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716

  “將軍不可——”
    就在司徒旗萬念俱灰,要橫劍自刎的一瞬間,有人出一聲震天的吼聲。【】..喊聲之大,讓滿臉死灰的司徒旗都被震的一哆嗦。
    他舉目尋聲望去,只見城主府外又沖殺近來一大群人,不過這回進來的皆是風軍,為兩員身罩靈鎧的大將正是周昌、李勝二人,向后看,則是天鷹軍的眾多偏將、兵團長以及無數的士卒。
    周昌和李勝看到司徒旗被史杰的要自刎,眼睛都紅了,二人出震人魂魄的咆哮聲,雙雙揮舞靈槍,向史杰沖去。
    暗道一聲不好,史杰的臉色頓變,周昌和李勝在天鷹軍里可是一等一的好手,他倆殺來,自己再想擒下司徒旗已然不太可能了,既然擒不下他,干脆就先取他的腦袋再說。
    想到這,他身子向下一彎,連續幾個箭步竄出,沖到司徒旗近前,手中靈刀橫掃對方的脖子。
    見己方還沒有全軍覆沒,還有部分將士幸存,司徒旗的心里又重燃起一絲希望,此時他已不想死了,見史杰來勢洶洶的一刀砍到自己近前,他嚇的一縮脖,就地翻滾,仰面轱轆出去好遠。
    嗡!
    靈刀幾乎是貼著司徒旗的頭皮掠過。一刀不中,史杰不依不饒,還想揮出第二刀,但搶先殺上前來的周昌已不給他再出手的機會了。人未刀,靈槍先至,靈槍如電,在空中畫出一道長長的銀芒,直取史杰的頭側。
    史杰無法繼續追砍司徒旗,為了自保,他只橫回刀招架對方的靈槍。當啷!靈刀擋開鋒芒,史杰雙手持刀,揮臂一輪,反斬周昌的腰身。周昌抽身而退,讓其鋒芒,可是未等他出招進攻,一道勁風從他身邊掠過,向史杰直沖過去,那是李勝!
    李勝的靈槍直取史杰咽喉,后者被他的快槍嚇的打了個冷戰,砍出去的刀已來不及收回,只能抽身避讓。剛把李勝的靈槍讓過去,周昌的靈槍又刺到了。
    周昌和李勝的實力都不在史杰之下,此時二人又是合力戰史杰一個,后者哪能應付得過來。只見兩桿靈槍在自己面前上下翻飛,左一槍,右一槍,槍槍都奔自己的要害,只打了十個回合,史杰已汗如雨下,身上的靈鎧被劃破數處。
    周、李死死纏住史杰,司徒旗乘機從地上爬了起來,看己方的將士們已把沖殺近來的寧軍團團包圍,他長噓口氣,抹了抹臉上的冷汗,對戰斗中的周昌和李勝大喊道:“周將軍、李將軍,史杰這個卑鄙小人可惡至極,今日無論如何也不能把他放跑,定要取下他的狗命!”
    不用他說,周昌和李勝對史杰也是恨的牙根直癢癢,下手毫不留情,又戰了十個回合,史杰一個沒留神,左大腿被周昌一槍刺中,只聽撲哧一聲,這一槍把史杰的大腿直接刺穿,險險把他的腿骨刺斷。
    史杰痛叫一聲,急揮兩刀,避退周、李二人,然后踉踉蹌蹌的倒退出五六步才勉強把身形穩住,這一槍刺的太狠也太重,史杰站在那里,半個身子都直突突,鮮血順著大腿上的傷口汩汩流出,眨眼工夫,腳下的鮮血便匯聚好大一攤。
    只是傷到他,怎能消解周昌和李勝的心頭之恨,二人打定了主意要致他于死地。他倆雙雙喊喝一聲,持槍又攻上前去。史杰把心一橫,不躲不避的反沖上前,他輪起手中的靈刀,硬擋仰面刺來的雙槍,可是他能擋下一槍、兩槍,但卻不能擋下全部的殺招。
    史杰從二人之間的縫隙穿過,再看他的身上,又多出五個血窟窿,鮮血染紅了身上的靈鎧。史杰并不回頭反擊,而是直沖沖向前方的司徒旗沖去。周昌和李勝把眼睛一瞪,收槍調轉回頭,李勝搶先一步沖到史杰的背后,把槍當棍使,對準史杰的后背,硬輪了一槍。
    啪!
    這一槍砸的結實,史杰的身軀如同斷線的風箏,向前彈飛出好遠,靈刀脫手,不知摔到何處。他趴在地上,鼻口竄血,即便如此,仍抬起頭來,瞪著前面的司徒旗,手腳并用的向他爬去,嘴巴一張一合,喃喃念道:“殺風賊……驅風寇……殺風賊……”
    此時的史杰,其狀如厲鬼一般,雖已使去了戰斗力,但兇狠的眼神和猙獰的表情仍讓司徒旗激靈靈打個冷戰。
    史杰并未爬出多遠,跟上的周昌一槍刺穿他的后心,將他整個人釘在地上。
    至到死,史杰圓睜的雙眼都是惡狠狠地瞪著司徒旗。
    “寧賊可惡,老子讓你死無全尸!”紅了眼的周昌抽出靈槍,準備把史杰的尸體砸碎,這時,李勝拉了他一把,急聲說道:“別耽擱時間了,保護將軍快走吧!”
    經李勝的提醒,周昌總算恢復理智,惡狠狠瞪了史杰的尸體一眼,然后急步向司徒旗跑去,到了近前,邊把他攙扶起來,邊急切地問道:“將軍沒受傷吧?”
    司徒旗眼圈一紅,眼淚差點掉下來,他抓著二人的手顫聲說道:“多虧兩位將軍及時趕到,不然,我命休矣!”
    “別說這些了,將軍快隨我們走,現在外面都是寧軍!”
    “好好好,我們走,我們趕快走!”
    司徒旗由周昌和李勝二人保護著,帶領一干偏將、士卒,殺出城主府,向東城逃去。
    上,周昌和李勝二人沖在最前面,兩人都使出看家的本領,東擋西突,為后面的眾人開路。
    從城主府殺到東城門,路上已記不清殺死多少攔截的寧兵寧將了,司徒旗麾下的將士非但沒有減少,反而還增多了不少。并非他們沒有死傷,而是沖下來,收攏了許多己方的殘兵敗將,到了城門這里,司徒旗麾下已聚集起萬余人。
    人是不少,但還能戰斗的卻沒有幾個,這萬余人,十之都是有傷在身,盔外甲斜,筋疲力盡,甚至有不少人連武器都打丟了,赤手空拳的跟著司徒旗逃命。
    好在城墻沒有被寧軍控制,順利打開城門,司徒旗帶領麾下眾人一窩蜂的逃了出去。
    萬余名天鷹軍將士還未全部逃出代云城,就聽后面喊殺聲震天,燈球火把、亮子油松,將黑夜照的亮如白晝,原來集結的寧軍主力已追殺過來。
    司徒旗暗叫一聲苦也!己方這些殘兵敗將哪里能跑得過生龍活虎的寧軍?就算出了城,用不了多久也得被寧軍追上,這可如何是好?
    正在司徒旗心急如焚之時,周昌振聲說道:“將軍帶領兄弟們先走,我留下來封堵城門,為你們斷后!”
    聽聞這話,司徒旗、李勝以及其他眾將皆打了冷戰,這時候留下來斷后,就等于是死條,沒有任何生還的機會。李勝和周昌都是靠納武令被提拔起來的將領,感情非旁人能比,哪忍心看他留下來死于敵手。
    他搖頭道:“不!周兄走,兄弟留下!”
    周昌哪有時間和李勝多言,他急聲道:“現在不是爭論的時候,李勝,你保護將軍快走!”
    “周兄……”
    “快走!難道你想害死將軍和全軍將士不成?”周昌須皆張的厲聲喊喝。
    李勝身子一震,下意識地倒退兩步,愣了片刻,他眼中蒙起一層水霧,狠狠跺了下腳,拉起司徒旗,向東跑去。天鷹軍將士們緊隨其后,跟隨司徒旗向河西郡方向潰逃。
    周昌剛把己方將士們讓過去,寧軍也追殺到了近前,他手中靈槍乍現出霞光異彩,緊接著,靈亂·風釋放出來,沖在最前面的二十余名寧軍受其波及,被靈刃刮的渾身口子,慘叫著撲到在地,死于非命。
    后面的寧軍見狀,嚇的紛紛后退,瞪大眼睛看著在城門洞里居中而站的周昌。
    周昌一橫手中的靈槍,大聲喊道:“寧賊聽著,此路不通!”
    很快,寧軍從震驚中鎮靜下來,其中有人大喊道:“別聽風賊嚇唬我們,他就一個人,兄弟們一起上,殺啊——”
    “殺——”
    回過神來的寧軍對堵在城門洞里的周昌展開瘋狂的進攻。
    周昌的修為是不弱,但為了讓自己能拖的更久一些,他不敢連續施展靈武技能,只能一槍接著一槍的硬挑前方不計其數的寧軍。
    依仗靈鎧的保護,靈兵的鋒利,沖殺上來的寧軍被他挑殺一波又一波,城門洞里,叫聲不斷,尸體疊羅,鮮血將左右的墻壁都染成了黑紅色。
    周昌只有一個人,而寧軍卻有數萬之眾,他挑死一個,沖上來兩個,殺不盡,斬不絕,蜂擁而至的寧軍仿佛永無止境。眼看著自己被敵軍的連連后退,馬上要退出城門洞,周昌猛的大吼一聲,釋放出終極技能——靈亂·極!
    靈亂·極的威力比靈亂·風可大的太多,一招靈亂·極施放出來,擁擠在城門洞里的寧軍瞬間消失,地上都找不到完整無缺的尸體,鋪了整整一層的尸塊,鮮血會聚成小河,汩汩從城門洞里流淌出來。
    趁著把敵軍暫時退的空擋,周昌回手推動城門,將城門緩緩關閉,讓自己在接下來的戰斗中想退都退不出去。此時,他已橫下心來,與敵人死戰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