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760

  眾游俠一邊瘋狂的刀刺青衣中年人,一邊低聲嗤笑道:“圣尊堂是吧?有鳳羽歸是吧?了不起是吧……”
    撲、撲、撲——匕入肉之聲不絕于耳,頃刻之間,青衣中年人就成了血人,胸前背后都是血窟窿,可憐他一身的本事,卻連靈鎧都未來得及罩出來,就被眾游俠們用匕活生生的亂刃捅死。【】..
    眾游俠們圍成一團,外面的寧軍士卒也看不清楚里面生了什么事,不過當鮮血從人們的腳底下流淌出來時,寧軍們同是一驚,紛紛大叫道:“什么回事?”
    確認青衣中年人已死,眾游俠們扔掉手中的匕,亮出各自的武器,罩起靈鎧的同時將手中武器靈化,然后齊齊轉回身,面向還沒搞清楚狀況的寧軍,紛紛冷笑道:“沒事沒事,哥幾個就是特意來送你們歸西的!”
    說話之間,數名游俠齊齊難,竄入寧軍當中,手中的靈兵揮舞開來,見人就砍,逢人便殺,一時間,慘叫之聲連成一片。
    這只是南城的一角而已,看到付濤、林、于子敬在城外出的信號,潛伏于守軍當中的百余名游俠突然倒戈,對寧軍和協助守成的游俠們痛下殺手。這出其不意的進攻,直殺得守軍方面措手不及,尤其是協助城防的游俠們,他們成為付濤三人部下們要的攻擊目標,猝不及防之下,大多數的游俠糊里糊涂的死于非命,僥幸未死的游俠也是負傷在身,戰力銳減,要么躲于寧兵當中,要么逃向城內。
    南城城墻大亂,百余名倒戈的游俠把南城城防攪了個天翻地覆,到處都有撕殺,到處都有寧兵士卒的瀕死慘叫,只是這一瞬間的傷亡人數就已過了抵御風軍進攻時的傷亡。
    城下,正對寧軍堅固的城防一籌莫展的上官元讓和李勝聽聞城上的混亂聲,二人同是一愣,過了片刻,李勝先回過神來,對上官元讓又驚又喜道:“必是付濤等人埋伏在城內的部下們開始出手了,元讓將軍,機不可失,我等攻!”
    經他這么一提醒,上官元讓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哈哈大笑兩聲,沖著周圍的風軍將士大喊道:“我方援軍已殺到城上,兄弟們,隨我沖殺上去!”
    “殺啊——”
    這一下,風軍將士更是來了精神,順著云梯蜂擁而上。
    城上的寧兵自身難保,哪里還有精力打擊攀爬云梯的風軍,很快,一處城防被攻破,接著,是第二處、第三處……時間不長,南城的城墻上已到處可見掄著戰刀殺紅了眼的風軍。
    上官元讓不落人后,是第一批殺上城頭的風軍將士之一,見寧軍內部正在亂戰,他也不管對方人群里有沒有自己人,三尖兩刃刀一揮,靈亂·極釋放出來。
    他的靈亂·極和彭程的靈亂·極可不能相提并論,同樣的靈武技能,被二人施展出來,效果和威力完全不同。
    上官元讓的靈亂·極足可以用天昏地暗、鬼哭神嚎來形容,漫天的靈刃已多到分不清楚個數,當靈刃掠過,連地面的方磚都被硬生生的刮掉一層,在其攻擊范圍之內,不管是身穿鋼制盔甲的寧兵還是身罩靈鎧的游俠,無不被靈刃切的粉身碎骨,最后只剩下散落滿地的肉塊。
    上官元讓的修為未必是天下第一,但他所釋放出來的靈亂·風和靈亂·極的威力絕對能傲視群雄,當然,這和他自身的屬性也有關系。
    拒他于城外,寧兵們還感覺不到上官元讓的恐怖,等他沖上城頭,變成面對面的近戰之時,上官元讓就成了寧軍們的噩夢。
    一桿三尖兩刃刀掄開,碰上就死,粘上就亡,單單是他隨意揮刀時散射出來的靈波就能斬倒一大片人。
    在上官元讓面前,寧兵、寧將以及混于其中的游俠們都脆弱如草薦,根本無人能抵他的鋒芒。
    上官元讓是由城上一直殺到城下,到了城門洞這,兩刀下去,把頂住城門的木樁子全部斬斷,隨后搬掉門閂,拉開城門,放外面的風軍入城。
    隨著城門被打開,城外的風軍蜂擁而入,這也宣告寧陽南城開始淪陷。
    東城的唐寅得知上官元讓和李勝攻破南城的消息,大喜過望,當即命令子纓統帥天鷹軍跟上,由南城向內殺,全殲城內守軍。
    子纓領命而去,調動天鷹軍去往南城,跟在上官元讓一部的屁股后面也殺入城內。
    南城失守,風國大軍已進入城內,這對于林翰而言無疑是個五雷轟頂的壞消息,換成旁人,這時必定會心亂如麻,失去方寸,但林翰表現得依然沉穩,好象早預料到風軍會破城似的。
    他第一時間傳令下去,各處的守軍全部向城西退守,而后,林翰帶上一干心腹部眾,也去了城西,等麾下的將士都集結得差不多了,他傳令全軍向西突圍,退往天險臥虎關。
    聽聞他的命令,寧軍眾將無不大吃一驚,他們一旦撤離寧陽,那城中的百姓怎么辦?風軍在肖陵郡連連吃虧,這次攻破寧陽,豈會放過城中的百姓?
    這個道理林翰也明白,但現在他別無選擇,留下來非但于事無補,反而還會白白搭上己方將士的性命,現在也只有撤退這一條路可走了。
    他深吸口氣,不理會眾將的戀戀不舍,毅然決然地下令道:“撤!”
    林翰率領四萬左右的地方軍向西突圍,他們剛出城,就和城西的展鵬、魏軒一部碰了個正著。
    敵我碰面,分外眼紅,雙方沒有多余的廢話,兵對兵,將對將,撕殺到了一處。
    地方軍將士的家人基本都在寧陽,這一走,估計也就是永別了,人們把心中的悲憤都泄在展鵬、魏軒這兩萬風軍身上,倒也表現出不可小覷的戰斗力。
    雙方之間的戰斗很快就演變成亂成一團的大混戰,林翰急于突圍,不愿戀戰,在亂軍之中,穿過風軍的堵截后,立刻命令身邊士卒鳴金,讓己方將士全部撤退下來,不要貪戰。
    金聲一起,寧軍的士氣立刻泄了,全軍將士紛紛放棄戰斗,跟隨林翰向西逃竄。
    林翰身為郡,對肖陵郡的地形是再熟悉不過了,他知道前面有處險地,只要占據山頂,便可阻擊從山下路過的敵軍,他特意派出一支騎兵,先行前往險地,占據山上,準備石頭,好阻截追殺己方的風軍。
    他算計的不錯,但萬萬沒有想到,五千風軍早已先他一步占領了那里。
    這支寧國騎兵剛到山下,還沒等向山上攀爬,以田佳為的五千風軍齊聲吶喊,箭矢滾石一齊落下,千余名寧軍嚇的臉色大變,倉皇而退。
    等林翰得知前方險地已被風軍所占,他心中也是一顫,眼看著風軍的大隊人馬從寧陽城內追殺出來,他來不及仔細尋思應對之策,只能硬著頭皮咬著牙下令,強行穿過去。
    寧軍的穿山而過可實在太慘了,山上的箭矢和落石好象永無窮盡似的,不停的飛落下來,中箭的寧軍、被滾石砸死砸傷的寧軍不計其數,在山下的官道上,死者、傷者躺了一地,慘叫聲、呻吟聲不絕于耳。
    如果還有其他的辦法,林翰也不想強行穿越此地,但現在他別無選擇,就算是用人鋪,也得硬沖過去,不然等后面的追兵一到,他們這幾萬人恐怕一個都跑不掉。
    僅僅穿行一處并不算長的山腳,寧軍卻付出近數千人的傷亡,等全部通行過去之后,再清點人數,逃離寧陽的四萬將士已剩下不足三萬人。
    林翰苦嘆了一聲,振作精神,指揮全軍,向臥虎關退去。
    臥虎關是肖陵郡內最為險峻的關卡要塞,位于兩山之間,就如同一道閘門似的把肖陵郡一隔為二,林翰心中清楚,臥虎關就是他的最后一道防線,一道此地失守,肖陵郡便再無險可守,其后果會直接導致都城良州岌岌可危。
    還沒進入臥虎關,林翰就已下定決定,要與臥虎關共存亡,絕不再后退半步。
    林翰率領地方軍撤退的干脆,接下來,風軍幾乎未費吹灰之力就全面占領寧陽。
    原本寧陽城內的許多百姓也想跟著地方軍向西跑,但是卻未能通過展鵬、魏軒一部的攔截,對這些寧國百姓,二人一點沒客氣,不等對方靠近,就先下達了放箭的命令。
    在風軍的亂箭之下,寧國百姓哭爹喊娘的又逃回到城內,展鵬、魏軒一部順勢挺進西城門,占領西城。
    寧陽確實太大了,二十多萬的風軍進入寧陽后,很難把寧陽的每一處要點都控制住,子纓向唐寅建議,先封鎖四面城墻,嚴禁城內的寧人外逃,然后這一點點的清剿寧軍的殘余。
    唐寅接受子纓的提議,令上官元讓和李勝鎮守南城,展鵬和魏軒鎮守西城,南業和楊冒鎮守北城,子纓親率天鷹軍鎮守東城。唐寅自己則率領他的侍衛軍去往郡府。
    郡府是郡城的標志,只有占領郡府才代表整座郡城被攻占。
    唐寅在上官兄弟、阿三阿四、程錦、樂天、舞英等人的保護下,大搖大擺的進入城內。
    可是進城還沒走出幾步,兩側的房頂突然站起數人,手中皆拿有風軍所用的連弩,沖著馬上的唐寅連射數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