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759

  上官元讓和李勝為的七萬直屬軍在寧陽南城展開猛攻,不過進攻并不順利,兩次強攻,兩次被打退,傷亡的將士過萬人,但風軍的士氣未受到任何影響,依然旺盛,很快又組織起第三次強攻。..
    越挫越勇可算是風軍的特點之一。
    上官元讓和李勝的親自上陣,吸引住寧軍的主要注意力,另一邊,直屬軍的第二兵團長彭程率領麾下的千余名精銳士卒由寧軍布防較弱之處進攻,在頂著箭雨和滾木擂石的情況下,順著云梯硬沖上城頭。
    登上城頭后,彭程立刻抽出佩劍,連砍帶刺,一口氣殺傷十數名寧軍,他這邊打口了缺口,下面的風軍士卒源源不斷的涌上來,與城上的寧軍展開近身混戰。
    見這邊被風軍突破,立刻有三名寧將沖殺過來,與彭程戰到一處。
    彭程身為直屬軍的兵團長,靈武精湛,驍勇善戰,在直屬軍中也是有名的悍將。他一人頂住三名寧將,非但沒有手忙腳亂,反而連連搶攻,將對方退數步。
    幾名寧將看來敵厲害,不約而同的施展靈武技能,漫天的靈刃、靈刺全向彭程一人飛射過去。
    對方來勢洶洶,彭程倒是毫無懼色,匯集渾身的靈氣,釋放出頂級技能——靈亂·極。
    一時間,城頭上仿佛卷起一道龍卷風,雙方的技能碰撞在一起,勁氣橫飛,力道擴散,周圍的雙方士卒被瞬間炸開的靈壓硬生生的推出城頭,紛紛尖叫著摔落到城下。
    硬碰硬的一招過后,彭程身上多出數處被靈刺所傷的血窟窿和被靈刃劃傷的血口子,而對面的三名寧將也沒好到哪去,其中有一人的喉嚨直接被靈刃劃開,當場斃命,另外兩人亦是渾身上下都是血口子,口子大小不一,但卻極深,處處深可及骨。
    雙方皆受重創,彭程還能咬牙堅持,立而不倒,但剩下的兩名寧將已踉蹌而退,身子靠住箭垛,喘息不斷,連提起手中武器的力氣都沒有了。
    暗道一聲機會來了!彭程瞪著血紅的雙眼,強忍著身上傷口的疼痛,提劍向兩名寧將一步步走去,準備直接斬殺二人。
    可正在這時,一條青色的人影突然竄了過來,與此同時,一道寒光直刺彭程的脖頸。
    好快!彭程心中一顫,急忙抽身閃躲,只聽沙的一聲,明晃晃的靈劍幾乎是貼著他的脖側掠過。
    “暗中偷襲,算什么本事?!”彭程怒吼一聲,揮劍反掃,猛斬來敵的腰身。
    那人抽身而退,跳到三米開外的地方。直到這個時候彭程才看清楚對方的模樣。來人身穿青衣,腳下布履,四十出頭的模樣,看其衣著打扮,并非寧將,更象是游俠。
    青衣中年人緩緩抬起靈劍,同時,散出靈霧,身上罩起一層白色的靈鎧,而后一個箭步竄到彭程近前,舉劍就刺。
    來者不善,彭程不敢大意,小心翼翼地與其戰到一處。
    游俠和軍中武將都是修靈者沒錯,但雙方所精通的靈武技能卻完全不同,武將的技能多以大范圍殺傷對手為主,而游俠的技能則多是用于單打獨斗的,如果雙方一對一的單挑,游俠占有一定的優勢。
    彭程本就已先負傷,加上來人又是異常厲害的游俠,雙方戰到一起,在場面上,彭程十分被動,防守多,進攻少,常常被對方得手忙腳亂,不過彭程的底子深厚,對方想在短時間內戰倒他也不太可能。
    他倆惡戰到一起,大批的寧軍被堵在后面沖不過去,而城下的風軍已趁機沖上城頭百余人,再這樣下去,南城將變的岌岌可危。青衣中年人心急如焚,可又拿眼前的彭程毫無辦法,最后他將牙關一咬,只能使出撒手锏來戰絕了。
    突然之間,他連出數劍,這幾劍,無不是又快又狠,將彭程退出數步,可是幾劍過后,他力氣已盡,彭程抓出機會,展開反擊,靈劍施展開來,上下翻飛,又把青衣中年人退數步。
    可就在他退后的時候,沒有注意身后的尸體,被其絆了正著,身子失去平衡,仰面而倒,一屁股坐到地上,見狀,彭程心頭大喜,暗叫一聲天助我也!趁著對方倒地的一剎那,他的靈劍也狠狠刺向對方的胸口。
    正當人們都以為青衣中年人在劫難逃之時,后者的身軀稍微一偏,靈劍在他身側的靈鎧上擦出一連串的火星子,然后重重刺中地面的方磚。一擊不中,彭程還想收劍再刺,那青衣中年人放于后腰上的手突然伸了出來,彭程連他手里拿的是什么東西都未看清楚,一道電光已正中他的額頭。
    彭程只覺得腦門一陣鉆心的刺痛,接著,忍不住嚎叫出聲。
    這時再看彭程,其狀已駭人到了極點,火蛇由其額頭生出,眨眼工夫就遍布他的周身,整個人變成了火人,渾身上下都是熊熊燃燒的烈火,那撕心裂肺的慘叫聲讓人聽了直覺得毛骨悚然。
    還沒過半分鐘的時間,彭程已連人帶衣服化為灰燼,只剩下燒的通紅的鋼鎧散落到地,與此同時,一只紅彤彤的羽毛在空中飄飄然落下。
    “是……是鳳羽歸——”
    不知是誰驚叫出聲,緊接著,周圍傳來一片吸氣聲,原來這就是圣尊堂的獨門暗器——鳳羽歸!
    這時,又有幾名游俠從人群中擠了出來,沖到青衣中年人的近身,拱手說道:“原來是圣尊堂的前輩,失敬失敬!”說話之間,有人要去拾起飄落在地的那片落羽,青衣中年人見狀,臉色頓變,怒叫道:“不要動!”
    話音未落,他已從地上彈跳起來,快步走到落羽近前,瞪著那名要揀羽毛的游俠,冷冷說道:“如果你不想和風賊一樣化為灰燼,就不要動它。”說著,他彎腰把羽毛揀起,小心翼翼地將其裝進一只形狀怪異的銅匣中。
    這時,人們才看清楚,原來他手上有帶一只白色的手套,由于顏色和他身上的靈鎧太接近了,若不仔細分辨,還真看不出來。
    區區一只羽毛能成為與龍鱗落、碎魂針齊名的暗器,自然有它的獨到之處,先它并非真的羽毛,而是一只極薄的特殊金屬片,上面涂滿火毒,粘身就著,即便是它的擁有者也不敢直接伸手去觸碰,得先帶上石棉制造的手套,其次,彈射出鳳羽歸的銅匣制作精密,需要注入靈氣動,所以鳳羽歸在射出的瞬間就已被靈化,度又急又快,可破靈鎧,讓人防不勝防。
    被他這么,那名游俠嚇的連連后退。青衣中年人冷哼一聲,舉目看向不遠處目瞪口呆的風軍士卒,把手中劍向前一指,說道:“諸位朋友,都別在這愣著了,隨我去殺敵!”
    “殺——”
    人們回過神來,跟隨青衣中年人向登上城頭的風軍殺去。
    帶頭的兵團長彭程被敵人的暗器所害,尸骨無存,下面普通的風軍士卒哪里能頂得住這么多游俠和寧軍的沖殺,好不容易攀上城頭的百余名風兵要么被刺翻在地,要么被推下城頭,無一幸免,全部死于非命。
    在寧國游俠和城中守軍的聯手反擊之下,風軍的第三次強沖也已慘敗而告終,除了彭程之外,直屬軍的第五兵團長孫平也戰死沙場。
    趁著風軍攻勢較弱的空擋,協助守城的游俠們紛紛坐下來休息,有數名游俠圍坐到那名青衣中年人的四周,爭先恐后的報上自己的名號。
    青衣中年人高傲的很,根本不關心他們叫什么,面無表情的席地而坐,連禮貌性的回報姓名都沒有。在他心目中,他是圣尊堂的人,不是這些平庸之輩能與之相提并論的。
    對他傲慢的態度,周圍的游俠也不在意,只是急于與他攀關系,拉東扯西,討好似的說個不停。
    青衣中年人雖不把他們放在眼里,但也很享受被眾人群星捧月的感覺,坐在人群之中,洋洋自得。
    “啾——”
    就在這時,城外突然傳出尖銳的叫聲,叫聲一直響到高空中,接著,嘭的一聲炸開。可惜現在是白天,若是晚間,定能看到空中綻放的煙花有多光焰奪目。
    青衣中年人是游俠,自然對這種東西不陌生,他身子突的一震,脫口驚訝道:“有游俠在城外信號!”
    “沒錯!”他周圍的游俠們也都皺起眉頭,紛紛狐疑地說道:“這是什么意思?在城外,難道有風國的游俠?”
    青衣中年人眼珠轉了轉,作勢要起身,想趴在城頭看個究竟,但周圍的游俠們把他拉住,七嘴八舌地說道:“對方在城外,和我們又沒什么關系,隨他們折騰去吧……”
    話是這個道理,但青衣中年人還是不放心,對周圍的游俠冷聲喝道:“你們放手!”
    “前輩又何必動怒呢!”他對面的那名游俠拉著他的衣服不放,嬉皮笑臉地說道。
    “放肆!”青衣中年人勃然大怒,抬起手來,正要向對方揮去,突然之間,他感覺自己的后腰一陣劇痛,他下意識地回頭一瞧,一把匕插在自己的后腰上,而拿著匕的人正是坐在他背后的一名游俠。
    “你……”
    他還未來得及出叫喊聲,四周的游俠們一邊緊抓著他不松手,一邊把衣袖里暗藏的匕亮出來,無聲無息卻極有默契的向他身上狂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