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753

  “綁架她!”付濤說道:“夏語芙不會幫我們,更不會幫風國,更更不會幫唐寅,想請她救治唐寅是不可能了,只有一個辦法,出其不意,把她綁架到風軍大營!”
    林、于子敬皺緊眉頭,沉默不語。【】..見他二人露出擔憂之色,付濤一笑,說道:“她會的,我們不會,而我們會的,她也不會。”
    “什么意思?”
    “她的機關術我們是一竅不通,而我們的靈武她也是完全不會,偷襲下手,成功的希望很大。”
    “可是如此一來,我們就得罪機巧山莊了……”
    “為了天香豆蔻,連三堂口我們都得罪光了,難道還差它一個機巧山莊嗎?”付濤面露獰色,陰聲說道。
    林、于子敬默然。事到如今,也只能豁出去了,天香豆蔻不僅是天下至寶,而且神池早已放出話來,無論是誰把天香豆蔻獻于神池,皆可獲得神池的侯爵爵位,并且加封為神池長老,享盡榮華富貴,閱盡天下靈武絕學,何況就算得罪的人再多,一旦有了神池做靠山,也就不用再怕了。
    付濤斜眼睨視二人,說道:“如果你二人怕了,現在可以退出,我自己去做……”
    他話還未說完,林、于子敬二人急聲說道:“誰說我怕了?區區的機巧山莊而已,又非龍潭虎穴,我隨付兄同往!”
    “好!”付濤等的就是二人這句話,若是沒有幫手,他自己一人還真的很難綁架夏語芙。
    機巧山莊位于1iuhe山,1iuhe山距離寧陽并不算遠,一去一回,兩天的時間足夠。機巧山莊是研制機關暗器的世家,在寧國也十分有名氣,不過與世無爭,作風低調,一直處于半隱居狀態,只靠販賣自行研制的暗器來維持山莊的生存。
    買過機巧山莊暗器的人并不少,因為機巧山莊的暗器制作精密,攜帶方便,威力又巨大,廣受稱贊,所以山莊在游俠界里也是頗有威望的。
    風軍大營。
    等付濤、林、于子敬三人離開之后,唐寅并未抱有多大的希望,即未下令停制弩箭,也未讓趕往寧國的玄望返回都城,該怎樣還怎樣,好象什么事情都未生過。
    但在暗中,唐寅悄悄分出一支五千人左右的精兵,由新將田佳統帥,繞過寧陽,向西而去。
    以前唐寅路過肖陵郡的時候,在寧陽的西面遇到過山匪,那里的官道貼緊山峰,極為險峻,令唐寅印象深刻。無論寧軍是從寧陽向西潰敗,還是西面出兵增援寧陽,都得路過此山,只要占據住那里的山頂,便可極大的殺傷路過的寧軍,還能起到一定的牽制作用。
    唐寅這個突奇想的布局,也算是良州之行的成果之一。
    又過了兩天,唐寅的傷勢進一步加重,箭傷周圍的皮肉已開始出現腐爛,人也高燒不退,時而清醒,時而迷迷糊糊,風軍眾將對唐寅的傷勢擔憂不已,可又無可奈何,現在人們只能指望玄望早些趕到,好為大王拔箭。
    這天早上,邱真和子纓雙雙前來探望唐寅,由于后者躺在床塌上昏睡,兩人坐了片刻便離開了。到了帳外,子纓幽幽長嘆一聲,搖頭說道:“大王的傷勢越來越重了,不太樂觀啊!”
    邱真面色凝重,心頭壓抑,沒有說話。
    子纓看了他一眼,問道:“邱相,大王現在這個樣子,寧陽還要不要打下去?”
    邱真握了握拳頭,說道:“無論大王的傷勢有多重,寧陽一定要打!”就算大王不幸病故,攻陷寧陽也是大王的遺愿。只是后半句話他沒有說出口。
    子纓點點頭,拱手說道:“末將聽邱相的!”子纓和邱真都是侯爵,官階也都是正一品,但在職權上,邱真身為左相,要更高一些,子纓在他面前也就客氣地自稱‘末將’。
    “早上,樂天帶回消息,說玄大人已到潼門。”這算是一件好消息,但邱真說話時仍是滿面的愁容。
    潼門距離肖陵郡依然間隔著河東、河西兩個大郡,千里迢迢,他不知道唐寅能不能挺到那個時候,再者說,就算挺到玄望前來,后者能不能摘除龍鱗落還不一定呢,玄望的機關才學都是用于軍方的,對游俠門派的暗器是否能精通,邱真心里是一點底都沒有。
    看出邱真的憂色,子纓安慰道:“邱相不必太過擔心,大王吉人自有天相。”頓了一下,他喃喃說道:“算起來,付濤、林、于子敬那三個游俠離開已有兩天,不知道到底有沒有請到破解龍鱗落的人。”
    邱真面色一正,說道:“大王常說,靠人不如靠自己,那幾個游俠的話,不必太當真!”
    他話音剛落,就見一名風兵士卒急匆匆的向唐寅寢帳這邊跑過來。
    沒等到近前,便被唐寅的侍衛們攔住。邱真和子纓互相看了一眼,然后雙雙走上前去,疑聲問道:“出了什么事?”
    “邱相、子纓將軍!”侍衛和士卒向二人施禮問安,然后,那名報信的士卒急聲說道:“兩天前曾拜見過大王的那三個游俠又來了,而且還帶來一個人。”
    “哦?”聽聞這話,邱真和子纓同是精神一振,急聲問道:“帶來的是什么人?”
    “是個女人,看起來年歲不大,因為她是被捆綁在馬車里,小人也沒太看清楚。”
    聞言,邱真和子纓剛剛燃燒起來的希望頓時熄滅大半,一個年歲不大的女人能做什么?付濤等人該不會是讓一個女人來為大王拔箭吧?在人們的觀念中,精通和喜歡專研機關術的基本都是男人。
    好在他倆都不是沖動之人,不然立刻就得令人把付濤等人趕走。略微尋思了片刻,邱真沉聲說道:“讓他們近來吧!”隨即,他又對左右的侍衛說道:“你們去通知大王!”
    “是!”
    眾人應了一聲,紛紛領令而去。
    這時,子纓緊張地說道:“邱相,讓其為大王拔箭,就等于是把大王的性命交到對方的手上了,萬一對方圖謀不軌,欲加害大王……”
    邱真冷冷說道:“那他們一個也跑不了,統統都將死無葬身之地!”
    時間不長,付濤、林、于子敬三人走了近來,后面還跟著一輛由風軍士卒牽著的馬車。
    上次付濤等人進軍營時沒見過邱真和子纓,但看二人穿著打扮以及高人一等的派頭,也能猜出他倆身份不同尋常。
    三人快步上前,拱手施禮,小心翼翼地問道:“兩位是……”
    “邱真!”
    “子纓!”
    呦!原來這兩位就是風國的左相邱真和素有‘子屠’之稱的子纓,真是看不出來。
    付濤三人急忙又是深施一禮,滿面堆笑地說道:“原來是邱相和子纓將軍,失敬、失敬!”
    “三位俠士不用客氣!”邱真擺擺量三人的同時,問道:“聽說,三位已把為大王摘箭的人請來了。”
    “沒錯。”
    “現在哪里?”
    “就在車上!”
    “一個女人?”
    “呵呵!”付濤干笑一聲,說道:“邱相可不要這個女人,她是機巧山莊的千金小姐,近年來,機巧山莊的暗器皆出自于她的巧手!”
    邱真并不知道什么機巧山莊,聞都未曾聞過,但聽付濤說的言之鑿鑿,他也來了興趣,揚頭說道:“帶我去看!”
    “邱相,這邊請!”
    付濤把邱真讓到馬車的車門前,并快的把車簾撩起。
    邱真向里面一瞧,果然,報信的士卒沒有說謊,車里只有一個女人,一道道的繩索把她捆綁的象粽子似的。看其模樣,年歲是不大,應該還未到二十,模樣稱不上美艷,只能說清秀順眼,此時她正平躺在內車,用那對狹長快要噴火的鳳眼死死瞪著車外的邱真、付濤等人。
    看罷之后,邱真暗皺眉頭,目光落在付濤身上,說道:“請?”
    明白他的意思,付濤干笑道:“邱相,機巧山莊一直都是不理世事的,語芙小姐更是深居簡出,除了用這種手段,在下實在想不出來還能用什么辦法可以把語芙小姐請到貴軍大營。”
    邱真暗嘆口氣,這哪是請來的,而是綁架來的,就算付濤說的是真的,這個女人有辦法破解龍鱗落,怕也不會出力幫忙啊!
    看出邱真的擔憂,付濤急忙把車簾放下,拉著邱真走出幾步,低聲說道:“邱相可用整座機巧山莊做威脅,要是她敢不為大王拔箭,貴軍就鏟平她的山莊,區區一個女娃,經不起嚇的。”
    邱真挑起眉毛,這個付濤倒是為達目的不折手段啊!但所出的主意確實不錯,利用山莊和她家人的性命來做要挾,不怕她不乖乖就范。
    他點點頭,說道:“先把她身上的繩鎖解開,到了我軍大營,她插翅也難飛!”
    “是、是、是!不過,在下怕她身上暗藏利器……”機巧山莊的暗器可不是開玩笑的,比起龍鱗落、鳳羽歸這些獨門暗器也差不到哪去。
    邱真疑問道:“你沒有搜過身?”
    付濤苦笑著搖搖頭。他沒敢,因為他怕夏語芙咬舌自盡。
    “哼!”邱真抬手叫過來兩名士卒,說道:“立刻把艾將軍和舞將軍找來,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