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733

  這個世界上再沒有誰會比唐寅更加復雜多變了,前一刻他還是殺人如麻、吃人不眨眼的惡魔,而后一刻,他又變成手忙腳亂下廚做飯、憨態可掬的天使。【】..
    韓凝目瞪口呆地看著他,過了好半晌,她才結結巴巴地問道:“你……你是誰啊?”
    “夫人不認識我了嗎?”蹲在灶臺前手里還拿著柴火的唐寅故意做出難過的神情,黯然說道:“我就是被夫人醫救的唐……方哦!”
    “你……你是唐方?”韓凝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唐寅的臉,沒錯,如果把他的另半張臉遮上,確是唐方,但他的另一半臉明明已經毀了,怎么可能一夜之間恢復原貌?
    “可你……你……你的臉……”
    唐寅摸了摸自己的面頰,笑道:“傷好了,容貌自然就恢復了。”
    韓凝身子一震,搖頭說道:“這、這怎么可能……”
    唐寅聳肩道:“沒什么不可能的,夫人就當我天賦異稟吧!”
    他身子的恢復能力本就夠不可思議的了,而臉上的傷痕一夜消失,連點傷疤都沒有留下,這更是讓韓凝無法理解。又過了好一會,她三步并成兩步,沖到唐寅所在的房前,推門,炕塌上根本沒人。
    這下她不得不相信了,眼前的青年確是唐方。
    “你……究竟是人是妖?”若在以前,打死韓凝都不會相信自己有天會問出這樣的話,但眼前的唐方,實在是出她所能理解的極限。
    唐寅不想嚇壞自己的救命恩人,他盡量讓自己笑的和藹可親、安全無害,他柔聲說道:“我當然是人。夫人應該聽說過修靈者吧?”
    “是的……”
    “修靈者有光明和暗之分,暗系修靈者的靈氣有恢復受損身體之功效。”
    “所以,你是暗系修靈者?”韓凝猜測道。
    啪!唐寅打個響指,笑贊道:“夫人聰明!”
    呼!雖然還不太懂他說的話,但有一點她明白了,他不是妖怪,心中也暗噓了口氣。她頓了片刻,還是走到唐寅近前,彎下腰身,將鍋蓋打開,瞧瞧里面清燉的雞肉,疑問道:“哪里來得雞?”
    唐寅說道:“早上我起來散步的時候在村子里揀到的。”
    韓凝聽后,粉紅的小臉立刻變的煞白,她急聲說道:“這……這怎么可以?快快快送回去,不然人家找上門來,我們拿什么陪給人家?”
    “不會有人找上門了。”
    “為什么?”韓凝怔怔地看著他。
    唐寅笑吟吟道:“因為村中的人都走光了。”
    “走光了?上……上哪去了?”
    他做出無可奉告的表情,攤手道:“我怎么知道?早上去村里的時候,一個人都沒有,顯然昨天晚上都搬走了,可能……”他笑瞇瞇地伸手指指天上,說道:“可能都搬天上去了吧?”
    韓凝傻眼了,村民一夜之間都搬走了?這怎么可能?怎么自己才睡了一覺,就有天翻地覆之感?她不確定地疑問道:“公……公子沒有騙我吧?”
    唐寅看眼鍋中的雞肉,感覺還得等會才能好,他抓住韓凝的手,說道:“既然你不信,我帶你去看。”
    韓凝的手并不光滑,或許因為經過干活的關系,顯得有些粗糙,唐寅特意把她的手抬起來,上面有不少細細的疤痕。
    “這是怎么弄的?”
    “公子……”這個時代雖沒有男女授受不親的概念,但一個婦女被男人如此抓著手,總不是件光彩的事。韓凝滿面漲紅,用力的收回手,不知是因為羞澀還是自愧雙手的丑陋,她窘迫地說道:“公公子請自重。”
    唐寅先是一愣,伸出去的手僵了片刻還是收了回來,不以為意的笑笑,再次問道:“手上為何會有這么多的傷痕?”
    “是……是去山中采藥時刮傷的。”
    聽聞這話,唐寅心中頓是一暖,同時生出愧疚之意。
    生怕他會誤會,韓凝忙又解釋道:“不止是為公子采藥,以前我也經常入山采藥,一是留為己用,二是讓戰兒拿到城里換些家用。”
    “哦,是這樣。”唐寅陪著韓凝邊向村中走邊問道:“夫人,你恨風人嗎?”
    不明白他為何會突然這么問,韓凝搖搖頭,反問道:“風人長的很可恨嗎?”
    唐寅仰面而笑,問道:“夫人覺得在下長的可恨嗎?”
    “當然不,公子很……”韓凝頓住,瞪大本就不小的眼睛,驚訝道:“公子是風人?”
    “呵呵,夫人果然機敏聰慧。”唐寅正色說道:“既然村里的人都死……都搬走了,夫人和戰兒也不要再留在這里了,隨我去風國吧,我會照顧你們娘倆,不讓你二人再吃一點苦。”
    唐寅或許殘忍無情,但也是極重恩情的人,如果沒有韓氏娘倆,現在的他,早已葬身魚腹,他不知自己怎么做才能回報二人這么大的恩情,他只能盡自己所能,給他娘倆最好最舒適的生活。
    對于村中居民一夜消失的事,韓凝一時間還是無法消化,她喃喃說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會一下子都搬走呢?”
    而事實勝于雄辯,當她和唐寅進入村里的時候,整座村子,靜悄悄的一點聲音都沒有,不僅沒有人聲,連雞鳴狗叫都沒有,偌大的依白村,仿佛一夜間變成了毫無生氣的死地。
    第一家沒人,第二家沒人,第三家第四家……統統都沒人,就連村長家都是空空如也,正如唐寅所說,村里的人都搬走了,連家中的牲畜也都一并帶走,可是為什么會這樣,到底生了什么事能讓人們如此倉促的全部離開?
    韓凝百思不得其解。
    不僅她沒解,依白村村民無故消失之事在寧國也成了無頭的懸案。
    在村子逛了一圈,連半條人影都沒現,韓凝稱不上難過,但多少有些落寞,隨唐寅又返回家中。
    路上。唐寅笑問道:“夫人還未答復我到底愿不愿意隨我回風國?”
    “公子為何執意要帶我和戰兒去風國?”
    “照顧你們,答報夫人和戰兒的救命之恩。”
    “我不想因救公子一命而成為公子的累贅。”
    “不會是累贅。”唐寅正色道:“我是真心實意想這么做的,我可以保證,在風國會給你娘倆最安逸最舒適的環境,我想,這也更利于戰兒的成長。”
    他的話令韓凝怦然心動,不過她與他畢竟是素昧平生,之間還談不上熟悉,貿然隨他去往人生地不熟的風國,她的心里也多少有些沒底。
    似乎看出她的顧慮,唐寅笑了,說道:“夫人請放心,我的命是你救的,我絕不會害你和戰兒。”
    被他說中心事,韓凝很不好意思,她連連搖頭說道:“公子誤會了,我絕沒有猜疑公子的意思。”
    “既然如此,夫人還猶豫什么呢?現在風國已是天子腳下,不再是邊荒蠻地,夫人到了這邊,很快就能適應的。”
    聽得出來,他是真心邀請自己去往風國,韓凝笑了,一直以來,除了親人,再沒有誰對她如此好過。她點頭應道:“那就煩勞公子費心了。”
    “哈哈!”聽她應允,唐寅大笑,話鋒一轉,又問道:“夫人恕在下冒昧,戰兒真是你的兒子嗎?”這也是他心里一直以來的疑問,她太年輕了,而韓戰又太大了,這對母子怎么看都讓人覺得別扭。
    唉!韓凝輕輕嘆口氣,幽幽說道:“我是孤兒,上面只有一姐姐,相依為命,戰兒其實是姐姐的遺孤,姐姐、姐夫因故去世后,留下戰兒無依無靠,我便收養了戰兒,當時戰兒還小,總是吵著要找娘親,我就讓戰兒管我叫娘。后來戰兒慢慢長大,小時候的事也記不大清楚了,真的把我當成了他的娘親。”
    “原來是這樣。”唐寅想了片刻,驚訝道:“這么說夫人還未成過親?”
    韓凝玉面一紅,說道:“我的夫君已經病故了……”
    說的是李義哪個病鬼吧?成親當日他就掛了,這叫什么成親?唐寅笑了笑,怕她難堪,也沒有點破,說道:“等到風國,風國才俊,任小姐挑選!”他對她的稱呼也由夫人改成了小姐。
    回到家中,韓戰業已醒了,見到娘和一位相貌英俊的青年回來,他也是嚇了一跳,經過韓凝好一番解釋,他才相信這青年就是他救回來的唐方。
    第一次見識到修靈者的厲害,尤其是暗系修靈者的神奇,韓戰開始纏著唐寅要學暗系靈武。
    他學暗系靈武,唐寅并不反對,在他看來,暗系靈武是最適合用來自保的,不過唐寅不會外宗的修煉心法,而修煉暗系內宗靈武風險又太高,極有可能受到黑暗之火的反噬,他只能推脫回到風國后,找專門的老師教導他暗系靈武。
    韓凝對去風國有些擔憂,但韓戰卻是十分高興,聽完之后,樂的嘴巴都合不攏。他早就討厭生活在村民的鄙夷之下,早就討厭再被人叫成掃把星了,如果不是舍不得他娘,他找就離開村子到外面闖天下了,現在聽唐寅說帶他們娘倆離開,他心中哪能不興奮?
    印象中很少見到戰兒有這么高興的時候,韓凝漸漸打消疑慮,打定主意,決定跟隨唐寅去往風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