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727

  這名女郎,唐寅并不陌生,她對唐寅也不陌生,她正是曾被唐寅所擒又被他侮辱過的蔡又菱。【】..
    女人對她的第一個男人往往都印象深刻,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蔡又菱不是例外。她恨唐寅,恨不得食其肉,啃其骨。
    她曾幻想過上百種與唐寅再次想見的情景,顯然,現在這個情景并不在她的預想之中,但無疑的,這個情景是比她所設想的那些情景都要好,都要妙。
    她臉上的蒼白慢慢被狂喜的漲紅所取代,不知道是因為太憤怒還是太興奮,她的雙手雙腿抖的厲害,不過她的表情已徹底鎮靜下來。一對美目直勾勾地看著對面的唐寅,柔聲說道:“真沒想到,你竟然會來良州,而且還是一個人,剛才,我甚至以為自己眼花了。”說話之間,她放于桌下的小手也緊緊握住佩劍的劍柄。
    她的這個小動作,讓她身后那幾名隨從意識到她并非是遇到了熟人,而是仇敵。
    幾人也都下意識地將手背到身子,腳下丁字步,身子微微前傾,隨時準備出手動致命一擊。
    唐寅仿佛沒意識到她的敵意,笑的依然燦爛,說道:“是啊,人生何處不相逢。”
    “你來良州做什么?”
    “找一個人。”
    “誰?”
    “你啊!”唐寅回答得從容。
    蔡又菱臉色一變,問道:“你找我?”
    唐寅笑道:“是啊,來提親嘛,現在是多事之秋,動蕩不安,我的女人,當然是歸我帶走了。”他嘴上說的輕薄,心里已在暗暗估計對方的實力。蔡又菱的那點本事他是知道的,不過她身后的那幾人看起來都不簡單,散出來的靈壓不容小覷,一旦交手,自己在短時間內未必能擺平這幾人,可是一旦交戰時間過長,就會引來大批的寧軍,更加麻煩。看來,自己只能以跑為主了。
    他說的隨意,輕描淡寫,但聽在蔡又菱的耳朵里,這話象是一把利刃,刺進她的心臟。她原本漲紅的臉色又變的蒼白,手指著唐寅,氣的說不出完整的話,結巴道:“唐……你……你……”
    聽出她在刻意回避自己的名字,唐寅笑了,問道:“又菱小姐和我又不是不熟,為何不敢叫我的名字?”
    “因為我的名字太骯臟,我怕臟了我自己的嘴。”
    “是嗎?你若是怎么說,豈不是臟了自己的身子?”
    騰!蔡又菱的白面瞬間再次變回紅臉,她垂下頭,額前的劉海擋住她已扭曲的五官,看似柔弱的身軀在劇烈地顫抖著。毫無預兆,她猛的抬起頭來,兩只細長的杏眼快要噴出火光,與此同時,她和唐寅之間的桌子應聲而斷,一柄利劍直刺唐寅的前胸。
    沒見唐寅如何用力,原本坐于塌上的身子向后平移了半米,劍尖停在他胸前三寸左右的地方力盡,他臉上沒有絲毫的驚訝,反而笑吟吟說道:“許久未見,又菱小姐的這份見面禮還真夠讓人驚艷的!”
    “閉嘴!賊!”蔡又菱象是瘋了似的,輪劍向唐寅撲去,同時大喊道:“殺了他!給我殺了他!”
    她是先出手的,而她身后的那幾名隨從卻先于她沖到唐寅近前,四柄靈劍分取唐寅身上的四處要害。
    好快!果然是個中高手!唐寅并不與對方硬碰硬,身子一虛,人已消失不見,再現身時,他已在茶樓之外。
    “哼!”
    四名隨從齊齊冷哼一聲,幾乎同時跳出窗戶,追了出去。
    唐寅早已計劃好了要跑,自然不會與他們四人戀戰,到了街上,也不管會不會駭世驚俗,連續施展暗影漂移,由街上閃進一條小胡同里。他以為自己的度夠快,能摔掉身后的四人,結果他錯了,四人如同膠皮糖似的緊跟著他不放。
    暗嘆一聲麻煩,唐寅向胡同深處跑,而那四人始終窮追不舍,跑著跑著,唐寅的火氣也上來了,見胡同狹窄閉塞,看不到人跡,他前沖的身型猛然停住,雙手向身后一背,堂而皇之的站在胡同正中央,等對方追上來。
    時間不長,四人追殺到近前,其中度最快的那位二話沒說,舉劍就刺,之取唐寅的喉嚨。
    當啷!
    那人連唐寅是如何拔刀的都沒看清楚,手中的靈劍就被他的彎刀擋開了。
    厲害!那人不敢大意,再出劍時,也順勢罩起了靈鎧。
    若是單打獨斗,唐寅不把對方任何一個放在眼里。他持刀與那人戰到一處。
    二人在小胡同里石火電光般打了十余個回合,誰都未占到對方的便宜,這時候,另外三人已追殺到近前,其中有人從懷里取出一只竹筒粗細的金屬管,大喝道:“于綸快閃!”
    與唐寅交戰的那人聞言,身形高高躍起,向后跳去。就在唐寅心中疑惑,還未搞清楚怎么回事的時候,一團黑霧向自己飛射過來。
    不知道飛來的是什么東西,唐寅本能的意識到不好,施展暗影漂移,閃了出去。再現身時,人已在數米開外的地方,不過未等他有下一步的動作,忽覺得左臂麻,低頭一瞧,原來在他的左臂上插有數根細如牛毛的鋼針。
    他面露驚訝之色,自己的暗影漂移竟然未能完全避開對方的攻擊,這太不可思議了,對方用的是什么暗器?
    這時候,那名手持鋼筒的人向前走出幾步,面露得意之色,說道:“縱然你的暗影漂移再快再詭異,也快不過我鬼飄堂的碎魂針。”
    鬼飄堂?唐寅心頭一驚,他沒有忘記在寧陽遇到的三堂口,當時天眼的兄弟就有說過,三堂口的鬼飄堂善于機關暗算。想不到,蔡又菱的身邊竟然有鬼飄堂的人,而鬼飄堂的暗器竟又如此厲害!
    見唐寅瞇縫著眼睛不說話,那人又道:“你現在是不是覺得手臂麻,腦袋暈?嘿嘿,你可以放心,碎魂針上沒有毒藥,只有浸過能讓人安心睡覺的。”
    唐寅沒有說話,不過身子周圍騰出黑霧,人又再次消失,以暗影漂移閃了出去。
    他無法再于對方交手,因為對方說的都沒錯,他的左臂已麻木的使不出一絲力氣,更要命的是,自己的神智越來越模糊,頭腦越來越昏沉,眼皮也越來越沉重。
    看著逃走的唐寅,那人反而不著急追了,冷笑著說道:“中了,看你還能跑多遠……”
    他話音未落,蔡又菱氣喘吁吁的從后面追了上來,沒有看到唐寅的身影,她臉色頓變,急聲問道:“唐……那、那個人呢?跑哪去了?”
    “小姐不用擔心,賊人已中了我的碎魂針,逃不了多遠。”
    “碎魂針?”蔡又菱吃了一驚,她很清楚碎魂針的威力有多大,那是鬼飄堂的壓箱底法寶,專破靈鎧,而且一旦射,度又急又快,范圍也廣,極難閃避。只要被碎魂針射中,若不及時處理,不管針上有無染毒,細如牛毛的鋼針都會隨著人血的流動鉆入人體,刺穿人的心臟。這也是碎魂之名的由來。
    蔡又菱是恨唐寅的,可是聽聞唐寅中了碎魂針,連她自己都不清楚為何會反而擔心起他的安危。
    想必自己是想親手殺死他,而不想假借旁人之手吧!她的心里是這樣解釋的。
    她臉色陰沉地喝道:“追上他!”
    “小姐,這人到底是誰?”
    聽聞問話,蔡又菱的臉色更是陰冷,瞥了那人一眼,冷冷說道:“注意你的身份,不該你知道的事情,不要亂問。”
    蔡又菱的姐姐是王妃,她是嚴初的小姨子,在寧國的身份和地位自然是高高在上,尊貴顯赫,遠非做門客的游俠能比。那人被她訓斥的垂下頭來,躬身倒退兩步,不敢再隨意問。
    她看了看四名隨從,尖聲叫道:“你們還愣著干什么?快把他給我抓回來!”
    “是!小姐!”
    四人不敢再耽擱,齊齊縱身,向唐寅逃跑的方向追去。
    逃走的唐寅感覺自己的意識越來越模糊,他連自己是怎么跑出的胡同都不太記得了,出了胡同,到了大街上,正好看到有人騎馬奔來,唐寅連想都未想,箭步上前,手疾眼快,一把將馬上的人拉下來,接著,急竄幾步,追上馬匹,翻身跨躍,趴伏在馬背上,奪路而走。
    追出胡同的四人正好看到這一幕,暗叫一聲糟糕,四人使出全力,猛追騎馬而逃的唐寅。
    唐寅策馬飛奔,不知撞翻了多少行人,踩爛多少小攤子,當他再抬頭時,眼前已是城門。
    模糊的視線中隱隱約約看到有幾名寧兵擋住城門前,正向自己擺手大喊,但對方喊的是什么,他已聽不清楚了。
    現在已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能放手一搏。唐寅使盡全力,雙腳猛的一磕馬腹,馬兒吃痛,稀溜溜怪叫一聲,前奔的度更快。
    見對方沒有任何勒馬的意思,直沖沖的撞過來,擋在城門前的幾名寧兵都嚇了一跳,他們可不敢用自己的血肉之軀去擋馬蹄子,由于事突然,又沒有得到任何的提前警報,這時候再想放置拒馬已經來不及了,幾名寧兵只能無奈的閃身,讓開通道,同時面面相覷,不知該該對橫沖直撞通過城門的唐寅怎么辦,要不要放箭追射。
    “絕不能放他跑了,放箭!快放箭——”后面狂奔過來的四人齊聲大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