士押著寧軍俘虜將俘獲的那些寧國戰船全部停在河中央,攔截魏征一眾。當然,他們這區區十幾艘殘破不堪的戰船象攔截魏征數百艘戰船是不可能的,唐寅的用意也很簡單,惡心一下魏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