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743

  第七百四十三章
    現在嚴初看長孫淵宏是越看越別扭,越看越覺得他心懷叵測,急于把他調離自己的身邊,另外最為關鍵的一點,肖陵郡的連連告捷確實起到了迷惑人心的作用,讓嚴初覺得,有林翰在便可確保肖陵郡無失,拒風軍以肖陵郡之外。【】..
    嚴初看長孫淵宏不順眼,后者看他也沒順眼到哪去,感覺自己若是再繼續留在嚴初的身邊,早晚有一天得被他氣瘋不可。雖然覺得肖陵郡的勝利太匪夷所思,但長孫淵宏也沒有去細細琢磨,聽完嚴初的話,他更象是賭氣似的拱手說道:“微臣遵命!”
    這兩位君臣鬧的水火不融,張志弘可是在旁暗暗偷笑,事情比自己想象中要順利得多,他再次拱手說道:“大王,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南方的地方軍總共還不足二十萬,而風莫聯軍卻在五十萬往上,淵宏將軍若獨自前往,怕也難改變大局啊!”
    “右相的意思是……”嚴初話剛出口,立刻又接道:“都城的中央軍絕不可輕易調動。”
    “是、是、是!大王所言有理,中央軍是守護國都之根本,絕不可向外調動。”
    “恩!”嚴初點點頭,心中暗道一聲:你知道就好!
    張志弘說道:“雖然中央軍不可調,但云口郡的地方軍可有十余萬人,大王何不把云口郡的地方軍將士派給淵宏將軍,前去南方破敵?”
    “這……”嚴初沉吟未語,琢磨了片刻,轉頭看向左相高單,問道:“左相的意思呢?”
    高單身為左相,自然對各郡的地方軍兵力再了解不過了。
    云口郡的兵力確實有十五萬人左右,但是云口郡是都城東面的最后一道屏障,布置重兵防守是有必要的,不過,若讓長孫淵宏一人前去南方,又確實難有大的作為,中央軍不可動,其它各郡的地方軍均已空虛,現在唯一能用的只剩下云口郡的地方軍了。
    如果林翰能把風軍拒之于肖陵郡門外,那么,云口軍的地方軍就屬多余的了,而且事實又恰恰證明,林翰用兵如神,兩次挫敗風軍入侵,將風軍壓制在河西。
    思前想后,高單點點頭,拱手說道:“回稟大王,云口郡的地方軍有十五萬眾,臣認為,右相所言有理,可以讓淵宏將軍統帥云口郡的地方軍南下抗賊!”
    右相這么說,左相也這么說,嚴初不在猶豫,接納了張志弘的進諫,令長孫淵宏統帥云口郡地方軍南下,與佳尚郡地方軍匯合一處,合力抵御風莫聯軍的入侵。
    軍令如山。嚴初一道命令傳下來,長孫淵宏連同云口郡的十五萬兵力開始動身南下。
    這時候,唐寅冒險的良州之行終于得到了回報。長孫淵宏和云口郡的地方軍都被他視為心腹之患,是他攻占良州的巨大阻力,現在好了,他沒動一兵一卒,只靠張志弘三言兩語就把這兩個大麻煩一并丟給了南方的莫軍。
    良州的消息傳回河西,唐寅樂的仰面長笑,縱然寧國兵力眾多,縱然長孫淵宏智勇雙全,但寧國終究是難逃一亡。現在擺在風軍眼前的只剩下一個障礙,以林翰為的肖陵郡地方軍。
    唐寅第一時間招集麾下眾將,商議接下來的戰局。
    當眾人得知云口郡的地方軍和長孫淵宏都被嚴初派到南方后,人們也都樂的嘴巴合不攏,現在只要己方打通肖陵郡,便可長驅直入,直取良州了。
    傷勢初愈的上官元讓撓著腦袋,說道:“難道嚴初瘋了不成?竟然把良州東部的兵力連同長孫淵宏一并南調,難道他認為我們不敢攻打他的良州?”
    唐寅得意地哈哈大笑,悠然說道:“老子說天欲其亡,必先欲其狂,嚴初現在就是這個癥狀。”
    眾人當然不知道老子是誰,只當是唐寅在得意忘形時的自稱。人們又是一陣大笑。
    上官元讓說道:“可惜,本來我還想和長孫淵宏大戰一場,現在看來,是沒這個機會了。”
    “也未必!”唐寅揉著下顎說道:“連戈和向問固然厲害,但也未必能把長孫淵宏致于死地,也許,日后還要靠你們三人合戰長孫淵宏呢!”
    “哼!”上官元讓哼笑一聲,嘟囔道:“他們也配?!”
    連戈和向問是莫國數一數二的猛將,但上官元讓還沒把二人放在眼里,覺得兩人也不配與他并肩作戰,另外,長孫淵宏也不算什么,更不值得他與別人去合力戰他。他傲然說道:“上次一戰,我若未傷,長孫淵宏豈能活到今日?!”
    唐寅先是一愣,而后仰面大笑,上官元讓雖然狂,但絕對有狂妄的本錢,他也打心眼里欣賞上官元讓目中無人的個性。他笑道:“說得對!如果下次再碰上長孫淵宏,我家元讓,必取他項上級!”
    聽唐寅也這么說,上官元讓更是得意,腦袋高高揚起,眼睛都快頂天了。
    唐寅收斂笑容,切入正題,問道:“接下來,我軍要如何攻破肖陵郡?”
    他話音剛落,上官元讓好象生怕旁人和他搶功似的,急急插手說道:“大王只需給我五千將士,我去擒下林翰,交于大王落!”
    唐寅沉吟片刻,搖搖頭,說道:“肖陵郡地形復雜,極易設伏,元讓不可等閑視之。”
    上官元讓還想再爭,這時,邱真說道:“大王先不要急于攻打肖陵郡,現在長孫淵宏和云口郡的地方軍才剛剛南下,我軍若是突然難,弄不好就把他們引回來了。”
    唐寅一笑,說道:“邱真,這個道理我明白,現在只是先定戰術,至于什么時候進攻,我還沒有想好呢!”
    “大王英明!”既然唐寅已經這么說了,邱真放下心來,不再多言。
    讓邱真指定大方面的戰略戰策絕對是一流的,但若讓他對局部戰斗制定戰術,他就屬外行了,也插不上嘴。
    這時,子纓說道:“臣覺得,以我軍目前的兵力,足可輕取肖陵郡。雖然肖陵郡的地形復雜險峻,但只要多加謹慎,偵察得當,寧軍便無縫可鉆,大王不必為此事憂心。”
    唐寅反問道:“若是林翰死守寧陽怎么辦?我去過寧陽,寧陽在寧國可算是僅次于良州的大城邑,不僅城墻又高又厚,城防設施也極為完善。”
    子纓微微一笑,說道:“若是寧軍死守寧陽,大王可用火攻。肖陵郡別的沒有,就是林多木多,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我軍可搭建塔臺,放火箭,燒它全城!”
    唐寅怔了怔,哈哈而笑,點著子纓半開玩笑地說道:“難怪寧人都叫你‘子屠’,果然名不虛傳。”
    如果按照子纓的戰術打,寧陽城內的百姓就遭殃了,到時得不知燒死燒傷多少人呢!
    子纓面色一正,低聲說道:“大王不是也想為戰死于代云城內的天鷹軍將士們報仇雪恨嗎?”
    “沒錯!”唐寅挺身站起,手握腰間的佩劍,瞇縫著雙目,獰聲說道:“再攻肖陵郡時,就是寧人血流成河之時!”說完話,他對子纓、古越、關湯三人說道:“你們現在就給我著手準備箭矢和油松,不管寧軍是不是死守寧陽,我都要把寧陽化為灰燼!”
    “臣等遵命!”子纓、古越、關湯三人急忙起身,拱手領命。
    邱真則是暗皺眉頭,寧陽畢竟是座大城,滅寧之后,寧陽也要歸屬風國所有,如果將其付之一炬,實在可惜。
    不過唐寅早就下定決定要血洗肖陵郡,這時候勸他,肯定會撞墻,邱真忍住未言語。
    散帳之后,心情大好的唐寅留下邱真,讓他陪自己下棋。
    他二人下的是風棋,唐寅連對其規則才只是一知半解,自然不是邱真的對手。
    邊下棋,唐寅邊笑問道:“邱真,聽說了嗎,杜基進軍提亞,又敗了。”
    邱真點點頭,說道:“已經聽說了,看起來,提亞也并非傳言中的那么不堪一擊,即使沒有寧國保護,戰力依然很強。”
    “是啊!連寧軍都無可奈何的杜基軍竟然在提亞連連吃蹩,讓人意想不到……咦?我又輸下?”唐寅低頭棋盤,又瞧瞧邱真。
    “是大王承讓。”邱真笑呵呵地說道。
    和唐寅下棋也算是挺折磨人的,邱真是強打精神才不至于睡過去。
    “再來!”唐寅不滿地收回棋子,和邱真重新來過。“現在,我對提亞倒是很有興趣,據說,寧國的許多技術都是從提亞傳進來的,如果……”
    “不可!”不用唐寅把話說完,邱真已猜到他要說什么了。“大王與杜基可是立下盟約的,不助杜基也就罷了,怎還能背信棄義,想去吞并提亞呢?與杜基的關系,臣先前已與大王講過,大王不可任性而為。”
    唐寅直勾勾地看了邱真片刻,笑了,隨后低頭邊下著棋邊隨口說道:“你可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蟲,我才開個頭,你就知道我要說什么,你如此洞察我心,我在你面前豈不是連點秘密都沒有了?”
    說者或許無意,但聽者絕對有心。邱真心中一震,臉色也變了。
    見他手里拿著棋子,遲遲沒有放下去,唐寅抬頭看了他一眼,笑瞇瞇地說道:“不用擔心,我并沒有怪你的意思,來,繼續下棋,不過丑話先說在前面,你若再敢贏我,我可就不敢保證會不怪你了。”
    這局,唐寅終于是贏了。
    他和邱真的私交歸私交,但還是偶爾會拿話點撥一下,讓他明白誰是主,誰是輔。或許連唐寅自己都沒弄明白,其實,這就叫權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