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714

  第七百一十四章司徒旗可不管史杰與林翰之間存有什么樣的恩怨,他所考慮的是如何利用史杰這個人。【】
    他故意嘆口氣,說道:“是啊,由此來看,林翰確有致史將軍于死地的用意。不知史將軍是怎么得罪的林翰?”
    “林翰恃才傲物,剛愎自用,聽不進旁人的勸說,我曾多次頂撞于他,想必他是因此而記恨在心。”史杰忿忿不平道:“我本以為他是堂堂的郡,大人必有大量,不會公報私仇,可萬萬沒有想到,他這次竟如此害我……”
    “原來如此!”司徒旗邊聽邊點頭,沉思了片刻,他正色說道:“史將軍,既然林翰容不下你,你何不投我風軍?”
    史杰眼睛一瞪,怒聲質問道:“閣下是要我叛國?”
    “哎?”司徒旗擺擺手,說道:“我風軍乃天子之師,奉天子之命前來寧國討伐叛逆嚴初,你投靠我軍,怎能是叛國?”
    見史杰臉上的怒色漸漸消失,露出沉吟之色,司徒旗繼續說道:“天下之地,莫非皇土,天下之人,莫非皇臣。史將軍棄暗投明,投靠天子,這方是正道。再者說良禽擇木而棲,既然林翰對你不仁,你又何必對他講忠義呢?”
    “這……”細細想想,對方的話也不是沒有道理,風軍確實是奉天子之命而來的,而寧人本來就是天子的子民,投靠天子,那是理所應當的事。不過,道理是這個道理,真讓他棄寧投風,他一時間也拿不定主意。
    “此事……我得考慮考慮……”
    “史將軍,不用再考慮了,我家大王是明主,無論對風人還是對寧人,都一視同仁。只要史將軍能助我軍拿下肖陵郡,便立下天大的功勞,不僅報了林翰的加害之仇,而且還能得到大王的重賞。史將軍想想王凱,他區區一文官,毫無功勞的投靠我家大王,都能坐到兩郡之的寶座,難道史將軍還不如他這一文人?”
    司徒旗用起他的三寸不爛之舌,如連珠炮似的勸說史杰,到最后,史杰也被他說的心活了,將心一橫,跺了跺腳,長嘆道:“也罷!”說著話,他單膝跪地,拱手說道:“末將愿投靠風軍,為天子、為風王殿下效犬馬之勞!”
    “好!本帥等的就是史將軍這句話!”司徒旗聞言大喜,急忙把史杰攙扶起來,用力地拍下他的肩膀,笑道:“有史將軍投奔,我軍大敗林翰,指日可待。”
    “將軍言重了。”
    “史將軍對肖陵郡的布防是否熟悉?”司徒旗終于問到他最為關切的問題。
    “將軍稍等!”說著話,他轉身向不遠處的一間小營房跑去。
    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司徒旗向左右將士們使個眼色,然后快步追趕上去。
    只見史杰跑到墻根下,蹲在地上開始挖土,時間不長,他從地里挖出一張羊皮紙,展開之后,回身將其遞給走過來的司徒旗,說道:“將軍,這是肖陵郡的布防圖。”
    哎呀!這一句話,令司徒旗興奮的差點蹦起來。有了肖陵郡的布防圖,己方就掌握了寧軍的全部動向,別說取得一場勝利,就算打下整個肖陵郡也不成問題。他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動,雙手顫抖的接過羊皮紙,低頭仔細觀瞧。
    史杰走上前來,為他詳細講解,道:“肖陵郡的軍隊接近六萬人,軍備完善,糧草充足,唯一欠缺的是戰斗力不足,這六萬人中,其中有半數是由預備軍和民團組成,疏于訓練,若是做正面交戰,必然抵御不住風……我軍,所以林翰便想出個引敵深入之法,在肖陵郡在東面只設少數兵力,擺出羸弱之態,引我軍一步步深入肖陵郡,林翰的決戰地點設在這里……”說話時,史杰手指地圖,繼續道:“這里是通往肖陵郡最后一城寇宛的必經之地,此處多山林峻嶺,溝嵌縱橫,極易設伏,而我軍打到這里,必然早已認定肖陵郡的寧軍不堪一擊,疏于防范,輕于探察,如此一來,寧軍的伏兵必能打我軍個措手不及,后果不堪設想。”
    啊!原來是這樣!司徒旗聽完史杰的講述,也是一陣陣的后怕,若非有史杰點明寧軍的戰術,自己可能真就上了林翰的當了。驕兵必敗,也是兵家大忌啊!司徒旗剛剛生出來的那點得意之情轉瞬間便一掃而光。
    這個林翰可是相當的不簡單,雖然是個文官,但卻深識用兵之道,連敵軍的心理都能算計進戰術當中。司徒旗沖著史杰深施一禮,說道:“多謝史將軍告之,若非史將軍明示,本帥……怕是要在林翰的手里吃大虧啊!”
    “啊!將軍客氣了,既然末將已下定決心投靠將軍,自會盡心盡力的輔佐將軍。”
    司徒旗動容地點點頭,同時偷眼瞥了瞥周圍的眾將,似乎在說‘怎么樣?若非本帥知人善用,成功說服史杰,你們能算到林翰的詭計嗎?’這時候,天鷹軍眾將也不得不對司徒旗刮目相看,暗暗點頭,感覺現在的司徒旗總算是有點子纓將軍的風范了。
    司徒旗看向史杰,試探性地問道:“史將軍對林翰的布防如此之熟,想必心中定有破解之策吧?”
    史杰一笑,說道:“對引敵深入之計,將軍用步步為營即可化解。只要將軍不輕敵冒進,一村、一鎮、一城的攻占、蠶食,到最后,林翰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好!哈哈——好計策!哈哈——”
    司徒旗仰面大笑,沒錯,林翰不是把兵力都埋伏在肖陵郡的西面嗎?那自己就先攻占肖陵郡的中、東部,先拿下幾座城池,立足了功勞,搶夠了財物,再繼續西進,引那里的伏兵難,自己可假裝中計不敵,詐敗撤退,如此一來,自己即立下大功也圓滿的完成了大王交代的任務,一舉兩得。
    收服史杰,對司徒旗而言無疑是揀到一個寶,他仔細查番肖陵郡的布防圖,以己方目前所在的位置,再西進,就要抵達代云城,按布防圖的紀錄,那里的守軍不足五千,若真是如此,己方絕對可以輕取代云城。
    雖然很信任史杰,但司徒旗還是留個心眼,繼續派出大量的探子,探察代云城的周邊,看有沒有寧軍埋伏。等探子回報未現敵情之后,司徒旗這才放下心來,揮軍西進,直代云城。
    他也怕史杰提供的布防圖有誤,如果代云城里不是只有五千守軍,而是有五萬守軍,那己方的進攻不是撞到石頭上了嗎?
    開始,他只是派出小股的兵力做試探性的進攻,結果現城內守軍抵抗甚微,司徒旗的膽子這才慢慢大起來,調動全軍,圍城而攻。
    守城一方絕對是占有地利優勢的,但不到五千的守軍,想防住六萬大軍的四面齊攻,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攻城的戰斗還未到半個時辰,由李勝率領的一支先鋒軍就率先殺進城內,周昌緊隨其后,由城南攻入,與李勝在城中匯合一處。
    如果拒風軍于城外,城內的守軍還能抵抗一下,現在風軍已破城殺入城內,守軍斗志頓失,絕大多數人都不再做無謂的抵抗,紛紛繳械投降。
    可以說天鷹軍幾乎是兵不血刃的順利攻占代云城。
    六萬大軍進入城內,兵分兩路,前去攻占城主府,去往城中的銀庫和糧倉。連城都失守了,城主府又哪里能守得住?風軍剛一到,代云城的城主就帶頭投降了。司徒旗下令先將城主關押起來,然后他帶領眾將去查看銀庫和糧倉。
    等他看到城中的糧倉之后,兩只眼睛頓時笑彎了,寧國是有糧啊!偌大的糧倉里,稻谷堆積滿滿的,都快溢出來,正好己方的軍備不足,這些糧食,正解所需,而且還有大量的剩余,他可以想象,自己把這些糧食運回河西,大王不知得高興到什么程度呢!
    查看完糧倉,司徒旗的心情也爽到極點,而后他又去查看銀庫,好嘛,里面未來得及運走的白銀少說也有百萬兩,這又是一筆巨大的戰利品。司徒旗樂的嘴巴合不攏,天鷹軍的其他眾將也是喜形于色,兩眼放光。
    絕大多數的將士這輩子都未見過這么多的銀子。
    司徒旗激動的忍不住仰天長嘆:“真是天助我家大王,天興我大風啊!”現在正是風國最缺錢財的時候,只一座城池就繳獲白銀百萬兩之多,如果把肖陵郡剩下的城鎮統統打下來,那繳獲的白銀不得近千萬兩啊?!
    興奮良久的司徒旗總算是回過神來,對手下將士急聲說道:“快!趕快把銀庫里的銀子都封存起來,明日一早,統統運回河西,獻于大王!”
    “是!將軍!”天鷹軍眾將士振聲應道。這時候人們都吃到了甜頭,雄心百倍,意氣風,不用問,等此戰結束之后,大王對他們必然都有豐厚的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