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740

  西部軍慘敗的消息傳回良州,寧國朝野震驚,十多萬的西部軍連同統帥魏征在內,竟然被平原軍全殲,對這樣的結局是所有人都始料不及的,包括嚴初和長孫淵宏在內。【】..
    折損了大將魏征和能征慣戰的西部軍,這對寧力的打擊太大了,那么意氣風少年得志的嚴初也忍不住生出大難臨頭之感,風莫聯軍在南方勢如破竹,連戰連勝,風軍在東部虎視耽耽,蓄勢待,這可如何應對?
    這時候,右相張志弘趁機站出來提議,請求嚴初調遣長孫淵宏南下,以解目前的燃眉之急。
    張志弘的提議得到許多寧國大臣們的支持,即便是非右相派系的大臣們也認為目前只有長孫淵宏能解南方之危。
    不過嚴初卻是猶豫不決。現在長孫淵宏是他手中最后一張王牌,自然要留下來保護都城,若是派到南方作戰,一旦有個閃失或者東部的風軍趁機攻來,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聽完張志弘的提議,嚴初并沒有馬上表態,而是問長孫淵宏道:“淵宏將軍,你有何良策?”
    從內心來講,長孫淵宏是想去南方的,對魏征,他的印象談不上好,但也絕對不壞,但西部軍可是他一手帶出來的命根子,現在被平原軍全殲,長孫淵宏的心都在滴血,要說不想南下去報仇血恨,那絕對是騙人的。
    不過他的理智又不允許他這么做,畢竟東面還囤積有大批的風軍,而且風軍的舉動十分反常,似乎并沒有急于西進的意思,以唐寅的性格,定是在暗中謀劃著什么,他不敢貿然離都。
    他沉吟半晌,方冷笑一聲,拱手說道:“臣無良策,只想留守都城!”說話之時,長孫淵宏連看都未看嚴初。
    他對嚴初心存一定的埋怨,甚至是怨恨,要么你就不用自己,既然用了自己,卻又不信任,如果當初他不把自己從河西大營調回都城,風軍哪至于如此順利的攻過漳河,西部軍又何至于在魏征的統帥下全軍覆沒?可以說,西部軍不是亡于平原軍之手,而是折損在嚴初的手上。
    嚴初并不知道長孫淵宏心里在想什么,不過看他如此傲慢的姿態,放于桌案下的手緩緩握緊拳頭。在嚴初看來,長孫淵洪肯定是認為自己現在已無人可用,必須也只能倚仗于他,所以,他才敢在自己面前變的肆無忌憚,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嚴初和長孫淵宏這對君臣,考慮問題就從來沒有想到一起去的時候,但誰又都不愿把心里話講出來,導致誰都不信任誰,之間的矛盾越積越深。
    長孫淵宏的傲慢讓嚴初恨的牙根癢癢,但是很無奈,他現在確實已無人可用,只能倚仗長孫淵宏。他暗暗嘆了口氣,轉頭對張志弘說道:“張相,淵宏將軍所言也有道理,本王覺得還是讓淵宏將軍留守都城最為合適。”
    張志弘皺起眉頭,正色說道:“現在風莫聯軍的主力都在南方,若無大將抵其鋒芒,恐怕用不了多久,風莫聯軍的主力就會打到良州,屆時兵臨城下,大王后悔莫及啊!”
    “可是……”
    嚴初猶豫著剛要說話,長孫淵宏已打斷道:“可是我若南下,東部的風軍突然難怎么辦?河西距離良州,急行軍只需半月便可趕到,一旦風軍殺來,都城又有誰能抵御風軍?”
    自己的話被他打斷,嚴初心中更是氣悶,不過也不得不承認他說的有道理,那也正是自己的顧慮。
    張志弘微微一笑,對長孫淵宏說道:“淵宏將軍難道以為我大寧沒人了嗎?別忘了,就在個把月前,肖陵郡郡林翰在代云城大敗風軍,全殲風軍的天鷹軍,那可是整整一個軍團啊,現在東部的風軍已元氣大傷,嚇的畏懼不前,別說打到良州,就連肖陵郡他們都打不下來呢!”
    長孫淵宏很想罵張志弘是豬腦子,他強壓怒火,冷聲說道:“據我所知,天鷹軍之敗,是敗在臨陣換將上,并非是林郡的謀略和戰術有多高明。而現在唐寅又重新啟用子纓,天鷹軍也已重建,張相認為林郡還能守得住嗎?”
    他說的是事實,但語氣卻太過強硬和傲慢,完全一副目中無人的姿態,好象寧國除了他長孫淵宏外,再沒有會打仗的人了。眾臣聞言,面面相覷,皆露怒色,即便是嚴初也大皺眉頭,冷眼睨視著長孫淵宏。
    不知道是裝的還是真被長孫淵宏的話氣到了,張志弘身子直哆嗦,伸手指著長孫淵宏,氣吼道:“淵宏將軍這么說……不覺得太……太輕視我大寧的才俊,太長敵人志氣而滅自己的威風了嗎?”
    哼!長孫淵宏哼笑一聲,揚起頭來,環視眾臣,慢悠悠地說道:“張相不必動怒,我說的也是實話。”
    “你……”
    “不要再吵了。”
    嚴初拍案而起,瞧瞧張志弘,再長孫淵宏,心煩意亂的在王椅前來回踱步。
    到底要不要派長孫淵宏南下,他實在拿不定主意,不派他,南方戰事吃緊,聚集在佳尚郡的地方軍肯定抵擋不住風莫聯軍的進攻,派他出去,自己身邊又太過于空虛,萬一東部風軍突然力,快攻破肖陵郡,那都城可就危在旦夕了。
    唉!最后,嚴初長長嘆了口氣,說道:“此事,本王還需再細細斟酌,日后再議,退朝!”說完話,他一甩袍袖,轉身走了。
    張志弘的提議因長孫淵宏的作梗而未被嚴初采納,他當然不會就此罷手,能不能把長孫淵宏支離都城,可關系到他以后能不能坐上寧國的王位。
    正如唐寅所說,在與貪婪的趨勢下,人的雙眼往往會被蒙蔽,那么精明的張志弘,竟然沒有看出風莫的吞寧之意,全當是奉天子之命討伐,這也是件匪夷所思的事。
    他回到家中,馬上找來住在他府上的天眼人員,讓他趕快給河西的唐寅傳信,讓河西的風軍再攻肖陵郡,然后再敗一場,只有這樣,他才能有強硬的借口讓嚴初調長孫淵宏南下。
    按照他的意思,天眼探子給河西方面飛鴿傳書,講明張志弘的意圖。
    很快,傳書便到了河西,最后交到唐寅的手上。
    這段時間,唐寅可是一直在等良州方面的消息,現在終于接到張志弘的傳書,他將內容仔仔細細看過一遍,然后閉上眼睛,陷入沉思。
    過了許久,他才睜開雙目,仰面輕笑,喃喃說道:“很好,看來,張志弘確實是在為我辦事。”
    張志弘讓自己再吃一次敗仗,明顯是為了迷惑良州方面,之所以要這樣做,也必定是他的進諫受到了阻撓。
    不怕他提要求,就怕他無聲無息的不提要求。
    現在,河西大營的兵力又得到打量的補充,一是風國本土的第二批援軍趕到,使天鷹軍和直屬軍的兵力都恢復到十萬,其二,是新軍的重建。
    原本天鷹軍在風軍中屬于炮灰軍團,現在新軍取代了天鷹軍的地位,成為風軍中的新炮灰軍團。組成新軍的兵力基本都是寧人,下到士卒,上至千夫長甚至兵團長,清一色的寧人,只有軍團長是風人,也是由唐寅親自委任的,和原來一樣,還是關湯。
    上次新軍全部折損于漳河,現在經過重建,又征集了五萬左右的寧人,由關湯擔任軍團長。其實,新軍還遠未達到軍團的編制,而關湯這個軍團長的頭銜也與蕭慕青、梁啟、子纓等人相去甚遠,實際上軍階也只是比兵團長略高一點罷了。
    由其統帥的官階也可看出目前新軍在風軍中的地位如何。
    接到傳書之后,唐寅立刻下令,讓天鷹軍和新軍聯手去攻肖陵郡,子纓為主,關湯為輔,和上次一樣,此戰也是只許敗,不許勝,但要如何做到看上去是大敗而實際上損失又不大,那就得看子纓的本事了。
    領命之后,子纓和關湯聚在一起,商議作戰的計劃。
    關湯很有自知之明,也明白新軍的作用是什么,他對子纓笑道:“子纓將軍,這次就由我新軍來打頭陣,肯定會敗的徹底,敗的一塌糊涂。”
    子纓聞言,忍不住笑了,搖頭說道:“新軍都是寧人,讓你們去打頭陣,又讓你們去大敗,那我們的意圖是不是顯得太過明白了?”
    關湯撓撓頭,不好意思地憨笑道:“子纓將軍,那你說怎么辦呢?”
    子纓還未回話,就聽帳外有人說道:“子纓大叔,這次可不可以帶我一起去?”
    隨著話音,韓戰從外面走了近來。
    唐寅把韓凝和韓戰帶回軍營后,本想把兩人直接送回風國本土去,不過韓戰堅持要留下來,唐寅也沒有多堅持,稍做考慮就同意了。
    他可以留下韓戰,但無法留下韓凝,韓凝畢竟是個女人,又未投軍,留在軍營中多有不便,而且風軍正在整頓軍紀,唐寅身為國君,自然不好以身試法,何況身邊還有子纓這個‘執法先鋒’在看著他。
    最終他留下韓戰,派人把韓凝送回鹽城,并拍著胸脯向她保證,絕不會讓韓戰傷到一根汗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