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780

  張童的靈武還算不錯,但頭腦一般,遠沒有張志弘那么奸詐狡猾。.即便他成了北城主將,但如何能把風軍放進城來,一時半會也想不出太好的辦法。
    最后還是張志弘給他出了個主意,讓他趁夜先派一支軍隊出城,以偷襲風營為借口,而后再讓風軍裝扮成寧軍的模樣返回,如此一來,風軍也就順利入城了。
    張童對他這位大伯向來馬是瞻,連贊這個主意好,立刻就點頭接受了。而后,張志弘把定下來的計劃詳細書寫下來,交給府內的風國探子,再由探子傳書給城外的風軍,至于時間,就定在明日深夜的子時。
    另外張志弘還在書信里給唐寅列出一份繁雜的名單,名單里的人要么是朝中大臣,要么是王親國戚,張志弘在書信中寫的很清楚,這些人都是嚴初的心腹,對嚴初忠心耿耿,風軍入城之后,應先解決掉這些人。
    當然,他這也是在假借風軍之手鏟除異己和會給他稱王造成阻力的人。
    張志弘的書信被天眼探子飛鴿傳書到城外。由于書信的內容很多,又十分重要,天眼探子在傳書時特意分成數份,即便有一兩只信鴿被寧軍現,從殘缺的信件上也不可能現什么。
    信鴿是連夜放飛出城的,未受到任何的攔截,身在風營的樂天一封接一封的連續收到七、八份傳書,然后立刻對其進行整理,拼湊到一起,確認沒有缺失,這才上交給唐寅,請他過目。
    這時唐寅正在寢帳中休息,一聽良州城內有送出來書信,他下意識反應的直接從床鋪上翻滾而起,急聲說道:“快拿來我看!”
    自從殺掉高書平,唐寅就一直在等張志弘的消息,現在終于有傳書來了,他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樂天進帳,將張志弘的書信交給唐寅。這時候有侍衛取出火捻子,將寢帳內的燈臺點燃。
    有沒有燈光對唐寅來說都一樣,他最關心的是書信中的內容。
    他把張志弘的信件從頭到尾仔細閱讀一遍,隨后嘴角上揚,仰面輕笑起來,脫口說道:“大事已成!”說著話,他夾著信紙抖了抖,問道:“樂天,信上的內容你看過了嗎?”
    樂天搖頭說道:“臣未看過。”信件是由他親自整理的,內容基本已了解了大概,之所以說沒看過,主要是為了避嫌。
    唐寅把信紙遞給樂天,笑道:“你看看。”
    樂天接過,這回是認認真真的把信看完,他先是面露驚喜之色,而后又不無擔憂地問道:“大王,這其中會不會有詐?萬一對方在城內布好埋伏,故意引我軍入城怎么辦?”
    唐寅含笑點點頭,又搖了搖頭,說道:“這時候你還能保持謹慎是值得贊賞的,但其中肯定不會有詐。”
    “大王如此信得過張志弘?”
    “并非是我信得過他,而是看內容,不會有詐。”
    見樂天面露不解之色,唐寅又是一笑,解釋道:“按張志弘的計謀,張童會派出三千寧軍偷襲我營,那么我們最多也就只能派出三千將士喬裝改扳成寧軍模樣混入良州,如果其中有詐,張志弘完全可以大張旗鼓的讓城門洞開,好引我軍更多的人進去,只算計三千人,就算成功了,對我軍也構不成損失。”
    樂天仔細琢磨,也是這個道理,他點頭應道:“大王所言極是,是臣太多心了。”頓了一下,他又問道:“大王,要不要現在升帳,召集諸位將軍前來商議?”
    “恩!”唐寅點點頭,見樂天要向外走,伸手又把他叫住了,說道:“算了,還是讓大家睡一晚好覺吧!這些天大家也都累壞了……對了,我軍中的輜重里應該還存有不少寧軍盔甲和軍服吧?”
    樂天笑了,說道:“別說三千套,即便是三萬套都沒問題。”
    唐寅聞言徹底放心了,對樂天揮揮手,說道:“你也回去休息吧,明天晚上,我們要打一場大仗!”
    “是!大王!微臣告退!”樂天深施一禮,然后緩緩退了出去。
    樂天走后,唐寅把書信又看了一遍,然后閉眼冥思。
    只可以派三千人混入城內,而這三千人又得起到控制城門的作用,至少在己方的大隊人馬沒有殺入城中之前,必須得把城門牢牢控制住,絕不能讓城門關閉。
    北城的寧軍至少在五萬左右,三千人要頂得住五萬敵軍,即便時間無須太久,也不容易作到。如果有平原軍在,那就容易辦了,但可惜現在自己手里根本沒有能以一頂十的精兵。
    究竟要派哪三千人裝扮成寧軍,還真讓唐寅費了一番頭腦,想來想去,也沒想到合適的人選,最后他只能把主意打到自己身邊的侍衛隊身上。
    他的侍衛隊都是從平原軍內篩選出來的,可謂是精銳中的精銳,但派他們前往,唐寅還舍不得,他輕輕嘆了口氣,干脆不再去想,等到明天和眾將商議后再做決定。
    翌日,早上,唐寅升帳。
    等軍中眾將都到齊后,唐寅把張志弘的書信拿了出來,交給樂天,讓他讀給眾人聽。
    人們聽完,無不是又驚又喜,看來等到今天晚上,己方就能成功攻破良州了。
    唐寅環視眾人,語氣平緩地說道:“諸位先不要高興得太早,城內只會派出三千寧軍出城,我方亦只能派出三千將士混入城內,而北城的寧軍有數萬之眾,三千將士要為后面的大隊人馬入城爭取時間,就得頂住數萬寧軍的進攻呢!”
    是啊!三千將士,頂住數萬寧軍,這能做得到嗎?
    人們聽完他的話,面面相覷,不約而同的露出擔憂之色。
    唐寅見狀,又道:“我打算從我身邊的侍衛隊抽調出三千精銳,不知諸位的意思如何?”
    邱真立刻皺起眉頭,不等旁人接話,他先開口說道:“侍衛隊是大王的貼身近軍,專司負責保護大王的安全,不到迫不得已,不應參與到戰斗當中,何況這次任務又是九死一生,派侍衛隊前往實在……不妥!”簡直就是浪費精銳。他在心里又默默補充一句。
    派自己身邊這些朝夕相處的侍衛們去做炮灰,唐寅又何嘗會舍得?但他實在想不出其他的人選了。
    未等唐寅說話,古越跨步上前,拱手說道:“大王,養兵千日,用在一時,這三千將士,就由我直屬軍出吧!”
    唐寅看向古越,沉吟片刻,疑問道:“直屬軍……能做得到嗎?”
    古越正色說道:“直屬軍雖沒有平原軍那么驍勇善戰,但挑選出三千以一頂十的精銳之士也非難事,末將愿親率三千敢死隊,誓死保住城門不失。”
    唐寅吸氣,古越要親自參戰,他更是不放心。他正要說話,這時候程錦也跨步出列,拱手說道:“大王,屬下愿帶暗箭兄弟隨古將軍一同前往。”
    他話音剛落,眾將中又站出來數人,清一色的年輕將領,其中有南業、李勝、展鵬、魏軒等將,他們齊聲請纓道:“大王,末將也愿同往!”
    在風軍當中,從來就不缺少主動請纓之人,無論面對的是多么危險又艱難的任務。
    唐寅露出笑意,掃視眾將,點了點頭,贊道:“好,不愧是我大風的鐵血男兒。”說著話,他扶案而起,又道:“古越、南業、李勝留下,其他兄弟可以出戰!”
    請纓的眾將紛紛插手領命,古越和南業、李勝三人不解,互相看了看,異口同聲地問道:“大王為何要讓我等留下?”
    唐寅正色說道:“你們都是一軍之統帥,要指揮全軍,沖鋒陷陣的事,還是讓于其他兄弟吧!”
    南業和李勝心有不甘,但大王已經開口,兩人也不敢多說什么,但古越不肯退讓,他大聲說道:“大王,三千敢死隊要末將親自去選,既然末將要把這些兄弟們推到鬼門關,就有責任再把他們從鬼門關里帶回來。與麾下將士們同生死、共進退,這是大王常說的話,末將身為直屬軍統帥,怎能讓兄弟們在前流血拼命,自己卻在后面坐享其成?大王,請準末將與麾下將士同往!”
    “這……”
    唐寅雙目先是睜圓,接著又瞇縫起來,直勾勾地瞪著古越,久久無語。
    此戰非比尋常,異常兇險,一個不小心就可能把性命搭上。古越是他的老部下,也是最早追隨他的元老之一,一直以來都是兢兢業業,對他也是忠心耿耿,唐寅是真舍不得讓他去涉險。
    但古越已把話說成這樣,如果他再強硬反對,就讓自己的私心太過于明顯了。
    他沉默許久,方緩緩開口問道:“你……真的決定了?”他這是在給古越最后一個臺階下。
    古越明顯沒有體會到唐寅的意思,他重重地點下頭,應道:“是的!末將決心已定,請大王恩準!”
    唐寅暗嘆口氣,又直視古越片刻,猛的揮手說道:“準!”
    “多謝大王。”
    唐寅現在是又擔心又氣悶,從桌案上抽起一支令箭,狠狠甩向古越,沉聲道:“若是守不住城門,你就提頭回來見我!”
    古越追隨唐寅那么久了,哪會不了解他的脾氣?知道這是唐寅的氣話,他還是含笑拾起令箭,高高托起,應道:“末將遵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