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738

  在唐寅離營的這段期間,南方戰事又生了變化。..
    魏征率領寧國西部軍奉嚴初之命南下,前去與莫軍作戰,但以蕭慕青為的平原軍窮追不舍,不管不顧的深入寧國腹地,大有不把魏征一部殲滅不罷休的架勢。
    深知平原軍作戰的兇狠,魏征不敢與其硬拼,說是奉命南下,實際上就是被迫南逃。
    魏征先是率部由河西郡南下逃入武曲郡,休整還未到一天,后方探馬回報,平原軍已追殺上來。魏征無奈,只得傳令全軍,起營拔寨,繼續南下。
    可能河西大營一戰,魏征真被平原軍嚇破了膽,他每逃入一城,只要一聽平原軍殺到,連抵抗都不抵抗,棄城便跑,連帶著,城中的地方軍也跟著魏征跑。
    魏征是進一城,平原軍就攻一城。
    西部軍在魏征的率領,如同喪家之犬,先是南下進入武曲郡,又西逃進入淮陰郡,最后再繼續南下跑到佳尚郡。
    之上,寧國西部軍連入七城,也連棄七城。
    平原軍雖然成功攻破七城,但并不分兵占領,破城之后,充其量就是在城中搜刮補給,然后直接穿城而過,緊追西部軍不放。
    蕭慕青也早已打定了主意,魏征丟給自己再大的甜頭他也不要,這回就是要一鼓作氣致魏征一部于死地。
    佳尚郡的形式太復雜了,寧國地方軍主力、莫軍主力還有風國的三水軍全聚于此,三方的交戰本就進入膠著狀態,現在隨著魏征一部再近來,后面還跟著平原軍,佳尚郡的形式就更加混亂了。
    全郡各地,到處都有軍隊,有時候就算迎面碰上了都分不清楚那是敵軍還是友軍。
    按照魏征是意思,在佳尚郡也不能停,南方因為已被莫軍占領,不能繼續南下,應改變方向,向西進,回西部軍的老家。
    不過這時候他的部下們和他出現了意見分歧。
    西部軍受平原軍的追殺,戰不敢戰,南逃,那還可以說是奉王命南下增援,但是現在已經到了佳尚郡,若不交戰,再向西逃,可就要被冠上臨陣脫逃的罪名了,魏征或許不在乎,但西部軍的眾將可在乎,魏征或許不要臉面,但西部軍的將士們還要臉面呢。
    當魏征傳令西去的時候,全軍眾將領齊齊找上門來,人們的意見大致分成兩種,一種是己方與佳尚郡的地方軍匯合一處,與風、莫聯軍決一死戰;第二種意見是不與佳尚郡的地方軍匯合,獨自與后面追來的平原軍展開決戰。
    反正不管是哪種意見,本質是一致的,那就是不能西逃,要留在佳尚郡死戰到底。
    并非西部軍眾將不知天高地厚,而是這逃亡下來,眾人的心里都憋滿了怨氣,寧愿戰死,也不想再逃了。
    另外西部軍在逃亡中收攏了大量的地方散軍,僅僅是連棄七城,跟隨他們一同逃亡的地方城軍就有七萬多人,現在全軍上下,兵力已接近二十五之眾,而后面追殺的平原軍才區區十萬人,二十五萬對十萬,即便對方作戰再兇狠,己方也未必會落敗。
    魏征不是沒想過與佳尚郡地方軍兵合一處,但如果合兵,那么就要面臨莫軍、三水軍、平原軍的三面圍攻,形式不容樂觀,如果獨自與平原軍展開決戰,即便己方有二十五萬之眾,但他心里仍是沒底。
    他還想力排眾議,堅持西逃,不過西部軍的眾將都不干了,最后甚至演變到宮的地步,要么魏征自己西逃,要么留在佳尚郡作戰,總之要跑,西部軍是不跟他走了,要戰,西部軍全軍依舊聽從他的指揮。
    事情到了這一步,魏征也沒轍了,他并不怕死,之所以西逃,是想為寧國留下一支生力軍,但現在全軍將士都不愿意跟他逃走,魏征又哪能自己跑路?權衡利弊,沒有辦法,他也只好選擇留下,并決定與平原軍一決雌雄。
    雙方的決戰地點選定在佳尚郡西北方的春曉平原。
    此戰也是風寧之戰中最為著名的春曉之戰。
    寧軍方面,是以魏征為的西部軍加上地方散軍,兵力達到二十三萬余人。
    風軍方面,是以蕭慕青為的平原軍,兵力接近十萬。
    雙方的兵力合計三十多萬,在春曉平原展開了一場你死我亡的大戰。
    寧軍的布陣是把最精銳的西部軍放在中央,魏征親自坐鎮指揮,兩翼為地方散軍,配合中軍戰斗。
    而風軍方面的布陣則截然相反,蕭慕青把平原軍的精銳全部放到兩翼,其余兵力組成中軍。
    雙方的軍陣在春曉平原上排展開來,放眼望去,雙方的陣營分的清清楚楚。
    一邊是黑,黑中帶紅,一邊是銀,亮如鏡面,不過寧軍的兵力畢竟比風軍多出一倍有余,軍陣看起來也極為龐大,鋪天蓋地,象是給草原鋪上一層銀裝。
    交戰之前,蕭慕青特意把麾下的偏將、兵團長全部叫到自己近前,環視眾人,他笑問道:“諸位將軍,此次與敵決戰,你們怕不怕?”
    “末將不怕!”眾人回答的異口同聲,斬金截鐵。
    蕭慕青笑了,部下們說的好聽,實際上,他們略顯蒼白的臉色已經說明了一切。
    他哼笑出聲,傲然說道:“敵眾我寡,又是本土作戰,寧軍似乎占盡優勢,實則不足為懼,寧軍雖有二十余萬,但其中過半都是烏合之眾的地方散軍,毫無戰力,只能充充門面罷了,碰上我大風的虎狼之師,片刻之間便會土崩瓦解。”
    話是開心鎖。蕭慕青身為一軍統帥,他能如此信心十足,從容不迫,下面的眾將們自然也都是信心百倍,心中的畏懼銳減,一各個滿臉殺氣,擦拳磨掌。
    蕭慕青繼續說道:“在本帥眼中,寧軍如草芥,擋在我軍面前的并非二十萬敵人,而是二十萬的軍功,列位將軍,今日之戰,正是你們立下奇功、一戰成名的機會,若是錯過了,以后可就再也找不到了。”
    “末將明白!”蕭慕青說的越輕松,下面眾將的信心也就越足,斗志也就越加旺盛。
    “嘿嘿!魏征這條喪家之犬已帶著我軍跑過小半個寧國,今日,本帥必取下他的狗頭。各位將軍,這可就要看你們的運氣了,別忘了,我軍的副帥一職一直都是空著呢!”蕭慕青的意思已再明顯不過,只要能取下魏征的腦袋,就有機會成為平原軍的副統帥。
    這個誘惑力可太大了,平原軍在風國眾軍中排在位,即便是副統帥,碰到其他各軍的統帥,人家也得客氣三分。
    等蕭慕青把話說完,人們眼中流露出來的已不僅僅是斗志,還包含著濃烈的。
    蕭慕青把各兵團長的斗志和激起來,就等于是把全軍的斗志推到頂點。
    隨著雙方戰鼓擂動,風寧兩軍的軍陣開始向對方壓前進。
    兩軍還未接觸,箭陣率先動。
    雙方的箭矢在空中交會而過,無數的雕翎出的破風聲形成一死亡交響曲,一排排、一群群的士卒中箭倒地,而后又有更多的士卒從他們的身體上無情踏過。
    等箭陣過后,雙方的戰陣已接觸到了一起。
    這是一場針尖對麥芒的正面交鋒,戰斗中,沒有任何的偷機取巧,全憑各自的真實實力。
    在交戰初期,雙方憑著一股子的沖勁,拼得勢均力敵,旗鼓相當,而隨著戰斗的持續,蕭慕青的排兵布陣展現出威力。
    平原軍兩翼的精銳碰上寧國的地方散軍,雙方的戰力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而且戰斗越膠著,死傷的人數越多,此時拼的也不僅僅是戰力,還有經驗和心理素質。
    許多地方散軍這輩子都未打過一場戰斗,現在被推上戰場,而且還是和最兇狠的平原軍作戰,他們哪里能受得了?
    看著前方敵人猙獰的五官,嗜血的面孔,野獸般的咆哮,瘋狂的揮舞著武器,將己方兄弟砍倒、刺倒一片又一片,猩紅的鮮血、滿地的殘肢斷臂以及連成一片的慘叫、哀號聲不斷刺激著他們的感官。
    這里哪里還是人間,而是活生生的人間地獄,許多地方散軍經受不住這樣的血腥與殘酷,精神崩潰,怪叫著四散奔逃。
    驚嚇的失去理智的士卒們橫沖直撞,未跑向對面的風軍,反倒是把己方的戰陣撞得四分五裂,混亂不堪。
    戰場上,恐慌的心理比瘟疫還要可怕,傳播的比瘟疫也要快得多。
    開始時只是撮的寧兵怯戰,而后很快演變到成陣、成兵團的寧兵不戰而退,寧軍的整齊陣營也隨之開始變形。
    平原軍的兩翼,如同兩把鋒利的柳葉刀,在寧軍身上做著切割手術,直接把寧軍的兩翼和中軍分割開來。
    這時候,戰場上的形勢已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寧軍兩翼節節后退,而中軍突前,風軍這邊則是中軍頂住敵人,兩翼在兩側包抄,將以魏征為的中軍團團圍在當中。
    親自指揮的魏征自然也看出戰局的失控,他傳令下去,趕快擂鼓,督促怯陣不前的兩翼軍兵立刻前進增援。
    西部軍把戰鼓敲的震天響,牛皮鼓面都敲破好幾張,但地方散軍卻置若罔聞,依舊未敢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