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747

  第七百四十七章
    等關湯在麾下眾將的保護下來到空空如也的地溝前時,他滿腦
    子的莫名其妙,明明沒有看到寧軍從地溝里跑出來,但人怎么都不
    見了?
    略微想了片刻。【】..他側頭下令道:“給你進去援!地溝里肯定有地道。把地道給我找出來,殺光里面的寧軍”。
    關湯十多年軍齡累積下來的經驗起了作用,正如他所料,地溝
    里確實有地道,而且一直可以通進鎮里。
    在他的調派下。新軍將士紛紛跳進地溝。沒花費多少長時間,就把地道的入口找到。
    可是人們在尋找地道的時候沒有現緊貼地面的一根根魚線。
    魚線的布局十分巧妙,一端固定在地溝的土壁上。另一頭系住罐口的塞子,罐子埋于土壁中,用泥土掩蓋好。表面上看,看不出什么。實際上里面裝的都是火油。
    混亂之中,新軍士卒把地上的魚線踢開,罐口的塞子被拉掉,
    里面的火油咕咚咚的流倘出來。不過人們急于尋找地道,并未現
    腳下突然多出的液休。
    人們找到地道之后。魚貫而入。正在這時,鎮子里突然喊殺聲起,射出來無數的火箭。一些火箭落到地上。一些火箭則飛落到地
    溝里。流倘于地溝下的火油粘火就著,被火箭這一點,只是頃刻之間
    狹長的地溝就變為一片火海。
    “著火啦!著火啦。
    “救命亦地溝變成了火海。進入其中的風軍直被燒的慘叫連連,許多人
    掙扎著爬出來時,人已變成了火人,衣服、盔甲、鞋子、頭都在
    著火,凄慘的叫聲讓人聽了毛骨悚然。
    就站于地溝旁的關湯都被突然著起的大火燎著了胡須和眉毛。
    在周圍眾將的拉扯下,連連后退。
    好半晌。關湯才回過神來,眼前的場景只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
    。可憐那些進入地溝的風軍將士,被燒的焦成一團,有些人還在做
    垂死的掙扎。出撕心裂肺的慘叫。有些人已變成皮開肉綻的黑炭
    。身上冒著僂僂的青煙,皮肉燒焦的臭味彌漫全場。
    不知過了多久,關湯象是被人踩了尾巴似的,一蹦多高,連聲
    叫道:“救火啊!你們來愣著干什么?快救火!”
    人們如夢方醒,紛紛喊道:“救火!快救火。
    可是戰場之上哪里去找水?人們只能用地溝旁的泥土做滅火工
    具,人們摘掉頭盔,用頭盔裝泥土向地溝里面倒。
    好一番忙碌下來。地溝里的火終于熄滅了,可先前跳進地溝里
    的風軍已被燒死大半,大批被烈火燒傷的士卒被拉到一旁。此起彼
    伏的呻吟聲不絕于耳。由始至終,連敵人的影子都沒有看到,就折損千余人,關湯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這么倒霉,一旦自己領軍的時候。碰到的敵人
    怎么都這么厲害,這么狡猾?
    “將軍!敵人把許多油罐埋于地溝里。剛才進去的兄弟們未能
    及時現”。
    一名風將從地溝里跳出來,手里還捧著一只燒裂的罐子,小心
    翼翼地遞到關湯近前。
    后者接過來,看了幾眼。氣往上撞,狠狠摔于地上,怒吼道:
    “給我繼續進地道。把寧軍給我統繞揪出來”。
    “是!將軍”。
    在關湯的命令下。又有風軍跳進地溝里。不過這回人們加了心。仔細留意腳下。生怕再中敵人的暗算。
    先鉆進地道里的風軍有二百人。結果這二百人都成了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在地道外面。隱約能聽到里面陣陣的叫喊聲和哀
    號聲。但很快,又變成聲息全無,死一般的沉寂。
    難道,這地道里面還有埋伏不成?關湯暗暗皺眉,隨即又派出
    五百名士卒,可是和剛進去的那二百人一樣。這五百人同是有去無
    回。如石沉大海,連個負傷跑回來的人都沒有。
    這一下關湯也驚駭不已。地道里到底藏了多少寧軍,怎么己方前后派進去七百人竟無一人活著回來?正在他急得直槎手的時候,
    身邊一名偏將拱手說道:,“將軍,末將愿進去一探究竟”。
    說話的這名偏將名叫周玉,是個寧人,投入新軍的時間并不長
    ,因為修為不錯,加上關湯急需用人,就把周玉直接提拔成偏將了。
    見他主動請纓。關湯猶豫了片刻。方不放心地叮囑道:“周王小
    。你可要小心啊。敵軍的這條地道邪門的很。你能戰則戰。不能戰
    趕快退出來,我不會怪你”。
    周玉一笑,抓起自己的銀槍,一邊罩起靈鎧。一邊說道:“將
    軍盡管放心,末將此去,必為將軍打通地道!”說完話,他帶上五
    百名精裝的風軍,身先士卒地毛腰鉆進地道里。
    關湯在外面焦急的等候。大概過了十分鐘左右的樣子。地道里
    又傳來叫喊之聲。喊聲是由弱漸強。又由強漸弱。所過的時間并不
    長,地道里又恢復了寧靜。
    不知道里面的情況怎么樣了,關湯在外面急的抓耳撓腮,可是
    又不敢輕舉妄動。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可地道里聲息皆無,正在關
    湯的耐性已到極限,要再派人進去的時候,忽聽守在地道口的士卒
    們大喊道:“有腳步聲!好象有人出來了”。
    關湯精神為之一振,急忙推開前方眾人。搶步到了地道口,瞇
    縫著眼睛向里面觀瞧。
    果然有腳步聲。而且聲音越來越近。顯然里面的人是向外走的
    。
    風軍眾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包括關湯在內,人們大眼瞪小眼
    ,眨也不眨地注視著地道內的情況。
    仿佛過了一個世紀那么久,地道里搖搖晃晃地走出一人,周困
    的風軍本能的一擁而上,呈半圓型將其圍在當中。
    人們定睛細看,走出來的這位不是旁人,正是剛帶頭進去的周
    玉,不過他此時的模樣太嚇人了。
    他的銀槍已不知丟到何處,身上的靈鎧還在。不過上面插滿了
    鋼制的弩箭,草草打量。得有十多數箭傷。傷口流淌出來的鮮血將
    他白色的靈鎧都染成血紅色。
    “將軍”地道里有,”埋被”。
    周玉話音未落。只聽撲的一聲。地道里突然飛出一支弩箭,正
    中他的后腦。這支弩箭是純鋼打造。又由特制的硬弩射出。勁道大
    的驚人,直接把周玉腦后的靈鎧射穿,鋼箭由周玉的左眼探出,滴
    血的眼球還掛在箭尖上。
    “啊?。
    麾下的愛將在自己面前被敵人射殺,關湯忍不住驚叫出身。一把抱住周玉軟下去的身體,同時叫道:“放箭!射殺敵人”。
    周圍的風軍們紛紛摘下隨身背負的弓箭,盲目的向地道里亂射。
    箭術在寧國十分盛行。無論是在軍隊還是在民間,征寧人入伍
    唯一的一點好處就是不用再做箭術市練。新兵們基本都是出類拔萃
    的箭術能手。
    這一輪箭射,人們也不知道射出了多少箭。直至箭壺里的箭支都射光了。這才作罷。有人壯著膽子湊到地道口。將一只點著的火把扔進去,結果微弱的火光,可以看到地道的墻壁插滿雕翎,但地
    上卻沒有尸休。
    看來敵人放完弩箭就跑了,己方的箭射根本沒起作用!人們面
    面相覷,不知如何是好,最后,目光都落到關湯身上。等他號司令。關湯這時候也沒轍了,派士卒進地道是死,派出編將進地道還是死,而且敵人還猖狂到故意把他放回來,當著自己的面射殺,地
    道里隱藏的到底是什么樣的敵人?寧軍什么時候變的如何難纏了?
    正在關湯進退兩難之時,忽聽后面有人大喊道:“大王到
    關湯身子一震,急忙下令,讓周圍的士卒把地道口守住,絕不
    能放敵人殺出來,而后。他正了正頭盔,又整了整身上的盔甲,覺得沒有不妥之處,這才跳出地溝,去見唐寅。
    他跑的來到唐寅近前,單膝跪地。插手施禮。顫聲說道
    :,“末將關湯,參見大王”。
    唐寅低頭看了看關湯。沒有馬上讓他起來,而是問道:“關將
    軍,打頭陣很辛苦吧?。
    “不辛苦!為國盡忠、為王效力是末將的本分,豈敢輕言辛苦
    。”
    唐寅淡然一笑,問道:“聽說我軍損失的不小?。
    “傷亡有”,有數千弟兄
    “那你部又殲敵多少?。
    敢說打到現在,自己連敵人的影子都未看到?
    “恩?。見他沉默未語。唐寅疑問道:“怎么?關將軍連殺敵
    多少都未做統計嗎?。
    “不不知,,大王末將,”末”。關湯支支吾吾,半
    晌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來。
    唐寅瞇縫起眼睛。沉聲說道:“有話就說。為何如此吞吞吐吐
    。”
    不敢再隱瞞,關湯將牙關一咬,豁出去了。抬起頭來,正色說
    道:“末將還未現敵人的蹤跡,所以,還未能與敵人做正面交鋒
    ,沒能”,沒能殺傷到敵軍”。
    唐寅垂。什么話都沒說,只是用兩只精光四射的眼睛直勾勾
    地盯著他。
    關湯感覺周圍的氣溫驟降,不過豆大的汗珠子卻順著他的臉頰
    滴淌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