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737

  又趕了五天的路程,唐寅四人已快接近河西地境,再向前,就是寧國設在肖陵郡最東面的那座小要塞。【】..
    當初唐寅和程錦過來的時候很容易,并未受到過多的盤問,但是現在他們要從這里回去可就沒那么簡單了。
    一直以來,肖陵郡的寧人都在往西逃,根本沒有人向東走的,現在唐寅四人拖家帶口的東去,自然引起要塞守軍的懷疑。
    十多名寧兵把唐寅等人拒于要塞的城門外,上下打量他們,好半晌,方有一名隊長模樣的軍兵問道:“你們是干什么的?要去哪?”
    程錦正要說話,唐寅已走上前去,說道:“我們是獵戶,要入山打獵。”
    “打獵?”寧兵隊長大嘴一撇,目光越過唐寅,他后面的韓凝、韓戰,問道:“打獵還要帶著老婆、幼弟?”
    唐寅未到三十,而且天生的笑面讓他看上去比實際年齡還小上幾歲,和二十出頭的毛頭小伙子差不多,與十五歲的韓戰在一起,要說他倆是父子沒人會相信。
    微微一笑,唐寅說道:“寧國哪條王法上規定打獵不可以帶妻兒?”
    “簡直一派胡言!”寧兵隊長感覺對方就是故意來戲弄自己的,他側頭喝道:“把他們給我統統拿下,扣押起來!”
    “是!”
    隨著喊喝之聲,十多名寧兵大步上前,要抓捕唐寅、程錦四人。
    這時候,程錦上前幾步,來到寧兵隊長面前,從口袋中掏出一錠銀子,向寧兵隊長手中塞去,含笑說道:“一點心意,請兄弟行個方便。”
    他若是不拿銀子,寧兵隊長對他們獵戶的身份還將信將疑,程錦這一拿出銀子,寧兵隊長馬上警覺出不對勁了,獵戶怎么可能會隨身攜有這么多銀子?對方的身份肯定不簡單?弄不好就是風國的奸細。
    他不動聲色地嘿嘿冷笑一聲,接過銀子,在手中掂了掂,點點頭,什么話都沒有,倒退兩步,猛然間轉身,拿起一只木棒,對著一面懸掛的銅鑼猛敲起來。
    當、當、當——鑼聲一起,要塞里頓時忙亂起來,只聽人喊馬嘶,“有敵人——”
    “有敵人來襲,趕快出戰——”
    想不到自己的收買會適得其反,非但未買通對方,反而還把己方的身份暴露了。
    該死的!程錦心里暗罵一聲,還未想好是戰是撤之時,只聽身旁勁風響起,唐寅已從他身邊掠過,只是兩個箭步就到了寧兵隊長近前,手臂向前一探,扣住對方的脖子,與此同時,黑暗之火也燒遍對方的周身。
    殺到寧兵隊長,唐寅片刻都未停頓,魔掌又伸向其他寧兵士卒,同時喝道:“程錦,你負責保護好夫人和戰兒!”
    十幾名寧兵,只是頃刻之間,便被唐寅殘風卷落葉般殺了個干凈。剛把要塞門口的寧兵解決掉,要塞內便涌出來大批的寧軍,草草估計,也得有二百來人,與此同時,烽火點起,要塞的上方騰起濃濃的狼煙。
    暗道一聲麻煩,唐寅閃到城門洞里,擋住正要擁出來的寧軍。
    “殺——”
    隨著叫聲,兩名手持長矛的寧兵向唐寅直刺過去。唐寅沒有凝聚靈鎧,以他體內所剩不多的靈氣也舍不得用來耗費在靈鎧上。他微微側身,躲開兩根長矛的鋒芒,不等對方收回,他手臂一夾,將兩根長矛夾于肋下,腰身用力扭動,喝道:“撒手!”
    兩名寧兵倒也聽話,手中的長矛被唐寅硬生生地奪了去。唐寅抓住雙矛,回手向前一推,只聽撲撲兩聲,雙矛的矛尾將后面沖上來的兩名寧兵刺個正著。寧兵數量眾多,倒下兩個人,則沖上來更多的人。
    唐寅飛身縱起,腦袋都快頂到城門洞的頂端,人在半空中連踢三腳,三名寧兵皆是下顎中招,怪叫著翻倒在地,沒等爬起,就被后面沖上來的同袍踩到腳下。
    沒有雙刀在手的唐寅依舊銳不可擋,寧兵手中的武器就是他的武器,在眾多寧軍的攻擊下,唐寅時而用槍,時而用劍,時而又用刀,只要是寧兵會用的武器,他都能使用。
    時間不長,城門洞里被他殺死殺傷的寧軍已有三十多號,原本堵在城門洞里的唐寅業已頂進要塞內部。
    進入要塞里,空間豁然開闊,有利于人數眾多的寧軍展開圍攻,但也有利于唐寅身法的施展。
    他奪過一名寧兵的戰刀,拎刀而站,黑暗之火在靈化后的戰刀上熊熊燃燒著。
    “殺啊——”
    寧軍依仗人多勢眾,對唐寅展開瘋狂的圍攻。現在他靈氣的恢復連一成都未到,無法連續施展暗影漂移,他也懶著再去施展,站在那里,靈刀上下翻飛,沖過來一個,砍倒一個,沖來兩個,砍倒一雙。
    就這么硬碰硬的和寧軍交手,眨眼工夫,又有二十多人死于他的黑暗之火。唐寅的靈氣不是在越打越少,而是越打越多,空虛的身體也漸漸變的充實起來。
    要塞里的寧軍總共才有三百人左右,被唐寅砍殺五、六十號,剩下的寧兵不敢再貿然上前進攻,不由自主地紛紛后退。不知是誰大喊一聲:“放箭!射殺敵賊!”
    這話提醒了寧軍,寧兵們紛紛后退,許多人爬到土墻上,捻弓搭箭,對準了場內的唐寅。
    “射——”
    隨著殺豬般的號叫聲,寧兵們齊齊放箭,上百支雕翎飛羽從四面八方向唐寅這一點飛射過來。
    撲、撲、撲!
    箭矢一點沒浪費,全部射到地面上,再看唐寅,已不見了蹤影,正當寧兵們大感莫名其妙,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時候,左方的土墻上慘叫聲起,原本站于要塞內的唐寅不知何時已上到城頭,對那里的寧兵展開瘋狂的砍殺。
    就在他一走一過之間,站于墻上的三十多名寧兵無一幸免,全部傷于他的靈刀下,黑暗之火吞噬其身,騰騰的白霧由其周身散出來。
    當寧兵們急急將箭頭轉變方向,再要放箭的時候,唐寅的身影又消失不見,右側的土墻上傳出瀕死的嚎叫聲。
    要塞里的三百名寧兵,拿身法詭異飄忽不定又出手犀利狠毒的唐寅毫無辦法,傷不到他分毫不說,寧兵反而一個接一個的死去,吸入唐寅體內的靈氣越來越多,他的度也隨之變的越來越快,出手更加銳不可擋。
    此戰,唐寅一個人,變成了三百寧兵的噩夢。
    戰至最后,三百人已剩下不到三十人,殘存的寧兵已徹底被他嚇破了膽,再無心戀戰,紛紛丟棄武器,尖叫連連的向要塞外跑去。
    他們的度哪里能快得過瞬間移動的暗影漂移,唐寅閃到逃兵之中,靈刀掄開,幾刀下去,兩位數的敵人就只剩下個位數了。
    殘存的幾名寧兵嚇的連逃跑的力氣都已失去,渾身抖動著,哆哆嗦嗦地看著唐寅。
    唐寅臉上掛著邪氣又陰冷的笑容,用手中的靈刀在幾人的腦袋上輕輕敲了敲。
    他沒有用力,但幾名寧兵卻嚇的鬼叫不斷,其中有個膽小的,直接被嚇的暈死過去。
    唐寅聳聳肩,嗤笑出聲,問道“你們知道我是誰嗎?”
    幾個還保持清醒的寧兵顫巍巍地搖搖頭。
    “我是唐寅。你們回去,告訴林翰一聲,讓他洗干凈脖子等著我,我隨時會去寧陽取他的腦袋。”唐寅將手中靈刀隨意的一扔,喝道:“滾吧!”
    幾名死里逃生的寧兵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前這個孤身一人就搗毀己方整座要塞的青年竟然會是風王唐寅?而且向來心狠手辣的唐寅這回竟然把自己饒了?
    人們想跑,但又不敢跑,或者說軟的雙腿已不受他們的指揮,幾人渾身顫抖著站起原地,大眼瞪小眼地看著唐寅。
    唐寅挑起眉毛,沉聲說道:“再不走,我可就不客氣了。”說話之間,他抬起胳膊。
    幾個寧兵媽呀的怪叫一聲,連滾帶爬的向要塞外跑去。
    看到等在城門外的程錦、韓凝、韓戰三人時,寧兵又出一陣尖叫,抱著腦袋,落荒而逃。
    對于要塞內的戰斗,程錦幾人并沒有看清楚,現在聽里面已沒了動靜,這才拉著馬匹向里面走去。
    近來之后,別說韓凝、韓戰臉色變了,就連程錦都忍不住暗暗咋舌。
    不大的要塞,里面到處都是尸體,橫七豎八,鋪了滿地,掛了滿墻,和先前山匪的死狀差不多,不管尸體被砍的有多零碎,卻沒有一滴鮮血滲出,整個場面即詭異又駭人。這也正是黑暗之火第二層境界靈魂燃燒的恐怖之處。
    程錦知道唐寅靈氣大損,接近枯竭,這種狀態之下,仍能在如此短的時間里解決掉這許多的敵人,實在令人不得不佩服。
    唐寅站在要塞的中央,等程錦等人走到近前后,他接過自己的馬匹,舉目向后方望了望,悠悠說道:“狼煙已起,用不了多久寧軍的大隊人馬就會殺到,真想留下來再戰一場!”
    程錦咧嘴,正色說道:“大哥已多日未回軍營,積壓的軍務一定繁多,大哥還是應以大局為重,先回軍營再說吧!”
    唐寅知道程錦是擔心自己的安危,他淡然一笑,并未堅持,縱身上馬,揮手說道:“回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