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763

  唐寅不確定史默交出的盒子里究竟裝的是什么,連接都沒敢接,付濤倒是沒有太多的顧慮,畢竟有三萬虎視耽耽的風軍在,他不認為史默會有膽使詐。
    他先是把錦盒翻番,然后緩緩將上面的蓋子打開。
    周圍眾人包括唐寅在內,都好奇地伸長脖子,向錦盒內觀望。
    盒子里整齊擺放有兩顆暗紅色的豆子,比蠶豆略大,豆身微彎,看上去并沒有特別出奇之處,不過在盒子打開后,卻是漫空飄香,那濃郁的幽香浸人脾肺,吸入體內,讓人有種難以描述的舒暢之感。
    付濤看直眼了,周圍眾人也都看直眼了,過了好半晌,付濤終于回過神來,雙手顫抖著捧著錦盒,對唐寅結結巴巴地說道:“大……大王,沒錯,這……這一定就是天香豆蔻!”
    恩!唐寅暗暗點頭,天香豆蔻果然物如其名,如此迷人心魂的香氣,稱得上是天香。他瞧瞧身旁的上官兄弟,二人會意,大步流星走到付濤近前,不由分說的把錦盒奪過去,然后合攏蓋子,退回到唐寅身側。
    付濤先是一愣,接著急聲說道:“大王這是……”
    唐寅輕描淡寫地說道:“本王不會忘記所做過的承諾,付俠士也不必急于這一時吧?”
    聽他這么講,付濤也不好再多說什么,強壓心中的焦急,退回到一旁。
    唐寅沒有再理他,舉目看向史默,說道:“史堂主,除了天香豆蔻之外,你還應該交出幾樣東西。”
    史默緊鎖雙眉,對上唐寅的目光,問道:“不知風王指的是什么。”
    唐寅淡然一笑,隨口說道:“三堂口的龍鱗落、鳳羽歸、碎心針統統交出來,只有這樣,本王才會考慮饒你等不死!”
    史默臉色頓變,三堂口之所以能在游俠界中占有一席之地,各堂皆有自己的獨門暗器是主要因素,龍鱗落、鳳羽歸、碎心針等于是三堂口的命根子,豈能隨便交出去?
    看出他的猶豫,唐寅冷冷說道:“若是不肯交出全部的暗器,本王只能認為你們三堂口還會繼續與本王為敵,本王無法放你們其中的任何一人離開。”
    他這么說也是合情合理,史默沉吟了好一會,方開口說道:“老朽需回去與另外兩位堂主商議……”
    不等他說完,唐寅伸手一根手指,說道:“你只有一柱香的時間,只要時間一到,未看到三堂口的暗器,本王的大軍會把這里夷為平地。”
    史默臉色蒼白的站起身,再無二話,急匆匆地返回宅內。
    等待三堂口做決定的空擋,付濤湊到唐寅身旁,搓手奸笑道:“大王,三堂口老奸巨滑,您可不要被他們的花言巧語所蒙騙,依小人之見,等會無論他們交不交出各自的獨門暗器,大王皆不能留下他們。”
    付濤很清楚,這次自己與三堂口的仇怨算是結下了,就算日后投靠神池,但也不代表三堂口就一定不會來找自己的麻煩,為了永絕后患,現在徹底消滅三堂口是最好不過的了。
    唐寅用眼角余光睨了他一眼,反問道:“本王做事,難道還用你來教導嗎?”
    付濤身子一震,急忙拱手作揖,連聲道:“小人不敢、小人不敢……”
    “哼!”
    一柱香的時間還沒到,青云堂的府門再次打開,史默率先走出來,在其身后,還跟有數名大漢,同時抬出兩只大木箱。大漢們在史默的示意下,把木箱直接抬到門外的空地,然后打開箱蓋,退回到史默身后。
    史默正色說道:“風王殿下,這是我青云堂、鬼飄堂、圣尊堂的全部暗器,請風王殿下過目!”
    唐寅凝視兩只木箱片刻,隨后緩緩揮下手臂,數名經驗豐富的暗箭人員快步上前,查驗木箱中的暗器。他們幾人都是游俠出身,對龍鱗落、鳳羽歸、碎心針多少有些了解,看罷之后,回對唐寅點點頭,表示沒錯。
    “恩!”唐寅輕輕應了一聲,說道:“都抬回來吧!”
    暗箭人員把兩只木箱搬回風軍本陣。
    眼睜睜看著對方把三堂口引以為傲的獨門暗器都抬走,史默大聲問道:“現在大王可以退兵了吧?”
    唐寅聳聳肩,撥轉馬頭,邊向己方的陣列后面走,邊邪笑著揮手道:“全軍進攻,殺光匪寇,一個不留!”
    這句話,讓滿懷希望的史默驚若木雞,呆了片刻,他回過神來,沖著唐寅的背影大吼道:“風王殿下身為一國之君,怎能出爾反爾?”
    唐寅勒住跨下馬,回頭嗤笑道:“本王并未做出過任何承諾,只說會考慮要不要放過你等,現在本王考慮清楚了,一個都不放,必須斬盡殺絕!”
    “啊——”
    史默萬萬沒想到,高高在上的一國之君竟會如此無賴潑皮,簡直連地痞流氓都不如。老頭子又氣又狠,須皆張,回手抽出腰間的長劍,靈鎧化與兵之靈化同時完成,了瘋似的向唐寅沖去,怒吼道:“唐寅小兒,老夫與你拼了!”
    嘩啦——嗡——在史默前沖的同時,風軍亂箭齊,漫天的箭雨向史默呼嘯而去。
    史默連續釋放靈亂·極和十字交叉斬·極,把第一輪箭雨打掉,可是等二輪箭雨飛射過來時,他已無力再連續釋放靈武技能,無數的箭支持續不斷的擊打在他的靈鎧上,叮當作響,火星四濺,他甚至連退回宅子的時間都沒有,身上的靈鎧就被密集的箭矢擊裂。
    先是腿部的靈鎧破碎,強勁的箭射將他的大腿直接射穿,老頭子痛叫一聲,單膝跪地,緊接著,肩部、前胸、小腹、兩肋的靈鎧也相繼破碎,箭矢不斷地釘在他的身上,只眨眼工夫,史默已身中百余箭,即便這樣,老頭子仍未倒下,出撕心裂肺的凄厲吼叫:“唐寅小兒,卑鄙無恥,老夫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他沒有喊完,一顆從天而降的巨石正砸在他的頭頂上。即便是他靈鎧完好無缺的時候,被這么大的巨石砸中也無法全身而退,何況現在他的靈鎧已碎,這顆巨石,直接把史默砸沒了,巨石下,有血水汩汩流出。
    史默死了,他身后的那幾名大漢也未能幸免,早已被流矢釘成刺猬,慘死于門外。這僅僅是開始,五十架拋石機運做起來,源源不斷的把巨石投進宅子里,轟隆隆的巨響聲以及房屋被砸塌之聲不絕于耳。
    用于攻城的大型武器用來攻擊一座宅院,不管這座宅院有多么堅固,都無法抵擋。
    只幾輪投擲過后,偌大的青云堂已被飛揚的塵土所籠罩,院墻倒塌,閣樓、房屋塌陷,好好的宅子變的千瘡百孔。
    很快,三堂口的人在宅子里再也呆不住了,成群結隊的游俠分向四面八方突圍。
    可是人們剛一離開宅子,就遭受到外面風軍的勁射,無數的人員在突圍時被射殺,但還是有一部分修為深厚的修靈者成功穿過箭陣,沖殺進風軍的人群里。
    但是風軍的人數太多了,殺到一個,上來兩個,殺到一隊,沖上來兩隊,零星的游俠即便是沖進風軍里,眨眼工夫就被人海所淹沒,要么被活生生的踩死,要么被劈砍成肉泥。另外,風軍當中也并非全是普通士卒,其中不乏修為精湛的修靈者,還有神出鬼沒的暗箭人員,這些都給突圍的游俠帶來致命的威脅。
    這一場雙方實力相差懸殊的圍殲戰,無一人突圍成功,三堂口的精銳人員在此戰中全軍覆沒,寧國游俠界內強盛一時的三堂口也就此沒落,雖然還有許多沒在寧陽的三堂口幫眾幸免于難,但終究是無法再恢復三堂口的鼎盛。
    此戰唐寅沒有參與,他對大局已定的戰斗也沒有多大興趣,反而是付濤、林、于子敬以及手下的幫眾們十分賣力,哪里有撕殺,他們就往哪里去,殺光三堂口人員的決心比風軍還要堅定。
    等戰斗進入尾聲,沒有三堂口的人再向外突圍,成群的風軍進入宅內做最后清剿的時候,付濤三人才帶著各自的部下退回到唐寅這邊。
    這時唐寅正拿著青云堂的獨門暗器龍鱗落在手中把玩,見付濤等人回來了,他笑瞇瞇地將龍鱗落的射口對準付濤,樂道:“據說在近距離的情況下,無人能躲得過龍鱗落的射殺,不知是真是假,付門主有沒有興趣試試?”
    付濤激靈靈打個冷戰,強顏笑道:“大王說笑了,龍鱗落威力無窮,小人自然也是閃躲不開!”
    “哦?本王不信,只有試試方知真假!”說話之間,唐寅樂呵呵地扣動龍鱗落的機關,耳輪中就聽喀嚓一聲,龍鱗落的射口里彈出一支利箭,直奔付濤的面門而去。
    龍鱗落的箭太快了,這支箭也射的太突然了,加上二人之間的距離極近,付濤連閃躲的意識都未生出來,臉上還掛著干笑,鋼箭已正中他的眉心。
    撲!
    這一箭的力道之大,由付濤的前額進入,箭尖在其腦后探出,布滿倒鉤的箭尖上還掛著白花花的腦漿。
    林傻眼了,于子敬傻眼了,后面的那些幫眾們更是傻眼。
    唐寅坐在馬上,拿著空空如也的箭筒,仰面哈哈大笑起來,贊不絕口道:“好一個龍鱗落,果然名不虛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