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746

  第七百四十六章
    梁啟以全軍長途跋涉上下疲憊為借口,婉言拒絕了李進的請求,不過為了讓李進能下得來臺,他隨即給李進出個計謀,就是斷月門關的補給。..
    月門關建在山上,糧草、水、武器、滾木擂石等等的物資都要靠后勤補給,只要斷了月門關的補給,就算關內的寧軍數量再多,最后也都是死條。
    他說的頭頭是道,不過心里有個補充沒有講出來,現在月門關的統帥是長孫淵宏,以長孫淵宏的謀略,不會想不到莫軍采用斷其補給的戰術,必是有所防范。至于莫軍能不能打破寧軍的防范,能不能成功斷掉月門關的補給,那就要看莫軍的本事了。
    梁啟即非莫人,又非莫軍,自然不會向李進講的太詳細。只提出斷月門關后勤補給的戰術,怎么去做,就是莫軍的事了。
    寧莫兩軍在佳尚郡的月門關這邊集結大軍,斗智斗勇,暫且不提,且說河西的風軍大營。
    長孫淵宏和云口郡的地方軍都已去了寧國南部,與莫軍激戰正酣,唐寅也開始為西進積極做籌備。
    現在,風國內的新兵已空,想指望援軍已沒有可能,唐寅只能依靠目前的兵力,直取寧都良州,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新軍擴充的很快,征寧人入風軍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難。
    這日,一大早,唐寅傳令,集結全軍將士,起營拔寨,挺進肖陵郡。
    在邱真的提議下,唐寅還特意舉行了一場祭天、祭地的大祭奠,他不信這些,但是下面的將士們信,為了安撫人心,唐寅也只能耐著性子,又是殺牛又是宰雞,祭天地、拜祖宗、祭軍旗。
    辦完祭奠,新軍、天鷹軍、直屬軍這才起程,近三十萬的大軍浩浩蕩蕩的進入肖陵郡。
    之上,寧軍的關卡全部空空如也,得知風軍主力入侵,零散的寧兵都撤了,看得出來,林翰并不想讓下面的將士們所無謂的犧牲。
    兩日后,風軍未動一刀一槍,暢行無阻的占領代云城,當然,代云城早就是一座空城了。
    這是風軍第三次占領代云城,尤其是天鷹軍,對此城的感觸良多,占城的當日,天鷹軍的將士們就紛紛來找子纓,請他向大王提議,燒毀代云城,讓這處不祥之地永久消失。
    子纓對下面眾將的提議哭笑不得,只說了一聲:“胡鬧!”便沒有了下文。
    風軍在代云城里暫時駐扎下來,先前派出去的天眼和地網的探子如走馬燈似的紛紛返回,向唐寅稟報寧軍動向。
    現在肖陵郡內的寧軍全部龜縮在郡城寧陽,看上去林翰已做好死守寧陽的架勢。
    唐寅對此冷笑不已,既然林翰想死守寧陽,那就讓他守好了,看他在己方大軍的鐵蹄之下能不能把寧陽守得住!
    他沒有耽擱時間,揮師繼續西進,直寧陽。
    現在,寧陽已全城封閉,城中除了大批的守軍外,還有數十萬之多的寧國百姓。
    寧軍在寧陽的防御頗下一番苦工,即有外防線,又有內防線,內防線就是寧陽本身的城防,外防線則是寧陽外圍的三鎮一要塞。這四處地方,在寧陽的外圍形成一個半弧型的保護罩,風軍若想進攻寧陽,得先攻占這四處要點。
    風軍在距離三鎮一要塞五里左右的地方安營扎寨,不過營寨扎的很簡單,就連中軍帳都只是用帆布圍攏四周而已。
    現在中軍帳里十分熱鬧,子纓、古越、上官元讓、關湯、樂天、艾嘉、程錦等老將以及南業、李勝、張通、楊冒等新將都在,并在地上布置起簡單的沙盤,人們圍攏四周,相互商議著進攻的部署,天眼、地網和隨軍探報進進出出,將敵方的情報源源不斷地傳到唐寅這里。
    確認了敵軍的大致形勢,唐寅挺身站起,走到沙盤前,低頭看著沙盤的布局,沉默無語。
    見大王過來了,人們紛紛停止交談,目光齊刷刷地落到他一人身上。
    等了片刻,唐寅方慢悠悠地說道:“寧陽外圍的山柳、谷雪、靖易三鎮以及那座要塞,總共駐扎的寧軍只有一萬多人,不足為懼,我軍正面進攻便可輕松取勝,列位將軍的意思呢?”
    未等旁人說話,上官元讓已挺身而出,說道:“大王,末將愿打頭陣!”
    “恩!”唐寅點點頭,彎下腰身,按照三鎮一要塞的位置,在沙盤中畫出一道弧線,然后說道:“要打,我們就先打它的弧頂,距離我軍最近的山柳鎮。元讓,我給你兩萬將士,另派李勝將軍做你的副將,兩個時辰內,我要看到我軍的大旗立于山柳鎮的中央!”
    上官元讓插手領令,而后又瞧瞧同樣接令的李勝,嘴角撇了撇,說道:“大王,區區一鎮之地,末將一人足矣,無須副將!”
    唐寅當然知道上官元讓的厲害,之所以派李勝,是為了給他打打心氣。唐寅嘴上沒說什么,但心里明鏡似的,自從周昌戰死,李勝的情緒一直很低落,無疑是把周昌戰死的責任都背到他自己身上了,得到一員良將不容易,唐寅可不希望他就此消沉下去,讓他隨上官元讓出戰,也是想恢復他的斗志。
    他瞥了一眼上官元讓,正色說道:“我意已決,不要多言,按令行事,快去吧!”
    “是!大王!”唐寅語氣堅決,沒有回旋的余地,上官元讓已就不再廢話,大步流星走出中軍帳。
    到了外面,他頭不回對跟在身后的李勝說道:“我帶兵的度快,你可得跟緊了,要是跟丟,那怨不得我,還有,到了戰場上,我只管殺敵,可沒工夫去照看你,如果有危險,你就大叫幾聲,也許我聽到了,沒準還能回頭去救你。”
    李勝聞言,差點氣笑了,人人都說上官元讓狂,可他也太狂了,大王派自己是做他的副將,又不是做他的拖油罐。李勝暗暗搖頭,換成旁人這么說,他早翻臉了,但上官元讓不一樣,他差不多是風軍全體武將頂禮膜拜的偶像和戰神,李勝也只其中之一,能和上官元讓并肩作戰,他是打心眼里興奮,被他損兩句也只能忍了。
    他低聲說道:“是!末將會照顧好自己的,不敢煩勞元讓將軍!”
    “哼!”上官元讓沒有再多說話。
    他知道李勝是由納武令招收上來的新將,對這種并非靠軍功而是靠比武爬上來的將領,他十分瞧不起,也不認為能有多大的作為。
    上官元讓和李勝前腳剛走,唐寅又下令道:“南業、楊冒聽令!”
    “末將在!”
    “我給你二人兩萬將士,進攻弧尾的靖易鎮,兩個時辰內,殺光鎮內的所有人,不得有誤!”
    “末將遵命!”
    南業、楊冒二人領命而去。
    隨后,唐寅又道:“展鵬、魏軒聽令!”
    “末將在!”
    “你二人同樣率兩萬將士,蕩平另一邊弧尾的要塞,該怎么做,不用我再多說了吧?”
    “末將明白,兩個時辰內,攻占要塞!”
    “恩!去吧!”
    唐寅連下三道軍令,派出三路六萬大軍,分取山柳、靖易、寧軍要塞三處防御據點。
    而后,他親率余下的大軍,進攻谷雪鎮。
    雖然派出去六萬人,但唐寅麾下的風軍應有二十余萬,這么龐大的軍隊進攻一座彈丸之地的小鎮,只是一走一過之間就能將其踏為平地。
    不過,谷雪鎮的守軍卻抵抗的非常頑強,守軍數量并不多,才三千來人,但卻在鎮子內外布下許多的機關和陷阱。
    走在前面的風軍剛剛接近谷雪鎮,連敵人的影子都未看到,便遭受到寧軍的箭射。
    風軍準備不足,一下子被射倒數百人,等人們穩住陣腳,支起盾牌后,定睛細看,原來在小鎮的外面挖有許多的地溝,箭支正是從地溝地射出來的。
    看明白之后,風軍大怒,隨即派出騎兵,打算以騎兵的度沖鋒過去,殺光地溝里的敵人。
    可是騎兵才跑出去沒多遠,慘叫聲四起,一匹匹戰馬踩空,掉入事先挖好的陷阱中,在陷阱的底下,布滿削尖的竹鉗子,落入其中,頓時會被刺成馬蜂窩,人馬俱亡。
    連寧軍的影子都未看到,先是損失步兵,后又損失騎兵,負責前軍的主將關湯大怒,傳令騎兵撤退,步兵方陣頂上去,務必把地溝里的敵人統統消滅。
    陷阱就擺在那里,騎兵踩上去會掉入坑中,步兵踩也上也同樣沒好,風軍步兵近前,掉入陷阱,死傷的人數呈直線上升。
    寧軍布下的陷阱,風軍是用人硬添過去的,這時候回頭再看戰場,好麻,地面上坑坑凹凹,都是深坑和壕溝。
    關湯擦了擦額頭的冷汗,暗暗咋舌,大王好不容易重用自己打頭陣,結果倒好,還沒打到鎮里,已先付出不小的傷亡。
    他對身邊的傳令官連連下令,讓前面的步兵方陣加快度,推進到地溝,殺光里面的寧軍。
    可是等風軍推進到了地溝,低頭再看,里面哪里有半個寧軍,不知什么時候,又不知對方用的什么辦法,里面的寧軍都跑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