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722

  第七百二十二章
    唐寅和程錦在房中用餐,邊吃飯,程錦邊好奇地問道:“大哥,我看林翰未必是預感到要遭人刺殺,而是怕受池魚之殃,才加強守衛的。【】..”
    “恩!”唐寅贊同程錦的說法,郡府和那個青云堂是鄰居,相距太近,那么多的修靈者聚集在青云堂外,誰敢保證他們不會突然闖進郡府?如果換成自己,也肯定要加強府內府外的警備。
    “大哥,你說青云堂里到底藏了一件什么寶貝,能遭到這么多游俠的窺探?看其裝扮,這些游俠可不僅僅是寧國的,其他各國的游俠都有。”
    唐寅笑了,語氣中帶著輕蔑,說道:“游俠貪圖的還能有什么?金銀珠寶、神兵利器,要么就是修靈秘籍之類的吧!”
    程錦擦了擦嘴角,低聲問道:“大哥,那我們……”
    不等他說完,唐寅已擺手道:“不插手!我要的是肖陵郡,再珍貴的寶物,也沒有肖陵郡來的重要。”
    程錦沒詞了,是啊,什么樣的寶物能重要得過土地呢?
    正在二人一頓飯快要完畢的時候,房門外突然傳來有節奏的敲門聲。
    程錦只是稍微聽了片刻,對唐寅說道:“大哥,是天眼的兄弟。”
    “讓他近來。對了,不要暴露我的身份。”
    “明白。”
    程錦起身,打開房門,一名二十出頭、身穿布衣、頭帶氈帽的青年快步走了近來。他先是回手將房門關嚴,然后舉目看眼窗戶上懸掛的小木牌,最后目光才落到程錦身上,疑問道:“閣下是……”
    回手從懷中取出一只黑色的令牌,程錦遞到青年手中,說道:“暗箭,程錦。”
    青年聽完,身子頓是一哆嗦,急忙接過令牌,仔細查看,確認無誤后,他雙膝跪地,雙手高舉令牌,說道:“小人王棟,參見程將軍!”
    天眼、地網、暗箭在風國同屬特殊職能機構,不過暗箭的地位明顯要高過天眼和地網,在風國,沒有暗箭不能查核的對象,包括天眼和地網在內,而后者卻無查核暗箭的職權。程錦身為暗箭的責任人,對于普通的天眼探子而言,那已是天大的人物了。
    不知道程錦為何會在寧陽出現,天眼探子顯得即緊張又害怕。
    “兄弟無須多禮,起來吧!”在旁人面前,程錦又恢復冷冰冰的模樣,雖然語氣客氣,但讓人聽了仍能感覺到絲絲的寒意。
    “是!程將軍!”名叫王棟的青年站起身形,又看向安坐在房內沒有動的唐寅,面露疑惑之色。
    程錦沒有多做解釋,只輕描淡寫地說道:“自己人。”
    “啊?啊!是!”既然程錦說對方是自己人,那就肯定沒問題了。
    程錦把王棟拉到桌旁,讓他落座,問道:“吃過飯了嗎?”
    “回將軍,小人已經吃過了。”
    “那好,我問你幾個問題。”
    “將軍請講。”
    “青云堂是怎么回事?為什么那么多游俠云集在青云堂外,還有,青云堂里藏有什么寶物?”程錦沒有多余的廢話,直接挑重點問。
    王棟深吸口氣,回答道:“青云堂是寧國有名的游俠門派,很有實力,與鬼飄堂、圣尊堂并稱三堂口。青云堂內所藏的寶物……據說是天香豆蔻,寧陽城內所云集的游俠也都是為此寶而來。”
    程錦皺了皺眉頭,下意識地看了唐寅一眼,接著疑問道:“天香豆蔻?那是什么鬼東西?”
    王棟咧了咧嘴,說道:“回將軍,此寶可不是鬼東西,傳聞天香豆蔻有陰陽之分,食其一,有延年益壽之效,食其陰陽,能生肌續骨、起死回生!”
    撲!唐寅正喝著茶水,聽聞這話,一口茶險些噴出來。他忍不住仰面而笑,開口問道:“小兄弟,你說那些游俠就是為此物而來?”
    雖然不知道唐寅的具體身份,不過能和程錦在一起的,想來也不是小人物。王棟不敢輕慢,必恭必敬地答道:“是的。”
    “愚昧、無知!”唐寅嗤笑一聲。生老病死,乃是天道循環,什么起死回生,統統都是扯談,天地之間也不可能存在這種東西。
    唐寅不相信,不過王棟卻象是深信不疑,他說道:“天香豆蔻能起死回生,世間一直都有這樣的流傳,如果是假,怎么可能會有那么多人拼死拼活的掙搶?自從青云堂得到此寶后,天下的游俠都在向寧陽聚集,如果不是鬼飄堂和圣尊堂傾盡全力協助青云堂,青云堂早就滅門了。這幾天,每天早上都能看到青云堂向外搬運尸體,那些尸體都是夜晚進去偷襲或盜竊的游俠。”
    對于天香豆蔻的傳言,唐寅還是不相信,不過青云堂、鬼飄堂、圣尊堂這三堂口的實力卻令他暗吃一驚,那么多游俠,那么多厲害的修靈者,竟然無法攻破此三堂,很不可思議。
    他喃喃說道:“三堂口竟然如此了得?”
    王棟大點其頭,說道:“青云堂的實力本就已不俗,加上鬼飄堂的機關,圣尊堂的陣法,現在的青云堂已是龍潭虎穴,有進無出。”
    “哈哈——”
    唐寅又是一陣仰面大笑,對程錦說道:“若非有事在身,我還真想試試三堂口這潭水的深淺呢。”
    程錦身子一震,連忙說道:“大哥不可!大哥要以大局為重,三堂口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哼!”唐寅冷笑一聲,沒有再多說什么,慢悠悠地端起茶杯,嘖嘖地品著茶水。
    生怕唐寅好勝心起,真去獨闖青云堂,程錦又傲然說道:“什么三堂口、游俠的,等我大軍殺到,三堂口只會變成死口,游俠只會做鳥獸散,到時奪得天香豆蔻,大哥也就知道傳聞是真是假了。”
    王棟在旁聽的一愣一愣的,己方大軍要打過來,這本就是計劃之內的事,他驚訝的是程錦對唐寅的態度,對唐寅的身份他就更加好奇了,只是不敢多問。
    唐寅點點頭,程錦說的沒錯,游俠門派再猖獗,再霸道,在正規的軍隊面前根本不堪一擊,箭陣過后,再多的活口都會變成死口。
    他目光一轉,看向王棟,問道:“郡府又是怎么回事,為何一副如臨大敵、戒備森嚴的模樣。”
    “青云堂與郡府相臨,青云堂出了這么大的事,郡也怕受其波及,所以加強了府邸的守衛。”
    這倒是和程錦的猜測不謀而合,唐寅點點頭,揮手說道:“好了,我們要知道的事情就這些,你可以回去了,記住,見到我二人的事不得向任何人提起,明白嗎?”
    唐寅身上流露出來的無形壓力令王棟身子一顫,他急忙拱手說道:“明白,大人。”不知道唐寅的身份,他只好以大人相稱。
    “恩!去吧!”
    “小人告退!”王棟又向程錦深施一禮,而后快地退出房間。
    等他走后,唐寅站起身形,揮手將懸掛于窗戶上的木牌取下來,重新收好。
    “大哥,接下來我們做什么?”程錦問道。
    唐寅琢磨了一會,聳肩一笑,說道:“是非之地,不留也罷,明日起程,去良州!”
    程錦點頭應了一聲,而后又忍不住好奇地問道:“大王對天香豆蔻真沒興趣?起死回生……聽起來很誘人。”
    未等他把話說完,唐寅已不耐煩地揮手道:“起死回生,純屬無稽之談,天下沒有這種奇藥,迷信這個的,沒有幾個得到好下場的。”中國歷史上那么多皇帝追求長生不老之術,可也沒見到誰真成了活神仙,倒是把自己毒死的不乏其人。
    見唐寅是打心眼里嗤之以鼻,程錦也不再多說,走到床前,一邊幫唐寅整理被子一邊說道:“去往良州,千里迢迢,大哥早點休息吧!”
    “恩!你也是。”連日來趕路,唐寅真有些累了,他向程錦揮下手,示意他也回房休息。
    唐寅身邊沒有其他的侍衛,只有程錦一個,他不敢離開,盤膝坐在塌上,說道:“屬下不累,在這里打坐休息即可。”
    淡然一笑,唐寅也不勉強他,躺到床上,說道:“上半夜你打坐,下半夜我來打坐。”
    程錦打坐,是為了修煉靈氣,唐寅打坐,則屬于冥想了,最多是練練呼吸吐吶,調節身體機能。
    從寧陽到良州,不僅要穿過大半的肖陵郡,還得橫穿云口郡,路途遙遠,何止千里。
    從良州出,繼續向西,地形越險峻,關卡要塞也多起來。
    其中最引唐寅注意的是臥虎關。臥虎關的地形得天獨厚,位于肖陵郡的西部,和潼門相識,兩山夾一溝,而臥虎關就位于山溝的正中央,把道路堵的嚴實合縫,己方大軍要想繼續西進,就必須得打下這處險地。
    臥虎關稱得上關如其名,真好象一只猛虎臥在道路中央。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臥虎關的規模不大,里面充其量能囤積兩萬來人,城墻也不高,大概勉強有三丈的樣子,唐寅草草估算了一下,以己方的戰斗力,若是不計較損失的強攻,成功攻陷的可能性在八成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