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713

  司徒旗被唐寅的質問嚇的一哆嗦,急忙說道:“不不不,大王神武過人。【】”
    “呵!”唐寅淡笑出聲,站起身形,說道:“好了,本王要交代的事情就這些,你們繼續議事吧!”說完,他動身向外走去。
    “末將恭送大王!”以司徒旗為的天鷹軍眾將齊齊施禮。
    離開天鷹軍的帥帳,唐寅并沒有馬上離開天鷹軍的營地,而是轉身去了子纓的營帳。
    唐寅到時,子纓正坐在營帳里看書,見到大王來了,他不疾不徐的放下手中書,然后撩衣襟跪地施禮,說道:“大王。”
    “恩!”唐寅應了一聲,走到子纓近前,邊拿起他放下的書籍,邊隨口說道:“起來吧!”
    “謝大王。”
    子纓看的是相對比較冷門的兵書,唐寅翻了幾下,又放了回去。他舉目看向子纓,雙手向身后一背,笑吟吟地得意道:“子纓,本王就要出征了,但沒打算帶上你。”說完話,他雙眸直勾勾地盯著子纓,看他作何反應。
    不過令唐寅失望的是,子纓臉上絲毫沒有難過或者受冷落的落寞之色,依舊是一派平靜。他淡淡地說道:“臣祝大王旗開得勝。”
    這該死的家伙!唐寅再一次領會到讓子纓服軟是一件多么艱難的事。他故作無所謂地聳聳肩,悠然說道:“你就老老實實、規規矩矩的給我呆在大營里吧!我要讓你,沒有你,我照樣可以西進滅寧!”
    子纓垂應道:“大王英武神勇,壯志雄風,滅寧之戰,取勝自然易如反掌!”
    這話讓唐寅怎么聽都不覺得子纓是在夸贊自己。
    “哼!”唐寅重重哼笑一聲,說道:“你留在營中給我好好的反省,什么時候反省清楚了,我就什么時候重新啟用你,反省不清楚,就準備老死軍中吧!”說完話,唐寅一甩袍袖,氣呼呼地大步流星而去。
    等唐寅走后,程錦輕輕嘆口氣,路過子纓身邊的時候,他不滿地低聲說道:“子纓將軍,大王既然肯來見你,就說明大王的氣已經消的差不多了,是讓你給個臺階下,好重新啟用你,可你……你怎么如此執拗?”
    子纓感激地看眼程錦,淡然而笑,說道:“我自認未做錯什么,若大王不肯原諒,我也沒有辦法。”
    “你……”唐寅的脾氣倔,可子纓卻更倔,程錦無奈地搖搖頭,生怕自己耽誤的時間太長,引起唐寅的不滿,他簡單扔下一句:“子纓將軍好自為之吧!”說完,急匆匆走了出去。
    翌日,清晨。
    天鷹軍率先起程,六萬人大軍向西進。天鷹軍前腳剛走,直屬軍也跟著起營拔寨,緊隨天鷹軍之后,直奔肖陵郡。
    等到了肖陵郡和河西郡交界處,十萬之眾的直屬軍原地駐扎,天鷹軍作為先頭部隊,繼續挺進,進入到肖陵郡境內。
    肖陵郡的郡名叫林翰,此人是武將出身,通曉兵書戰策,極善用兵,早在風軍攻險河西大營的時候,他便開始積極聚集全郡的地方軍和民團,連日來,肖陵郡的寧軍已聚集到五、六萬人,雖然兵力無法與風軍相抗衡,但他們是本土作戰,熟悉地形,占有地利、人和的優勢。
    與河東、河西不同的是,肖陵郡多山嶺丘陵,地形復雜,林地也廣茂,如果不管不顧的沖殺進去,極有可能遭受敵軍的埋伏。
    司徒旗的能力有限,但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路,跟隨子纓多年,他也深識用兵之道。
    進入肖陵郡之后,他下令全軍緩行,步步為營的向前推進,與此同時,全軍的探子連同天眼、地網人員皆被他派出去,確保全軍十里之內絕對安全。
    每到休息的時候,只要過一個時辰,他必讓麾下將士們壘起土墻,支起拒馬,做好完善的防御體系。
    他如此小心翼翼的進軍,度固然緩慢,但也讓敵人抓不住偷襲的機會。
    進入肖陵郡的第三天,天鷹軍終于迎來了第一場戰斗。
    擋在前方道路的是一座寧國小土城,或許說是一座小型的軍事要塞。
    這座小要塞方圓不足一里,駐扎的寧軍只有三千人左右,雖然如此,但司徒旗可不敢存有絲毫的大意,他下令全軍,在距離要塞五里左右的地方駐扎下來,然后又派出隨軍探子,將要塞周邊方圓十里內仔仔細細打探了三遍,確認沒有埋伏在暗處的伏兵,他這才放下心來,下達了進攻的命令。
    六萬人,強攻一座區區三千人鎮守的彈丸之地,根本不用交戰,一走一過之間就能把小要塞踏平。
    不過小要塞里的寧軍反抗卻很頑強,竟然把天鷹軍的第一輪強攻給硬生生地擋了下來,等天鷹軍經過重新調整,做第二輪猛攻的時候,要塞終于抵擋不住,四面土墻,有三面被沖塌,如狼似虎的天鷹軍從外面沖殺進去,與里面的寧軍展開近身肉搏。
    這是一場沒有懸念的戰斗。只三千人,就算被天神附體也無法與六萬人抗衡,很快,三千寧軍一個沒跑掉,大半戰死,另有數百人被生擒活捉,其中還包括要塞的主將,一名寧軍的兵團長。
    想不到戰如此輕松取勝,自從進入肖陵郡便開始小心翼翼的司徒旗不由得得意起來,在眾多偏將和侍衛的簇擁下,司徒旗昂挺胸的走進要塞之內。
    邊向里面走著,他邊問道:“此戰我軍的損失如何?”
    一名偏將回道:“稟將軍,傷亡不足千人。”
    “恩!”
    “另外,我軍殲敵二千四百余眾,俘獲敵軍五百余眾。”
    徒旗笑道:“派人把俘虜全部押回河西,交由大王處置。”
    其實區區幾百名寧軍俘虜,司徒旗身為一軍統帥,完全有權定奪是殺是放,之所以要押送到唐寅那里,主要是為了向唐寅表明,自己戰成功,不辱使命的旗開得勝。
    他是全軍統帥,他的命令再荒謬,下面人也得無條件的執行。眾偏將們互相,隨后齊聲應是。
    “將軍,我軍還抓獲一名寧軍的兵團長,是否也一并押送到河西?”
    “哦?”司徒旗沒想到竟然能在這樣的小要塞里捕獲一名敵軍兵團長,這可是意外收獲,他兩眼放光地說道:“把他帶回來,讓我先見見!”
    “是!將軍!”
    時間不長,一名被五花大綁的寧軍將領由數名風軍士卒押解過來。
    把那人推到司徒旗近前后,左右的風軍連踢帶踹,沒好氣地呵斥道:“跪下,快跪下!”
    那名寧軍兵團長本還想裝出一副有骨氣的樣子,硬是不跪,但在風軍士卒的拳腳相加下,骨頭很快就軟了,無力地跪倒在地,他舉目眼看自己正前方的司徒旗,沉哼一聲,將頭一扭,冷冷說道:“今日本將落入爾等風賊之手,要殺要剮,給個痛快吧!”
    “小子,你的腦袋都快保不住了,還敢嘴硬!”旁邊的風軍士卒一記老拳打在那名兵團長的臉上,后者悶哼一聲,險些趴到地上。
    見下面的士卒不依不饒的還要動手,司徒旗不滿地沉吟了一聲,喝退士卒,然后走上前來,含笑說道:“不知將軍尊姓大名啊?”
    “本將站不更名,坐不改姓,史杰是也!”
    “哦!久仰久仰。”司徒旗哪里知道史杰這么一號人,他只是客氣而已。
    “如果不是林翰害我,我今日豈能被爾等所擒?罷了,既然落入爾等之手,就直接點,趕快殺了我吧!”
    史杰一副氣憤填膺的模樣,卻讓司徒旗心中一動。
    林翰害他?林翰不是郡嗎?為什么要害他?
    司徒旗眼珠轉了轉,向左右士卒揮揮手,說道:“把史將軍的綁繩解開。”
    聽聞這話,別說史杰愣了,就連周圍的天鷹軍將士也都沒明白他什么意思。
    見眾人久久未動,司徒旗裝模做樣的喝道:“還愣著干什么?快松綁繩!”
    “是……是!將軍!”
    士卒們滿臉的莫名其妙,走上前來,將史杰的綁繩挑斷。
    司徒旗拉起跪地的史杰,正色道:“史將軍,你我只是立場不同罷了,何必要象有血海深仇似的?我敬史將軍是條漢子,不會難為你,不過,有幾個疑問想向史將軍請教。”
    看得出來,眼前這名將領是這支風軍的統帥,他對自己如此客氣,反而讓史杰有些不知所措。后者狐疑地起身,看向司徒旗,既然人家客氣,他也不好再無禮,他問道:“不知將軍有何疑問?”
    “如果本帥未記錯的話,林翰是肖陵郡的郡吧!”
    “沒錯!”
    “難道你二人有過節?不然為何說是他害你?”
    “哼!他若不是存心害我,又豈會只給我區區三千人來鎮守這座無關緊要的小要塞,來阻擋數萬之眾的貴軍?”史杰說話時,拳頭都握的咯咯直響,身子也在劇烈地哆嗦著。
    是啊,這座小要塞,還真就看不出有什么戰略價值,看其城防和里面設施的陳舊,似乎都是荒廢許久的,讓一名兵團長率領三千人鎮守此地,等于是把他望火坑里推,說白了,就是讓他來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