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726

  唐寅和張志弘密談了許久,通過唐寅的講述,張志弘也徹底明白了風軍為何會在肖陵郡戰敗,為何會被區區數萬的地方軍嚇的畏懼不前。【】..
    風軍的計謀不可謂不高明,也確實給了他足夠的借口向嚴初諫言,甚至可以借此鼓動群臣制造壓力,迫嚴初納諫。
    等交談到最后,張志弘咧嘴笑了,點頭說道:“風王殿下謀略過人,在下佩服……”頓了一下,他直視唐寅的雙眼,含笑說道:“在下可以配合風王,只是,不知事成之后,風王會不會履行自己的承諾?”
    唐寅臉上從容的笑容一僵,面露陰冷之色,反問道:“張相可是在質疑本王的地位?”
    沒想到他會突然這么問,張志弘急忙搖道:“在下絕無此意……”
    唐寅打斷道:“君無戲言。本王身為一國之君,你認為本王會出爾反爾、言而無信?”
    張志弘立刻意識到自己的質問有些過了,君主的誠信就代表著一國的誠信,質疑一國之君的話,無疑是對整個國家的羞辱。張志弘愣了片刻,急忙站起身形,對唐寅深施一禮,說道:“老臣失言了,還望風王殿下不要見怪。”
    唐寅擺擺手,表情緩和下來,他淡然說道:“張相信不過本王,總能信得過天子吧?本王會上奏天子,給張相傳份密昭,寫明只要張相助我風軍入良州,便立你為新寧王。”
    聽聞這話,張志弘心里再無疑慮,如果天子真能下這樣的密昭,那此事就是板上定釘的事了,唐寅或許能騙人,但天子絕對不會。張志弘再次一躬到地,興奮的臉上肥肉直顫,說道:“老臣多謝風王殿下!”
    “呵呵!”唐寅笑了,說道:“下次再見之時,張相就不必自稱老臣了,你我可用王兄、王弟互稱。”
    “哈哈——”張志弘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動,也是仰面而笑,紅光滿面的圓臉又多蒙上一層榮光。連日來,他被風莫兩國的聯手入侵壓的喘不過氣來,本以為寧國兇多吉少,自己地位不保,沒想到,這反而變為成就自己登頂寧王寶座的契機。
    該談的都談完,唐寅說道:“張相不宜在本王這里久留,日后有事,本王會派人聯系張相的。”
    “好!”張志弘也意識到自己在這呆的時間太長了,他拱手說道:“風王殿下,老臣告退。”說完,見唐寅沒有離開的意思,他忍不住問道:“風王殿下不走嗎?”
    唐寅低頭看了看滿桌的菜肴,笑道:“寧國的美酒美食本王還未品嘗,豈能那么著急離開?”
    張志弘暗暗乍舌,唐寅的膽子真是大到了極點,竟然敢在良州旁若無人的吃喝。他眼珠轉了轉,笑問道:“風王殿下不怕老臣離開后去告密,抓捕風王?”
    聞言,程錦眼中兇光一閃,殺氣外露。
    唐寅倒是毫不在乎,他拿起筷子,插起一只紅燜豬肘,笑呵呵道:“張相會蠢到這里做嗎?本王是助你飛黃騰達的恩人,也是你登頂王位的臺階,只有傻瓜才會做出自毀前程的事,張相顯然不是這種人。”
    張志弘又是一陣大笑,不再多言,帶上家臣張遠,向唐寅道了一聲珍重,然后走出包房。程錦代唐寅送了出去,臨分手時,程錦取出一塊玉佩,掰成兩半,將其中一半交給張志弘,說道:“日后與張相相見之人,會以另半玉佩做為憑證。”
    接過玉佩,張志弘點點頭,只是應了一聲好,沒有多問以后與自己聯系的人會是誰。他明白,風國在良州的探子不會比寧國在鹽城的探子少,唐寅見自己一面已是冒了天大的風險,既然事情已談成,他絕不會再冒風險與自己相見。
    等張志弘走后,程錦返回包房,見唐寅真的大吃大喝起來,他不無擔心地問道:“大哥,張志弘真的不會去告密嗎?”
    “當然不會。我剛才已經說了,只有傻瓜才會那么做。”唐寅啃著豬肘,吃相并不文雅。
    “張志弘竟然真的相信大哥會讓他做寧王?!”程錦嗤笑出聲。
    唐寅聳聳肩,說道:“不要王位的誘惑。一頂王冠,可以讓臣弒君、子弒父,冒天下之大不韙。利欲熏心之下,人的眼睛往往會被蒙蔽。”
    程錦點點頭,覺得唐寅說的有道理,在王位面前,人性最黑暗的那一面可以表現的淋漓盡致。
    唐寅沖著他一笑,似玩笑地說道:“所以,程錦,你也要盯緊我身邊的人啊,我并不想做第二個展華。”
    程錦倒吸口涼氣,急忙說道:“保護大王安全,屬下片刻不敢怠慢。而且大王的雄才偉略,也遠非先王能比。”
    “說的好。”唐寅咯咯輕笑,揮手道:“坐下,一起吃飯。”
    “是!”
    拉攏張志弘,比唐寅預想中要順利一些,完成了此事,也算是完成了此次良州之行的主要任務,接下來便是等,等南方的莫軍繼續北進,給寧國朝廷制造壓力,同時他又通過天眼和地網探子給鹽城方面飛鴿傳書,讓上官元吉立刻找殷諄,寫下立張志弘為寧王的密昭,并以最快的度帶到良州,以此來徹底打消張志弘的疑慮,使他能盡心盡力的為自己辦事。
    在唐寅的觀念里,誠信一文都錢不值,別看他在張志弘面前說的好聽,信誓旦旦,但他心里早已打定了主意,破良州之日,他第一個要殺的便是張志弘,至于天子的密昭,也會從張志弘的手里奪回來,秘密銷毀。
    他的心中,以后根本不會再有寧國,更不會再有寧王的存在。
    接下來的幾天,唐寅找來天眼和地網在良州的幾位主要頭目,并對他們做了交代,尤其是與張志弘聯絡的事情,他特意吩咐由幾名頭目親自去做,以防意外。
    又過了兩日,唐寅先前派人秘密運送的黃金抵達良州。
    唐寅把黃金交給天眼和地網的頭目保管,并從中取出一萬兩,讓程錦交到張志弘的府上,不管他怎么支配,是留為己用也好,是買通其他大臣也好,總之,他希望張志弘能盡快把他提出的兩件事情辦妥。
    程錦領命而去,唐寅自己在客棧中無所事事,去了附近的一家茶樓,邊喝茶邊看街景。
    這座茶樓并不大,地腳也相對偏僻,不過前來喝茶的人卻不少,其中不乏衣著華麗的權貴。
    唐寅剛開始還覺得很奇怪,但喝上小二送上來的茶水后立刻明白茶樓的生意為何這么火暴了。這家茶樓的茶很正宗,口感醇厚,又香又甜,一杯下肚,讓人有神清氣爽之感。
    如果這家茶樓在鹽城的話,唐寅估計自己也會常常來光顧。想到這里,他樂了,他有信心,很快便能讓這家茶樓搬到鹽城去。
    正當他怡然自得的品茶時,從外面近來幾名茶客,這本沒什么,不過其中有一人卻是唐寅這個時候最不想碰上的人。
    一個女人。
    怎么會是她?唐寅的眉頭暗皺,如果這時候躲避的話,反而引人注意,他坐在那里沒有動,只是稍微低下頭,做出認真品茶的模樣。
    他以為對方看不到他,結果他錯了。
    由于是熟人,店小二迎上前來,將幾人向樓上他們常坐的座位領,可是就在他們要上樓的時候,為的那名二十多歲、模樣嬌美的女郎本能的環視周圍的茶客,當她的目光從唐寅身上掃過時,眼中頓露驚光,修長又嬌柔的身軀也為之一震。
    原本要邁上臺階的纖足又收了回去,轉過身,一對美目眨也不眨地注視著唐寅。
    由于唐寅是微垂頭,她只能看清楚他半張臉,看不到全貌,另外,她打心眼里也不相信他會出現在這里,只是,眼前的這個人又確實觸及了她內心深處最不愿提起的那段回憶。
    女郎以難以置信的表情一步步地向唐寅走去。
    見她沒有上樓,而是向一樓的窗口那邊而去,跟在她身后的幾人同是一愣,異口同聲道:“小姐……”
    對他們的疑問,女郎置若罔聞,她一直走到唐寅的桌前,站定。
    這時的唐寅已用眼角余光看清了一切,心中暗暗嘆了口氣。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啊!自己和她,還真是有孽緣。
    女郎在他對面坐下,粉面已變的煞白,身軀突突直哆嗦。
    唐寅已無法再裝糊涂,與其讓人家開口詢問,還不如自己主動打招呼。
    他動作緩慢又幽雅的放下茶杯,不慌不忙地抬起頭來,對上女郎的目光,毫無預兆,燦爛的笑容爬到臉上,雙眼彎彎,露出兩排整齊的小白牙,溫文爾雅又不失驚喜地說道:“又菱小姐,我們又見面了。”只不過是在錯誤的時間加上錯誤的地點。
    轟!
    對面的那位女郎看著眼前俊美的笑臉,足足呆了三秒鐘,腦袋才嗡了一聲,恢復過來理智。有那么一瞬間,連她都快被他那溫暖又迷人的笑容所迷惑,但是她比誰都清楚,那是假象,在他笑容的背后,是冰冷到骨子里的殘忍和冷血。
    她不會忘記他,永遠都不會,哪怕是他化成了灰,她更不會忘記他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傷害和恥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