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723

  第七百二十三章
    唐寅和程錦繼續以獵戶的身份做掩護,順利通過巡查,進入臥虎關。【】..
    如果說以前臥虎關只是可有可無的要塞,那么現在,這里可成了寧國重要的軍事關卡,里面的設施在翻新、重建,城墻在加高、加固,各種城防武器在源源不斷的運送進來。
    看得出來,林翰已做了最壞的打算,要在郡城失守的情況下便準備以臥虎關做屏障,拒風軍于關外。
    兩人借著通關這段短暫的時間仔仔細細將臥虎關內部的情況巡視了幾遍,過關之后,程錦眉頭緊鎖,低聲說道:“大哥,臥虎關本就是天險,如果讓寧人這么鞏固下去,等我軍推進到這里,恐難攻破。”
    唐寅若有所思地點點頭,走了一會,他翻身下馬,邊向路邊的山林走邊說道:“程錦,我們去哪邊。”
    不明白他要干什么,程錦也急忙下了馬,緊隨唐寅之后。
    臥虎關的兩側皆是高山峻嶺,懸崖峭壁,而臥虎關就是位于兩面峭壁的正中央。
    山林濃密,草藤橫生,走了一會,馬匹就進不去了。唐寅將馬綁在一顆老樹上,然后抽出彎刀,邊斬草藤邊向里面走。程錦莫名其妙的跟在他背后,幾次想開口詢問,但最終還是忍住了。
    不好容易穿過山林,來到峭壁前,唐寅舉目向上望了望,好嘛,峭壁光滑如鏡,想攀爬上去,即便是修為精湛的修靈者也得頗費一番力氣。
    毫無預兆,唐寅的雙手散出黑色的迷霧,瞬間凝化成靈鎧,他手掌平伸,猛的向前一插,只聽喀的一聲,在他的靈鎧下,堅硬的山石如同豆腐一般,五根手指齊齊沒入到峭壁里。
    手指回縮,順勢抽出手掌,峭壁上頓時多出一個小窟窿,他的掌心中也多出一塊山石。略微掂了掂山石的分量,再稍微用力一抓,山石應聲而碎,細細的石屑從他手掌縫隙中滑落下來。
    拍了拍手,唐寅散去靈鎧,回頭對程錦一笑,說道:“回去吧!”
    費了這么大的力氣過來了,也沒見他做什么,便又要回去了,程錦實在搞不懂唐寅心里在想什么。
    邊向回走,唐寅邊說道:“臥虎關荒廢已久,現在差不多是屬于重建,需要大量的勞工,我們可以讓天眼和地網的探子裝成寧人,混進去,以備不時之需。”
    程錦點點頭,說道:“大哥,此事由暗箭來做較為穩妥吧?”
    “暗系修靈者容易被看穿身份,天眼和地網的兄弟大多都是普通人。”
    “若是事先服下散靈丹,平時再謹慎一點,寧人未必能看出破綻。”
    “恩!”唐寅想了想,點點頭,說道:“好吧,可以派出一部分暗箭兄弟混進去,但不需要太多。”
    “屬下遵命。”程錦答應一聲,又好奇地問道:“大王為何突然來這邊?”
    唐寅一笑,說道:“以后你會知道的。”
    通過臥虎關,又穿過幾處寧軍要塞,再向前,就是寇宛城。寇宛城位于肖陵郡的最西部,與云口郡接壤,原本寇宛只是一座不起眼的小城,現在隨著風軍壓境,寇宛反倒成了肖陵郡最熱鬧的城池。
    城內可以用人滿為患來形容,肖陵郡的百姓大規模的西逃避難,其中很多人都逗留在寇宛,城內的大街小巷,行人絡繹不絕,街邊商販成群,吆喝之聲不絕于耳,即便年慶之時,寇宛也沒這么熱鬧繁華過。
    唐寅和程錦在城中未多做停留,補充好食物和水,便直接穿城而過,進入云口郡境內。
    到了云口郡,仿佛又回到了河東、河西,這里是寧國產糧重地之一,每年的糧產僅次于河東,放眼望去,一馬平川,皆為平原,當然,云口郡也無險可守。但云口郡畢竟是大郡,工商農都很達,人口也多,進入云口郡,唐寅和程錦最大的感觸就是地方軍眾多。
    他倆的感覺沒錯,云口郡是寧國地方軍最多的郡,各縣各城的總兵力加到一起,接近十五萬眾,全郡十二座城池,基本每城的駐軍都過一萬,若是再加上各鎮各村的民團勢力,其兵力足可以達到二十萬。
    這么一個地原遼闊又兵力眾多的大郡,在唐寅和程錦看來是塊肥肉,但卻并不好啃,真要是一城一城的打,己方的大軍就得被死死拖在這里。
    路上,程錦說道:“大哥,云口郡雖然都是平原地帶,但地界太大,地方軍的實力也不容小覷,此戰打下來,怕是不容易啊!”
    “沒錯!”唐寅笑呵呵地說道:“看來,我們這次去良州,又多了一項任務。”
    “什么?”
    “得想辦法把云口郡的地方軍支走。”
    “啊?”程錦暗吃一驚,隨后若有所思的點點頭,說道:“若是能把這里的地方軍弄走,云口郡就不足為慮了,這里一馬平川的平原,極易行軍,若無敵軍阻攔,我軍穿過云口郡只需五天即可。”
    “是啊!若是騎兵,兩天便可抵達良州。”
    “只是,嚴初會同意把云口郡的兵力調走嗎?”
    “當然不會。”唐寅笑呵呵地喃喃說道:“所以,我們還得再加把勁……”
    路上無話,唐寅和程錦順利穿過云口郡,再向前走,便是寧國的都城——良州。
    唐寅和程錦是清晨十分抵達的良州,這時候正趕上天降薄霧,舉目望去,偌大的良州城迷霧繚繞,向里面觀望,高臺樓閣林立,朦朦朧朧,仿如仙境。
    兩人坐在馬上,一時間看的有些愣神。
    這就是寧都,寧國朝廷所在的地方!
    誰能想到,就在兩年之前,寧國的大軍還在圍攻風都鹽城,而兩年之后,風軍的矛頭已反過來直指良州。
    好半晌,程錦方回過神來,忍不住感嘆道:“若無大王,恐怕我風軍再過百年,也打不到良州啊!”
    唐寅樂了,轉頭撇了一眼程錦,說道:“區區的良州又算得了什么?我還要打下更大的疆土呢!”
    程錦驚訝地看向唐寅,疑問道:“大王……大哥滅寧之后,還要動兵?”
    唐寅幽幽說道:“吞并寧國八郡,我風國的領土差不多擴大一倍,國力要增強數倍,到時誰敢不服從皇廷的指令,我風國大軍便要踩在他的腦袋上!”
    程錦愣了一下,然后驚問道:“大哥是要一統天下?”
    唐寅笑道:“是幫皇廷一統天下。”
    “然后大哥再廢天子?”
    唐寅身子一震,正視程錦,笑吟吟道:“不會,我……可是忠臣啊!怎么能做出這等大逆不道的事呢?”
    程錦苦笑。大王的話象是玩笑,半真半假,不過就算大王這時候沒有登頂皇位的心思,但并不代表以后沒有,一國之王公與天下之皇帝比起來有天壤之別,以后的事,誰又能說清楚呢?
    他象自語又象是對唐寅所說,道:“風國可以改朝換代,帝國為何不可以呢?”
    唐寅挑了挑眉毛,沒有再說話,雙腳一夾馬腹,喝道:“駕!”
    馬匹嘶叫一聲,跳躍出去,四蹄登開,直向良州而去。程錦不敢耽擱,急忙也催促馬兒,緊隨唐寅身后。
    寧國東境、南境打的熱火朝天,但絲毫不影響都城的繁華與興盛,即便只是清晨,入城的人就排成了長龍。
    唐寅和程錦混在百姓當中,進入城內,走在良州的大街上,兩人的感覺是,第一人多,良州城內行人涌涌,而且天南地北,哪的都有,第二是樓閣高,顯然寧國的建筑業是十分達的,四層、五層的樓閣在風國已屬稀罕,而在這里,隨處可見,唐寅還特意仔細看了看,高層的樓閣一般地基為石砌,上層為木制,非常堅固,沒有絲毫搖搖欲墜之感。
    看罷之后,唐寅也在暗暗點頭,寧國的文明比風國要高出很多,不僅是建筑業,其它各個領域皆是如此,正因為這樣,唐寅對寧國更是垂涎三尺,吞并寧國八郡,無疑會給風國增添一大批各個領域的人才,可使風軍的文明與國力在短時間內得到飛躍。
    “大哥,我們現在做什么?”經過目不暇接的驚艷之后,程錦漸漸恢復鎮靜,問身旁的唐寅道。
    唐寅說道:“先找家客棧住下來。”
    程錦點下頭,然后又低聲說道:“大哥,我們用不用再裝扮一下?畢竟和我們交戰過的寧軍很多,萬一在大街上被認出來就糟糕了。”
    唐寅暗贊程錦心細,他抬手將纏在脖子上的汗巾提起,遮住嘴巴,說道:“這樣就行了,即便真碰上見過我們的人,對方也未必敢認。”
    這倒是,誰敢相信,堂堂的風王竟然會只帶一名隨從出現在良州?
    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唐寅和程錦找到一家毫不起眼的小客棧,暫時住了下來。接下來,唐寅開始選擇他要拉攏的對象。
    他的第一個目標就是寧國的右相張志弘。
    在寧國朝廷中,張志弘與唐寅的仇恨是較深的,張志弘之子張楚曾經被唐寅所俘,被折磨成個廢人,不過也正是因為張志弘憎恨自己,若是能把他拉攏過來,讓他為自己辦事,是很有說服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