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709

  蕭慕青、梁啟、子纓早已對直屬軍的所做所為頗有微詞,也有找古越談過此事,不過古越名為直屬軍統帥,實際上他只是個擺設,直屬軍的實際控制權一直都掌握在唐寅的手里。【】
    他給三人的回答很簡單,也很無奈:“大王縱容,我又能有什么辦法?”
    聽古越這么說,蕭慕青、梁啟、子纓都沒詞了。
    這回聽唐寅對直屬軍的作為非但沒有責備之意,反而還大加贊賞,三人心里都覺得不是滋味。
    蕭慕青在唐寅面前向來圓滑,善于阿諛奉承,逆唐寅之意的諫言他是不會輕易出口的,梁啟則為人低調,加上其父的關系,他在唐寅面前多少有些拘謹,有些該說的話也不好意思說出口。要進諫,二人的目光又落到子纓身上。
    得!這次又是由我來講!子纓和蕭慕青、梁啟相處那么久了,哪會不明白他二人的意思。
    他深吸口氣,跨前一步,對唐寅拱手說道:“大王,我軍連占八城三縣,已控制河西郡全境,但河西的百姓西遷嚴重,許多城鎮已人跡罕見。”
    唐寅聞言,眼住轉了轉,說道:“凡西遷者,抓住一律處斬。”
    子纓點點頭,又搖了搖頭,道:“大王,這么做恐怕是治標不治本。”
    唐寅一愣,問道:“什么意思?”
    子纓道:“寧人之所以大批西遷,并非全是不愿接受我大風管制,而是我軍軍紀渙散,將士們在外無法無天,私搶錢財、濫殺無辜、婦女,屢見不鮮,導致河西百姓民不聊生,若長此以往,寧西的百姓早晚會跑光,大王就算與莫國聯手滅寧成功,最后分得寧北八郡,恐怕也只是空空如也的空郡,寧人要都逃到莫國那邊去了……”
    唐寅越聽臉色越難看,還沒等子纓把話全部說完,他已猛的一拍桌案,沉聲喝道:“夠了!不要再說了。”他站起身形,子纓,又瞅瞅蕭慕青、梁啟、古越三人,冷聲道:“你們是四軍統帥,軍紀渙散,你們自然難逃其咎,還有何臉面大言不慚的在我面前講這些道理?”
    大王倒是把責任推的一干二凈!蕭慕青、梁啟、古越三人暗暗咧嘴,垂下頭來,不敢正視唐寅凌厲的目光。
    子纓倒是滿臉的平靜,表情也未有半點的變化,實際上心里已在暗暗偷笑。他拱手說道:“大王所言極是,軍紀渙散,臣等確實難逃其咎,正因為這樣,臣等特向大王明誓,再有觸犯軍紀者,不管他的軍階有多高,后臺有多硬,臣等必將嚴懲不怠,不知大王意下如何?”
    唐寅哪知子纓葫蘆里賣的什么藥,聽他說的義正言辭,他冷冷哼了一聲,嘟囔道:“早該如此!”
    子纓拱手作揖,大聲呼道:“吾王圣明!”說著話,他回頭看向眾將中的程錦,說道:“程將軍!”
    程錦一怔,不知道子纓突然叫自己做甚?他略微欠了欠身,拱手道:“子纓將軍?”
    “程將軍已經聽明大王的意思了吧?再有違反軍紀者,希望程將軍能協同處理,以正軍紀、軍法。”
    程錦并不太愿意給自己‘攬活’,他抬頭看眼唐寅,見他沒有做任何的表態,程錦暗嘆口氣,無奈地說道:“這是自然,程錦一定鼎立協助列位上將軍。”
    子纓笑了,說道:“好!有程將軍的暗箭協助,嚴正軍紀就變的事半功倍了。”
    程錦苦笑,說道:“子纓將軍客氣了。”
    唐寅不愿意在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上多耽誤時間,他看向樂天和艾嘉,問道:“莫軍那邊現在的戰況如何?”
    艾嘉出列,為唐寅詳細講述。
    看到唐寅傳過來的漳河之戰的戰報,邵方談不上高興,可也沒難過,只是覺得不以為然。四十萬對二十萬,取勝是理所應該的,不過卻付出十五萬的傷亡,這個代價可有點太大了,他也想不明白風軍這仗到底是怎么打的。
    只是攻打個寧國的河西大營,風軍就損失如此慘重,邵方對唐寅那邊也就不報太大的希望了。好在寧國現在兵力空虛,又有風軍做牽制,邵方趁此機會,將莫軍的二十萬騎兵以及二十萬步軍兵分兩路,齊頭并進,攻入寧國境內。
    寧國南方的兵力本就不多,莫國的進攻又來的太突然,度也太快,以至于寧國各處的地方軍被打的措手不及,往往還未集結到一處,就被仿佛從天而降的莫國鐵騎各個擊破,可以說莫國對寧作戰的初期,北上勢如破竹,僅僅五天的時間,便連取十五城,順利攻占兩個郡。
    莫軍的掠奪并不比風軍差到哪去,也是見什么搶什么,邵方在對莫宣戰的時候他就已經放出話來,要在此戰中打出一座‘凌云宮’。
    (凌云宮是川國建造的一座行宮,當初為了建造這座宮殿,川國把一座高山鏟平一半,以半座山做地基,在半空中建筑殿宇宮閣,花費的金銀不計其數,耗費的人力何止數十萬,耗時長達二十年之久。)
    邵方的意思是要在這場戰爭中掠奪回足夠建造一座凌云宮的財富,好顯示他莫國的國力已能與川國并駕齊驅。
    或許因為寧莫民間交往密切的關系,莫軍對寧人還是比較客氣的,未濫殺無辜,也沒把戰火牽連到普通寧人身上。不過,對莫國的‘仁政’,寧人是沒有一點感激的心理,對莫國的憎恨也沒有絲毫的減弱。
    風軍入侵寧國,寧人是又怕又恨,但畢竟兩國的關系原本就惡劣,而且寧軍也曾經侵入過風國,現在風國打回來,寧人沒什么好埋怨的,但莫國的入侵不一樣,寧莫一直都保持著友好的同盟關系,莫國這么做,無疑是背信棄義,所以寧人恨莫國更甚于恨風國。
    等莫國已閃電般的度打下兩個郡后,寧國方面終于回過神來,各處地方軍逐步集結集中,并在佳尚郡的山陽城、石水城各囤積八萬重兵,擺出與寧軍決一死戰的架勢。
    兩座城池,象是兩個門神,死死擋住莫軍北上的道路。
    莫軍隨即對二城動強攻,寧城守軍浴血奮戰,寧死不撤,城中百姓同仇敵愾,也投入到守城的行列當中,在如此頑強的抵抗之下,莫國大軍進攻受阻,連攻兩日,未能取下山陽、石水二城,這就是目前的莫軍戰況。
    聽完艾嘉的講述,唐寅摸著下巴,若有所思,沉吟片刻,他問道:“良州那邊有什么動靜?寧國朝廷有沒有派出長孫淵宏的打算?”
    樂天回道:“還沒有。看起來,嚴初有留下長孫淵宏鎮守都城之意。”
    “哦?”唐寅聽聞這話,噗嗤一聲笑了,喃喃說道:“如此一來,良州可就不是那么好打的了。”頓了片刻,他問邱真道:“邱真,現在我軍是應繼續留下河西休整,還是西進直取良州。”
    邱真皺起眉頭,說道:“若有長孫淵宏鎮守良州,此戰將極為困難,最好是讓莫軍先我軍一步攻打到良州,等雙方消磨到筋疲力盡的時候,我軍再出現,收拾殘局。”
    “是啊!”唐寅笑呵呵道:“不過莫軍也不是傻子,沒準邵方和你想的一樣,在等著我們先攻打良州,他好坐收魚甕之利呢!”
    這倒是很有可能。邱真并不否認唐寅的推測,他眼珠連轉,幽幽說道:“如果長孫淵宏能被調離良州,去與南方的莫軍交戰,那就最好不過了。”
    當然。如果長孫淵宏能去與莫軍交戰,這對唐寅而言是十分有利的,他可毫無顧慮的揮師西進,一舉攻占兵力空虛的良州。不過,如何才能讓嚴初把長孫淵宏調離良州呢?
    對于這種大方向的戰略戰策,蕭慕青、梁啟、子纓皆不好插口,最后還是邱真說道:“大王現在可派出兩路大軍南下。”
    “這是為何?”
    “其一,追擊逃入武曲郡的魏征一部。若不能把魏征一部徹底殲滅,便為我方的心腹大患,河西、河東兩個郡,皆有可能成為對方的攻擊目標,我軍后方將永無寧日。”
    唐寅以及其他眾將皆大點其頭,覺得邱真所言極有道理。
    邱真繼續道:“第二,協助進攻佳尚郡的莫軍,助莫軍殲滅囤積在佳尚郡的寧軍,如此一來,便可給良州方面造成南強東弱、莫強風弱的假象。”
    “恩!”唐寅邊聽邊沉思,揚頭說道:“繼續說下去。”
    “河西郡西面的肖陵郡,據報已集結起五萬左右的寧軍,企圖阻止我軍西進,大王可揮軍進攻,此戰只能大敗,而不能取勝,然后大王再率軍撤回河西。”見眾人的臉色同是一變,皆是欲言又止的模樣,邱真微微一笑,繼續說道:“嚴初之所以把長孫淵宏留在良州,是因為嚴初心里也沒底,不知道是派他阻擊我軍好還是阻擊莫軍好,大王只要做出我軍西進受阻,而莫軍北上勢如破竹的假象,臣想,嚴初必會派長孫淵宏去與莫軍決一死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