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784

  第七百八十四章
    風軍士卒見古越都去硬扛銅閘,自己又哪能怠慢,人們蜂擁而上,齊齊站在閘門的下面,和古越一樣,高舉雙臂,要硬擎千斤閘。kenen.netbsp;此時,城門樓里的張童正眼睜睜看著兩名寧將在指揮幾名左右眾多的寧兵落閘,他的手慢慢提起,按在腰間的佩劍上,手掌在劍柄上握了松,松了又握,卻遲遲沒有拔劍。
    他也在猶豫,自己到底要不要阻止人們落閘,但思前想后,最終決定還是靜觀其變,自己不插手為上。
    答應風軍的,他都已經做到了,風軍若能破城,他依舊是功臣,可萬一風軍不能破城怎么辦?自己現在出手,可就徹底沒有退路了,一旦風軍被打退,自己將會以叛國的罪名被處極刑,全家也跟著遭殃,他不敢也不能冒這個險。
    能出手阻止的張童卻未出手阻止,任憑千斤閘落下去。
    等千斤閘落下大半時,終于到了古越等人伸手可及的高度,一時間,數十只手掌托住千斤閘,下面眾人的身軀也同是一震,說是千斤閘,實際上重量又何止千斤,人們感覺自己托到的不象是一扇閘門,更象是一座傾倒的大山,仿佛要將自己渾身的骨頭都壓碎似的。
    “兄弟們!用力啊——”古越瞪圓雙目,額頭的青筋都繃起多高。人們齊齊吶喊,無不使出全力,一各個骨骼作響,將下落的千斤閘硬生生的托住了。
    城門樓里的寧兵寧將們并不知道千斤閘被城門洞里的風軍頂住,見機關運行一半便不動了,人們甚是不解,還以為是機關出了毛病,又拍又打,可千斤閘就是不再降落分毫。
    正在這時,就聽外面有人大叫道:“風軍!城外有風軍攻城!”
    一聽這話,控制落閘的兩名寧將身子同是一震,雙雙向外沖去。
    到了外面,二人手扶箭垛,攏目觀瞧,可不是嘛,只見風營里燈球火把、亮子油松,火光一片,大批手舉火把的風軍從大營里涌出,遠遠望去,好象一條粗壯的火龍,正向良州飛奔而來。
    兩名寧將嚇的激靈靈打個冷戰,倒退兩步,跑到城墻的另一側,向下面的寧軍大喊道:“風軍的大隊人馬開始攻城啦,快把城內的風軍殺出去,關閉城門,不然我們都得完蛋!”
    二人的叫喊聲對于風軍而言是針強心劑,對寧軍而言,無疑是催命符。雙方將士皆無退路可選,要么敵死,要么我亡,戰場上的戰斗也隨之變的更加血腥和慘烈。
    兩名寧將喊聲剛落,身后突然閃出兩名渾身是血的血人,這兩位,都是隨程錦而來的暗箭人員。
    二人以暗影漂移閃上城頭,現身后,二話不說,掄刀就象兩名寧將身上招呼。
    這兩名寧將都不是平凡之輩,立刻意識到危險的臨近,兩人齊齊轉身,和暗箭人員打了個照面,也正好看到迎面劈來的靈刀。寧將反應敏捷,雙雙側身躲閃,而后,抽出佩劍,靈鎧化與兵之靈化同時完成,與兩名暗箭人員戰到一處。
    四人剛交上手,數量眾多的寧兵也沖殺過來,兩名暗箭人員只好分出一人頂住寧兵,另一人獨戰二將。
    以一敵二,那名暗箭人員依然是搶攻不斷,把兩名寧將的手忙腳亂,但是想傷到對方,并不容易,要是這么打下去,根本沒有頭,先力氣耗盡的就得是自己,那名暗箭人員將咬牙一咬,改成拼命的打法。
    他對一名寧將的進攻完全不躲不防,全力猛攻另一寧將,在他瘋狂的進攻下,那名寧將的身上被連續挑開三條口子,而他自己也連中三劍,渾身是血跡已分清楚哪些是自己的,哪些是敵人的。
    暗系修靈者的冷酷不僅僅是對別人,也包括對他們自己,在連續受傷的情況下,他依然能咬牙堅持戰斗,反而對方先受不了,被他搶攻的那名寧將先心生怯意,邊戰邊退,一直退回的城門樓里,而這正是暗箭人員想要的,他們殺上來,就是為了破壞城門樓里的千斤閘機關。
    寧將退了進去,他也立刻跟了進去,靈刀攻的更急更猛。
    被的無路可退的寧將沖著站于一旁的張童大叫道:“將軍救我——”
    部下在危急時刻的叫喊聲令正天人交戰的張童回神,見自己的一名部將正被個血人追砍的渾身是傷,形勢岌岌可危,他連想都未想,本能反應的抽出佩劍,揮手將其靈化,對準暗箭人員的脖子,惡狠狠刺了過去。
    張童的靈武可不是普通寧將能比的,這一劍快似閃電,瞬間就到了那名暗箭人員的近前。
    在千鈞一之際,后者施展暗影漂移,由張童的正前方直接閃到他的背后,未等他出刀,張童猛的轉回身,手臂一伸,只聽嘭的一聲,手掌精準地抓住那名暗箭人員的脖子,接著,五指用力回縮,咔嚓,暗箭人員脖頸處的靈鎧頓碎,連帶著,頸骨也被其硬生生的捏碎,渾身鮮血的身子也隨之軟了下去。
    等他這一連串的動作完成,他才恍然意識到,自己竟把一名風軍捏死了……
    那個險些死于暗箭人員刀下的寧將喘息著咽口吐沫,瞧瞧張童手里提著的尸體,心有余悸地顫聲說道:“好在……好在有將軍出手相助……”說著話,他的身子靠著墻壁也緩緩滑坐在地,鮮血由其身上的傷口處汩汩冒出。
    “殺——”
    張童剛把尸體扔掉,從外面又殺進來一位‘血人’,坐到地上喘息的寧將本能的從地上彈跳而起,可他還未來得及出劍,對方已一刀將他的半個腦袋削掉,看著部將的尸體直挺挺倒地,張童還未做出反應,另一名寧將從外面跟了近來,撕吼著與那‘血人’拼殺到一處。
    這雖是戰場上的一角,但基本也是全貌,現在的北城,到處都有撕殺,到處都有死傷,三千風軍的整體陣型已被沖亂,演變成了雙方的大混戰。無數的寧軍在圍攻風軍時死于非命,同樣的,也有無數的風軍被寧軍圍攻而亡。
    城外風軍大隊人馬的近讓寧軍了瘋似的向城門洞里沖殺,上去一批,倒下一批,后面的人繼續跟進,而聚集在城門洞里的風軍人數也是越來越少,雙方的尸體疊羅到一起,鋪了一地,又漸漸的壘起好高,鮮血匯聚成河。
    拼殺到最后,人們連揮舞武器的力氣都沒有了,雙方士卒擁擠到一處,機械性的把手中武器向前盲目的刺著,風軍在刺中對方的同時自己也被刺中,戰場上你死我活的對手往往是同時倒在地上,直到死,手掌仍死死抓著對方的衣甲,分也分不開。
    眼看著城門洞里的己方士卒越來越少,托著千斤閘的古越沖左右大吼道:“你們扛閘,我去拒敵!”
    “是!”頂著千金閘的士卒們齊聲大吼。
    古越從閘下脫身,隨手揀把一把鋼刀,將其靈化,吶喊一聲,沖向城門洞外的寧軍。一上來,古越就釋放出靈亂·風,面前數十名寧軍受其波及,慘叫著撲倒在地,還未等他繼續釋放技能,一名寧將從人群中沖出,對準古越的胸膛,連刺三槍。
    見對方來勢洶洶,古越不敢硬擋,身子向下一底,同時一記掃堂腿正中對方的腳踝。這是他從唐寅那學來的招式。
    寧將站立不住,身子在空中打橫,撲倒在地,不給對方爬起的機會,古越手起刀落,順勢把寧將的腦袋一刀砍下。
    他剛要挺身直腰,側方又突然刺來一槍,他躲閃不及,正中軟肋,撲的一聲,靈鎧破碎,靈槍刺進他體內半個槍尖。
    古越疼的悶哼一聲,伸手把槍尖抓住,同時回手一刀,刀去如風,將出手偷襲的那名寧將的脖子劃開。
    嘶!噴射出來的鮮血濺了古越滿臉,他擦也沒擦,手上用力,把長槍拔出,人也隨之一陣搖晃。
    周圍的寧軍見有機可乘,蜂擁而上,刀槍劍戟,齊齊往他的身上招呼。
    一瞬間,古越至少中了十數招,不過好在對方都是撲通士卒,用的是普通武器,未能破他的靈鎧,只是受其沖擊力,古越連續倒退三大步。
    等他穩住身形,再環視左右,周圍已看不到一個同伴,滿目都是寧兵,而且有幾名寧兵已沖進城門洞里,對那些頂著千斤閘動不能動的己方兄弟又砍又刺,而那些傷的渾身是血的風軍士卒卻仍托著千斤閘,立而不倒。
    古越見狀,眼睛都紅了,撕喊一聲,拖刀沖上去,靈刀揮砍之間,幾名寧兵被斬成數段。
    “敵人要死光了,兄弟們快上啊!”
    “殺光那些頂住千斤閘的敵人!”
    寧軍對風軍的恐懼轉變成不管不顧的憤怒,如潮水一般的寧軍向城門洞涌去。
    就在這時,寧軍的后面一陣大亂,有人大吼道:“寧賊,你們的對手在這里!”
    從寧軍后面殺上來的這位不是旁人,正是與古越同行的風將之一,張通。
    張通在砍殺寧軍的同時,也立刻引來寧軍瘋狂的圍攻,眨眼工夫,他就淹沒在人海之中,只聽混戰之聲,卻已找不到他的身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