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773

  其實,只要嚴初在調令中說明都城目前岌岌可危的形勢,即便言語焦急惡劣了一點,長孫淵宏也能理解,而且也會第一時間趕回去,哪怕是麾下的將士們都死光了,只剩下他一個人,他也得趕回都城去救援。
    可嚴初偏偏沒有在調令中寫明這些,很簡單,這是出于君主的面子,他是大王,他的命令就是王令,長孫淵宏身為寧國的臣子,必須得無條件的服從,他無須向自己的臣子做出過多的解釋和贅述。
    嚴初這么做并沒有錯,長孫淵宏的做法也不能說是錯的,有錯的是他二人之間長久以來的不信任以及種種的矛盾。
    當長孫淵宏現平原軍和三水軍匯合北上,繞到自己背后的時候,他也就明白了,風軍是怕自己回都,所以先行北上去封堵自己的。由于平原軍和三水軍駐扎在距離月門關較遠的地方,并未截斷月門關的補給,只是隔斷其歸都之路。
    對于風軍的做法,長孫淵宏十分不解,風軍為何要堵截自己北上,難道他們那么有信心能和莫軍聯手全殲自己麾下的這數十萬將士?
    現在,長孫淵宏還不知道肖陵郡慘敗的消息,在那個年代,消息的傳播也特別緩慢,如果不是有專人通知,以肖陵郡和佳尚郡的距離,即便隔個一年半載消息都未必能傳過來。
    調令傳到月門關,但長孫淵宏卻遲遲為動,嚴初可急了,如果長孫淵宏不回來救援,就算川貞肯出兵伐風,恐怕良州也保不住了。
    嚴初一口氣又給長孫淵宏連下三道調令,令他無論如何也得撤離月門關,率軍回都。
    只與莫軍交戰的時候,長孫淵宏都走不了,現在風軍已經切斷歸路,更是無法撤回了,不過接連收到三封調令,從中也能感覺到嚴初的急迫,直到這時候,長孫淵宏才意識到是不是都城生了什么危急的變故。
    他急忙寫了一封回書,里面詳細說明自己目前的難處,而后詢問嚴初,都城現在的形勢如何。他的回書直接以都城飛來的信鴿傳遞回去,沒過兩天,信鴿返回,長孫淵宏這才知道肖陵郡失守,風軍已進入云口郡,正長驅直入的向良州方向推進。
    只是這時候長孫淵宏再了解到這些為時已晚,現在他真的是想撤都撤不出去了。前面有數十萬之眾的莫軍,后面還有十多萬虎視耽耽的風軍精銳,據報,風軍陣營中還看到上官的旗號,不用探明也知道,必是上官元讓已到了風軍陣營。
    前后皆有強敵,這讓他如何撤退?但是都城還不能不救,最后,一籌莫展的長孫淵宏干脆使出險著,只帶三千騎兵,悄悄出關北上,希望能從風軍的眼皮子底下混過去。
    不過,他的這個舉動已在梁啟的預料之中,后者事先布好埋伏,長孫淵宏正要趁夜摸黑繞過風軍大營時,周圍伏兵四起,上官元讓一馬當先的沖殺出來,不找別人,看到長孫淵宏后,提刀直奔他去了。
    二人一照面就展開惡戰,戰斗的時間并不長,但激烈程度可比上次長孫淵宏和連戈的對戰要大得多。
    上官元讓和長孫淵宏才未打上兩個回合,就雙雙施展出兵之靈變,前者的三尖兩刃刀化成一把怪形巨刃,后者的九幽鬼戟分裂成三十六種靈兵。
    這二人的兵之靈變,一個走剛猛路線,一個走快攻路線,對戰到一處,場上已看到二人的身影,只見飛沙走石,遮天閉月,橫飛的勁氣將地面劃出一道道的裂痕,周圍十多米內的草木、石頭俱被絞碎,對于兩軍的將士們而言,這根本不是人類的戰斗,而是神與鬼的撕殺。
    兵之靈變太耗費靈氣,無法維持的太久,上官元讓與長孫淵宏惡戰十余個回合,兩人打了個半斤八兩,以他二人的靈武和修為,在十幾個回合內也不可能分出勝負。不過長孫淵宏見周圍的風國伏兵太多,怕再打下去會被對方團團包圍,虛晃一招,他率先棄戰而走。
    長孫淵宏是帶三千輕騎出來的,回去時只剩下不到一千人,另外的兩千多人都戰死在風軍的包圍圈里。
    偷偷摸摸的不行,隨即長孫淵宏又動一次大軍團出擊的硬攻。
    風軍并未迎戰,而是死守營寨,頑強拒敵。
    寧軍沒有攻擊的太久就草草退了回去,并非是因為死傷過大,而是因莫軍得知大批的寧軍離關,趁機又對月門關動猛攻,長孫淵宏擔心風營沒有沖下來,月門關又被莫軍奪了去,那己方的形勢就極為被動了,他沒有辦法,只好先撤退,穩住月門關后再做打算。
    幾天的時間下來,長孫淵宏把能想到的辦法都想盡了,腦袋都快要挖空了,可無論是明攻亦或暗襲,就是穿不過風軍的堵截,以長孫淵宏為的數十萬寧軍被風莫聯軍死死拖在月門關內。
    長孫淵宏回不去良州,可唐寅那邊的風軍從未停止過向西推進的步伐,在進入云口郡的第十天,二十多萬風軍終于抵達良州。
    良州是寧國的都城,也是寧國最大的城邑,占地廣闊,城內人口眾多,另外良州的城防也十分完善,不僅城墻又高又厚,在城外,還有一條長達數丈寬的護城河。
    因為風國的大軍壓境,良州早早的四門緊閉,四面城墻之上,幾乎站滿了寧國的中央軍。一各個盔甲整齊明亮,刀出鞘,箭上弦,如臨大敵,肅殺之氣自然流露。
    風軍在良州東面五里外的地方駐扎下來。唐寅特意帶著全軍的將領們出了大營,接近良州查看。
    看到這么一座龐大的寧國都城,眾將們暗暗心驚,再聚睛細看,良州的城防已十分完備,即便守軍不多,想打下來都十分困難,何況,良州內的中央軍不下二十萬眾。
    三倍于敵,方能攻城,這是兵書上的定論,而以良州的城防,恐怕得四倍、五倍于敵才能有攻陷的可能,而己方要以二十萬攻敵二十萬,有可能打下良州嗎?
    還未等交戰,只看良州的城防,眾將們就有些泄氣了。
    唐寅也知道良州難打,不過在表面上他可比其他眾將沉穩得多,他笑呵呵地感嘆道:“我終于是又回來了!”
    許多風將都不清楚唐寅曾經有到過良州,聽聞他的感嘆,人們紛紛驚訝地問道:“大王以前到過良州?”
    “是啊!還特意進城里轉了幾天呢!”說著話,唐寅對周圍眾將笑道:“良州不愧是寧都,里面到處是殿宇樓閣,到處是金銀珠寶、美女美酒,等打下良州之后,里面的一切就都是我們的了,哈哈……”
    看唐寅笑的開心,眾將們也紛紛跟著笑,只是笑的都很苦,打下良州,能有那么簡單嗎?
    眾人相互瞧瞧,然后紛紛問道:“難道大王已想好破城之法了?”
    “恩!”唐寅一本正經地點點頭。
    眾人精神一震,眼睛也亮了,異口同聲地問道:“用什么辦法?”自從上次的臥虎關一戰后,眾將對唐寅的信心可更足了。
    唐寅瞇縫著眼睛,一字一頓地說道:“我的辦法就是……強行破防,殺進城內!”
    撲!他一句話,險些讓眾將都當場吐血,這話等于是沒說嘛!
    唐寅環視眾人,嗤笑一聲,說道:“此戰,我會與諸位兄弟一同出戰,同生死,共進退,怎么?難道諸位都認為我軍打不下良州?”
    大王都要與自己并肩作戰,眾將們又哪能示弱,紛紛說道:“我等愿隨大王奮勇殺敵,哪怕戰死沙場、粉身碎骨,在所不辭!”
    “恩!這才是我軍將領們該說的話!”唐寅撥轉馬頭,說道:“暫且回營吧!”
    唐寅帶著眾將反回營地。
    良州之戰要怎么打,他心里也沒數,不過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城中的張志弘一定會在暗中協助己方,但至于他會怎么協助,唐寅可就不清楚了。
    白天無話,風軍遠道而來,又是急行軍,全軍將士需要休息,要攻城也得等到翌日。
    晚間,唐寅沒有休息,在中軍帳內看著沙盤,盤算著明日的攻城戰到底要怎么打。
    和唐寅一起的還有邱真和子纓,這兩位的表情比唐寅要凝重許多,站在沙盤旁,眉頭皺得一個比一個緊。
    子纓是沙場老狐貍,在他看來,此戰也是極為難打的。
    正當他們圍著沙盤各自沉思的時候,樂天從外面走了近來,到了唐寅近前,低聲說道:“大王,寧相張志弘的門客呂輝求見!”
    “哦?”唐寅回過神來,眼珠轉了轉,呂輝,自己并不認識這個人。他問道:“來人現在在哪?”
    “已被我帶到帳外!”
    “能確定此人的身份嗎?”
    “與他同來的是潛伏在良州的天眼兄弟,肯定錯不了。”樂天回道。
    唐寅沉吟了片刻,揚頭說道:“讓他近來。”
    “是!大王!”
    唐寅轉身,坐回到帥位,他剛坐下,樂天便帶著一老一少兩個人從外面走了近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