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710

  等邱真說完,唐寅仰面大笑,連聲贊道:“好計策,真是好計策。【】各位,你們意下如何?”
    眾將們皆無異議,齊聲說道:“邱相之計甚妙。”
    “好,那就按照邱真的意思辦吧!”唐寅說道:“派兩路大軍南下……哪位愿往?”
    未等旁人說話,蕭慕青先挺身而出,說道:“大王,末將愿追擊魏征殘部,誓將寧賊一網打盡,斬草除根。”進攻寧營,平原軍損失慘重,蕭慕青當然想報仇雪恨,提魏征的腦袋祭奠陣亡兄弟的英靈。
    唐寅想了想,覺得由平原軍追擊魏征一部最能讓他放心。他隨即點頭應道:“好吧,慕青,殲滅魏征一部的任務就交給你了,不過,你平原軍的兵力夠用嗎?”
    未等蕭慕青說話,邱真搶先道:“國內調派過來的援兵已在路上,三日內必會趕到,等平原軍先填補一些兵力之后再南下殲敵也不遲。”
    蕭慕青沒有意見,而且經過漳河之戰,平原軍的兵力確實縮減嚴重。他點頭道:“好,就依邱相之見。”
    “恩!”唐寅點點頭,又問道:“那么,誰愿去援助莫軍?”
    人們都愿意跟隨在唐寅的身邊作戰,都不太愿意去幫莫國打仗,唐寅問完話后,四名統帥皆沉默無語。最后還是子纓打破沉寂,說道:“大王,由末將率天鷹軍前去吧!”
    由河西去往佳尚郡,途徑之地皆為寧國領土,危機重重,需要個反應機敏的統帥,子纓當然是最佳的人選之一。唐寅沒有意見,隨即說道:“等援軍到后,子纓與慕青一齊出。”
    “是!大王!”蕭慕青和子纓拱手領命。
    唐寅與麾下眾將把日后的大致戰略方向敲定下來,而后,邱真又向唐寅提議,把河東郡郡王凱調到河西來,讓他暫時擔任河東、河西兩郡郡,以此來穩定河西的局勢。
    王凱是寧人,擔任河東郡郡時頒布了許多有利于寧人的仁政,在寧人中聲望頗高,其人的能力也很強,將河東治理的井井有條,由他來擔任兩郡郡,對穩定局勢而言是十分有利的。
    不過因為上次行刺之事,唐寅已不太想重用王凱,反倒想將此人秘密處死,對于邱真的這個提議,唐寅沒有馬上應允,而是說道:“此事,我還需再考慮考慮……”
    聽他這么說,邱真也就明白唐寅心里是怎么想的了,他正色說道:“大王,王凱或許并非真心投靠我國,甚至暗中還做出過對大王大逆不道之事,不過,還請大王以大局為重,河東、河西兩郡是我國西進的根本,這兩地生亂,我軍后勤便無保障,將士們又如何能安心作戰呢?”
    唐寅凝視著邱真,久久未語,讓一個時時刻刻琢磨著如何致自己于死地的人擔任兩郡之,唐寅的心胸還沒這么寬廣。
    邱真當然能理解唐寅的心情,他輕輕嘆口氣,繼續勸說道:“大王,讓王凱擔任兩郡之,其實也只不過是個虛名而已,反而還可以借此機會,讓河東副郡張仁張大人全面接手河東政務,即便以后大王要除掉王凱,河東也不至于生出大亂子。”
    他一再進諫,唐寅無奈苦笑,說道:“看起來你今天要是不說服我就肯定不罷休了?!”
    邱真急忙拱手施禮,說道:“微臣萬萬不敢……”
    “得了,少來這套,還有什么是你不敢的。”唐寅沒好氣地呵斥一聲,然后背著手徘徊了一會,停下腳步,對他揚道:“好吧,就依你之見,讓王凱擔任兩郡郡,立刻來建中(河西郡郡城)報道!”
    “大王英明!”邱真心中喜悅,臉上可沒有半點表露,誠惶誠恐深施一禮。
    邱真的幾句話,讓王凱這個身處風國高位的寧人又升一級,由一郡之變成兩郡郡,當然,他這個兩郡郡并無多大的實權,只不過空有個名頭罷了。
    隨著王凱到河西郡走馬上任,河西郡的局勢也開始漸漸步入正軌。
    翌日,清晨。
    唐寅正在自己的寢帳中睡覺,就聽帳外有人急促的呼叫:“大王?大王?”
    在連續的呼叫聲中,唐寅悠悠轉醒,他心中暗暗咒罵一聲,問道:“什么事?”
    “大王,古將軍和舞將軍求見!”帳外的侍衛長聽出唐寅語氣不善,顫巍巍地小聲答道。
    古越和舞英?他倆這么早來做什么?唐寅翻身從床塌上坐起,緩了一會,讓自己的頭腦清醒一些,然后說道:“讓他倆近來吧!”
    “是!大王!”
    時間不長,古越和舞英二人從帳外雙雙走近來。到了帳內,舉目一瞧,舞英的玉面頓是一紅。坐在床上的唐寅只著中褲,上身赤膊,露出一身健壯又不失美感的肌肉。
    此時的唐寅還處于半睡半醒的朦朧中,他胡亂撓了撓頭,看向二人,問道:“什么事?寧人打過來了嗎?”
    “沒……”古越和舞英同時說道,二人互相看了一眼,古越苦笑道:“舞將軍,還是你來說吧!”
    舞英也不相讓,上前兩步,氣呼呼地說道:“大王,我軍將士被另外三軍抓了數百人,現在要全部處死,我和古將軍前去攔阻,可是根本攔不住,蕭慕青、梁啟、子纓這不是在合伙欺負人嗎?”
    “啊?”唐寅被她沒頭沒腦的一句話說愣了,滿腦子的莫名其妙,甚至還有點反應不過來,誰把誰抓起來了?誰又要處死誰啊?
    舞英不依不饒的繼續說道:“直屬軍是大王的近軍,遭人嫉恨也是不可避免的,但蕭慕青、梁啟、子纓明目張膽的要處死直屬軍將士,簡直是沒把大王放在眼里,甚至,他們根本就是要造反……”
    一旁的古越聽聞這話頓感頭大,造反二字豈是能亂說的?女人就是女人,搬弄是非一個頂仨。他重重的低咳一聲,暗示舞英不要再亂說話了。
    唐寅皺起眉頭,看向舞英,疑問道:“小英,到底怎么回事,說詳細一點。”
    舞英氣憤地說道:“半夜,蕭慕青、梁啟、子纓突然抽查全軍將士私物,在我軍部分將士的私物中現有金銀之物,他們三人以繳獲戰利品未上報之由,要把這些將士們統統處斬,現在就在校軍場,準備要行刑了,大王快去吧!”
    “竟有此事?”唐寅睡意全無,在床上愣了片刻,揮手一掀被子,走下床來,連王衣都未穿,只是簡單披了件中衣就隨古越、舞英二人去了校軍場。
    現在天色才蒙蒙亮,風軍大營里的校軍場倒是異常熱鬧,舉目望去,人山人海,聚集在校軍場四周的風軍將士少說也有十多萬人。
    侍衛們率先上前,為唐寅開路,在古越、舞英、元武、元彪、阿三、阿四等人的護衛下,唐寅走進校軍場內。
    見大王到了,周圍圍觀的風軍將士們紛紛跪地施禮。
    唐寅沒有理會周圍的眾人,舉目向前望去,好嘛,只見校軍場的中央跪有五百多號人,周圍還站有千名左右的士卒以及百名手持鬼頭刀的劊子手。再向前看,不僅蕭慕青、梁啟、子纓三人在,邱真、吳廣、戰虎、江凡、程錦、樂天、艾嘉等將都在,就連傷勢還未徹底痊愈的上官元讓都有到場。
    難得人能聚的如此之全,而諷刺的是卻是為了要處死己方的將士。唐寅心中氣悶,冷著臉走上前去。
    “大王!”
    眾將們紛紛單膝跪地,向唐寅問安。
    而那些要被行刑的風軍將士則紛紛轉身,面向唐寅而跪,哭喊著大叫道:“大王饒命,大王饒命啊——”
    見麾下將士們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唐寅又好氣又好笑,他冷聲喝道:“在戰場上流血流汗都不哭,現在哭什么?”說完話,他環視邱真、蕭慕青等人,問道:“誰能告訴我,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子纓大聲說道:“回大王,這些兵將私藏戰利品,按律當斬!”
    唐寅的眉頭擰成個疙瘩,幽幽說道:“只不過藏了幾件戰利品而已,何至于如此大動干戈?”
    子纓回道:“大王不會忘記昨日所議之事吧?臣等已明誓要對違反軍紀者嚴懲不怠,而大王業已贊同,今日現這些私藏財物、拒不上報的將士,自然應按軍法論處。”
    沒想到子纓竟拿自己的話反過來壓自己,唐寅下意識地握緊拳頭,他環視其他眾人,現眾人也都在眼巴巴地看著自己。唐寅心中暗氣,走到子纓近前,靠近他的耳邊,低聲說道:“子纓,你好大的膽子!”
    “微臣嚴明軍法軍紀,若大王認為不妥,可以治微臣的罪!”子纓不卑不亢地說道。
    “你……”唐寅深吸口氣,沉吟片刻,他微微一笑,說道:“我記得我以前說過,將士們繳獲戰利品,可以留下四成為己有……”
    他話還未說完,子纓已打斷道:“那時的大王只是郡,下面的將士們皆為郡軍,要求自然可以放松,但現在大王已是一國之郡,將士們皆為正規的中央軍,豈還能按照當初的要求來做規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