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791

  唐寅放過蔡家,一是蔡家軟弱,典型的墻頭草,兩邊倒,相對而言更容易控制,其二,蔡家聲望高,在寧國屬于名門望族,收復蔡家,可以讓一大批的寧國富貴歸順】kenen.netbsp;風軍攻占良州之后,可不僅僅一味地使用武力殺戮,另一邊也采用懷柔政策,對那些貪生怕死的寧國權貴威利誘。
    風軍也有包圍蔡家的宅子,只是沒有直接進攻罷了。
    對蔡家,唐寅還是很看重的,有親自前來。
    當唐寅到時,風軍已把蔡府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燈球火把,亮子油松,將府外照的亮如白晝。而蔡府則是大門緊閉,府內的家丁、門客都已爬到院墻上,一各個捻弓搭箭,如臨大敵。
    場上的氣氛凝重緊張,激戰一觸即。
    看到大王來了,親自在這里指揮的子纓急忙迎上前去,拱手施禮,說道:“大王,蔡府已被我軍包圍,蔡家的人都在里面。”
    “恩!”唐寅點點頭,在子纓的伴隨下,從人群里緩緩走出來。
    到了蔡府的正門前,他停下腳步,沖里面大聲喝道:“叫蔡頌出來與本王說話!”
    府內的家丁、門客一聽對方自稱本王,皆嚇了一跳,在風軍中能這么稱呼自己的,除了風王唐寅不會再有第二個。
    人們哪里敢耽擱,其中有一位急忙轉身向大堂里跑去,邊跑還邊喊:“老爺,風王來了!老爺,風王正在府外……”
    此時,大堂里早已聚滿了人,居中而坐的是國丈蔡頌,在其左右的則是蔡家家眷們,王妃蔡又蓮以及和唐寅瓜葛頗深的蔡又菱都在其中。
    聽聞風王唐寅已到府外,在場的眾人都是大吃一驚,臉色頓變,尤其是蔡又菱,她當初是親眼看著唐寅墜崖的,本以為唐寅早死了,后來聽說唐寅在風軍大營里根本沒事,對此她一直都是將信將疑,現在聽說唐寅親自來了,她的心情比其他人要復雜得多,又是驚訝又是好奇,反而恐懼的心理減輕許多。
    “我就說嘛,唐寅殺了大王,又怎么會輕易放大妹回來?”蔡頌的大兒子蔡鵬拍案而起,手握佩劍,怒聲說道:“反正都是死,不如和唐寅拼了!”
    二子蔡圭皺起眉頭,正色說道:“大哥先不要沖動,唐寅若想誅殺我蔡家,根本不用親自前來,既然他來了,肯定是有所圖,父親,不如出去見上一見,或許……”他沒有把話說完,是不想讓大家抱有太大的希望,唐寅究竟打的什么心思,他也琢磨不清。
    蔡頌點點頭,覺得二子所言有理。老頭子站起身形,環視眾人,嘆道:“也罷,躲是躲不過了,老夫就親自去見見唐寅,要殺要剮,隨便他吧!”
    “父親,我隨你一起去!”蔡又菱跟著站起身。
    蔡頌也沒有拒絕,深吸口氣,又正了正身上的衣冠,大步流星向外走去。蔡鵬、蔡圭、蔡又菱等蔡家子女也紛紛跟了出去。
    咣當當——蔡府的大門被緩緩打開,以蔡頌為的蔡家人紛紛從里面走了出來。
    混在人群中的蔡又菱舉目觀望,只見風軍陣營前立有一騎,馬上的青年相貌英俊,嘴角上揚,天生笑面,不是唐寅還是誰?
    他果然未死!親眼看到唐寅好端端地活著,蔡又菱竟不知不覺地暗噓口氣,吃驚之余更多的是驚喜,連她自己都不清楚為何會有這樣的反應。
    蔡頌不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不過出來之后,看到外面人山人海的風軍,那密壓壓一片的紅纓,老頭子的心頓時縮緊成一團,腿肚子也跟著轉筋。
    性格沖動的蔡鵬在未看到風軍的時候還底氣十足,要拼要殺的,現在見了風軍,人已哆嗦的直不起身,反倒是斯斯文文的蔡圭沉著冷靜,面無懼色,目不斜視,對周圍的風軍視而不見。
    不用詢問,只看唐寅的穿著和派頭就能猜出他的身份。
    以蔡頌為的蔡家人紛紛跪地,向前叩施大禮。不管雙方是不是敵對關系,唐寅身為王公,他們做臣子的在人家面前也理應如此。
    馬上的唐寅微微一笑,目光一一掃過眾人,當他看到蔡又菱的時候,后者也正好在抬頭偷看他,兩人的目光在空中碰到一起。
    蔡又菱對唐寅的心情很復雜,而唐寅也是如此,按理說蔡又菱害他險些一命嗚呼,他應該恨她才對,可唐寅的心里卻找不到一絲的怨恨之意。
    稍微愣了一下,唐寅臉上的笑容加深,沖著蔡又菱微微頷點下頭。
    蔡又菱見了,玉面頓是一紅,難得的生出羞怯之意,立刻又垂下頭去。
    唐寅嘴角挑了挑,眼中也露出笑意。
    這時候,子纓在旁用力地清了清喉嚨,他不知道大王在想些什么,但人家都已經出來了,又跪在他面前問安,他卻連句話都不說,顯得太失態了。
    唐寅回過神來,擺了下手,說道:“諸位都起來吧!”說著話,他翻身下馬,向前走了幾步,在蔡頌的面前站定。
    老頭子心中暗顫,垂說道:“不知風王殿下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還望風王多多諒解。”
    “呵呵!”唐寅輕笑一聲,說道:“蔡大人現在一定恨不得生吞本王吧?”
    蔡頌身子一哆嗦,急忙說道:“風王殿下說的哪里話?”
    “本王處死對天子大不敬的佞臣嚴初,蔡大人不恨本王嗎?”
    唐寅的問話很有技巧,他特意搬出天子,又給嚴初加個佞臣的頭銜,如果蔡頌仍忠于嚴初,就等于承認自己也是個佞臣,他這么問,還有給蔡頌臺階下的意思,讓他主動和嚴初劃清界限。
    蔡頌是什么人啊,出身于大貴族,又貴為國丈,為官大半輩子了,頭絲拔下一根都是空的,一聽唐寅如此問,他立刻明白對方有拉攏自己之意,老頭子立刻順桿往上爬,正色說道:“不不不,風王殿下誤會了,嚴初對天子不敬,理應當誅,老臣身在寧國,一直以來迫于嚴初的威之下,即使心有不滿也不敢責難,現在風王殿下為國鋤奸,實乃大快人心之舉,老臣又怎會對風王殿下含恨于心呢?”
    這一番正氣凜然的違心之言,老頭子說的是面不紅、氣不喘,好象他真是這么想似的。
    唐寅先是一怔,接著,仰面哈哈大笑起來,悠悠說道:“俗話說識事務者為俊杰。蔡大人是聰明人,和張志弘、高單那些愚忠的佞臣不同,我喜歡和聰明人共事。”
    呼!聽著唐寅爽朗的笑聲以及稱贊自己的話,蔡頌非但未覺得羞愧臉紅,反而還在心里長出口氣,看來,自己和家人的性命是有希望保下了。
    唐寅眼珠轉了轉,目光又直勾勾地落在蔡頌的臉上,慢慢說道:“難道,蔡大人也不怪本王讓令嬡做了寡婦?”
    蔡頌吸氣,這才是他最痛恨唐寅的地方。
    嚴初不死,自己的女兒就還是高高在上的王妃,自己還是有權有勢的國丈,而現在嚴初死了,又蓮由高貴的王妃一下子變成寡婦,自己的權勢也隨之消失。
    不過,權勢與性命比起來,還是后者更重要些。老頭子強壓心中的怒意,賠笑著說道:“老臣已經說過了,大臣對殿下只有感激,絕無怨恨。”
    “恩!蔡大人這么說,本王就放心了。”唐寅含笑說道:“本王無法在良州長時間逗留,需要有個信得過的重臣留在這里,代本王管理寧地,本王覺得,蔡大人是最佳人選。”
    蔡頌以及蔡家眾人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唐寅竟然讓蔡家管理寧地,這也太出人意料了。如此來說,蔡家非但無禍,反而還有福了?
    老頭子膛目結舌,有些不敢相信這樣的好事會落到自己的頭上,他結結巴巴道:“風……風王殿下不……不會是拿老臣開玩笑吧?”
    “哈哈!”唐寅大笑,仰頭說道:“君無戲言,此等大事,又豈能玩笑?”
    “老臣多謝殿下隆恩!”得到唐寅的確認,蔡頌象是生怕他反悔似的,撲通一聲跪倒在地,沖著唐寅連磕仨頭。
    蔡家子弟們也都是又驚又喜,跟著跪倒,連連叩。
    眾人中,只有蔡圭在倒吸涼氣,暗暗皺眉,搖頭而嘆唐寅陰險狡詐。
    唐寅讓蔡家幫他管理寧地,那只是說的好聽,實際上就是在為他自己找個傀儡而已,唐寅是不會給蔡家真正的實權的。
    一旦接受他的要求,那么蔡家就會取代唐寅,成為所有寧人的眾矢之的,被寧人所不恥和憎恨,但要命的是,明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又不能不答應他,不然蔡家老小都得遭風軍的毒手。
    找傀儡,對唐寅而言是穩賺不陪的買賣,但對蔡家而言,有百害而無一利,卻又只能接受。
    蔡圭對此事是一百二十個反對,但卻沉默未語,不敢開口說半個不字。
    蔡頌沒象他想那么多,還在暗自慶幸,自己的權勢還在,甚至可能比嚴初活著的時候還要有權有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