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761

  不用唐寅閃躲,他身邊的阿三阿四已搶先出手,雙雙擋在唐寅的兩側,抽出佩劍,將兩面射來的弩箭打掉。..
    與此同時,混在侍衛當中的暗箭人員紛紛施展暗影漂移,閃到道路兩旁的房頂上,與行刺的敵人戰在一處。
    暗系修靈者以詭異見長,能伴隨在唐寅身邊的暗箭人員又都是個中高手,出招又快又毒,隨著他們閃了出去,房頂上也傳出一連串的慘叫聲,時間不長,七八名穿著便裝的尸體的從房頂上摔落下來,出手的暗箭人員業已全部退回的人群當中,一各個身上連點血跡都未粘,佩刀也好端端的掛在腰間,好象他們從來沒有動過手似的。
    無須唐寅話,侍衛們自覺沖上前去,把尸體拖到路邊的胡同里,并留下專人看守。
    唐寅端坐在馬上,面帶微笑,對周圍生的一切視而不見,繼續催馬向前緩行。
    “殺——”
    又走出沒有多遠,十余名游俠從路旁的角落、暗處竄出來,各持武器,沖向唐寅。
    上官兄弟率先拖槍迎上前去,與十余名游俠戰到一處。
    不過,這些游俠的靈武連三流都算不上,哪里能是上官元武和上官元彪的對手?幾招過后,十余人要么被刺死,要么被打翻在地,等上官兄弟退回來后,侍衛們一擁而上,對那些受傷未死的游俠痛下殺手,亂槍齊落,將其刺成馬蜂窩,然后把尸體收攏到一起,又堆放到路邊的角落里。
    唐寅這走來,遇到的行刺之人已多到無法統計,當他快要接近郡府的時候,前面又殺來大批的寧國散兵以及身穿便裝的游俠。
    看著對方大呼小叫的迎面沖來,唐寅滿面輕松,笑吟吟地問身邊的程錦道:“這是第幾波了?”
    程錦拱手回道:“大王,這是第一十六波刺客!”
    唐寅點點頭,手臂隨意地向前一揮,喝道:“放箭!”
    后面的侍衛隊紛紛捻弓搭箭,對前面沖來的刺客展開齊射。
    唐寅的侍衛皆是從平原軍中篩選出來的精銳,無論是近戰格斗還是箭術、騎術,皆是出類拔萃。他們所使用的弓也都是需要極大的臂力才能拉開的硬弓。數千的侍衛亂箭齊,又是近距離的勁射,只一輪箭陣過后,沖過來的敵人就已經沒有還能站立的了。
    地面,全被密壓壓的雕翎所覆蓋,倒在地上的尸體和刺猬沒什么兩樣。
    箭陣過后,侍衛們馬上沖上前去,拔掉地面的箭矢,清理道路,并確認敵人是否還有存活,有僥幸未死者,立刻補上幾槍,將其了斷。
    唐寅催馬穿過,看都未看地上的尸體,舉目一瞧,前面正是寧陽郡府。
    此時,府門緊閉,里面靜悄悄的,聲息全無。
    唐寅凝視了片刻,微微側頭,看向上官兄弟。
    上官兄弟會意,沖著后面的侍衛一揮手,大喝道:“破門!”
    侍衛們紛紛應了一聲,有十多人合力抗著撞錘沖到府門前,開始撞門。
    轟、轟、轟!
    隨著連續不斷的沉悶撞擊聲,最后郡府的大門被硬生生的撞倒,風軍侍衛喊殺著一擁而入,上官兄弟也沖了進去。
    所過時間不長,郡府內陷入一片混亂之中,到處都有喊殺聲和尖叫聲,持續不到半個鐘頭的時間,上官兄弟渾身是血的退了出來,雙雙向唐寅插手施禮,說道:“大王,府內家丁已全部殺絕,林翰的家人都在正堂!”
    “哦?”沒想到林翰跑路的時候竟然連家人都未帶上,此人倒是絕情的可以。他翻身下馬,正要向郡府里走,后面傳來急促的喊聲:“大王!大王——”
    唐寅暗皺眉頭,回頭一瞧,原來是付濤、林、于子敬三人,后面還跟有數十名游俠,看樣子,都是他們三人部下。
    他揮揮手,示意攔阻他們的侍衛都讓開,等三人到了自己近前,他問道:“三位俠士,有什么事嗎?”
    “大王,小的已助大王破城,那天香豆蔻……”說話的時候,三人的目光一直向左側那邊飄。在郡府的左側,就是青云堂的府邸,林翰雖然帶著地方軍跑路了,但青云堂可沒來得及跑出去,天香豆蔻也必然還在府內。
    唐寅明白他們的意思,淡然一笑,說道:“答應你們的事,本王不會忘記,三位也不必心了。”說著話,他回頭對樂天說道:“去通知子纓,調來兩萬天鷹軍,把青云堂的府宅給我圍起來,不得放跑一人!”
    “是!大王!”
    聽聞他這個命令,付濤三人總算是徹底放下心來,滿臉堆笑,獻媚似的地說道:“大王,據說青云堂里已布滿機關陷阱,進攻時,大王可務必要小心啊!”邊說著話,三人邊跟著唐寅進入郡府內。
    唐寅仰面而笑,傲然說道:“區區一宅,豈能擋得住我數萬大軍?”嘴上這么說,不過心里還得加了小心,他特意吩咐樂天,多調來一些拋石機,如果三堂口的人死抗倒地,就先用拋石機把宅院砸為平地。
    付濤、林、于子敬跟在唐寅身后,連挑大拇指,贊不絕口地夸道:“高明、高明,大王實在高明!”
    唐寅沒有多說什么,只是嗤嗤笑了兩聲。
    在眾多的侍衛、部將的眾星捧月下,唐寅走進郡府的正廳。正如上官兄弟所說,林翰的全家老小都在,不過人倒是不多,只老父、老母和二十多歲的妻子以及六、七歲大的男童。
    身為郡,林翰竟無小妾,這點令唐寅多少有些意外。他打量四人一眼,不確定地問道:“只這么幾口人?”
    “是的!”上官元武回道:“林翰一家四口全在這里。”
    “恩!”唐寅點下頭,走上前去,目光落在林翰的妻子身上,這個二十多歲未到三十的少婦模樣清秀端莊,算不上傾城美女,但也是千里挑一。
    他輕佻地伸出手來,摸向少婦嫩滑的面頰,笑道:“林大人真是大方,竟然把這么漂亮的夫人留給我風軍弟兄了!”
    少婦并不認識唐寅,更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不過看他身上精致的盔甲,以及周圍眾人對他尊敬的態度,知道他的身份肯定不低。她下意識地退后一步,讓開唐寅的手,同時本能的把孩子緊緊抱在懷中。
    “這位將軍怎能如此無禮……”
    出言呵斥唐寅的是林翰的父母,唐寅挑起眉毛,冷笑著說道:“阿三阿四,讓他們閉嘴!”
    他話音剛落,阿三阿四就竄了過去,瞬間來到兩名老人近前,只見寒光閃過,血光迸射,二老的人頭被阿三阿四的快劍干脆利落地削掉。
    “啊——”
    少婦驚叫出聲,臉色慘白,摟著孩子連連后退,一直退到墻角,身子已哆嗦成一團。在她的世界中,從來沒有這么殘忍的事情生,她甚至懷疑眼前的一切是真實的亦或只是一場噩夢。
    兩條人命在唐寅面前終結,他連看都未眼,緩緩近墻角的母子二人,笑吟吟說道:“怎么?僅是這樣夫人就怕了嗎?”
    見殺死爺爺***兇手到近前,而母親已嚇的快要癱倒在地,六七大歲的男童只知道保護自己的母親,怒吼一聲,掙脫開少婦的懷抱,向唐寅一頭撞去。
    唐寅冷笑一聲,先一步把男童的衣領子抓住,高高舉起,歪頭看了兩眼,臉上的邪笑更濃,毫無預兆,手臂猛然一揮,男童被他狠狠扔了出去,正撞到一旁的墻壁上。
    只聽啪的一聲巨響,撞擊之大,連整座大廳都象是為之一震。
    潔白的墻壁上多出一大灘血水,撞爛的尸體象團破布似的摔落在地。
    公公婆婆身異處,唯一的孩子慘死于對方的魔掌,年輕的母親終于被唐寅冷血又殘忍的手段瘋,出如厲鬼般的尖叫,不管不顧的向他撲去。
    了瘋的女人也終究是女人,哪能近得了唐寅的身,后者只是稍微一閃身,便把她讓開,手掌順勢抓著她的后襟,猛的一拽,她身上華麗光鮮的外衣被扯掉,只剩下白色的中衣,唐寅又用力一推,直接將其推進麾下的侍衛當中,邪笑道:“郡夫人,賞給你們了!”
    付濤、林、于子敬三人在旁完全看傻了眼,倒是風軍將士早已對此習以為常,有兩人快步上前,把林翰的夫人拖了出去。
    唐寅環視左右,然后輕描淡寫地說道:“抄光城中官員的家,男人、老人、小孩一律處死,女人配到各軍之中。”
    “是!大王!”
    眾人拱手答應的同時也在暗暗奇怪,大王竟然沒有下令屠城,這和預定的計劃似乎有點不太一樣。
    唐寅原本是想殺光寧陽城中的所有人,然后再放一把火把寧陽燒光,但他已向夏語芙許諾過,放過寧陽的百姓,只抄寧國官員的家,已是他所能忍讓的極限。
    他這邊剛剛處理完郡府,便有風軍士卒前來稟報,寧陽的糧倉和銀庫都已被己方占領,但城內的靈武學院被大批寧人所據,現在還未能攻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