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787

  唐寅還想用黑暗之火吸食更多的靈氣,但寧將象瘋了似的向他撲來,把他的腰身死死摟抱住,唐寅暗皺眉頭,手腕一翻,倒提靈刀,對準寧將的背后,全力刺出一刀。【】kenen.netbsp;撲哧!
    他的刀刺穿寧將的身軀,但對方也憑借一股子蠻力抱著唐寅前沖,二人從宮墻上雙雙摔落下去。
    撲通!這一摔之力,讓唐寅的骨頭都差點散了架子,好在已經斃命的寧將為他提供不少的靈氣。
    他推開壓在自己身上的尸體,從地上站起,這時候,周圍的風軍一擁而上,紛紛把唐寅攙扶住,七嘴八舌地問道:“大王,你沒事吧?”“大王,有沒有受傷?”
    唐寅揮動胳膊,把周圍的將士推開,抬頭望望宮墻上方,喝道:“不用管我,給我統統頂上去,無論如何也要沖開王宮!”
    大王都親自上陣,與敵死戰,下面的將士們又哪敢不賣命。
    數以萬計的風軍,有的在外面撞擊宮門,有的架云梯往宮墻上攀爬,有的在墻下向上放箭,現在戰斗已全面展開。
    王宮畢竟不是城池,宮墻也不比城墻,它沒有那么高,也沒有那么堅固,很快,外面的風軍就用專破城門的巨型撞錘把宮門硬生生的砸開,外面的風軍好象潮水一般喊殺著沖入王宮之內。
    寧國的王宮侍衛再能打,再驍勇善戰,畢竟才只有萬人,哪里是這么多風軍的對手?而且他們對風軍的到來毫無防備,好象外面的風軍是從天上掉下來似的,準備不足,倉促迎戰,愈加不敵。
    隨著大批風軍沖殺近來,王宮侍衛開始潰敗,戰斗由宮外推入到宮內。
    此時,嚴初正在天玉宮,天玉宮是他最寵愛的妃子天玉夫人的寢宮。
    風軍來的太快了,快到讓人感覺不可思議的程度。
    當北城大亂的時候,已有侍衛向嚴初做了稟報,稱有小股的風軍混入北城,正與北城的守軍將士戰斗。
    由于是小股風軍,嚴初也未太在意,覺得只要將其剿滅就好。不過,敵人既然能混入城內,說明北城的城防有問題,嚴初還琢磨等明天朝議時應與大臣們商議,是不是該更換北城主將張童。
    他心里還琢磨這個的時候,又有侍衛急匆匆的跑進來,向嚴初稟報,風軍的大隊人馬已突破北城,殺入城內。
    聽聞這話,嚴初的臉色頓變,與他在一起的天玉夫人也嚇的驚叫出聲,不由自主地向他靠去。
    可是這個報信的侍衛還沒有離開,又有侍衛近來稟報,稱風軍已由北城一路殺到王宮,現就云集在王宮之外。
    他話音剛落,侍衛又近,稱風軍已經開始對王宮展開猛攻……
    報信的侍衛一個接一個跑進來,跑出去,帶來的消息一條比一條震撼,那么精明又雄心勃勃的嚴初都有點反應不過來。
    很快,他也聽到北方那邊傳來陣陣的喊殺聲,以及連續的轟隆聲,那是撞擊宮門的聲音。
    “大……大王,風軍要殺進王宮了嗎?”天玉夫人臉色蒼白難看,依偎在嚴初的身側,顫聲問道。
    嚴初怔怔的說不出話來。可以說在他的潛意識里,從來沒考慮過現在這種情況的生,雖為君主,但他也不知道該如何應對眼前的形勢,現在的嚴初,心里已亂成一團,腦袋嗡嗡直響,除了茫然還是茫然。
    未等嚴初說話,這時候,從外面沖進來一群侍衛,為的一位將領,正是寧國的衛尉余珀。他快步走到嚴初近前,插手施禮,急聲說道:“大王,現在風軍已經攻破宮門,殺入宮內,大王……大王還是先逃到宮外躲避吧!”
    現在還能不能逃得出去,余珀心里也沒底,即便是逃出去了,能不能躲過風軍的追捕,余珀也毫無把握,但逃總比坐以待斃強,留在宮內,只有死路一條,逃出去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風軍……已殺入宮內……”嚴初目光呆滯地喃喃說著,他慢慢抬起頭來,看向余珀,反問道:“你讓本王逃走?可本王要向哪里逃?你讓本王還能往哪里逃?”問到最后,嚴初眼睛都紅了,沖著余珀出撕心裂肺的吼叫。
    余珀身子一震,撲通一聲跪倒在地,連聲說道:“大王……末將誓死保護大王,逃出都城……”
    “本王哪都不會去!”嚴初厲聲喝道,同時回手抽出佩劍,向前一遞,指著余珀的眉心,凝聲說道:“寧國千余年的基業若是毀于我手,我還有何臉面獨活于世?要死,我也要堂堂正正的死在我應該在的地方。”
    說著話,他手中佩劍慢慢落下,幽幽說道:“你們逃吧!去吧,都逃吧!”
    眾人相互看看,不約而同的一齊跪地,聲淚俱下又異口同聲道:“我等誓死保護大王!”說話之間,余珀挺身站起,沖著下面的侍衛大喊道:“兄弟們,隨我前去拒敵!殺啊!”
    “殺!”
    寧國王宮的侍衛雖不敵風軍,但卻無一人逃走,全部留在王宮內與風軍展開血戰,這時候,寧軍倒是難得表現出血性,只不過為時已晚。
    以余珀為的侍衛們都去與風軍交戰,宮女們嚇的躲藏起來不敢露頭,偌大的宮殿里,只剩下嚴初和他的愛妃天玉夫人。
    他把佩劍扔到桌子上,撫了撫天玉夫人絕美的面頰,輕聲說道:“你……不能留下……”
    他這話是一語雙關,意思是天玉夫人要么逃走,要么自絕,但絕不能落到風軍的手里,他無法容忍自己心愛的女人在風軍那里受辱。
    天玉夫人明白他的意思,輕輕地點下頭,說道:“大王請放心,妾知道該怎么做。只是……請容妾再多留一會,陪陪大王……”說話之間,她的眼淚掉了下來。
    嚴初也是為之動容,眼圈猩紅,淚水在眼眶中打轉。
    不過,外面如狼似虎的風軍不會給他夫妻倆說太多離別話的時間,打斗之聲也越來越近,那一陣陣瀕死的慘叫象是一把把無形的刀子,不斷地刺在二人的心頭。
    “兄弟們,隨我殺敵——”
    殿外,傳來余珀沙啞的撕吼。緊接著,打斗之聲響成一片。兵器與兵器的碰撞聲,利刃撕開盔甲的脆響聲,隨之而來的慘叫聲,此起彼伏,連續不斷。
    風軍的度好快啊!
    嚴初垂目,目光落在桌面的佩劍上。本是緊緊依偎在他懷中的天玉夫人深吸口氣,緩緩直起身,雙手握著劍柄,猛的一用力,將佩劍架到自己的脖子上。
    “玉兒……”
    嚴初下意識地站起身,伸手想拉住她,但她倒退一步,讓開了他的手,她眼巴巴地看著嚴初,眼神中沒有恐懼,只有濃濃的不舍,她慢慢搖了搖頭,低聲說道:“若有來生,妾……還要做大王的妃子……”說話之間,晶瑩的淚滴落在劍身上。
    這時候,突然嘭的一聲巨響,殿門被人一腳踢開,緊接著,從外面沖進來一名渾身是血的風將,那風將抬頭看看嚴初,再瞧瞧天玉夫人,大聲斷喝道:“嚴初,你的死期到了。”
    即使沒見過嚴初,看他身上的衣服也能猜出他是誰。
    嚴初通紅的雙眼快要噴出火來,咬牙凝視著風將,拳頭握得緊緊的,連指甲都深深嵌入肉里,身子哆嗦的厲害。
    還未等風將有進一步的行動,外面又撲進來一人,余珀。
    只是這么一會的工夫,余珀已象是換了個人似的,他右手提著靈刀,但左臂卻沒了,鮮血順著肩膀處的斷口汩汩流出,身上的靈鎧也是破碎不堪,大大小小的傷口不下十處。
    他大叫著撲向那名風將,舉刀就劈。
    風將橫劍格擋,當啷一聲脆響,風將被震退出三大步。
    余珀怪叫著箭步上前,又是一刀重劈。
    風將無從閃躲,只能提劍再擋。
    當啷!又是一聲脆響,這回他被震出的更遠,雙腿軟,一屁股坐到地上。
    余珀不依不繞,竄上前去,掄刀又要劈砍,可那風將搶先向前翻滾,一直轱轆到余珀的腳下,靈劍順勢向前一遞,撲的一聲,劍鋒深深刺入余珀的小腹。
    后者的身子明顯一僵,不過,還是把高高舉起的靈刀用力砍了下去。
    撲哧!
    這一刀結結實實砍到風將的背后,劃開一條一尺多長的大口子。
    風將吃痛,慘叫出聲,將靈劍從余珀的小腹中拔出,緊接著又狠狠刺了一劍,可余珀也同樣的又是一記重劈砍在他的背后……
    他二人完全是做自殺性的攻擊。
    只眨眼工夫,風將刺了余珀五六劍,而后者也回劈他四五刀。最后兩人都堅持不住,雙雙撲倒在血泊中。
    余珀仰面躺在地上,雙目怒睜,一動不動,人已絕氣身亡,而那風將還在地上艱難地向前爬著,一邊爬一邊斷斷續續地獰聲道:“殺…………嚴初……殺……殺……”
    他只爬出兩三米,就沒了動靜,身后的地面上留出一道觸目驚心的血痕。
    嚴初和天玉夫人呆呆地看著眼前生的一切,都已被驚呆嚇傻,兩人聽說過太多太多的戰爭,可是親眼看到還都是第一次,即便是嚴初,也被戰爭那毫無人性的殘酷面驚的久久回不過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