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741

  唐寅對韓戰很是喜愛,這一點誰都看得出來,就連在中軍帳商議軍務的時候,都允許他在旁做旁聽。【】..
    現在聽他說要隨自己一同出戰,子纓先是一愣,而后笑問道:“韓戰,大王知道此事嗎?”
    “大叔……不,我還沒有告訴大王。”韓戰已經知道唐寅的真實身份,只是一時之間還很難改口。
    子纓樂了,站起身形,走到韓戰近前,說道:“這事我可做不了主,戰兒應先去知會大王,如果大王允許,我便帶你出征。”
    “這……”韓戰就是怕唐寅不準,才私自來找子纓,聽他這么說,頓時泄氣了。
    琢磨了片刻,他眼睛突的一亮,說道:“如果子纓大叔肯代我向大王去提,大王沒準會同意的。”
    子纓也很喜歡韓戰這個少年,覺得他天資聰穎,兵書戰策,過目不忘,是個值得培養的人才。此戰雖是求敗,但并不簡單,要知道取勝容易,而要故意落敗又得蒙蔽住敵人,那并非易事,對于新人而言,這樣的機會太難得了,從中能學到許多書本上沒有的經驗。
    他略微沉吟了一會,點點頭,說道:“好吧,戰兒,等會我領你去求大王。”
    韓戰大喜,差點在子纓面前蹦起來,連聲叫道:“謝謝子纓大叔。”
    子纓也被他孩子氣的模樣逗得大笑。
    一旁關湯清清喉嚨,提醒道:“子纓將軍,你還沒說我軍要如何落敗呢!”
    子纓面色一正,說道:“戰場之上,敵我雙方的形勢瞬息萬變,我又不是神仙,如何能做預測?”
    “那……”
    “走一步,步,見招猜招,見仗打仗吧!”子纓模棱兩可地說道。
    韓戰在旁接道:“我明白子纓大叔的意思,兵家無定式!”
    “哈哈——”子纓仰面大笑,拍拍韓戰的肩膀,對關湯說道:“聽到沒有,關湯將軍,你還不如一個才學兵書沒幾天的半大孩子。”
    關湯為人憨直,心性直爽,正因為這樣,子纓才敢在他面前開這樣的玩笑。
    果然。關湯不以為然地瞧瞧韓戰,大嘴一撇,出一聲輕蔑的低嗤:“切!”
    子纓、關湯帶著韓戰去找唐寅,提議帶韓戰參與此戰。
    唐寅向來輕視書本,重視實戰,覺得書本學的再好也只不過是紙上談兵,真正能指揮千軍萬馬戰無不勝的將軍是要在連續的實戰中一點點磨練出來的。聽子纓提議帶韓戰出征,他只是略微皺了皺眉頭,問道:“子纓將軍覺得此戰兇險嗎?”
    “戰無常理,每戰皆有兇險!”
    這叫什么狗屁話!唐寅頭痛的揉了揉額頭,他現自己實在很難喜歡上子纓這個人。他嘆口氣,又看向韓戰,問道:“戰兒想去?”
    “是的,大王!”知道唐寅的身份,韓戰在他面前也收斂了許多,必恭必敬地回答。
    “那就去吧!有子纓將軍在,我是很放心的。”唐寅對子纓笑瞇瞇道:“子纓將軍會保護好戰兒的,沒錯吧?”
    “末將愿以性命擔保!”
    “恩!準!”唐寅是不喜歡子纓這個人,但卻很信任他的能力,也佩服他的頭腦,林翰或許善用謀略,但在用兵方面,恐怕十個林翰捆在一起也比不上一個子纓。
    “多謝大王!”子纓、韓戰齊齊施禮,只有關湯在旁低聲嘟囔道:“帶個小孩子去打仗多麻煩,礙手礙腳的……”
    他的話音不大,但還是被韓戰聽到了,他哼了一聲,說道:“敗軍之將,還好意思嫌棄旁人?”
    韓戰說的是關湯在第一次漳河之戰時的慘敗。
    聽聞這話,關湯老臉頓是一紅,低下頭去,再不言語。
    唐寅先是一笑,可隨后面色又是一正,沉聲說道:“戰兒不得無禮!從年齡上說,關將軍是你的長輩,從軍階上說,更是高出你甚多。”
    韓戰倒是也聽話,唐寅話音剛落,他便沖著關湯深施一禮,說道:“關將軍請恕戰兒出言冒犯。”
    “啊,呵呵……”關湯干笑著擺擺手,搖頭嘆道:“算不上冒犯,賢侄說的也是實話。”
    得到唐寅的肯,韓戰十分興奮,沒有在大帳里久留,跟隨子纓和關湯去視察軍營了。
    等他們離開之后,坐在唐寅下手邊的邱真突然開口問道:“大王,現在要不要把平原軍和三水軍調派回來?”
    唐寅若有所思地搖搖頭,說道:“有平原軍和三水軍在南方,才會給寧國朝廷造成足夠大的壓力,現在調回來,為時尚早。”
    “不過,平原軍經過春曉之戰,傷亡不小,需要休整。”邱真提醒道。
    “可以在莫國攻占的地方進行休整嘛!”
    “但我們的補給和藥品都運不過去,而莫軍又未必肯出力幫忙,大王應給邵方寫封書信,先知會一聲。”
    “恩!有道理。”唐寅點點頭,暗贊邱真心思縝密。他說道:“此事你去辦吧,以我的名義來寫書信。”
    “是!大王!”邱真應了一聲,而后,他凝視唐寅,久久未語。
    唐寅甚是奇怪,不知道他直勾勾地盯著自己干什么,問道:“邱真,你有話要說?”
    邱真沉吟著,考慮自己該如何開口,過了一會,他方說道:“大王,韓戰是寧人,又未正式投軍,大王把他留在軍中,又派他隨軍出征,實在不太合適,大王是不是該給他個軍階?”
    提到這事,唐寅恍然想起什么,他拍拍腦袋,笑了,說道:“此事我也考慮過,還也正想和你商議呢!”頓了片刻,他問道:“邱真,你說……我收戰兒為義子如何?”
    邱真聞言,臉色頓是一變,拱手說道:“萬萬不妥。”
    想不到他會這么直接的反對,唐寅一愣,疑問道:“為何不妥?”
    “大王現在并無子嗣,一旦收了韓戰為義子,他便成了我大風的儲君,讓一個寧人做我國儲君,百姓如何會服?朝中大臣又如何會服?這么做,必起波瀾,弄不好還會引我國內部的紛爭,影響到大王的王位!”
    邱真知道唐寅脾氣倔強,如果一味的逆著他,會適得其反。他又故作輕松地說道:“何況,大王年歲輕輕,收已快成年的韓戰為義子,也不太合適,退一步將,即使大王真想這么做,現在也不是時候。”
    “那要等到什么時候?”
    “等到大王有嗣之后。大王先有嗣,那便是我大風的儲君,而后再收韓戰為義子,便無人會說閑話了。”邱真含笑說道。
    “不錯,有道理。”唐寅原本要收韓戰為義子的念頭被邱真輕描淡寫的幾句話就給打消掉了。
    邱真嘴巴張開,又想說話,但最后還是把話咽了回去。
    見狀,唐寅好奇地問道:“邱真,你又想說什么?”
    邱真為難地說道:“這話,臣本不應該說,但是又不得不說……大王有三位夫人,為何不讓三位夫人為大王生下一兒半女呢?大王志向遠大,常常親自統兵出征,但,萬一……呃,臣是說萬一生個意外,大王豈不是……豈不是……”
    “后繼無人?!”唐寅幫他把話說完了。
    邱真垂下頭,沒敢接話。
    這話也就是仗著他和唐寅私交甚密的關系才敢說出口。在當時,臣子干涉君主的私事是大忌,尤其是子嗣問題,一個不對就可能引來殺身之禍。
    好在唐寅是不太在乎這些,而且有些事情,他還真需要找個人來商議。他輕輕嘆口氣,說道:“邱真,你應該能看得出來,我是喜歡殷柔的,更準確來說,是很愛殷柔的。”
    “是的!”關于這一點只要是人就能看得出來。
    唐寅說道:“風國未來的王位,必須得由我和柔兒的孩子來繼承。如果我和三位夫人先生下子女,以后就是大麻煩。廢長立幼,無論是皇家還是王族,都是大忌,因此而引的紛爭血案、手足殘殺,比比皆是,邱真,你說我如何敢不防啊?”
    “這……”邱真沒有想到唐寅考慮的這么深遠,更沒有想到他對殷柔的感情會這么深,在兩人還未結合的時候,就把王儲定在他倆的子女身上了。
    不能說唐寅考慮的不對,只能說他考慮的太多了。
    邱真正色道:“總之,臣以為,大王無嗣,此為隱患。”風國的內部,日后若起爭端,也必是因此事而起。他的后半句話沒有說出口。
    唐寅一笑,說道:“放心吧!我未迎娶柔兒之前,是不會死的。”
    邱真眨眨眼睛,垂下頭來,沒有接話。有時候,受傷也會影響到生育的!他心里默默補充著。
    好不容易能找個人聊聊心里話,唐寅感覺輕松很多,他站起身形,伸展筋骨,幽幽說道:“等滅寧之后,我就正式向殷諄提親。”
    邱真一震,并非因為唐寅說的話,而是他對殷諄的稱呼,即便在私下里,直呼天子名諱,也是大不敬,由此可見,天子在他心中的地位已降到了什么程度。
    在邱真看來,以唐寅的野心和抱負,吞并一半的寧國絕不會滿足,廢天子,取而代之是早晚的事,當然,他也樂見其成,如果唐寅真能坐上天子之位,他可能做夢都會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