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778

  高書平這記重槍力道大的驚人,南業覺得自己的臂膀麻成一團,虎口象是裂開一般疼痛,受其沖力,他連人帶馬橫著移出三米多遠,戰馬險些側面摔倒在地。【】kenen.netbsp;好厲害的高書平!硬接了對方的重槍,南業心有余悸,再不敢存有絲毫的輕視,提起十二分的小心,與高書平戰到一處。
    南業的力氣是沒有高書平大,但靈武修為并不在他之下,兩人在戰場上都使出全力,打得不可開交,難分上下。
    高書平是越打越奇怪,剛才在城門樓上觀戰的時候,這個名叫南業的風將似乎沒有現在這么厲害,怎么自己一出戰,他的實力突然提升一大截呢?
    心中不解,但在戰場上也沒有時間去仔細琢磨,高書平使出渾身的本領,一槍接著一槍的向南業身上招呼。
    南業絕對稱得上是風軍青年將領中的佼佼者,一桿騰龍飛鳳刀舞的風雨不透,刀法純熟,技能霸道,時不時釋放出來的金屬性特有技能也把高書平的手忙腳亂。
    所過的時間并不長,二人已你來我往打了五十多個回合,未分勝負。
    這時候,高書平的面子有些掛不住了。南業事先已經和張童打了那么久,自己現在戰他,無疑占了很大的便宜,如果戰不敗他,自己還有何臉面回城去見麾下的將士們?
    想到這里,高書平猛的大吼一聲,又粗又長的靈槍上突然布滿熊熊燃燒的火焰,就連周圍的氣溫好象都一下子提升好幾度,與此同時,靈槍紅光乍現,高書平把靈槍當刀使,凌空對著南業,立劈華山的猛砍下去。
    靈槍劃過空氣的同時,生出三道包裹著火焰的靈刃,在地上劃出三道長長的裂痕,直奔南業射去。
    是火系修靈者的技能!南業不知道對方所施放技能的名字,但也能猜出對方的屬性是火。還不了解這三道帶著烈火的靈刃威力有多大,南業不敢大意,急忙施展出靈亂·風來應對。
    靈亂·風生出的又密集又細小的靈刃和火焰斬所生出的三道狹長又巨大的靈刃正好碰撞在一處,耳輪中就聽場內響起一片噼噼啪啪的撞擊聲,破碎的靈刃化成勁氣,四處亂竄,將地面的塵土都卷起好高。
    這時再看二人的技能,靈亂·風的漫天靈刃已所剩無幾,火焰斬的三道靈刃也僅僅剩下一道。
    南業和高書平兩人不約而同的翻身跳離戰馬,就在他倆離開的一瞬間,南業的戰馬被靈刃由正中間切開,兩半片尸體分向左右摔倒在地,在中間的豁口處,有縷縷青煙冒出,本應是鮮紅的血肉已被燒的焦黑。
    高書平的戰馬也沒好到哪去,被靈亂·風余下的靈刃擊個正著,戰馬的身軀在一瞬間被劃開上百條血口子,每道口子都深可及骨,戰馬嘶嚎一聲,先是跪倒在地,然后緩緩倒了下去,四蹄抽搐幾下便沒了動靜。
    二人的技能都未傷到對方,倒是讓兩人跨下戰馬遭了殃。
    見自己的愛駒慘死于對方的靈刃下,高書平心中更是震怒,他撕吼咆哮,手中靈槍上的火光更勝,在槍尖的頂端,憑空生出一只圓滾滾的小火球,火球象是生命力似的,越變越大,只眨眼工夫,就膨脹到面盆大小。
    “殺——”
    隨著高書平一聲斷喝,火球從靈槍的頂端飛射出去,在空中翻滾燃燒著撲向南業。
    這又是什么怪招?出于優秀修靈者的直覺,南業感覺對方這次釋放的技能不同尋常,他急忙施展出金屬性的特有技能靈幻·滅來應對。
    高書平釋放出來的是火球,而南業則釋放出來的則是金色的光球,金球連續不斷的射出靈刺,擊打在火球上。
    只聽嘭的一聲,火球受到攻擊后突然炸開,漫天的火焰向南業劈頭蓋臉的籠罩過去。
    哎呀不好!南業這時候才意識到對方釋放出的火球只是個幌子,真正的殺招在后面。可是此時他才明白為時已晚,如火網一般的火焰席卷而來,南業無法躲閃,也無從格擋,只能使盡全力的抽身而退。
    呼!
    他退后的度雖快,但身上還是有多處被火焰粘到,這些火焰,在他身上燃而不滅,燒的靈鎧冒出絲絲的白煙。
    南業已來不及細想,轉身就跑,直奔己方陣營奔去。
    眼看著敵將已中了自己的火毒,堅持不了多久,高書平哪里肯放他離開,提著長槍,在后面窮追不舍。
    在追殺南業的同時,高書平也有趁機觀察,隨南業出戰的風軍只有兩千來人,即便南業逃回本陣,高書平也有信心能在亂敵之中取下他的項上人頭。
    不過,高書平這回太大意了,如果現在他謹慎一點釋放出洞察之術,定會現,這兩千人的風軍士卒當中混有數名修為深厚的暗系修靈者。
    南業這輩子也沒逃的如此急促倉皇過,即便是在逃命,他也能清晰的感覺到身上的火焰在越燒越烈,自己的靈鎧已堅持不了多久。
    他幾乎是連滾帶爬的逃回到己方陣營,周圍的風軍士卒一擁而上,其中有數人下意識地伸他身上的火焰,結果伸手拍火的那幾名士卒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他們的手掌起火,頃刻之間皮肉就被燒化,只剩下黑黢黢的焦骨。
    南業見狀心頭大駭,急聲大叫道:“是火毒,不要亂碰,快用沙土來滅火!”說著話,他已撲倒在地。周圍的風軍士卒們愣了一下,接著紛紛從地上捧起泥土,向南業的身上蓋。
    眨眼工夫,南業的身上就多出一座小土堆,只剩下個腦袋露在外面。火毒再毒再霸道,也得有氧氣才能燃燒,風軍士卒差不多把南業整個人埋了起來,身上的烈焰也隨之熄滅。
    可是還沒等南業緩過這口氣,從土堆里鉆出來,高書平就追殺而至,他手持長槍,透過人群看到被壓在土堆下的南業,他哈哈大笑一聲,喝道:“風賊,你今天縱然能上天入地,也非死不可!”說著,靈槍揮動,靈刃射出,擋于他前方的數名風兵被一切兩半。
    “保護將軍!”周圍的風軍士卒向高書平蜂擁而去,但普通的士卒又哪里能攔得住靈武高強的高書平,后者幾記重槍橫掃出去,擋于前方的風軍士卒就撲倒一大片。
    等高書平硬殺出一條血路,沖到南業近前的時候,后者才剛從土堆里爬出來,刀也沒了,靈鎧也散了,整個人看上去灰頭土臉,好不狼狽。
    “我要你的腦袋!”
    高書平將靈槍高高舉起,對準南業的脖子,惡狠狠的全力劈砍下去。
    南業激靈靈打個冷戰,這時候他也顧不上顏面了,使出個懶驢打滾,橫著轱轆出去。
    咔嚓!
    高書平的重槍砍在地上,將地面都劈開一道大裂痕。他扭頭瞧瞧翻滾出去的南業,冷笑道:“我看你還能躲到什么時候!”說著,他高舉靈槍,又向南業沖殺過去。
    可正在這時,高書平的前后左右突然多出四條人影,這四個人出現的太詭異了,好象他們原本就站在高書平的四周似的。
    在四人現身的同時,四把靈刀也狠狠向高書平刺去。
    啊?風軍中混有暗系靈武高手!
    高書平身子猛然一震,幾乎是下意識反應的騰空跳起,這一跳,足足離地一人多高,四把靈刀幾乎是擦著他的腳底掠過。
    有暗系靈武高手在,再想取南業的性命已然沒有可能,高書平即使心有不甘,也只能作罷,轉身向回沖殺,想撤回本陣。
    但是他近來容易,出去可太難了。
    四名暗箭的高手如幽靈鬼魅似的游走在高書平的周圍,時不時攻出一刀,又快又狠,讓高書平窮于應付。
    其實他們四人,無論哪一個和高書平單挑都未必是他的對手,但四人合力的威力可太強大了,進攻是一波連著一波,高書平顧前顧不了后,顧左顧不了右,時間不長,身上的靈鎧已被劃開數條口子,鮮血汩汩流出。
    這時候,有風軍士卒把南業的騰龍飛鳳刀揀了回來,遞交到他的手上,有刀在手,南業的信心也足了許多,越想越覺得自己輸的窩火,他還想自己也加入戰團,可見對面的寧軍正飛快的奔跑過來,似要搶救身陷重圍的高書平。
    南業沉哼一聲,自己殺不了高書平,但殺你們這些普通寧軍還是綽綽有余的。
    他對周圍觀戰的風軍士卒大聲吆喝道:“敵將交給暗箭的兄弟應付,其他人等隨我迎戰!”
    暗箭高手圍攻高書平,風軍士卒根本插不上手,即便站在周圍也只能干瞪眼,還不如去找寧軍面對面的打一場。
    “是!將軍!”
    眾人紛紛應了一聲,跟隨南業而去。
    南業率領兩千風軍,攔住沖殺過來的三千寧軍,雙方碰面之后,立刻展開了你死我活的白刃戰。
    風軍善于近身戰,何況還有南業一馬當先的在前沖殺,下面士卒的士氣更盛,兩千人,反把三千寧軍殺的節節潰敗,掉隊的死傷者數以百計。
    且說高書平,他想甩開暗箭高手的圍攻,可是那太難了,暗影漂移的詭異讓高書平想逃都無路可逃,無論他向哪邊跑,暗箭高手總是能第一時間追上前去,并向他動致命一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