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751

  唐寅繪制的地圖給關湯帶來極大的便利,知道了鎮子下面地道的布局,關湯把能用上的手段都用上了,或是火燒,或是煙熏,或者直接從上面把地道挖開進行破壞。【】..至于谷雪鎮內的建筑,關湯則直接下令放火燒毀,一間不留,讓寧軍處心積慮挖掘的地道無用武之地。
    在風軍的大肆破壞之下,藏于地道里的許多寧軍灰頭土臉的被出來,可是他們才一露頭,迎接他們的便是風軍的大刀和闊斧。
    風軍最終并沒有占領谷雪鎮,而是直接把鎮子燒為了灰燼,風軍過后,原來的小鎮已不見,只剩下一片殘破不堪的瓦礫,谷雪鎮也從此消失。
    唐寅這邊的進展一波三折,但先前派出去的三路人馬則相繼傳回捷報。進攻山柳鎮的上官元讓和李勝全殲鎮內守軍,輕松占領,進攻靖易鎮的南業、楊冒和進攻寧軍要塞的展鵬、魏軒也都是輕松獲勝,寧軍甚至都未做出象樣的抵抗就潰敗回寧陽。
    除了唐寅意外受傷這件事外,可以說風軍是輕取寧陽外圍防線,一舉攻到寧陽城下。
    唐寅并未把上官元讓、南業、展鵬那三路人馬招回來,而是令其分別駐守在寧陽的城北、城南和城西三處,只守不攻,只要嚴防城中寧人逃脫即可。
    他自己則親帥大軍,駐扎在寧陽的東城外。
    寧陽太大了,風軍雖有二十多萬,但想團團圍困住寧陽是不可能的,只能卡住寧陽通往外界的主要通道。
    因為有傷在身,唐寅無法親自上戰場,把攻城的指揮權交給子纓,讓子纓全權負責。
    子纓在東城這邊做了一次試探性的進攻,結果遭到城中守軍的頑強反抗,城頭之上,箭如雨下,滾木擂石多如冰雹,城內的拋石機不停的彈射出來巨石,這些都給進攻的風軍帶來巨大的殺傷。
    見形勢不對,子纓沒有再繼續強攻,下令全軍撤退。
    子纓回營,向唐寅復命。
    見他回來的這么快,唐寅不用問也知道結果了。
    子纓開口說道:“大王,寧陽城防甚強,我軍若是強攻,不僅難以攻破,只會徒增傷亡。”
    這早就在唐寅的預料之中,他端坐在桌案后,強忍著肩膀上的陣陣劇痛,慢悠悠地說道:“我們當初不是商議過嗎,攻寧陽,要以火攻為主,把我軍的破城弩和破軍弩都集中起來,給弩箭上涂油松,以火箭燒城。”
    “可是……寧陽太大,若是要以火箭燒城,主要準備大量的箭支!”
    “那就去準備啊!”唐寅皺著眉頭說道:“肖陵郡遍地都是林地,難道還怕無箭可用嗎?”
    “是!末將這就去安排人手,趕制弩箭。”
    “恩。”
    風軍暫時在寧陽城外駐扎下來,大批的風軍士卒前往寧陽附近的林地伐木,把一棵棵砍伐下來的參天大樹拉回到大營里,制作成破軍弩和破城弩的弩箭。
    風軍未再攻城,城內的守軍已沒有向外突圍,看起來,寧軍已做出與寧陽共存亡的決心。
    正在風軍積極籌備弩箭,欲對寧陽展開火攻之時,這天一大早,有侍衛向唐寅稟報,營外來了三名游俠打扮的人,求見唐寅。
    唐寅肩上有龍鱗落造成的箭傷,這給他帶來極大的不便,即便是晚上睡覺的時候都需要有軍醫在旁守護,時刻為他上藥止血,當然,最常陪在他身邊的人就是他最為信任的蘇夜蕾。
    當侍衛近來稟報時,蘇夜蕾坐臥在床塌旁已經睡著了。唐寅嘴角微微揚起,蘇夜蕾平時對他冷言冷語,但實際上,對他還是很關心的,這段日子,她沒日沒夜的照顧自己,也從未聽她說過一聲累。
    他先向侍衛做出個禁聲的手勢,然后伸手去拿自己的外衣,可是手臂還未伸展開,便扯動肩膀上的箭傷,鉆心的刺疼感令唐寅的五官都扭曲到了一起,瞬間流淌的冷汗把他背后的衣服濕透一片。
    侍衛見狀,急忙快步前上,拿起唐寅的外衣,必恭必敬地遞到他的手上。唐寅并沒有接,反而向一旁的蘇夜蕾努努嘴,侍衛會意,小心的將外衣批在她的身上。
    唐寅低聲問道:“來者是什么人?見我有何事?”
    侍衛忙答道:“回大王……”
    話才開頭,見唐寅面露不悅之色,侍衛先是一愣,隨即明白了,壓低聲音,細語道:“回大王,來人只說是云游四方的游俠,而且還聲稱能助我軍破城,只求和大王一見。”
    “哦?”唐寅將信將疑,區區幾個游俠,能幫己方破城,這也太大言不慚了吧?!他哼笑一聲,確認道:“對方只有三人?”
    “是的,大王。”
    “好!讓他們進中軍帳來見我。”唐寅說著話,支撐著身體慢慢站起來。既然人家信誓旦旦的找上門來,必是有所倚仗,見見倒也無妨。侍衛沒有馬上離開,而是搶步上前把他攙扶住。
    對他的舉動,唐寅的心里頗不是滋味,自己什么時候需要別人如此照顧?他揮臂把侍衛退開,氣乎乎道:“用不著扶我,我還沒七老八十呢!”
    侍衛嚇了一跳,急忙拱手而退。
    等侍衛剛一離開,唐寅的身子也隨之蹲了下去,手扶著肩膀處的箭傷,身子疼的直哆嗦。
    一根金屬硬物,長時間的留在人體內,傷口不可避免的會炎化膿,只要稍微牽動一下,撕心裂肺的劇痛就會席卷而來。也就是唐寅還能咬牙忍耐,換成旁人,恐怕早就躺在床上奄奄一息了。
    “既然知道痛,就不要再逞能好不好。”原本坐伏在床塌上淺睡的蘇夜蕾不知何時已走到唐寅身旁,將他的外衣披在他身上。
    唐寅沒有抬頭,他知道,這時候他的臉色肯定難看到了極點,他不希望也不習慣用病怏怏的模樣去面對別人。
    他蹲在地上,喘息了一會,說道:“你醒了?我本來是沒想打擾你的。”
    蘇夜蕾心中一暖,不過說出來的話依然難聽“怎么?你是在埋怨我不該在照顧你的時候睡著?”
    唐寅抬起頭來,對上她的目光,苦笑道:“你應該明白我不是那個意思。”
    他的臉色,把蘇夜蕾也嚇了一跳,下意識地伸手扶住他的腰身,說道:“先到床上休息一會。”
    唐寅搖搖頭,說道:“不行,營外來了幾個自稱能助我破城的游俠,我得去見他們。”
    蘇夜蕾正色道:“在寢帳不能見嗎?”
    唐寅無奈道:“我是大王……”
    “大王也是人,受了傷,也需要休息。”
    看到蘇夜蕾的堅持,唐寅沉默了片刻,最終還是妥協了,點頭說道:“好吧,你出去告之外面的侍衛,把那三人領到寢帳。”
    回蘇夜蕾答應得干脆,她先把唐寅扶到床塌上,伺候他躺好,正要離開,恍然想起什么,從懷中取出一只藥瓶,說道:“這是藥效很強的止疼藥,如果傷口實在太痛,可以吃一顆止痛。”
    唐寅一愣,咧嘴笑了,接過小藥瓶,說道:“有這種好東西,為什么不早點給我?”
    蘇夜蕾沉默片刻,說道:“止疼藥對你的傷勢沒有任何幫助,失去疼痛的效果,反而還會讓你的行動變的更加不注意,從而導致傷勢進一步惡化。”
    唐寅正努力單手拔掉瓶塞,一聽完蘇夜蕾這話,將藥瓶又放下了,說道:“那還是算了吧,這點痛,我還是忍得住的。”
    這點痛?蘇夜蕾對他的箭傷是再了解不過了,只看其傷勢的惡化程度,就不能想象其中的疼痛。
    見她面露擔憂之色,唐寅笑呵呵地說道:“比這再重的傷我也受過,比這再痛的苦我也吃過,不必為我擔心,我挺得住。”
    “誰為你擔心了?!”蘇夜蕾嬌軀一震,挺身站起,白了唐寅一眼,轉身向帳外走去。
    看著她的背影,唐寅嗤嗤而笑。
    三名前來拜見唐寅的游俠來歷不明,加上唐寅又有傷在身,風軍不得不小心戒備。
    上官兄弟、阿三、阿四、樂天、艾嘉、程錦等人齊聚在唐寅的寢帳內。向外看,則是密壓壓的風軍,少說也有萬余眾,將寢帳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水泄不通。
    等那三名游俠走過來時,看到的就是風軍這般如臨大敵的陣勢。
    三人表面上輕松,心中也是暗暗吃驚,大風大浪他們是見得多了,但被萬軍環繞注視的情況還是次經歷。
    在風軍將士一道道凌厲的目光下,三人走到寢帳之前。
    未等向里面進入,有數名身穿黑色鋼制盔甲的侍衛走上前來,示意三人,交出武器。
    這三人都有五十開外的中年人,相貌、身材不一,但相同的是精氣神倍足,兩眼錚亮,即便不用洞察,也知道是修為精湛的修靈者。
    對于游俠而言,武器是不可離身的,但見王卸兵也是各國最起碼的規矩,三人沉吟了片刻,還是把隨身攜帶的武器拿出來,交于風軍侍衛。
    剛收下他們的武器,又有侍衛上前,不由分說的開始搜身,在三人身上仔仔細細都檢查了兩遍,確認沒有利器,這才退下。
    這時,侍衛長隔著帳簾,對里面必恭必敬地說道:“拜見大王的游俠已到帳外。”
    “讓他們近來吧!”帳內傳來唐寅淡漠的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