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785

  張通的出現僅是吸引走一部分寧軍,但進攻城門洞的寧軍已然眾多,他并未能緩解古越那邊的壓力。【】.kenen.netbsp;此時的城門洞這邊,幾乎都是古越一人在拒敵,不單要自保,還得保護扛住千斤閘的己方兄弟不受寧軍的傷害。
    這太難了,戰斗到現在,古越的力氣和靈氣都已消耗的差不多,累的氣喘連連,渾身是汗,但他可不敢也不能停下來歇息,哪怕肺子都要炸了,也得咬牙堅持。
    寧軍久攻不下,外面風軍的大隊人馬已越來越近,有寧將高喊道:放箭!放箭射殺風賊!聽聞寧將的喊聲,寧軍中的射手們紛紛取下弓箭,對著城門洞展開亂射。
    密集的箭支呼嘯而來,古越卻無法躲避,他若是一讓開,后面扛住銅閘的兄弟們就都遭殃了。
    即便明知道自己抵擋不住,他仍是站在原地未動,揮舞靈刀,竭盡全力的撥打飛矢。
    他能擋下一支、十支,卻擋不下成百上千支,很快就有飛矢穿過他的刀幕,狠狠釘在他的靈鎧上。
    受其撞擊力,古越的身軀也是一陣搖晃,出刀也稍慢了一下,就在他停頓的瞬間,至少有十多支雕翎又射中他的身軀,箭頭撞擊靈鎧,叮當作響,濺起火星在黑漆漆的城門洞里也顯得異常刺眼。
    見箭射有效,寧軍把箭支射的更急更猛,可憐古越一身的本事施展不出來,只能站在這里被動挨打。
    時間并不長,他身上的靈鎧有多處不堪重負,支離破碎,箭支也深深刺進他的體內,他的手臂、肩膀、軀干、腿上插有二十多根雕翎,鮮血淋漓,觸目驚心,但即便如此,古越仍未倒,仍在揮舞著靈刀,現在,他完全是在用自己的身體為后面的風軍士卒擋箭。
    那些頂住千斤閘的風軍士卒看得真切,無不淚流滿面,人們紛紛大叫道:將軍,你先走吧,我們能頂得住……他們的嘶喊傳進古越的耳朵里,后者連點反應都沒有,依舊在盲目地凌空揮著戰刀。
    古越的神智早就已經變的模糊,已聽不到任何的聲音,唯一支持他的就只剩下信念,他不能倒下,也不能退讓,他的任務就是守住城門,確保城門不失。
    后面的風軍們在哭喊,而對面的寧軍在不停的放箭,最后,古越的身上都數不清插了多少箭支,冷眼看去,就象是長滿黑刺的刺猬。
    換成正常人,這時候早就倒下了,但古越還在站立著,就連放箭的寧軍都傻眼了,搞不清楚自己的對手究竟是人還是怪物。
    放箭!繼續放箭??見己方的箭射緩了下來,人群中的寧將出變了音的嚎叫聲。
    他話還未說完,突然之間,身邊突然出現三名渾身黑色靈鎧的修靈者,三人幾乎同時出刀,瞬間將那寧將劈砍成數塊。
    周圍的寧軍嚇的驚叫出聲,只停頓片刻,人們大喊著圍攏過來。
    三名修靈者有一人直接以暗影漂移閃進城門洞里,另外兩人留下來與寧軍戰斗。
    寧軍在二人的靈刀下死了一排又一排,但是人數非但未減少,反而還越來越多,打斗時間不長,兩名暗系修靈者就頂不住了,身上的靈鎧布滿裂痕。
    只是一個恍惚,其中一人被長戟刺中后腰,緊接著,更多的長槍長矛刺在他的身上,將他硬生生的架住,而后,眾多的寧軍如同瘋了似的撲殺上來,又砍又刺,場上只見寒光和噴射的血箭,已看到那名修靈者的身影。
    另一人見同伴慘死,手中的靈刀揮舞的更加瘋狂,只是在砍殺敵人的同時,自己也不斷中招。
    亂軍的混戰之中,即便是修為高深的暗系修靈者也難以自保,剛才還活蹦亂跳的大活人,眨眼工夫就可能被敵人亂刃分尸。
    剛開始就閃走的那位暗系修靈者不是旁人,正是暗箭的頭子程錦,他閃進城門洞里,舉目向前一瞧,他整個人呆住了,若不是對古越太熟悉了,此時他幾乎都認不出來站在銅閘前的人是他。
    程錦那么鐵石心腸冷酷無情的暗系修靈者見了古越現在的模樣,都是心頭一酸,眼淚不由自主地掉了下來,他搶步上前,顫聲喚道:古越……他剛到古越近前,后者身子突的一震,無神又渙散的雙眼頓時留出兇光,大喊一聲:殺??說話之間,戰刀舉起,對準程錦的腦袋狠狠劈砍下去。
    當啷!
    他的戰刀砍在程錦的頭上,只出一聲輕微的脆響,卻未傷到對方的靈鎧分毫,古越的意識早已經消失了,就連力氣也變的微乎其微,之所以還能出刀,只是身體的條件反射。
    砍完一刀,古越繼續砍出第二刀、第三刀……刀鋒擊打靈鎧,出一連串的當當聲。程錦也不躲閃,直接沖到古越近前,將他的身體托住,大喊道:古越,是我,我是程錦!不知道是力氣耗盡,還是真有聽到程錦的話,古越的動作停止,呆呆站了兩秒鐘,然后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古越??這次不管程錦再怎么用力呼喚,躺在他懷中的古越已半點反應都沒有,圓睜的雙目黯淡下去,死灰爬上他的臉頰。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氣,他的手仍是死死握著戰刀,雙目怒視著前方。
    將軍……嗚嗚……后面風兵們無不失聲痛哭。
    城門洞外。寧軍還在叫喊連天:外面的風軍快殺近來了,快放箭啊!放箭??程錦緩緩放下古越的尸體,又慢慢掰開他的手指,將古越所用的戰刀抓起,接著,身子周圍騰出黑霧,人也隨之消失不見,幾乎同一時間,外面的寧軍陣營傳出一片慘叫聲。
    昏天暗地的撕殺還在繼續著,這時候,城外的風軍頂著城頭上的箭射,終于沖殺到城門前,有十多名風軍接替同伴,扛住銅閘,而替換下來的風軍士卒們則齊齊撲跪在古越尸體的周圍,抱頭大哭。
    風軍源源不斷的從城外涌入城內,先殺進來的是天鷹軍第一兵團,也是最精銳的兵團,接下來是第二、第三、第四……兵團。
    隨著大批的風軍涌入城內,寧軍徹底失去斗志,還未展開全面交鋒,寧軍先開始全面潰敗。
    子纓當即傳令下去,留下兩個兵團接管良州北城,其他兵團,則全力追殺寧國潰兵,并順勢向城內沖殺。
    戰斗至此,喬裝改扮成寧軍模樣的三千風軍終于完成了任務,再清點人數,何止是一個慘字所能形容。
    三千士卒,最后活下來的僅有二十來人,二十名暗箭人員,僅存七、八人,另外,入城的四名風將,也只有展鵬和魏軒幸免于難,古越和張通二人雙雙陣亡。
    古越死的慘烈,身中箭矢五十余根,但他還留有全尸,更慘的是張通,連尸都找不到,人們清理戰場的時候,只現他那頂粘滿鮮血的頭盔,尸體可能被砍碎,也可能被踩成肉泥……
    等子纓進城的時候,正好趕上張童從城門樓上跑下來,見有寧將突然現身,天鷹軍將士一擁而上,張童嚇的連聲大叫:風軍弟兄不要誤會,我是張童,是自己人!子纓此時正在親自為古越啟箭,聽聞張童的喊聲,他回頭望了一眼,向麾下的將士們擺擺手,示意眾人不用動手。
    只看子纓的盔甲,張童就判斷出來這是風軍中的高官。他一溜煙的奔向子纓,還不等到近前,便被子纓周圍的侍衛攔下。
    他也不在意,沖著子纓的背影拱手深施一禮,說道:在下張童,不知這位將軍尊姓大名?子纓沒有回答,也沒有回頭看他,雙手顫抖著拔取古越身上的箭支,哽咽著喃喃說道:身為一軍之統帥,當然要與麾下兄弟同生死、共進退,可是這說來簡單,但試問天下將領,又有幾人真能做得到?明知是九死一生,卻甘愿和將士們并肩作戰,寧死不退縮半步,這是我大風鐵骨錚錚的男兒啊……他低聲自語的同時,水珠也不時低落在古越的身上。
    直至拔掉最后一根箭矢,子纓才慢慢站起身,同時雙臂各抱起一頂血跡斑斑的頭盔,一頂是古越的,一頂是張通的。
    等他轉回身時,張童才終于看清楚他的模樣,但也被他滿臉的淚水嚇了一跳。
    這位將軍……我是子纓!子纓也不擦拭淚水,坦然地對上張童的目光,報出自己的名字。
    為古越、張通這樣的大風壯士流淚,哪怕是在敵人面前,這也不是件丟臉的事。
    哎呀!原來此人竟然素有子屠之稱的子纓。張童愣了片刻,急忙再次拱手施禮,說道:末將張童,參見子纓將軍!本帥承受不起!子纓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便從張童的身邊直接走了過去。
    即便沒在現場,子纓也不難猜到張童當時沒有全心全意的協助己方,不然他身為城防主將,要打亂寧軍的調動是件很容易的事,戰斗何至于如此慘烈,導致古越、張通二將雙雙折損于城內。
    他邊走邊叫來一名偏將,未等開口,眼淚又再次落下,將懷里抱著的頭盔緩緩交給他,顫聲說道:送回營內,交于大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