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735

  第七百三十五章
    “啊什么啊,我的命是他們母子救的。寅坦然說道。
    “大哥,是……是張志弘做的嗎?”在良州,知道唐寅真實身份的寧人只有張志弘,除了這位寧國右相,程錦再想不出還有誰會加害唐寅,還有誰會有這樣的能力。“我就知道,張志弘這只老狐貍不會那么輕易投靠大哥的……”
    “程錦,不要亂說話,身為暗箭的頭頭,你推測出來的每個結論都要有確實的證據。”唐寅暗含責備地白了一眼程錦。
    程錦急忙垂,說道:“是!屬下失言了。大哥,害你的人難道不是張志弘?”
    唐寅肯定地說道:“不是他。”
    “那還會是誰?”
    “是誰已經不重要了,當務之急,是立刻回河西。”
    若在以前,以自己的性格一定會去找蔡又菱報仇雪恨吧!唐寅心中暗嘆一聲。可是現在,奇怪的是他對蔡又菱并沒有多少恨意,反而還隱約有股愧疚的心理,這讓唐寅自己都覺得很不可思議,他竟然會對敵人產生愧疚。
    除去這些微妙的心理不談,單單是蔡又菱身邊那些出類拔萃的侍衛們也不是簡單可以解決掉的,所以想來想去,他決定暫時放過蔡又菱,等以后光明正大的打回來時再找她算帳。
    “是,屬下明白了。”既然唐寅不肯深說,程錦也不敢多加追問,只要大王平安無事,就已是萬幸了。
    “天子詔書傳過來了嗎?”
    “正在路上,還需等待幾日才能到良州。”
    “這么慢……交代天眼和地網的兄弟,只要天子詔書一到,立刻交給張志弘,讓他安心。”
    “是!”
    唐寅把瑣事都交代完,這才向程錦正式介紹韓凝、韓戰二人。
    這母子倆是大王的救命恩人,程錦不敢怠慢,以禮相待。
    在良州又住了一晚,第二天,唐寅、程錦、韓凝、韓戰四人起程,踏上回往河西的歸路。
    路上,因為有了韓凝和韓戰相隨,顯得熱鬧了許多,尤其是韓戰,第一次出這么遠的門,在路上看什么都覺得新鮮,東竄西跳,精力旺盛。在唐寅的授意下,程錦有教導韓戰一些暗系靈武入門的修煉方法。
    看得出來,唐寅對韓戰十分喜歡,程錦自然是解囊相授,教的非常用心,只可惜,韓戰年歲已大,先前又沒有靈武基礎,而且并非修煉靈武的天才,不管受業老師的本領有多大,日后在靈武方面也難有大的成就。
    唐寅也沒指望他在成年之后能成為靈武頂尖高手,當成興趣,隨便煉煉即可。
    來的時候唐寅和程錦度很快,都是策馬飛奔,回來因為有韓氏娘倆在,度被拖慢許多,并非韓凝和韓戰不會騎馬,而是兩人未修過靈武,平常人的身體不可能象唐寅和程錦那樣可以沒日沒夜的奔波,往往趕了兩三個時辰的路,就得停下來歇息好一會。
    好在唐寅現在并不急于趕回河西,回程的度慢下來,他也正好把所經之地的環境、地形、特點仔仔細細的牢記在腦子里,以供日后所需。
    這日,四人已橫穿云口郡,進入肖陵郡境內。
    進入到肖陵郡,戰時的緊張氣氛立刻顯露出來,郡內的村鎮,過半都是空的,大批的百姓逃離家園,躲避戰禍。原本興盛的肖陵郡,現在已變的荒蕪、落魄。
    隨著大批流民的出現,肖陵郡也成為匪患的重地,山寇、路匪橫行。唐寅四人進入肖陵郡,才趕了兩天的路,路上就遇到四波劫匪,不過劫匪的人數都不多,要么是幾人,要么是十幾人,只程錦一個就輕松打掉了。
    行至第三天的時候,經過臥虎關,正向寧陽方向走,這時候路過一處山林。
    這里的地形是一面臨山,一面是密密匝匝的樹林,道路就在山與林地之間。
    走到這里,唐寅放慢馬,邊緩行邊向四周觀望。
    見狀,走在前面的程錦立刻撥馬退回到唐寅身邊,韓戰也好奇地湊了過來。
    “大哥,怎么了?”
    唐寅挑起眉毛,伸手指了指兩側,說道:“這里是處險地啊!”
    他是沒太深研究過兵書戰策,但也懂得地形的優劣。
    眼前這處地方,一面是山坡,一面是密林,如果己方的軍隊經過這里,山上的敵人不用多,只幾千人投下沖車,己方的大軍就得損失慘重。
    程錦眨眨眼睛,舉目向山上望了望,疑問道:“大哥是擔心此山被寧軍所戰?”
    唐寅點點頭,說道:“在地圖上把這里標記下來,日后要小心。”
    在山上駐扎,不等于是駐扎在死地嗎?程錦暗暗聳肩,對唐寅的說法不以為然,不過還是按照他的吩咐,取出地圖,仔細辨別了一下位置,然后用指甲在上面劃了一下,做好記號。
    韓戰好奇地看著他二人,憋了半晌,他眼睛突的一亮,脫口道:“原來大叔是風國的將軍?”
    唐寅先是一愣,與程錦相似而笑,回答道:“算是吧!”
    連日來的相處,程錦也很喜歡天資聰穎的韓戰,他說道:“其實,比將軍要大一點。”
    韓戰撓撓頭,問道:“比將軍的官還大?那……是元帥?”
    “恩!接近一些了,不過比元帥還要再大一點。”
    “比元帥的官還大?那……那是什么?”
    年少的韓戰想不出來了,不過一旁的韓凝身子突的一震,轉過頭來,睜大鳳目,難以置信地看向唐寅。一軍之統帥,換成品級的話已是正一品的高官,比元帥還大,那就只有一個人了,就是一國之君!
    難道,這個自稱唐方的青年會是風國的君主唐寅?想到這,韓凝已忍不住激靈靈打起冷戰。
    唐寅沒有忽視韓凝透過來的驚駭眼神,他故作沒看到,抬頭摸著韓戰的頭,問道:“戰兒,如果大叔與寧國交戰,你會站在哪一邊?”
    “戰兒從小到大,除了娘親就只有大叔是真心對戰兒好,大叔的敵人,就是戰兒的敵人,大叔要去打誰,戰兒還幫大叔打誰!”生活在村莊里的韓戰對國家的概念還不是很清晰,在他眼中,也沒有風人和寧人之分,或許和生活的環境有關系,每當村里有人戰死的時候,他反而會在暗地里拍手稱快,因為在他的心里,村里的人都是欺負娘的壞人。
    聽完他的話,唐寅忍不住仰面而笑,對韓戰更是喜歡,說道:“大叔無法把你培養成一名靈武高手,但可以把你培養成一個指揮眾多靈武高手的將軍、元帥!”
    韓戰并沒有修煉靈武的天賦,但卻極為聰明,反應也敏捷,性情堅韌,為人又富有擔當,把他培養成指揮千軍萬馬的將軍還是沒問題的。
    說話的時候,唐寅也在偷眼打量韓凝,韓凝的臉上是喜憂參半,看到韓戰興奮的滿臉通紅,她也很高興,不過一想到唐寅要把他領上戰場,心里又忍不住擔憂起他的安危。
    正在說話之時,突然間半山腰有人斷喝一聲:“山下的人都給我站住!”
    隨著話音,半山腰的石后竄出來二十多名手持大刀闊斧的漢子,大呼小叫的沖了下來,與此同時,另一邊的樹林里也鉆出二十多名大漢,這一左一右兩波人,眨眼工夫就把唐寅四人圍在當中。
    這些大漢,衣著雜亂,有人衣著光鮮,有些穿著破爛,還有人光著膀子,看其年歲,大的有四十開外,小的還有不到二十的青年,臉上的表情倒是一致,叱牙咧嘴,仿似兇神惡煞。
    得!不用問,又碰上打劫的了。一瞧對方的架勢,唐寅也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搖頭輕笑,問身邊的程錦道:“這是我們遇到的第幾波了?”
    “若屬下沒有記錯,這是第五波!”
    “寧國的匪患竟然如此嚴重,林翰這個肖陵郡的郡做的也不怎么樣嘛!”
    “大哥所言極是。”
    唐寅和程錦談笑風聲,完全沒把周圍這四五十來人放在眼里,可韓凝、韓戰都被嚇了一跳,雖說先前也碰過劫匪,但最多才十多人,而現在一下子冒出來四、五十號,要說不怕是騙人的。
    韓戰心里害怕,不過還是把韓寧從自己的右邊拉到左邊,夾在他和唐寅之間,挺著胸脯說道:“娘不怕,戰兒保護娘!”
    唐寅贊賞地看了韓戰一眼,暗暗點頭,他伸出手來,說道:“程錦,佩刀給我。”
    “區區鼠輩,何勞大哥出手,屬下解決即可。”
    如果對方人少,唐寅也懶著動手,但眼前有四、五十號人,對他而言已構成了‘點心’,可以填補一下他體內空虛的靈氣。
    “少廢話,拿刀來。”唐寅輕描淡寫地說道。
    “是,大哥!”唐寅堅持,程錦無奈,抽出佩刀,遞交給唐寅。
    唐寅掂了掂佩刀,暗道一聲太輕了。他的雙刀比程錦的佩刀要重得多,只可惜被蔡又菱那丫頭追殺的時候弄丟了,這筆帳也得以后再找她算了。
    他翻身下馬,向前走了幾步,對周圍的大漢說道:“留下你們身上的錢財,然后滾蛋,我饒你們不死,不然,你們要到九泉相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