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792

  和蔡圭想的一樣,唐寅確實要為自己在寧地找個傀儡,代他搭理寧地的事務,至少是表面上代他搭理,出身于名門望族又貴為國丈還膽小怕死的蔡頌正是唐寅心中最合適的人選。【】kenen.netbsp;而蔡頌也確實沒讓他失望,心安理得的接受了他的要求,在唐寅的心目中,蔡頌更加合適了,因為此人夠愚蠢,也更容易被自己控制。
    該說的都說完,唐寅沒有再逗留下去,縱身上馬,對蔡頌說道:“蔡大人,你明日入宮,本王會封你具體的官職,并交代你具體的事務。”
    “是、是、是!老臣明日一早就入宮覲見大王!”
    “良州還有許多貴族未明確表態是否愿意歸順天子、歸順本王,本王也不想再多造殺戮,你明日入宮之時,最好也能把這些人領來,若是有人未到場,本王將視其為反賊,必嚴懲不貸!”
    蔡頌嘴角挑了挑,不自覺地露出笑容,答應的更干脆了,連聲應是。聽唐寅的意思,自己帶誰入宮,誰就可以活命,反之則必死無疑,他們的性命都掌握在自己一人手上,這可是賺取好處和恩惠的大好機會。
    唐寅點點頭,說道:“好了,沒有其他的事了,蔡大人回府安心去休息吧。”
    “老臣恭送大王!”現在蔡頌在唐寅面前完全一副必恭必敬的下臣嘴臉。
    唐寅撥馬更要走,目光正好掃過蔡又菱,他隨即勒住韁繩,說道:“蔡大人,本王和令嬡又菱小姐是故人,我想蔡大人不會介意本王帶走又菱小姐去敘舊吧?”
    聽聞此話,在場眾人都是一驚,唐寅竟和蔡又菱是故人,這怎么可能?他倆是什么時候認識的?以前怎么從未聽說過。包括蔡頌在內,人們的目光紛紛向蔡又菱看去。
    蔡又菱也沒想到唐寅會直接開口說要帶自己走,她猜不出唐寅要干什么,報復自己?或是真是要敘舊?她垂著頭,默默無語,不過她沉默的態度恰恰表明,她和唐寅之間卻有瓜葛。
    蔡頌的反應很快,只略微愣了一下,隨即哈哈而笑,連連點頭應道:“大王和小女是舊識,這可是我蔡家的榮幸,老臣怎會反對大王和小女敘舊呢!”最好唐寅能納又菱為妾,那蔡家和唐寅的關系就徹底牢固了,自己又可以繼續做國丈了……這才是老頭子的心里話。
    得到蔡頌的肯,唐寅沖著蔡又菱一笑,說道:“又菱小姐,請吧!”
    蔡又菱知道自己該拒絕唐寅的邀請,但看著他臉上的笑容,好象是受到某種魔力的牽引似的,不由自主地向前走去。
    當她走過蔡圭的身邊時,后者悄悄拉住她的手腕,低聲詢問道:“小妹,你……真的認識他?”
    蔡又菱是蔡家最小的女兒,從小到大,蔡家人一直對她寶貝得很。
    她不置是否地說道:“我曾經做過他的俘虜……”也曾經差點要了他的命。
    聽她這么一說,蔡圭也想起來了,當初又菱隨戰氏兄弟出征風國的時候,確實曾被風軍俘虜過,而當時的風軍統帥正是唐寅。說兩人是故交有些牽強,但確實認識肯定是真的。蔡圭擔憂的深深看了蔡又菱一眼,不過抓著她皓腕的手還是慢慢松開。
    蔡又菱走到唐寅近前,揚起頭來,怔怔地看著他,問道:“你要帶我去哪?”
    唐寅含笑說道:“王宮。”
    寧國王宮。
    等蔡又菱隨著唐寅來到王宮的時候,里面人來人往,到處都是風軍。
    無數的風軍將士正在清理戰場,人們把散落在王宮各處的尸體歸攏到一起,尸體一疊疊、一羅羅,堆起一座座的尸山。不遠處,還站有許多的宮女,人們嚇的哆哆嗦嗦,抱成一團,周圍則圍站有兇神惡煞般的風軍士卒。
    再向遠看,則是被聚攏到一起的嚴初嬪妃和子女。對這些人,風軍可是一點沒客氣,不時有士卒走上前去,從人群里拉出一排人,按跪在地后,劊子手掄刀就砍,然后再把一具具的尸體拖開,象丟死狗似的扔到尸山上。
    這哪里還是王宮,簡直是一座充滿血腥和死亡的人間地獄。
    從旁走過時,唐寅目不斜視,仿佛沒看到周圍的慘景,蔡又菱的心則提到嗓子眼,她顫聲問道:“你……你要把嚴氏一族都殺光嗎?”
    唐寅面無表情地說道:“今日我不殺他們,明日他們便會想方設法的來殺我,今日的婦人之仁只會引來明日更多的殺戮。所以說,做事要做絕,斬草一定要除根!”
    他說的輕描淡寫,但蔡又菱卻聽的冷汗直流,無論是不是站在敵對的立場上看唐寅,都很難會讓人覺得他是一個好人。
    她沉思了許久,才又開口問道:“那你為何偏偏放過大姐?”
    唐寅一笑,說道:“先,你的姐姐很幸運,沒有給嚴初生下一兒半女,其次,她膽子小,以后不會也不敢來找我報仇。”
    蔡又菱默然。雖然唐寅和姐姐接觸不多,但對她的評介卻出奇的準確。又蓮膽小,生性懦弱,隨遇而安,可能正是因為這一點,嚴初當初才決定立她為妃吧!
    二人正向正殿走著,邱真從側面快步走過來,到了近前,見唐寅身邊還跟有一個陌生又貌美的女郎,他暗皺眉頭,疑問道:“大王,這位是……”
    “蔡家的千金,蔡又菱。”唐寅對蔡又菱道:“這位是風國左相,邱真。”
    “見過邱相。”蔡又菱客氣地沖著邱真施個萬福。
    邱真愣了愣,沒有再說什么,轉目對唐寅道:“大王,王宮的銀庫已被打開,臣想大王應該去看看。”說話時,邱真的嘴角不自覺地上挑著。
    寧國王宮銀庫里存有多少銀子,唐寅沒看到,但也能猜出數額巨大,他微微一笑,說道:“先讓人嚴加看管,我稍后便去。”
    “是!”邱真應了一聲,躬身而退。
    唐寅帶著蔡又菱走進正殿,近來之后,蔡又菱也忍不住左右張望。
    這里是寧國君臣朝議的地方,也是寧國的最高權利之地,蔡又菱雖說出身高貴,但也沒進過正殿,平時最多也就是到后宮看望她的姐姐。
    “這里怎么樣?”唐寅問道。
    蔡又菱一愣,收回目光,看向唐寅,反問道:“什么怎么樣?”
    唐寅聳聳肩,說道:“這里很氣派啊!比風國的朝堂要大得多,也華麗得多!”說話之間,他走到桌案前,上面的擺設要么是玉制的,要么是金銀打造,就連王位的座基都是純金做成,這在風國根本是不可思議的事。
    “這么強大的國力,這么富饒廣闊的寧國,由嚴初來治理,暴殄天物,實在太可惜了。”
    聽著他對本國君主的鄙視和嘲諷,蔡又菱本能的生出排斥感,她嗤之以鼻,說道:“難道由你來治理才算不暴殄天物、才算不可惜嗎?”
    “當然!”唐寅轉回身,坐到王椅上,手扶著鑲嵌滿寶石的把手,傲然道:“事實上,我已經坐在這里了,不是嗎?”
    蔡又菱默然,唐寅狂妄的令人討厭,但也不得不承認他有狂妄的本錢。
    沉默半晌,她語氣不善地問道:“你找我來此到底有什么目的?想報仇嗎?我現在已經落到你的手上了,要殺要剮隨你高興!”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落到你的手上了。蔡又菱在心里又補充了一句。
    唐寅悠然而笑,說道:“放心,我沒有要殺你的意思,只是覺得……王宮這么大,一旦我回了風地,這里閑置下來太可惜,所以,想給它找個女主人。”
    他的意思已經很明白了,蔡又菱又不是傻子,當然能聽得懂。她驚訝地問道:“你是讓我住在這里?”
    “沒錯。”
    蔡又菱笑了,氣笑了,她暗含諷刺地疑問道:“那么請問我是要以什么身份住在這里呢?”
    唐寅淡然說道:“我的女人。”
    事實上蔡又菱早就是他的女人了,現在,他只是把她收攏回自己的身邊罷了。
    蔡又菱想不到唐寅說的這么直接,愣了片刻,緋紅漸漸爬上她的面龐,看著唐寅信心十足一切盡在掌握的樣子,她的火氣又不打一處來,正色說道:“我并沒有答應要做你的女人……”
    未等她說完,唐寅打斷道:“可事實上你已經是了,早在風國的時候。”
    蔡又菱心跳加,不知道是因為羞愧還是被他氣的,她伸手指著唐寅,喝道:“你……”
    “不過很奇怪,看起來,令尊似乎并不知道我們的關系,回寧國之后,你隱藏的很好嘛!”
    “不要再說了!”蔡又菱幾乎失去理智的沖到唐寅近前,兩眼快要噴出火來。
    唐寅依舊是滿臉的平靜,伸手一拉她,將她拉坐到自己的身邊,和顏悅色地說道:“你沒有反駁我的余地,畢竟你家人的性命都在我的手上。另外,住在這里,也比住在外面要安全得多。”
    靠唐寅這么近,蔡又菱心跳的更快了,這時候,她甚至開始痛恨起她自己,她的理智告訴她應該討厭唐寅,更應該躲他遠遠的,徹底撇清關系,可是她的理智卻控制不住她自己的心。
    ..