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752

  “大王有請!”侍衛長側身讓到一旁,同時伸手把帳簾拉開。【】..
    沒等進入,三人就感受到了帳內的壓迫感,那是修靈者在高度戒備時自然而然釋放出來的靈壓。
    三人互相看了看,深吸口氣,邁步走入寢帳。
    寢帳里彌漫著一股淡淡的藥香味,向里面看,兩旁站有十多名風將,這些人年歲不大,但感覺得出來,修為都不弱,一各個滿臉的肅殺之氣,再向里看,床塌上坐有一人,二十多歲的年紀,上身赤膊,只簡單披著一件做工精良的黑色外衣,向臉上看,五官深刻,相貌英俊,只是臉色略顯蒼白,在他旁邊,還跪坐一名容貌清秀的女郎為他梳理頭。
    只看他的派頭,以及受眾人群星捧月般的架勢,不用問,此人必是風王唐寅。
    不過,看上去唐寅似乎有傷在身,難道傳言是真的,他真被青云堂的龍鱗落所傷?
    三名游俠互相看了一眼,而后,恭恭敬敬地屈膝跪地,向前叩,說道:“小人參見風王殿下。”
    他們在打量唐寅的同時,唐寅也在打量他們,有一點可以確認,他以前從未見過這三人。
    他側頭,看著身邊為他梳的蘇夜蕾,很自然地捏起她一縷絲滑如緞的繡在手中把玩,笑呵呵說道:“報上你們的名號。”
    “小人付濤(林、于子敬)。”三人抱上自己的名字。
    唐寅夾著絲遞到自己鼻下,嗅了嗅上面的味道,與此同時,也看到身邊的蘇夜蕾臉色嬌紅,正向他瞪眼睛。可以想象,如果這時候沒有外人,她定又要口出惡言了。想到這,他臉上的笑容加深,心不在焉地說道:“沒聽說過,講講你們的來意吧!”
    偷眼觀瞧,見唐寅正在輕薄身邊的‘侍女’,完美沒把他們放在眼里,三人暗皺眉頭,正中間那位名叫付濤的中年人開口說道:“我等可助大王攻破寧陽!”
    “哦?”唐寅挑起眉毛,笑問道:“你們只三人,如何能助我破城?”
    “我等的許多朋友都在城內,突然難,打亂一邊的城防沒有問題,如果這時大王的風軍正好在那邊攻城,攻破那里的城防應是輕而易舉。”付濤早已想好措辭,說話時毫不拖泥帶水。
    唐寅直勾勾地看著他一會,然后繼續把玩蘇夜蕾的絲,說道:“朋友?都是些什么人?又有多少人?”
    “皆是游俠,人數不少于一百。”
    當雙方展開攻守大戰的時候,一百名游俠突然在城內難,對于守城的一方將是一場可怕的噩夢。唐寅當然明白若有百名游俠在寧陽城內做己方內應的好處,不過,天上沒有白掉的餡餅,對方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幫他,他也從來不相信好事會平白無故的掉到自己的頭上。
    “說吧,你們這么做,要從本王身上索要什么好處。”
    想不到唐寅如此直截了當,又如此洞察人心。付濤沉吟了片刻,反問道:“不知大王有沒有聽說過天香豆蔻?”
    哦?這話令唐寅為之一愣,上次他到寧陽的時候,正趕上青云堂獲得天香豆蔻,天下游俠都在向寧陽云集,而青云堂也找了鬼飄堂和圣尊堂做幫手,以拒眾游俠的掙搶。難道,這付濤、林、于子敬三人就是欲爭奪天香豆蔻的游俠之一?
    他微微一笑,說道:“本王聽說過,據說,此物有起死回生之功效。”
    “是的,大王。”
    “你們此次前來的目的,就是為了此物?”
    “大王英明!”
    “哈哈——”唐寅忍不住仰面大笑,又是一幫信仰著起死回生、長生不死的傻子!不過對方是不是傻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要以最小的代價、最快的度攻陷寧陽,進而占領整個肖陵郡。
    他揚起頭來,故作滿不在乎,笑吟吟說道:“即便你們不幫本王,本王依舊可以攻陷寧陽。進營的時候,你們應該已經看到了,我大軍正在趕制弩箭,不出幾日,等弩箭全部完工,我軍便用火攻攻城,那時寧陽會和谷雪鎮一樣,從此在這個世界上消失!”
    聽聞這話,付濤、林、于子敬三人的臉色同是一變,唐寅欲用火攻把寧陽化為灰燼,那天香豆蔻不也沒了嗎?
    “風王殿下,天香豆蔻乃天下至寶……”林、于子敬大急,異口同聲的出言,希望唐寅能改變注意。
    這時,付濤眼珠轉了轉,突然開口說道:“聽說大王中了青云堂的龍鱗落。”說話時,他的目光落到唐寅的左肩上。雖然他身上披著外衣,把肩膀上插的鋼箭擋住,但依然能看到高高的凸起。
    唐寅收斂笑容,雙目危險地瞇縫起來,冷冷注視著付濤。
    有那么一瞬間,付濤感覺自己周圍的氣溫一下子降了好幾度,忍不住激靈靈打個冷戰。從來沒遇過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竟能給自己帶來如此強烈的壓迫感。
    他強忍心中的不適,繼續說道:“若是我等能幫大王取下龍鱗落,不知大王能不能助我等得到天香豆蔻?”
    這一句話,令在場的眾人同吸口涼氣。他能摘除青云堂的龍鱗落?這可能嗎?
    程錦跨前一步,沉聲喝道:“付濤,你應知道,在大王面前口出狂言的下場是什么。”
    就連與付濤同來的林、于子敬二人也是暗皺眉頭,付濤有多大的本事,他二人再了解不過了,若說靈武,絕對稱得上是一流好手,但論機關暗器,他懂個屁啊?何況要摘除的可是青云堂的鎮堂之寶——龍鱗落!
    付濤對周圍眾人狐疑的目光視而不見,看向唐寅,正色說道:“大王,三日內,小人必會帶來為大王摘除龍鱗落之人,不過,天香豆蔻……”
    唐寅接道:“你若真能找來為本王拔箭之人,又能聯合城中游俠助本王破城,天香豆蔻就是你的了。”
    付濤大喜,兩眼放光地問道:“大王此話當真?”
    “君無戲言!”
    “好!小人這就去找人前來為大王拔箭。”說著話,他挺身站起,又沖著唐寅深施一禮。
    唐寅不動聲色地點點頭,伸出三根手指,說道:“記住,你只有三天的時間,三天一過,寧陽將陷入火海,天香豆蔻會怎樣,本王可就不知道了。”
    “大王請放心,三天時間足矣。”
    “恩!你們可以走了。”唐寅隨意地擺擺手,坐于床塌上的身子順勢靠進蘇夜蕾的懷中。在外人看來,唐寅象是貪婪女色,剛談完正事就鉆進女人的懷抱里,實際上,就坐這么一會的工夫,肩膀上的箭傷已讓他疼的坐不住了。
    蘇夜蕾清楚的感覺到,唐寅背后的衣服象是剛用水洗過似的,的,那些都是他的冷汗。
    等付濤三人走后,帳內的眾人再忍不住,齊齊圍上前來,七嘴八舌地問道:“大王,此人的話能當真嗎?”
    “是啊,感覺此人象是在信口開河。”
    “也許是寧人派出的奸細,故意來拖延時間的!”
    “沒錯,大王不應輕易放走這三人。”
    “……”
    眾人說什么的都有,唐寅是有聽沒有往耳朵里近,肩膀的箭傷已疼的他無法思考,只覺得耳邊嗡嗡的響個不停。
    沒等唐寅說話,幾乎是半抱著唐寅的蘇夜蕾再也忍不住了,尖聲叫道:“你們在干什么?難道你們就不能讓你們的大王休息一會嗎?”
    她突如其來的喊聲把眾人都震住了,亂哄哄的場面也隨之戛然而止,人們膛目結舌的看著蘇夜蕾好一會才回過神來,這才注意到唐寅臉色慘白,腦門和雙鬢都是虛汗,人們下意識地急聲叫道:“大王——”
    “出去!統統滾出去!”
    蘇夜蕾沒好氣地伸手指向帳外。
    人們你瞧瞧我,我你,想對蘇夜蕾火,但又不敢,最終,一各個搭拉下腦袋,小心翼翼地退出寢帳。大王生死攸關之時,軍醫最大,對蘇夜蕾再不滿,這時也只能忍了。
    等眾人都離開之后,唐寅嘴角抽動一下,虛弱地說道:“你喊起來還挺大聲的。”耳朵都塊被她震聾了。
    蘇夜蕾強壓怒火,動作輕柔的扶唐寅平躺在床塌上,說道:“你先躺好。”
    看著她因惱怒而變的通紅的面頰,唐寅忍不住想逗她,低聲嘟囔道:“我還是覺得躺在你懷里更舒服一些……”
    “你……”蘇夜蕾氣結,狠狠瞪了他一眼。
    如果唐寅沒傷,她可能會忍不住給他一巴掌,但現在這么虛弱的唐寅,她還真怕自己一巴掌把他打死。
    且說離開風軍大營的付濤、林、于子敬三人。
    出來之后,林和于子敬一人拉住付濤一只袖子,把他拽住,異口同聲地問道:“付兄,你倒是,你究竟要去哪里找能摘除龍鱗落的人啊?”
    付濤胸有成竹的一笑,說道:“1iuhe山下,機巧山莊!”
    林、于子敬吸氣,互相看了一眼,疑問道:“你是說機巧山莊的莊主夏杰能摘除龍鱗落?”
    “并不能!”
    “那你……”
    “夏杰沒有這樣的本事,但聽說夏杰的長女夏語芙是機關天才,機巧山莊近期的歹毒暗器正是出自夏語芙之手。”
    “那……她會幫我們?”
    “并不會。”
    “那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