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758

  第七百五十八章
    見唐寅把進攻寧陽三個方向的任務都分派出去了,還沒有點到自己的頭上,上官元讓大急,跨步出列,先是插手施禮,而后又回手點點自己的鼻子,說道:“大王,那我呢?”
    唐寅沖著他一笑,說道:“元讓,接下來就是你了,你才是此戰真正的主攻!”
    聞言,上官元讓的臉上頓露喜色。..
    唐寅問道:“你麾下的將士還有多少?”
    上官元讓想了一會,支支吾吾的沒有回答上來。作為他副將的李勝眼看上官元讓,拱手說道:“回大王,我部在進攻山柳鎮時有千余傷亡,并不影響全軍戰力。”
    “對、對、對!”上官元讓立刻接道:“下面還有接近兩萬的將士呢,足夠用了。”
    唐寅暗暗搖頭,上官元讓的勇猛無須多說,但為人太粗心,難成一軍之統帥,象長孫淵宏那樣,即勇冠天下又謀略出眾的人才實在太罕見了,可遇而不可求。
    他沉吟了片刻,說道:“元讓,我再給你五萬將士,由你和李勝將軍主攻南城。另外……”說著話,他看向付濤、林和于子敬,繼續道:“這三位俠士會助你一臂之力。”
    剛進大帳的時候,上官元讓就已對身穿便裝的付濤三人看不順眼了,知道他們皆是游俠后,更是不放在心上,他問道:“大王,他們能幫我什么?”
    未等唐寅說話,付濤已搶先獻媚地說道:“里應外合,為元讓將軍能順利破城獻上我等的綿薄之力。”
    “理應外合?什么意思?”
    “我等早已在寧陽城內安排百余名部下,皆是靈武高手,元讓將軍在攻城之時,他們會在城內對守軍突然難,打亂守軍的城防!”
    “原來是這樣。”上官元讓笑了笑,沒有再多說什么。
    唐寅把該安排的都安排完,隨即深吸口氣,一揮手臂,喝道:“全軍出擊,進攻寧陽!”
    “是!大王!”
    眾將紛紛插手施禮,各自領命而去。
    唐寅由侍衛們協助,也穿上鋼制的盔甲,他因為有傷在身,未必會上戰場,但有盔甲在身總是多一層保護,以防意外。
    整理盔甲的時候,他問程錦道:“我的刀造好了沒有?”
    自從上次在良州把刀丟了,唐寅還一直沒有合適的武器,他已讓程錦派人去打造。
    按照唐寅的要求,程錦早已把雙刀打造好了,但卻不敢給唐寅。以唐寅的性格,若是有趁手的武器,說不好又得沖到兩軍陣前去作戰,邱真有提醒過他先不要把雙刀給大王,程錦也認為有理。
    他拱手說道:“大王的刀正在趕制,過幾天就能好。”
    唐寅皺皺眉頭,嘟囔道:“怎么這么慢。”說完,他又看向樂天,說道:“樂天,你派些天眼的兄弟潛伏到機巧山莊附近,我擔心,攻破寧陽后,機巧山莊會受池魚之殃。”
    樂天不明白唐寅為何這么說,疑問道:“誰會找機巧山莊的麻煩?”
    唐寅聳聳肩,說道:“寧國的游俠嘍!夏語芙畢竟救了我的命,寧國游俠未必敢到我軍大營找麻煩,但很可能會遷怒到機巧山莊。”
    樂天哦了一聲,點點頭,說道:“明白了,末將這就派人前去。”
    風軍兵臨寧陽城下已經多日,城內,以肖陵郡郡林翰為的數萬守軍早已做好應戰的準備,城頭上堆滿了滾木擂石、成捆的箭支以及燒得滾開的火油,在城內,拋石機業已蓄勢待,另外,林翰還在城中還征集到許多寧籍的游俠,請他們協助守城,三堂口也分派出為數眾多的部下,參與到寧陽的城防當中。
    以寧陽目前的防御,稱得上是鐵板一塊,但林翰千算萬算,就是沒算到自己的內部會出現問題。
    隨著風軍大營戰鼓擂動,數以萬計的風軍列著整齊的方陣從大營里涌出來。
    難的就是唐寅所在的城東。他把關湯統帥的新軍率先派上戰場,以新軍來試探對方的虛實。
    新軍基本都是寧人,受訓的時間并不長,連隊列還都沒走齊呢,更別提攻城經驗和格斗技巧了。
    當新軍推進到寧陽城外五百米左右的地方時,寧陽城內的硬弓手開始率先難,與此同時,城內的拋石機也運做起來,一時間,寧陽城的上空飛來密密麻麻的箭矢,其中還夾雜著掛著呼呼勁風的巨石。
    箭支射進新軍當中,幾乎是箭無虛,支支皆能命中目標,巨石砸進人群中,落下來的瞬間就能壓碎兩三人,再在人群中翻滾開來,受其波及的死傷者更多。
    新軍將士被城內守軍的突然難打的暈頭轉向,陣營當中,慘叫聲四起,尖叫聲不斷,人喊馬嘶,好不熱鬧。
    新軍在動進攻的同時,駐守在北城、西城、南城的三路風軍也開始齊齊展開強攻。
    以南業、楊冒二人為的兩萬直屬軍主攻寧陽北城,和東城一樣,剛向寧陽近,就遭受城頭守軍的猛烈反擊。
    唐寅有交代,讓他倆能戰則戰,不能戰就采取佯攻戰術,但南業和楊冒立功心切,上了戰場后馬上傳下死命令,全軍只能進,不能退,有畏敵不前者,殺,有臨陣脫逃者,殺,有見死不救者,殺。
    這種三殺令傳達下來,風軍將士哪還敢不拼命?等守軍反擊的時候,兩萬風軍不退反進,不顧生死的向前沖鋒,南業和楊冒更是一馬當先,沖在最前面。
    好不容易穿過寧軍的箭陣和落石,沖到城墻之下,頭上又飛落下來更多的箭矢、滾木擂石以及火油。不過到了這里,風軍已能向城上回射還擊,雙方你來我往,雕翎在空中往返穿梭,中箭后的破甲聲和慘叫聲在城上城下此起彼伏。
    北城殺的慘烈,西城則安寧許多,主攻西城的是展鵬、魏軒二人,他倆嚴格遵照唐寅的命令行事,見城內寧軍的反擊過于兇猛,二人率軍在城外是干大雷,不下雨,兩萬將士的喊殺聲一波壓過一波,但就是不見其上前半步。
    南城這邊的攻勢則比北城甚至東城還要激烈,上官元讓和李勝統帥七萬之眾的直屬軍,對寧陽南城展開犀利的猛攻。
    上官元讓不懂得什么叫指揮藝術,他的原則只有一條,全軍將士跟隨他沖鋒、沖鋒、再沖鋒,什么時候把前方的敵人徹底沖垮了,什么時候也就算是沖鋒到頭了。
    戰場之上,上官元讓的勇猛確實能帶動全軍的士氣,他根本不管別人,就是卯足了勁的望前沖,落石來了,他刀劈落石,箭陣來了,以釋放靈武破箭陣,所過之地,殘破的箭矢和破碎的石塊散落滿地。
    有這樣勇猛無敵的主將在前面沖鋒陷陣,后面將士們的恐懼心理自然銳減,拼盡全力的跟隨上官元讓,向前壓。
    上官元讓是第一個攻到寧陽城下的,由于后面的將士還沒上來,他找不到云梯,干脆單手提刀,硬抓著城墻的石頭向上攀爬。
    不過他爬的快,掉下來的也快,面對著就他這么一個爬墻的人,守軍的火力都集中到他一人身上,頭上有滾木擂石,兩側有密集不斷的箭雨,上官元讓往往連城墻的一半都爬不到就被活生生砸下去。
    他有靈鎧護體,倒也不怕摔,不過人在城下已氣的哇哇怪叫,不時沖著后面還在沖鋒的將士們大聲咆哮,讓其趕快頂上來。
    人們暗暗叫苦,包括李勝在內。
    上官元讓修為精深,不怕落石和箭陣,但是其他人可受不了,這沖鋒下來,是跑一道,死傷一道,七萬直屬軍,還沒殺到城下,就已折損數千之眾。
    在上官元讓近乎瘋狂的催促之下,李勝率領的直屬軍終于是頂了上來。
    等大隊人馬一到,風軍的攻城也正式展開。
    一排排的云梯高高架起,風軍士卒蜂擁而上,來不及往上爬的將士則站于城下,對城頭上的守軍放箭,壓制對方的反擊,為攀爬云梯的己方兄弟做掩護。
    城下的風軍在射殺城上寧軍的同時,攀爬云梯的風軍也在不時被寧軍打落下來,危急時刻,城頭上往往是連油鍋帶火油一齊投擲下來,受到波及的風軍士卒無不皮開肉綻,其狀殘不忍睹。
    在完善的城防體系下以及守軍的頑強抵抗下,風軍先后動兩次全力猛攻,卻皆在關鍵時刻功虧一簣,被守軍殺退回來。
    戰斗的時間并不算長,城墻下的尸體已堆積如山,城頭上的尸體也隨處可見,雙方的傷亡都不小,當然,作為主攻一方的風軍比守軍的損失要大得多。
    久攻不下,上官元讓也開始急了,再次被砸落下來后,他從人群中找到李勝,沖著他大吼道:“給我重新集結兵力,再動一次進攻!”
    李勝自投軍以來,還未經歷過如此緊張又慘烈的攻堅戰,腦袋里多少有些木然,被上官元讓這么一吼,他徹底清醒過來,急急應了一聲,指揮全軍,再展開一次全軍齊攻。
    打到現在,風軍的傷亡已然很大,但將士們卻是越戰越勇,隨著身邊同伴一個個的倒下,人們徹底殺紅了眼,完全拋棄生死,不顧一切的展開沖鋒。
    風軍的第三次猛攻比之前兩次還要兇狠,還要犀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