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754

  第七百五十四章邱真令人把艾嘉和舞英兩名女將找來,給夏語芙搜身,結果一翻搜查下來,在夏語芙身上未找到一樣暗器。【】..邱真放下心來,隨即讓人把她身上的綁繩全部解開。
    夏語芙終于恢復自由,坐在馬車里沒有出來,冷冷看著邱真等人。
    “是語芙小姐吧?”邱真面露和善的笑容,站在車外,柔聲問道。
    “……”夏語芙沒有答話,兩只眼睛直勾勾地瞪著他。
    對她充滿敵意的表現,邱真已在預料之中,并不生氣,繼續問道:“想必語芙小姐一定聽說過青云堂的獨門暗器龍鱗落吧?”
    “……”依舊沒有答話的聲音。
    邱真輕輕嘆口氣,說道:“實情也不怕告訴語芙小姐,我家大王身中龍鱗落,箭支無法取下來,這次請語芙小姐前來,是希望語芙小姐能出手相助,為大王取箭。”
    “……”
    “當然,只要語芙小姐肯出手,順利摘除龍鱗落,大王會重重有賞的,要多少金銀,語芙小姐盡管開口。”
    “……”
    由始至終,都是邱真一人在講話,夏語芙別說回話,連聲都未吭一下,邱真暗皺眉頭,懷疑這個女人是不是個啞巴。他面露狐疑地看向付濤三人。
    付濤咽口吐沫,眼珠轉了轉,對車內的夏語芙說道:“語芙小姐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吧?我想語芙小姐還是合作一點好,如果你不希望機巧山莊毀于一旦的話。”
    這話有了效果,夏語芙原本還算平靜的表情立刻被憤怒所取代,她惡狠狠盯向付濤,恨的牙根都癢癢。
    付濤完全不把她的惱怒放在眼里,陰冷冷地說道:“風軍大營距離機巧山莊只一天的路程,一旦語芙小姐把風軍惹惱了,大軍殺向1iuhe山,你想想,就算你機巧山莊的機關埋伏再厲害,還能架住數萬、數十萬大軍的沖殺嗎?到時風軍一走一過之間,就能把機巧山莊踏為平地,語芙小姐的父母、兄弟姐妹,以及山莊里的所有人,最后統統都會死于亂軍之中……”
    不等他把話說完,臉色難看的夏語芙終于忍不住,開口厲聲叫道:“閉嘴!”
    付濤滿不在乎地聳聳肩,說道:“語芙小姐既然是機關術高手,自然也是聰明人,怎么做能救下機巧山莊,怎么做會導致機巧山莊家毀人亡,你心里應該很清楚了。”
    “……”
    夏語芙再次陷入沉默,不過眼中的光火卻是越來越盛。
    邱真在旁暗暗笑,夏語芙此時的惱怒他能理解,就算站在外人的立場上,聽了付濤的話,都有股撲上前去砍他兩刀的沖動。
    夏語芙靜靜坐在車內良久,就在車外眾人都已等得不耐煩的時候,她身子突然動了動,隨后一點點的挪出馬車。
    到了車外,看都未看付濤三人,直接對邱真說道:“帶我去見你家大王!”
    邱真大喜,但沒有表露在臉上,半交代半警告地說道:“語芙小姐在大王面前要懂得分寸,更要守規矩,若是我家大王有個好歹,相信,很多人都會因此而死。”
    夏語芙深深看了他一眼,并未接話,也未做出任何的保證,只簡單道:“帶路。”
    好沉穩的女人。身處風軍大營,卻面無懼色,即便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男人也未必能做到這一點。邱真暗暗點頭的同時,更是加足小心,帶夏語芙向唐寅寢帳那邊走的同時,又對付濤三人說道:“你們先在這里等候。”
    “可是……”
    邱真說完,再不多話,領人走了,付濤三人還想追過去,但周圍的風軍士卒已一擁而上,將三人團團圍住。
    來到寢帳前,邱真問外面的侍衛長道:“大王醒來了嗎?”
    “大王已醒。”侍衛長看眼邱真身后的夏語芙,問道:“這位是……”
    “為大王拔箭之人!”
    侍衛長心中充滿懷疑,一個女人,有本事破解龍鱗落嗎?但邱真這么說,他不敢再多言,走上前去,作勢要搜身。
    夏語芙臉色微變,下意識倒退一步,這時,邱真回頭說道:“不用再搜了,艾將軍和舞將軍已做過搜查。”
    “是!邱相!”
    侍衛長躬身而退,挑開帳簾,放邱真和夏語芙進入。而后,子纓、艾嘉、舞英等人也都跟了進去。
    帳內。唐寅是半躺在床塌上,背后靠著厚厚的被墊,與兩天前比起來,他的臉色更加蒼白,身子也顯得更加虛弱。
    看到邱真領著一個女人近來,他也是一愣,以詢問的目光看向邱真。
    邱真先是施禮,然后為唐寅引見道:“大王,這位是機巧山莊的大小姐夏語芙,精通機關術,特來為大王取箭……”
    他話并未說完,夏語芙已打斷道:“我還沒同意幫你們大王取下龍鱗落呢!”
    邱真咧嘴,這個女人實在是膽大包天,感情自己剛才交代她的話她都當耳邊風了。
    唐寅抬目,看向夏語芙,后者也正在打量他,二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
    夏語芙當然沒見過唐寅,但對他的傳聞聽說過不少,在她印象中,唐寅應該是個膀大腰圓、滿臉橫肉、殺人如麻的惡人,可事實上完全不是這么回事,即便躺在床上也能看得出來,他身材修長勻稱,臉色雖然蒼白難看,但應不失英朗俊逸,劍眉虎目,鼻梁高挺,嘴角上彎,沒有絲毫的兇相,反而還能讓人有賞心悅目之感。
    賞心悅目?夏語芙在心中暗呸一聲,有一副好皮囊又能如何?唐寅的所作所為,讓所有寧人都深惡痛絕。
    她并不避諱唐寅的目光,看向他的雙眼,說道:“讓我為你取下龍鱗落,你得先答應我三個條件。”
    唐寅最討厭的就是別人和自己談條件,何況還是個女人。他注視夏語芙半晌,才平淡地說道:“講。”
    “第一,不得侵犯機巧山莊一草一木。”
    唐寅閉上眼睛,不置可否,淡然道:“繼續。”
    “第二,把綁架我的那三個人全部殺掉。”
    綁架?原來付濤三人是把她硬綁來的。
    “繼續說第三點。”
    “第三,不得再殺害寧人!”
    唐寅先是一愣,隨即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眼目慢慢睜開,說道:“前兩個條件,本王可以接受,但第三個條件,本王做不到。兩國交戰,哪有不死人的道理?”
    “只要你退兵,沒有戰場,就不會再死人!”
    “姑娘,你太天真,也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了,本王伐寧,可是奉天子之命,傾全國之力,這可不是本王想退兵就能退兵的。”
    一句奉天子之命,立刻把夏語芙的嘴巴堵上了。
    她咬著嘴唇,沉默了好一會,方喃喃說道:“至少……你有能力放過寧陽城內的百姓……”
    唐寅頗感好笑地看著她,反問道:“難道你沒有考慮過自己的性命嗎?你為什么不求本王放過你呢?”
    夏語芙深吸口氣,說道:“我若救你,就是寧國的罪人,你殺不殺我,結果都一樣。”
    這話讓唐寅不由得為之動容,他直視了夏語芙一會,點頭說道:“如果你的第三個條件是讓本王放過寧陽城內的百姓,本王可以答應你。”
    “你不會騙我?”
    “本王說到做到。”前提是看心情。唐寅在心里補充一句。
    夏語芙不再多言,收回目光,巡視左右,看旁邊有桌案,她走上前去,說道:“請為我準備紙筆。”
    不明白她要做什么,唐寅好奇地問道:“為何要用紙筆?”拔箭還需要這個嗎?
    夏語芙頭也不抬地解釋道:“我需要先繪圖。上次接觸龍鱗落已是六年前的事了,對于里面的結構,我不確定能否還記得清楚,需要先繪制成圖,有沒有遺漏。”
    原來是這樣!不管夏語芙是不是真精通機關術,至少她有這個架勢。唐寅沖左右的侍衛揮揮手,讓他們去準備紙筆。
    隨后,他微微一笑,問道:“姑娘看起來未過二十吧?”
    不明白他為何這么問,夏語芙也不隱瞞,坦蕩地說道:“今天十八。”
    “哦!若是這么說,六年前你才十二歲。”
    “是的。”
    “那時你就接觸過龍鱗落了?”
    “曾看過一眼。”
    “只看過一眼,又時隔六年,你能記住它的結構?”
    夏語芙正垂目凝思,對唐寅連翻的追問頗感不耐煩,她沒好氣地說道:“機關暗器,雖然樣式不同,結構不同,但原理相通,只要是精通機關的人,即便只看過一遍內部結構就足可以了然于胸,你到底有完沒完?怎么問起來沒完沒了?”
    周圍眾人聽聞夏語芙的呵斥,下巴險些掉下來,忍不住暗暗為她捏把冷汗。她如此放肆,一旦惹惱大王,她有十個腦袋也保不住。
    唐寅并沒有生氣,只是覺得很無辜,事關自己的性命,他哪能不問的仔細點?
    很快,侍衛取來紙筆,放于桌案上。夏語芙看也沒看周圍眾人,提起筆,蘸了蘸墨汁,在紙上快地勾畫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