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769

  得到上官元讓的夸贊,南業也很興奮,問道:“元讓將軍,這些寧軍的俘虜該如何處置?”
    上官元讓瞥了他一眼,說道:“按老規矩辦。【】”
    “老規矩?”南業不知道老規矩是什么,不解地看著他。
    “我軍沒有多余的兵力和精力來看管這么多的俘虜,全部處死!”上官元讓回答的干脆。
    都處死?!南業暗暗咋舌,眉頭也皺了起來。在他看來,敵人只要放下武器就不再是敵人,屠殺失去抵抗能力和意志的俘虜,太過于殘忍。他沉吟了片刻,為難地說道:“是不是先稟報大王,讓大王定奪?”
    “不需要。”上官元讓冷聲說道:“即便是稟報大王,大王的決定已不會有什么不同。”
    “可是……”
    “你哪來那些廢話?聽我的命令,把投降的寧軍統統處死……”上官元讓話音來未落,后方快馬奔來一人,樂天。
    樂天快馬加鞭而來,風軍將士紛紛退避,讓開一條通道,他直接沖到上官元讓和南業這邊,然后急急勒住戰馬,馬兒在原地轉了一圈才算停下來。
    上官元讓一愣,問道:“樂天,你怎么來了?”
    “元讓將軍!”樂天在馬上拱手,正色說道:“大王有令,將俘虜的寧軍全部押到新軍陣前,做肉盾!”
    上官元讓怔了怔,隨后仰面大笑,拍拍自己的腦袋,贊道:“還是大王想的周全。”與其殺光所有的俘虜,還不如把他們推到陣前去,寧軍箭陣厲害,那就讓他們先射死自己人好了。
    他轉頭對南業說道:“南業,聽清楚了吧?按大王的命令的行事!”
    “是!”
    樂天傳完話,又沖著上官元讓拱拱手,撥轉馬頭,退回后面的中軍。
    五千寧軍俘虜,被南業分成兩部分,一部分放在自己這邊的陣前,另一部分押到李勝那邊的陣前。五千人,成了風軍的人質,也成了風軍的擋箭牌,只要城上再放箭陣,那么先射殺的就是寧軍自己人。
    唐寅的手段稱得上是卑劣下流,但是在他的觀念里,只要上了戰場,就沒有高尚的存在,戰斗的目的只有一個,以最小的代價換取最大限度的勝利,若是違背了這一點,只能說明指揮三軍的是名不合格的統帥。
    戰場本來就是個你死我活、不擇手段的地獄。
    看到風軍把己方的投降士卒全部推到陣前做肉盾,寧軍抬起的弓箭紛紛放了下去,拉開的弓弦也隨之慢慢松開,一時間,人們也不知道還要不要把手中的箭矢再繼續射出去。
    己方的箭射停止,林翰大怒,沖左右大吼道:“為什么不放箭了?都愣著干什么?繼續放箭!”
    “大人……”一名寧將顫聲說道:“風軍……風軍將我軍的兄弟都推到陣前做擋箭牌……”
    林翰又不瞎子,風軍的舉動,他也看的一清二楚,可是在這個關鍵時刻如果姑息己方投降士卒的性命,那仗也沒法打了。他怒喝道:“懼敵投降者,按軍法本就該殺,豈能因這些該死的降軍而亂了我方的戰術?放箭!給我繼續放箭!若有手下留情者,一律以軍法論處!”
    他下了死命令,下面的寧軍士卒不敢再怠慢,重新抬箭拉弓,對準左右兩側的風軍陣營射出箭矢。
    寧軍箭射不停,可苦了投降的那五千寧軍士卒,他們沒有護盾,沒有武器,被風軍成串的捆綁在一起,想逃都逃不掉,眼睜睜看著己方的箭雨從天而降,擋無可擋,避無可避,只能咬牙硬挺著。
    寧兵身上的鋼盔鋼甲雖堅,但也防不住箭矢的勁射,只聽人群里當當當箭支破甲聲連成一片,緊接著,便是一片哀嚎,由于寧軍是被捆綁在一起的,有些人已被射成了刺猬,但兩側的人沒有倒下,尸體依舊站立,承受著更多飛矢的穿射。
    前面慘烈的場景刺激著后面的每一名新軍士卒的神經,也讓他們深刻體會到一旦在戰場上選擇投降,便沒有人再會把自己當人看,甚至連豬狗都不如,無論是敵人還是自己的同袍。
    有肉盾在前方擋著箭陣,確實很大程度上減輕了新軍的傷亡,也讓后面的拋石機和破城弩運做的更加順暢。
    戰斗還在持續,打到現在,已整整進行了兩個多時辰,新軍中的拋石機和破城弩因為連續不斷的運做都自損了十多臺,事先準備的石塊和弩箭越來越少,有數量不足的趨勢。
    相對應的,臥虎關兩側懸崖的豁口也越來越大,被風軍硬生生地砸出個大凹坑,上面的山石搖搖欲墜,已不堪重負。
    就在南業打算派人回中軍問問還有沒有石塊和弩箭的時候,突然之間,他前方的懸崖出咔嚓一聲刺人耳膜的斷折巨響,那脆響聲之大,好象一把無形的刀子,順著人的耳孔直刺進腦子里,讓人的腦仁生疼。
    與此同時,無數的碎石從山上掉落下來,緊接著,只見懸崖凹陷上方的那塊無比巨大的山石折斷,笨重的向下傾斜,而后順著崖壁急的翻滾下來。不用落地,緊緊是往下滾的時候,都有地動山搖之感,似乎整座臥虎關都為之顫抖。
    如此壯觀的場面,無論是對寧人還是對風人、無論是對士卒還是對將領、統帥,皆是畢生見,新軍將士紛紛張大嘴巴,緩緩放下手上的盾牌,就連作拋石機和破城弩的將士們也不約而同的停止手上的動作,呆呆地望著前方。
    打頭陣的新軍如此,后面的中軍也同樣如此,意志那么沉穩的唐寅坐在馬上身子也不自覺地向上挺了挺,差點踩著馬鐙子站起來。
    對遠處的風軍而言,此景壯觀,難得一見,但對臥虎關內的寧軍,尤其是位于落石下方的守軍而言,這絕對是一場仿如身處煉獄一般的噩夢。
    轟隆隆隆隆——巨大的山石終于落地,那隨之而來的劇烈撞擊所引的強烈地震讓城外的新軍撲倒一大片。
    戰馬受驚,稀溜溜怪叫,前蹄離地,幾乎直立起來,將上面坐著的風軍將士紛紛甩到馬下,南業也未能幸免,摔的灰頭土臉,而那些已固定的結結實實的拋石機則紛紛傾倒,周圍的新軍士卒們嚇的鬼叫連天,連滾帶爬的向外跑,一瞬間,人們都有天崩地陷之感,新軍陣營人喊馬嘶,亂成一團。
    距離臥虎關一里開外的新軍尚且如此,臥虎關內的情景也就可想而知了。
    山石的正中心并未砸中臥虎關的城墻,僅僅是邊緣有刮到,但即便如此,臥虎關的城墻倒塌有十數米之長,一半是因為砸的,一半是因為震的,聚集在上面的寧軍士卒一下子消失,或是被砸成肉泥,或是摔的骨斷筋折,淹沒在碎磚亂石之中。
    沒有受到落石波及的城墻稍好一些,至少沒有倒塌,不過站于箭垛前的許多寧軍將士被劇烈的震動直接甩出城墻,掉到城外,門樓上方的林翰也是險些從上面栽落下去,好在有名寧將撲倒在地時緊緊抱住他的雙腿,讓他幸免于難。
    風軍中軍。
    “哈哈——”
    唐寅是第一個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的人,看到臥虎關的城墻被砸開十多米寬的大豁口,他忍不住仰天大笑,問身旁的邱真道:“邱真,從開戰到現在有沒有三個時辰?”
    “啊!啊?”聽聞大王叫自己的名字,邱真才清醒過來,滿臉茫然地看著唐寅。
    唐寅又問了一遍:“我說從開戰到現在有沒有三個時辰?”
    邱真這下子聽清楚了,略微算了算,回道:“回大王,最多兩個半時辰!”
    “好!”唐寅伸出三根手指,對周圍的眾將笑道:“我說過,三個時辰內,攻破臥虎關,現在該兌現諾言了。”說著話,他抽出隨身的佩劍,向前方猛的一揮,大喊道:“我軍將士聽令,全軍出擊,攻占臥虎關,全殲寧賊,死活不計!殺——”
    “殺啊——”
    唐寅一聲令下,全軍上下齊動,吶喊震天,千軍萬馬全向前推進。這時候,已不是保持軍團的陣形向前推進,能維持兵團的陣形就算不錯了,近二十萬的風軍,展開沖鋒如同洪水猛獸一般,士氣如宏,仿能吞食天地,虎狼之態,足以震懾對手不戰而怯。
    若是有險可守,寧軍還有所倚仗,現在城墻塌陷,看著城外排山倒海一般沖殺過來的風軍,寧軍上下無不魂飛魄散,腿肚子轉筋。
    表面上看,落石砸塌了臥虎關的城墻,而實際上,它是砸毀了寧軍的心理防線,讓數萬的守軍一下子陷入神經崩潰的狀態。
    可惜禍不單行,一邊城墻的倒塌已讓寧軍有大難臨頭之感,可偏偏這個時候,另一側的懸崖也生山崩,三塊巨大無比的山石相繼滾落下來,不僅把城墻砸塌十米有余,就連關內的營房、軍帳都被牽連好大一塊,許多留在營房里的傷兵糊里糊涂的死于非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