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764

  第七百六十四章
    唐寅以龍鱗落殺了付濤,林、于子敬等人都嚇傻了眼,等他們反應過來時,周圍的風兵風將以及暗箭人員業已圍上前來,將他們團團包圍。【】
    林尖聲叫道:“大王,你……你答應過的,要把天香豆蔻讓給我們……”
    唐寅點點頭,說道:“是啊,我是答應過你們,不過我也答應過夏語芙,要把你們全部處死!”
    “什么?”
    林萬萬沒有想到,被他們綁架回來的夏語芙竟然和唐寅還有這樣的秘密約定。
    看著周圍的風軍越越近,林激靈靈打個冷戰,急聲道:“大王你不能這么對我們,我們可是幫你破城的功臣啊……”
    “是啊,大王,你不能恩將仇報!”于子敬也跟著大聲喊道。
    唐寅懶著多聽他們的廢話,不耐煩地揮揮手,下令道:“殺光他們,一個不留!”
    隨著他一聲令下,周圍的風軍齊齊往前沖殺,剎那之間,林、于子敬等人的身影就看不到了,完全被風軍的人海所淹沒,只是人群里不時傳出拼殺之聲。
    頑強抵御風軍的三堂口被唐寅滅掉,協助風軍破城的付濤、林、于子敬等人也全被唐寅殺掉,清理完這些人,唐寅也算是長松口氣。
    這次風軍攻占寧陽,損失并不算大,之所以如此輕松獲勝,參與城防倒戈的游俠功不可沒,經過此戰,唐寅也認識到兩軍交戰時游俠的重要性。
    此戰,唐寅得到的戰利品可不少,在寧陽的糧倉和銀庫里囤積有大量的糧草和白花花的銀子,而錢糧正是風國目前所急需的,唐寅沒有客氣,寧陽囤積的糧草和金銀大半裝車,運送回風國本土。
    另外他還在此戰中得到兩顆天香豆蔻,他并不相信此物真能有起死回生的功效,不過可以確認天香豆蔻確是寶物,兩顆陽豆他都收入自己的囊中。至于從三堂口那里繳獲的暗器,他只留下幾個做樣品,其余的都分給了暗箭,讓暗箭人員多一件撒手锏。
    拔掉寧陽城內的三堂口和靈武學院這兩枚大釘子,也基本預示城內再沒有成規模的抵抗勢力,唐寅放心大膽的傳令下去,全城搜捕寧軍余孽,檢舉者有重賞,窩藏則以叛逆論處。
    得到唐寅的命令后,風軍開始在城內瘋狂的抓捕寧軍余黨。
    接下來的兩天,是寧陽有史以來最黑暗的兩天,風軍的抓捕不可能會不傷及無辜,而且風國的獎懲制度等于是間接鼓勵士卒們傷及無辜。
    風軍規定以人頭領軍功,那么多的風軍,不可能人人都抓捕到寧國的散兵游勇,看到別人提著人頭領到軍功,那些沒有建樹的士卒哪會不眼紅?找不到寧軍,人們自然而然的會把目標轉移到普通百姓身上,反正死無對證,切下人頭,誰知道他是寧兵還是百姓?
    唐寅沒有下令屠城,但風軍的濫殺無辜卻讓寧陽百姓的死傷數以萬計,幾乎時時刻刻都有人冤死,鬧的人人自危,即便是大白天百姓也不敢輕易踏出家門半步。
    若不是兩日后,邱真見局勢開始失控,急忙傳令再上交人頭者一律不得算入軍功累積,寧陽城內的百姓還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呢!
    占領寧陽后,風軍要做短時間的休整,趁著全軍休整這兩天的空閑,唐寅對全軍也做出響應調整,他調整的主要軍團就是新軍。
    先他把新軍統帥關湯調到天鷹軍,讓關湯和司徒旗一同擔任天鷹軍的副統帥。
    新軍就是炮灰軍,做新軍的統帥,級別低,風險高,好事找不到,壞事全擔著,關湯對新軍統帥一職早就干夠了,一聽自己被調到天鷹軍做副統帥,他是喜出望外,飄飄然的接受了。
    調走關湯,唐寅又把南業、李勝調到新軍,讓他二人擔任新軍的正副統帥,南業是剛投入風軍不久,但修為深厚,靈武高強,頭腦也精明,極有潛力,他是唐寅甚為看重的年輕將領之一。
    新軍的兵難帶,帶新軍打仗也艱難,這是眾將都心知肚明的事,不過能被大王破格提拔,南業和李勝還是十分興奮的,不管怎么說,他們的名頭已不是普通的將領了,而是一軍之統帥。
    唐寅之所以調走關湯,其實原因也很簡單,主要就是覺得關湯的運氣太差,已差到影響全軍的程度。
    這兩天,唐寅并沒忘記夏語芙,而且一天要去找她好幾次,雖然夏語芙對他的態度一直都是冷冰冰,但這絲毫不影響唐寅的熱情。
    這天,他又來找夏語芙。
    夏語芙不會靈武,唐寅對她的看管也很松懈,說是把她軟禁在郡府,實際上并未限制她的自由,夏語芙倒也鎮定,唐寅沒話讓她離開,她也就在郡府安心住了下來。
    每次唐寅來找夏語芙都會帶來一兩樣暗器,這次他帶來的是鳳羽歸。
    他來時夏語芙正在房中吃飯,見到唐寅近來,她放下碗筷,冷眼看著他。
    唐寅滿臉的笑意,不用夏語芙相讓,他已大咧咧地坐到她的對面。
    “你準備什么時候放我走?”夏語芙直截了當地問道。
    唐寅好象沒聽到似的,自顧自的把鳳羽落放到飯桌上,反問道:“語芙小姐,你猜猜我這回帶來了什么?”
    夏語芙只瞄了銅匣子一眼,立刻又看向唐寅,深吸口氣,提醒道:“你所中的龍鱗落我已經幫你解除了,看你現在活蹦亂跳的樣子,肯定也沒有留下后遺癥,你到底要等到什么時候才肯放我走?”
    唐寅依舊答非所問,笑瞇瞇拍拍銅匣,說道:“你不知道吧,這里面裝的就是圣尊堂大名鼎鼎的獨門暗器,鳳羽歸!”
    夏語芙下意識地握進拳頭。現在連她都很佩服自己的自制力,竟然沒一拳打在唐寅的臉上。她從牙縫中擠出一句:“我被你軟禁已有數日了。”
    唐寅小心翼翼地打開銅匣,說道:“我感覺鳳羽歸是三種暗器中設計的最為巧妙的一個。”
    夏語芙終于受不了這種雞同鴨講的對話了,嘭的一聲,她猛的一拍桌案,挺身站起。
    唐寅象是被嚇了一跳,揚起頭,睜大眼睛,滿面茫然地看著她。
    瞪著表情無辜的唐寅,夏語芙恨的牙根都癢癢,但又無從泄。
    她看出來了,唐寅留下她,并非是不想殺她,而是在試驗到底能不能氣死她。
    她雪白的貝齒緊緊咬著下唇,拳頭握起來又松開,松開又握起,反復了數次,她最終還是無力地坐了回去。她是很想痛打唐寅一頓,但她也知道,即便唐寅傷勢未愈,自己也打不過她,即使打過了,倒霉的也不是唐寅,而是她和她的全家。
    對付唐寅這種無賴,最好的辦法就是不睬他。
    夏語芙決定拿他當空氣,重新拾起碗筷,對對面的唐寅視而不見,大口大口吃著飯菜,看她惡狠狠的模樣,完全是把嘴里的食物當成唐寅了。
    唐寅心中暗笑,但臉上沒有表露出來,他問道:“飯菜很可口吧?”
    “……”夏語芙不應話。
    “這是我風國的廚師做的,怎么樣?味道不錯吧?”唐寅繼續笑問。
    “……”夏語芙還是不說話。
    唐寅聳聳肩,也不在意,說道:“好吃就多吃點,如果你在我這里瘦了,那我豈不是太失禮,怠慢了貴客……”
    咔!
    他話還未說完,夏語芙手中的木筷折斷。
    唐寅愣了一下,隨即叫來外面的侍衛,讓他再取一雙筷子。
    不用看夏語芙的表情,也知道她這時肯定憤怒到了極點,唐寅聰明地轉移話題,看著銅匣內部的結構,由衷感嘆道:“鳳羽歸之所以厲害,全因裝它的銅匣設計精妙吧?!”
    夏語芙抓著斷筷,冷冷瞪著他。
    唐寅伸手去拿銅匣里的鳳羽,繼續道:“不然,區區一只羽毛,又如何能傷得了人呢……”
    他話還未說完,對面的夏語芙突然探身,拿起銅蓋,沖著唐寅的手惡狠狠地扣了上去。
    唐寅反應極快,第一時間把手收了回去,與此同時,只聽嘭的一聲,銅蓋重重地蓋在銅匣上。
    不知道她突然什么神經,唐寅莫名其妙地看著她,問道:“語芙小姐,你是想砸掉我的手嗎?”
    “你是豬嗎?”夏語芙雙眼噴火,怒聲訓斥道:“難道你不知道鳳羽歸上涂滿火毒嗎?如果你不想要你的手了,那你就去拿吧!”
    唐寅眨眨眼睛,隨后雙目彎彎,嗤嗤地笑了。
    夏語芙無奈地翻翻白眼,質問道:“有什么好笑的?”
    唐寅笑瞇瞇地說道:“我感覺,你還是很關心我的。”
    “我?關心你?”夏語芙氣的滿面漲紅,嘲笑著嘟囔道:“我寧愿去關心一頭豬!我攔你,是不想讓你死在我的房里,連累到機巧山莊!”
    這絕對是夏語芙的實話,唐寅心中百分百的確定,不過嘴上他可不會這么說,他言之鑿鑿地說道:“其實你是關心我的,而你自己還不清楚罷了。”見夏語芙又要出言反駁,唐寅繼續道:“對了,說到機巧山莊,有件事我想我應該告訴你,就在今天早上,三堂口的余孽連同數十名游俠有去偷襲機巧山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