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757

  第七百五十七章
    原來是這樣。【】..聽完付濤的介紹,唐寅多少安心了一些,他說道:“本王決定,明日攻城!”
    “那……天香豆蔻的事……”付濤搓手干笑道。
    唐寅想也沒想,回道:“破城之時,本王會助你等圍殲三堂口,幫你們得到天香豆蔻。”
    付濤、林、于子敬三人等的就是唐寅這句話,聽他這么說,三人心中欣喜若狂,紛紛舉起杯子,說道:“小人多謝大王!”說著話,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他們要么是門主,要么是幫主,要錢有錢,要人有人,這次為了天香豆蔻卻肯冒著這么大的風險來協助己方破城,唐寅對此多少有些好奇。
    他問道:“青云堂得到的天香豆蔻有幾個?”
    “據說是兩顆。”這種已不算是秘密的事情沒有必要隱瞞,付濤如實相告,說道:“傳聞是兩顆陽豆。”
    “哦?”
    怕唐寅不明白,付濤又解釋道:“天香豆蔻有陰陽之分,只有聚齊一陰一陽才能揮出最大的功效。”
    “最大的功效是什么?起死回生嗎?哈哈——”唐寅仰面而笑,又問道:“青云堂只有兩顆陽豆,而你們卻有三人,即便都得到了,又如何來分?”
    付濤三人相互看了看,猶豫了一會,方說道:“其實,我們之所以要得到天香豆蔻,并非是自己食用,而是要將其獻于神池。有傳聞,神池早已得到天香豆蔻中的陰豆,只差一顆陽豆。”
    這話令唐寅心中一動,如果說付濤、林、于子敬以及那些普通的游俠愚昧,迷信起死回生,那還有情可原,怎么連神池也相信這些?難道傳說是真的?天香豆蔻真能起死回生?
    唐寅眼珠轉了轉,笑吟吟道:“你們不會把好不容易得來的天香豆蔻白白獻給神池吧?”
    付濤一笑,說道:“說句不怕風王殿下笑話的話,我們這么做,也是為了能在神池謀個一席之地。神池早就放出話來,無論是誰,只要能把天香豆蔻帶到神池,可得侯爵位,并升任神池長老,我等在游俠界中的地位雖已不低,但和神池比起來,天壤之別,若是能成為神池的長老,不僅后半輩子衣食無憂,子孫后代亦可出人頭地,長享世間榮華。”
    呦!神池為得到天香豆蔻竟然開出這么優厚的條件,令人驚訝。唐寅暗暗吸氣的同時,對天香豆蔻不由得又多生出幾分好奇。
    他下意識地問道:“神池要天香豆蔻做什么?要救什么人嗎?”
    付濤說道:“天香豆蔻最大的功效就是起死回生,再無其他的用途,神池想要得到,自然是為救人,但要救的是什么人,小人就不清楚了。”
    神池內部的事情,哪是他們這些外人所能了解的?
    唐寅向后仰了仰身,目光自然而然地瞥向站于他左右兩側的阿三和阿四,他二人都是神池出身,對神池內部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多少有些了解。
    此時阿三、阿四都是若有所思,也在尋思神池花費如此大的代價換取天香豆蔻到底要救什么人。
    很快,唐寅收回目光,對付濤、林、于子敬三人說道:“本王有些累了,你們先回去休息吧,明日一早,本王會派人去找你們。”
    “是!大王!”三人急忙起身,繞過桌案,沖著唐寅必恭必敬的深施一禮,說道:“小人告退。”
    “恩!”
    等三人離開之后,唐寅把面前的桌子向外推了推,然后躺在床塌上,笑吟吟道:“吧,阿三阿四,你們都想到了些什么?”
    阿三、阿四雙雙皺起眉頭,緩緩搖了搖頭,喃喃說道:“我等逃離神池的時候,并未聽說有誰身受不治的重傷或者重病,圣主修為之深,天下絕倫,無人能傷,更不會突染重病,而且圣主膝下無嗣,只有三位義子……在神池,除了圣主之外,再沒有誰能重要到靠出賣侯爵爵位和長老職位來換取天香豆蔻的程度了……”
    唐寅以前從未詢問過阿三、阿四有關神池的事,現在他才知道,原來神池的君主無嗣,這點倒和他一樣。
    他笑問道:“神池的君主叫什么來著?”
    “廣玄靈。”
    “他今年有多大?”
    阿三阿四搖搖頭,說道:“并不清楚,看外表,象是只有四十多歲,但圣主的修為深不可測,實際年歲要比外表看上去大得多,有傳言說,圣主已七十開外了。”
    唐寅好奇地問道:“難道廣玄靈沒有王妃?”
    阿三說道:“圣主的嬪妃不下五十位。”
    “如此來說,無嗣就是他自身有問題嘍?”
    阿三再次搖頭,低聲說道:“圣主每次與嬪妃同房之后,都會令其喝下不會懷孕的藥物。”見唐寅挑起眉毛,阿三老臉一紅,解釋道:“當然,這也是屬下道聽途說來的。”
    唐寅聳聳肩,說道:“雖是道聽途說,但無風不起浪,身為一國之君,卻只肯收義子,而不要自己的子嗣,這倒是挺希奇的。”
    他并不是個好打聽別人八卦的人,但神池在九大諸侯國中的地位太特殊了,對于神池君主的密聞,他想不感興趣都難。
    阿三和阿四互相看了一眼,說道:“大王,其實這也不算希奇,應該說已是神池的傳統。君主無嗣,選賢達之人做其義子,等百年之后,傳位于眾義子中能力最為出眾的那位,數百年來,神池的歷任君主都是這么做的。”
    哦?唐寅對此感覺難以置信,君主自己不要子嗣,其目的是為把王位讓于賢能,這怎么說都說不通,除非神池的歷任君主都不是人,而是無欲無求又無情感的神仙。以他所了解的神池,其君主遠沒有高尚到這個程度。
    但阿三阿四言之鑿鑿,這種事情也不可能說謊,那么就只有一個解釋,神池君主的讓位制肯定有不被人知的秘密。
    說到這,唐寅覺得話題有些扯遠了,神池的那些秘辛他也不太想知道,他問道:“會不會是廣玄靈某個寵愛的妃子得了重病?”
    阿三阿四邊想邊慢慢搖頭,語氣肯定地說道:“圣主并沒有特別寵愛的妃子,也沒有不寵愛的妃子,圣主對每位嬪妃都是一視同仁。”說到這里,阿三眼睛閃過一絲驚色,脫口說道:“除非……除非……”
    阿四莫名其妙地看著他,不知道他在‘除非’什么。
    阿三對上阿四詢問的目光,說道:“阿四,你還記得我二人當初所犯的過錯嗎?”
    這不是廢話嗎?這種事即便是到死都不可能忘嘛!他垂說道:“誤入禁地。”
    “沒錯!是誤入禁地。在神池,一直有個傳說,行天山之所以被列入禁地,因為行天山的地下是冰寒之地,里面冰封著一個美艷絕倫的仙子,圣主肯以侯爵和長老之位換取天香豆蔻,會不會是為了把禁地下的那個冰封的仙子救活?”
    撲!阿四聽完,險些被自己的口水噎到,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嗤之以鼻道:“那種子烏虛有之事你還相信?世上怎么可能會有仙子?”
    “若是沒有,行天山為何會被列為禁地,神池有什么秘密需要隱藏到行天山去?”
    阿四聳聳肩,沒有回答,一是懶著對這種事多說廢話,其二,他也是無言以對。
    難得能見到阿三阿四有意見出現分歧的時候,唐寅笑呵呵地看著兩人,也不插嘴說話,等他倆告一段落后,他指指阿四,說道:“我贊成阿四的觀點,這個世上,不會有什么仙子。”
    說來說去,也不知道神池要天香豆蔻到底有什么用,唐寅不愿再去多想,不過他心里已暗暗做下決定,既然是神池想要的,那一定是好東西,他得先弄到手,至于對付濤三人所做過的承諾,根本不算什么,誰會在乎對‘死人’的承諾呢?
    這次阿三阿四所說的話,唐寅并未放在心上,他也不認為世上會有仙子,不過,阿三的話卻講對了一半,行天山下確實沒冰封著什么仙子,而是冰封著一個人,一個唐寅再熟悉不過的人……
    翌日。
    剛剛取下龍鱗落,傷勢還沒有完全恢復的唐寅在中軍帳里升帳,調兵派將,準備全力進攻寧陽。
    這次風軍的大帳里難得的出現三位外人,付濤、林和于子敬。
    等眾將都到齊后,唐寅離座,走到中央的沙盤前,隨手從身旁的程錦腰間抽出佩刀,指了指沙盤中壘起的城郭,說道:“今日,我方要全軍攻城,只準成功,不許失敗,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都要給我一舉攻破寧陽!”
    “是!大王!”唐寅已無性命之愁,眾將們亦是信心百倍,士氣旺盛。
    唐寅用刀尖點了點東城,說道:“這次,我親自統軍,主攻東城!”頓了一下,他側頭說道:“南業、楊冒聽令!”
    “末將在!”南業、楊冒二人挺身出列,插手施禮。
    “你二人率麾下的兩萬部眾主攻北城,敵弱,你等則強攻,敵強,你等則佯攻,見機行事。”
    “末將遵命!”
    “展鵬、魏軒聽令!”
    “末將在!”
    “你二人率麾下的兩萬部眾主動西城,同樣是見機行事。”
    “末將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